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看了一眼,發現其中隱約傳來陣陣灼熱的氣息,而且洞穴內也有光亮,不過是紫色的。

“紫晶,你的孩子出世了嗎?還有那個伴生紫晶源?”對於紫晶翼獅王的洞穴,夜凌不打算進去,一個魔獸居住的地方,那怕是高階,裏面的味道也是讓人堪憂的。

“是的,主人,我的孩子就在裏面,不過它還沒有睜開眼睛,還有伴生紫晶源也在裏面,”紫晶翼獅王沒有絲毫隱瞞,把洞穴內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那就好,你去把伴生紫晶源拿出來!”

來紫晶翼獅王的巢穴,夜凌的主要目的就是這伴生紫晶源,雖然它是在魔獸體內孕育,但也算是一種很不錯的靈液了,如果拿來煉丹應該非常不錯。

紫晶翼獅王聽到命令,立刻跑進了洞窟,沒過多久便叼着一個石臺,來到了夜凌面前。


石臺本身並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但是在石臺中心,卻鑲嵌着一顆類似於心臟的紫色水晶,有人頭大小,透過水晶能夠很清楚看到裏面的靈液。

“主人,這就是伴生紫晶源,”紫晶翼獅王雖然知道伴生紫晶源對自己幼崽的成長非常重要,但被夜凌控制之後,它的一切都不能由它自己做主了。

紫晶翼獅王的聲音沉悶暗啞,都卻透露着一股恭敬,夜凌手一招,石臺化爲齏粉被山風吹散,紫色水晶落在了他的手裏。

澎湃、炙烈,在接觸到紫晶源的瞬間,這種感覺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

“還不錯,”夜凌點點頭,然後對紫晶翼獅王說道“這個紫晶源對我有用,所以我就手下了,你包括你孩子的進階問題,我會出手”

“謝謝主人”紫晶翼獅王匍匐在地,聲音略顯激動,它被夜凌控制了不假,但靈智卻不會受到影響。

紫晶源到手,夜凌也打算去找個住的地方,這裏肯定不行,太乾燥了,而且有太多難聞的氣味,紫晶翼獅王雖然是六階魔獸,靈智不低,但在衛生方面,還是差強人意的。

“你待在這裏,有事我會找你!”夜凌對紫晶翼獅王吩咐一聲,閉上眼,神識散出,片刻便尋找到了一個好地方。

心神一動,瞬間來到一處山谷,和紫晶翼獅王所在的山谷不同,這處山谷中心有一處瀑布,水流量不小,奔騰的河水日夜衝擊,在瀑布之下衝刷出了一個水潭。

水潭不小,其中生活着不少魚蝦,還有一些水生魔獸,在水潭周圍有很多魔獸來喝水的痕跡,這代表着這裏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源。

至於說安全方面,夜凌並不擔心,在這個世界上,還真沒有什麼能夠放在他眼裏。

夜凌在水潭周圍轉了一圈,忽然發現瀑布後邊有一處山洞,頓時想到這該不會是蕭炎和雲韻相遇的那處山洞吧,如果是那就有趣了。

夜凌穿過瀑布,來到山洞,在其中轉了一圈,除了發現一些魔獸的糞便和白骨之外,什麼都沒有,讓他還有些想尋寶的心思頓時就沒了。

運用土系異能將整個山洞改造了一遍,特別是那些糞便和白骨,都被夜凌給分解成了齏粉,然後扔到了水潭東邊的一處空地上,他打算在那裏種植些蔬菜什麼的,不然若是一直吃那些烤肉,會很影響他的食慾。

沒過幾分鐘,整個山洞大變摸樣,原本兩個坑坑窪窪的洞穴,愣是被夜凌改成了一個三室一廳,而且還是兩層的。

上邊一層是平時生活的地方,一個大廳,周圍三面給有一個屋子,廚房、臥室、煉丹房,下面一層,三個房屋合在一起,當作練功房,用來閉關。

“差不多了!”夜凌將山洞洞口拓寬了一些,按了一個石門,平時石門收起,當他出遠門的時候,石門放下,算是一種簡單的防護措施。

夜凌走進臥室,拿出一些牀褥鋪在石牀上,然後睡了過去,雖然來到這個世界,是爲弄清楚蒼生之種的變化,但夜凌覺得第一次來這個世界,還沒有完全適應,貿然就開始,很可能因爲各方面的原因出現意外,夜凌並沒有打算現在就開始。

第二天,夜凌叫來紫晶翼獅王,準備和它打一架,想要快速適應這個世界,瞭解這方天地規則,戰鬥是最後的辦法。

可惜,夜凌想得沒錯,只是紫晶翼獅王卻出現了問題,原因是它太弱了,那怕夜凌不動用真元力,只靠肉身也讓它無力招架。

砰,紫晶翼獅王再次被夜凌打飛,撞到旁邊的石頭上,將其撞的粉碎,紫晶翼獅王搖了搖腦袋,想要從地上站起來,可熙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算了,”夜凌無奈地擺擺手,扔給紫晶翼獅王一顆青元丹,讓它下去休息,它的傷勢雖然很重,但服用了青元丹,不會有什麼大礙。

“看來我必須要想別的辦法了,找其他更加厲害的對手戰鬥,肯定不行,以我的實力,在不動用異能的前提下,除非是高階鬥尊或者鬥聖,否則根本不行,這樣的高手只有中州纔有,難不成現在就去中州?一旦被某些人注意到,以後想要佈置什麼,免不了麻煩,所以中州不能去!”

“那麼也只有修煉鬥氣這條路可走了!”


夜凌想了片刻終於拿定了主意,那就是修煉鬥氣,主動融入到天地規則的能量體系當中,這樣才能夠更加了解這方天地,而且修煉不同的力量,對道的感悟也有好處。

更加重要的是,夜凌不會本身修煉,而是會讓分身修煉,這樣即使出了意外,也無關緊要,而且還能夠得到一個厲害的分身。

夜凌心神一動,右臂從肩膀處齊根而斷,落在地上,化爲了一個和夜凌一抹一樣的少年,同時識海天地當中,元神小人的右臂也同時脫落,化爲一道流光,進入了右臂化成的夜凌身體當中!

分身“夜凌”身體一震,雙眼開始活泛起來,沒有了之前那種給人呆傻的感覺。

夜凌細細打量着分身,心中很是滿意,這種結合了異能和法術製造出來的分身非常不錯,比那種利用分身異能製造出來的強百倍不止,最大的優點就是不用夜凌時刻分出神念來控制,即使分出的神念很微弱,但在這個時候,全身心都要集中起來,觀察蒼生之種的變化的時候,就顯得猶爲可貴了。

“對了,我還沒有修煉鬥氣的功法”夜凌一拍腦門,有些無奈,他一來到這個世界,就在魔獸山脈待着,那裏有得到鬥氣功法的機會。

“難道要去烏坦城買幾本?”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夜凌就有點蠢蠢欲動了,不過最後想了想還是讓紫晶翼獅王在周圍找找看,說不定能夠找到一些死掉的傭兵留下的,或者有人故意留下的傳承。

通過神識又將紫晶翼獅王喚了過來,青元丹的藥效強大,再加上夜凌又往裏面加了一絲絲的生命之氣,所以它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

“小紫,去,讓你手下在你的地盤上找找,看看有沒有卷軸祕籍,如果有給我送過來,”夜凌對着紫晶翼獅王說道。

“卷軸祕籍,是那些人類的鬥氣功法嗎?可是我手下的魔獸可能認不出來”紫晶翼獅王很顯然對卷軸祕籍什麼的,有點模糊,因爲它是魔獸,魔獸的認知和人類不同,差距太大。

“認不出來?”夜凌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那這樣,只要發現人類的東西,都讓它們給我送過來,明白了嗎?”

“是!”紫晶翼獅王點點頭,然後張開大嘴,發出了一連串的獸吼,吼聲響徹周圍山脈,所以那些它手下的那些魔獸,很快給了迴應。

半個時辰之後,一頭魔獸嘴裏叼着一塊東西跑了過來,不過看到夜凌之後,立刻停在了那裏,顯然是因爲夜凌的人類身份,有點疑惑。

紫晶翼獅王見此,怒吼一聲,那頭魔獸雙腿一顫,立刻跑了過去,放下嘴裏的東西之後,馬上離開了。

夜凌手一招,那個黑乎乎的東西,便飛到了他面前,黑黑的,硬硬的,看不出什麼材質, 腹黑小狂後 ,估計是一個傭兵留下的,沒什麼作用,夜凌看過之後,揮手就燒成了灰燼。

之後,陸陸續續一些魔獸送來了不少東西,五花八門,被丟棄的帳篷,損毀的刀劍,衣物,甚至還有兩個骷髏頭,什麼都有,但就是沒有夜凌想要的鬥氣功法。

“咦”夜凌把目光放在了一頭魔狼身上,這頭魔狼是紫晶翼獅王手下的四階魔獸當中的一個,一身青灰色的毛髮雖然讓它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但它嘴了叼着的那個石盒,卻引起了夜凌的注意。 魔狼來到紫晶翼獅王跟前,將嘴裏的石盒放了下來,視線放在夜凌身上,眼神中既有不解也有警惕。

夜凌擡手一吸,石盒飛到手中,翻看了一下,發現石盒本身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只是材質看起來不錯,在側面有一個小孔,應該是鑰匙孔,只要放入鑰匙就能打開石盒。

不過夜凌可沒有什麼心思,去找石盒的鑰匙,掌心黃光吞吐,石盒便融化成了一團爛泥,露出了裏面一個火紅色的卷軸。

“鬥氣功法!”夜凌臉色一喜,急忙將其打開,一堆異樣的文字出現在了面前。

看到這些文字,夜凌突然他不認識,這是鬥破世界的文字,和其他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種語言都不同。

“看來,想要修煉這篇功法,要先識字了,”夜凌想着,打開了系統,找了找,還真讓他給找到了。


“鬥氣世界文字,普通文學類,價值一百源點!”

“還真便宜!”夜凌感嘆一聲,直接兌換了,叮咚一聲響起,關於鬥氣世界的文字知識,便出現在了腦海。

夜凌再看手中的卷軸,上邊的內容便清晰地被解讀了出來。

“赤焰烈,火屬性地階低級鬥氣功法”

竟然是地階低級功法,品階如此之高,倒是讓夜凌有點驚訝。

“你是從那找到的?”夜凌看着魔狼,想要從它那知道更多關於石盒的信息。

這個赤焰烈明顯是有人留下的傳承,不然也不會用石盒來保存了,如果能夠找到發現石盒的地方,或許還能找到其他東西。

魔狼是四階魔獸已經能夠聽懂一些簡單的人類話語,但它不會說話,所以它對紫晶翼獅王低吼了幾聲。

“主人,它說是在水了撿的,”紫晶翼獅王向夜凌轉述了魔狼的話,作爲一個六階魔獸王者,聽懂一個四階魔狼的話並不難,即使它們不是一個種族。

“水裏?”夜凌想了想,心中有了點眉目,應該是藏有石盒的地方,被大水衝開了,石盒這才隨着大水流了出來。

這樣想着夜凌也就沒了去撿到石盒的地方去看看的興趣,於是夜凌便把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鬥氣功法上面。


整整半個小時的時間,夜凌仔細地推敲考證,終於通過這篇功法瞭解到了鬥氣的本質。

其實和內力真氣之類的能量差不多,鬥氣也是一種納天地能量在體內進行存儲運行的能量,只是天地規則不同,鬥氣世界的人的體質不同,修煉出來的力量也不相同。

“這本赤焰烈還是缺點漏洞太多了,如果能夠改改,修煉起來,威力會強大數倍,可惜沒有其它屬性的功法,如果有,不同屬性之間的功法相互印證,應該能夠大大提升功法的威力”

夜凌並不是在說大話,自從進入玄幻宇宙以來,他見過的功法,形形**,不知道有多少本,再加上他本身的實力,對這種功法進行修正一點都不難。

況且他還有武學總綱,修正功法起來更是如虎添翼。

夜凌拿出一個蒲團坐下,開始對赤焰烈進行修正,分身則是在旁邊整理着那些魔獸收集來的東西,兩者互不干擾。

接下來的幾天,夜凌又陸續得到了幾本功法,有水屬性的,土屬性的,還有一本很罕見的木屬性的,不過級別都很低,都在黃階中高級,玄階一本都沒有。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鬥技,不過都屬於那種垃圾貨色,夜凌可看不上這種東西。

實際上他對鬥技並不熱衷,因爲鬥技說白了就是鬥氣運用的技巧,和武技一個道理,區別只是使用的能量不同,所以武技幾乎不用改動,就可以拿來直接發揮出來。

因爲擁有數個世界武學武技在身的夜凌,可不會對這種東西產生什麼想法。

十天之後,紫晶翼獅王的地盤被它麾下的魔獸搜了一個遍,所有能夠見到的屬於人類的東西,全部被送到了夜凌那裏。

“差不多了,”夜凌看着面前的全息影像,對夜靈說道。

全息影像投射出來是一個人體,一個全身**的人,在夜凌說完之後,這個人體瞬間化爲了一堆文字,組合成了一篇功法。

“小靈,你說我改給這篇功法取個什麼名字?”夜凌摸着下巴問道。

“叫源決怎麼樣,它可以修煉出八種屬性的能量,又能將這種八種屬性能量合一,囊括了天地間所有分化的能量,萬氣化一是爲源,怎麼樣”夜靈說道。

“那就叫源決好了!”夜凌點點頭,直接採納了這個名字, 我把系統逼瘋了 ,也有系統的原因。

創造好了功法,夜凌直接讓分身開始修煉,空蕩蕩的練功房內,兩個夜凌盤膝對坐,不同的是一個沉穩、深不可測,給人一種滔天壓力,另一個卻看起來更加稚嫩清秀,看起來人畜無害,不過細細感受,還是能夠發現和之前那個夜凌之間的相同之處。

分身將源決記下,調整了呼吸,便開始修煉,首先是納靈氣入體,這點對夜凌來說和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精純的靈氣蜂擁而至,涌進分身體內,然後匯聚丹田,一段鬥之力、兩段鬥之力、三段……。

短短几個呼吸,便突破九段,然後自然而然凝聚鬥之氣旋,成爲鬥者,接着是鬥師、大斗師…,分身的修爲以恐怖的速度提升。

三天後,分身修爲達到一星斗宗,收斂了氣息之後,才停了下來。

練功房內,夜凌將玄黃地炎和天使之炎還有金丹之火注入了分身的體內,分身是它的手臂所化,所以能夠熟練的操控這些火焰。

得到火焰之後,分身什麼也沒說,直接離開了山洞,他和本尊之間是一個整體,自己和自己說話的話,總感覺怪怪的。

分身離開,本尊關閉了山洞,又讓紫晶翼獅王留在了山谷,防止有人闖入,接下來來的時間裏,他要好好研究一下蒼生之種的變化了,不然萬一出點什麼問題,那就麻煩大了。

夜凌本體封閉五感六識,識海天地內,盤坐在菩提淨心臺上的元神小人,擡頭看向了那個籃球大小的蒼生之種,和之前的混沌色不同,此時的蒼生之種呈蔚藍色,表面似乎點綴着點點星光,看起來非常絢麗!

“這裏就那個山洞嗎?”夜凌一指點出,巖壁上一條手臂粗細的灰色巨蛇斷成兩節,掉下懸崖,露出了旁邊一個被荒草掩蓋的山洞。

不用說,這個夜凌就是分身,離開瀑布山谷之後,夜凌並沒有急着去烏坦城,而是來到了原著中蕭炎和小醫仙得到淨蓮妖火殘圖的山洞。

對於淨蓮妖火,夜凌很感興趣,所以對那份殘圖,勢在必得,還有那個紫雲翼飛行鬥技,夜凌也覺得非常不錯,或許可以和煉器向結合,創造出更有意思的東西。

進入山洞,走了沒多久便遇到了一處石門,這個石門整體鑲嵌在岩石內,幾乎和周圍的環境融爲一體,隱藏的非常好,一般的人沒法發現它。

夜凌走了過去,往旁邊的地面突起上輕輕一踏,石門瞬間打開,潔白而柔和的光亮瞬間出現在了夜凌眼前。

“這些月光石真不錯,如果拿到現實世界,絕對會被那些珠寶公司瘋狂!”

藉助月光石的光亮,夜凌清楚的看清楚了石室內的場景,中心擺放一個石桌,石桌上面有三個石盒,在石桌後面是一個寶座,座上坐着一具骷髏,不過骷髏架子已經散了,石桌右邊兩個角落裏堆放着大量金幣,明晃晃地很惹人眼球,在石桌左邊有一個花壇,裏邊有不少藥草。

夜凌在骷髏身上發現了那捲淨蓮妖火的殘圖,直接吸在了手中,翻開看了一下,只看到了一個黑色的火焰蓮花的圖案,其它的雖然有些線條,但也看不出什麼來。

收起殘圖,這次來的目的差不多已經完成,看着石桌上的三個石盒,夜凌擡手挨個拍了一下,全部粉碎,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飛行鬥技紫雲翼,玄階高級鬥技狂獅吟,和七彩毒經,夜凌瞥了一眼,直接收進了隨身空間當中,沒有細看,畢竟這裏顯然不是一個看這些東西的好地方。

接着夜凌有順手將邊上的金幣收了起來,作爲剛剛來到這個世界身無分文的他,這幾十萬金幣,顯然能夠讓他更加舒服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