假如真被霹靂神珠所炸,葉天定然會屍骨無存。

葉天剛出洞口,便發現周邊的白光已經淡化,漸漸可以遠距離的視物。

而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兩顆赤紅色的小珠子,此刻他們正靜靜躺在他的腳邊。

「赤身雙虎的妖丹?」

看著這兩顆珠子, 霸道師兄:迷糊学妹別想逃 ,沒想到直接被砸死了,連肉身也不曾留下。

葉天撿起了兩顆妖丹繼續往前走,駭然發現周邊與之前完全不一樣了,深淵峽谷原本很小,此刻卻是一眼望不到頭。

一路上是滿地的碎石,整處區域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足足擴大了一圈。

「刷!」

這時,葉天的身後突然傳來了碎石翻動的聲音。

快速轉身望去,葉天驚訝發現一個身影正緩緩從裡面爬出來,正是變化為人身的飛龍。

「小子,你居然敢傷害本王?」

飛龍抖去了身上塵埃,怒氣沖沖道。

葉天目光不住在其身上探索著,心中十分渴望這頭惡龍受到重傷,否則局勢將會十分不妙。

但是事情卻並不是他想那般。

飛龍在大怒之下再次恢復了龍身,碩大的身子完全沒有一絲受傷的痕迹。

看著葉天手中兩顆赤紅色的小珠子,飛龍心中火焰再次升起,簡直怒到了極點,吼道:「小子,你居然害死了本王的得力幹將,這次本王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你!」

飛龍說罷就一爪朝葉天拍去,欲要將其直接拍扁。

作為虛無山脈的王,它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刷!」

葉天知道大事不妙,快速的朝後方飛奔起來,看這飛龍的樣子應該是氣瘋了,連無字天書的秘密也不顧了。

只可惜此刻他身上原本的重傷都為恢復,哪裡能逃得了飛龍的手掌心。


看著手中的兩顆赤紅色妖丹,葉天心中突然下了一個極為恐怖的決定。

只見他就如同嗑藥一般直接將兩顆丹藥吃入了口中。

這一幕被緊隨其後的飛龍瞧個正著,只見它一對龍目也震驚起來,駭然道:「小子,你這是想幹什麼?瘋了嗎?」

此刻葉天真的是瘋了一般,目光滿是瘋狂之色,身軀瘋狂的顫抖,彷彿正在忍受劇烈的痛苦。

「啊!」

葉天全身青筋暴露,突然吼叫起來。

吞噬妖丹的行為只有白經略做過。當時葉天也為之震驚,只是此刻他自己也做了。

這是他的嘗試,一次為了生存而想出的冒死嘗試。 「轟!」

妖丹一進入葉天的身軀就化為漫天紅光炸裂開來,強橫無比的妖力使得葉天身軀開裂,鮮血橫流。

詭異的是在此情況下葉天並沒有死去,體內天地靈珠不住轉動,絲絲靈力不停修補他的傷勢,而兩大力量源泉更是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精神之源彷彿感受到了宿主的危難,此番主動漫出極為強大的精神之力塑造了一個小型牢籠,將兩顆在葉天體內橫衝直撞的妖丹盡數囚禁。

而狂暴之源更是厲害,居然直接沖入了那個牢籠之中,快速的吸收起妖力來。

只可惜兩顆七階妖丹的妖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一時半會根本拿不下來。

因此紅色妖力還是不斷漫出來,折磨著葉天的肉身。

「啊!」

葉天痛苦的吶喊沒有停下過,這一切比他想象之中的還要可怕,與當初對抗狂暴之源之時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小子,你真他媽瘋了!」

葉天的瘋狂將飛龍拉回了理智的邊緣,此刻看到掙扎欲死的葉天心頭不由後悔起來。

當初好不容易抓到這個小子,還和他耐下心來耗了兩個月,此刻萬一葉天就此死去,那山洞中的秘密豈不是再也得不到了。

想到這裡,飛龍頓時也緊張起來,作為妖獸之王,它當然知道赤身雙虎妖丹的強大,而且面前這小子一下還吞噬了兩顆。

「小子,想要活命就聽本王的話,本王耗費妖力幫你逼出來!」

這是飛龍現在唯一的辦法,妖丹入體會發生什麼,沒人能知曉,包括它這位妖獸之王。

可惜葉天壓根就沒有搭理他,依舊如同瘋子一般在那裡嘶吼,他全身衣物都被血液侵濕,在體內妖力的照耀下彷彿是一個剛剛從血池中爬出來的血魔一般,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小子,本王的話到底有沒有聽見?」

飛龍再次高聲吼道,因為任憑葉天這樣下去,到時候他極有可能變為一頭人不人,妖不妖的東西,成為虛無山脈的一大災難。

「你確定能逼出我體內的妖力?」

葉天終於停下了嘶吼,傳出了沙啞無力的聲音。

因為他突然後悔了,此刻他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現狀根本就無法吞噬妖丹,更別說的兩顆,體內要不是有精神之源強大的精神之力控制著,此刻他說不定早已經爆體而亡了。

儘管狂暴之源在瘋狂吞噬妖力,但還是無法改變妖力在他體內橫行的現狀。

此刻妖力已經侵入他的五臟六腑,單靠一顆本就不屬於他的天地靈珠根本就對抗不過來。

而一向神秘至極的無字天書也沒有再次出來幫他,彷彿因為曼羅靈地之事而陷入了沉睡。

飛龍點了點頭碩大的頭顱,直接道:「本王作為妖獸之王,對於妖力當然有所辦法,不過在此之後你必須說出山洞內的秘密。

「哈哈!」

聽罷葉天突然間大笑了起來,沒想到這飛龍最終的目的還是這個,之前唱黑臉,此刻唱白臉。

「想要知曉秘密,那便待我死去吧!」

葉天直接拒絕道,完全沒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聽到這話,飛龍的龍目中怒火噴涌,它是妖獸,豈會真的好心拯救葉天。

本以為葉天會在死亡面前妥協,卻沒想到得到的還是這個結果。

這一刻,飛龍也不再報什麼希望了,直接道:「小子,算你有種!不過本王相信當你被妖力充斥,轉化為妖獸的那刻自會來投靠本王的。」

因為葉天一旦轉化為妖獸,人類定然不會接受他,到時候只得前往虛無山脈棲身。

葉天此刻已經自顧不暇,完全沒有搭理它,但是飛龍的話倒是聽的清楚,心中不由的開始擔心起來。



隨著形勢的發展,一切說不定真會是那樣。

「轟轟轟!」

此刻他已經化為一顆隨處移動的定時炸彈,妖力不時化為璀璨煙花炸裂開來,在葉天的身上引起一處血霧。

飛龍俯卧在一旁,滿臉冷笑的看著這一切,只要葉天不死,那結果終對他有益。

「小子,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待妖力侵入你的腦海,那一切可就晚了!」

飛龍在一旁陰笑道,它還在蠱惑著葉天。

葉天此刻臉色沉重至極,飛龍說的沒錯,自己全身上下只有兩處地方沒有被妖力侵蝕,便是丹田與腦海。

因為這兩處地方乃是修鍊者最為重要之地,也是防護最緊之地。

精神之源所築的牢籠便在腦海前方,阻擋了一切妖力的腳步,而丹田本就是力量來源之地,根本不會被妖力所佔領。

正因為有這兩處的存在,葉天現在暫時安全,但是能堅持多久卻不可預知了。

「砰!」

突然,體內突然傳來了一聲破裂的聲音,葉天定睛內視,駭然發現腦海前方的牢籠消失了,黑色的精神之力已經在緩緩消散。

「該死!」

葉天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精神之源見事不可為沒了耐心,直接將他這位宿主給放棄了。

此刻兩顆妖丹已經勢如破竹般朝葉天的腦海攻去了。

這一刻乃是最為危急的時刻,一旦腦海失守,那葉天就會淪為半人半妖的怪物,理智也定然會喪失。

「小子,你要來不及了!」

一旁的飛龍也發現了這一幕,眼中的笑意越來越盛,它突然發現以赤身雙虎來交換面前這個即將成形的「怪物」也是值得的。

「啊!」

妖力化為一道紅光來到了葉天的腦海,在其腦中肆虐起來。

在這一刻,葉天的腦中突然生出了一絲精神的種子,居然在這種時刻領悟了精神之力。

這使得他心頭滿是苦澀,此刻領悟力量又有何用,意識都快被吞沒了。

不過腦海中的那一絲精神之力還是有些作用的,微微的抵擋了一會妖力,下一刻便被擊散了。

可正是因為這一會,葉天卻獲得了生機。

在其領悟精神之力的那一刻,丹田上方一直沉寂的兩張殘圖突然發出了強烈的灰光。

這些灰光不同於狂暴靈氣,兩者雖然顏色一致,但是作用卻全然不一樣。

灰光化為多條長龍串走與葉天全身各處,長龍所過之處妖力紛紛都被吞噬。

霎時間,葉天體內就恢復了一片清明,唯有其腦海中的兩顆妖丹繼續存在著。

「轟!」

灰色多股長龍直接混在了一起,浩浩蕩蕩間朝其腦海進發,只要解決了兩顆妖丹,葉天便能脫離危險。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葉天心中也是驚訝到了極點,他實在是沒想到這最為關鍵的時刻居然是兩張殘圖救了他。

「刷!」

灰光一瞬間就來到了葉天腦海,直撲兩顆七階妖丹而去。

妖丹彷彿感覺到來者不善,紛紛散發出最為精純的妖力,渴望將灰光祛除。

「噗!」

灰光所化的長龍毫無畏懼,直接張開了血盆大口朝兩顆妖丹咬去。

妖丹被它吞入腹中,一下子就沒了蹤影,彷彿完全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