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比普通玩家好那麼一點點。

畢竟…

楚天早就嘗試過了,他能夠同時對付六個魔族士兵。

但是現在,眼前的秦昊跳躍進魔族士兵之中,在如此繚亂的情況之下,四周皆是敵人。

這種情況,換做是他的話,必死無疑!

「那傢伙是誰啊,天哥。」

隊伍中的成員看見秦昊都不由一愣。

那麼虎的人他們軍團成員不應該沒有聽說過才對。

「鬼TM知道。」

楚天咬牙沉聲道。

現在他們與其去關注一個玩家,還不如想想如何防守下魔族的攻勢。

東部這邊雖然距離軍團駐地較遠,可卻是鳳兒親自下令防守最嚴的一個地區。

原因很簡單。

東部的另外一頭,就是直接通往亞龍城鎮大門的道路。

而且一路上暢通無阻,不會有任何的阻攔。

一旦亞龍城鎮失守,那麼對於他們而言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

因此。

哪怕是賠上軍團的全部人手,也必須防守下來。

就在楚天怒瞪四周無從下手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的出現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一桿紅纓槍。

穿梭在魔族士兵之中,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坤!

鳳凰公會名不見傳的一個頂尖高手。

楚天很早以前就認識到了坤,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交手。

隨著坤的出現,又一個能夠在魔族士兵中任意肆虐的人出現,讓不少人穩定了軍心。

「有意思。」

秦昊這邊也注意到了坤,嘴角微微上揚。

坤這個人。

在鳳凰公會之中可以說比鳳兒還要神秘,明明實力算是頂尖一流,卻只是普通的公會成員。

手裡沒有半點實權,就連狂劍都不如。

三分鐘后。

軍團的指揮終於回到東部,開始著手指揮起現場。

有指揮與沒指揮。

現場可以說是兩個極點,在指揮的命令之下,一直在潰敗的戰線才終於開始穩定守住。

反倒是秦昊與坤那邊,停止住了動靜。

原因則是…

【角色綁定:秦昊】

【角色:魔神戰士】

【種族:魔神】

【等級:28(8416000/62000000)】

【品質:5星,迅捷的,勇猛無畏,附加特性,力量增加150%,移動速度增加50%,穿刺增加5。】

【力量:622】

【敏捷:184】

【體力:153】

【攻擊力:物744-873/魔攻186-258】

【防禦:物防529/魔防218】

【生命值:108600】

【天賦:死亡降臨,提升20%暴擊率,提升50%暴擊傷害,50%幾率3倍暴擊傷害】

【天賦:永夜之軀,攻擊一次目標,可將百分之三十的輸出轉化成生命值,百分之十的概率對敵方造成中毒效果。】

【天賦進化碎片:0/100(5星)】

【品質進化點:0/100(5星)】

【聲望值:27710(滔天罪行)】

【親密角色:沐清水(好感度:5500)】

【寶石獵人:寶石掉落率增加百分之五十,掉落品質+1,持續時間:2個小時。】

【試煉之徒:技能傷害增加百分之三十,持續時間:2個小時。】

【血狼之息:持續十分鐘暴漏在『血狼』的視線之中。】

….

如此詭異的debuff,秦昊還是第一次看見。

為了謹慎起見還是退一下才行。

坤那邊的情況也如同他一樣,對於這種沒有見過的debuff得防備一手。

這時。

在人群之中,突然出現的一匹毛髮血紅的巨狼突然吸引住了旁人的目光,而它的雙眸卻是筆直的盯著人群眾的秦昊與坤。

。 市長辦公室

王子如拿著手機,認真的聽著……一邊聽著,目光鬼鬼祟祟的掃視著辦公室左右前後,生怕被突如其來的人聽到談話似的。

「爺爺……張曼茹懷孕了啊!現在怎麼辦?」。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道「臭小子!怎麼辦?什麼怎麼辦?早告訴你,這事和牛亮有關係,你就是不信,嘿嘿!現在好了,恐怕人家有孩子了吧!」。

王子如一聽,心念急轉,爺爺是說過和牛亮有關係,可是牛亮不是已經墜落狼峰山了嗎?

「是……是……爺!我知道了,我現在必須去查牛亮,我到要看看,他到底是什麼東西?」王子如恨聲道。

「混蛋……我要你去查牛亮是要你去查證據,別忘了我們向張家提親的最終目的,明白嗎?」

電話拿頭傳來了不高興的語氣。

「是?爺爺?那我還要不要娶張曼茹呢?」王子如又追問道。

「娶……就算是殘廢也得娶,別說她只是生了一個孩子!」

「啪」電話掛了!

殘廢也得娶!

……

這是命令嗎?

王子如,那起張曼茹的照片仔細又端詳一會,臉上路出愜意的笑容。

「這麼一張絕世容顏,就算是殘廢我也喜歡啊!就算殘廢也是美女一枚啊!好!就算殘廢我也得娶!」。

王子如放下照片,又拿起手機道「喂!你們可以行動起來了!……」。

王子如說完,電話「啪」,掛了。

張曼茹開著車,放向對了!

車速卻很慢。

慢得沒有什麼激情!

張曼茹目光不停的瞟著車前的風景,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回牛亮家,沒有牛亮的陪伴,只要孩子和抱著雪姨,想聊天也無從聊起。

身單影孤啊!

車子慢慢開進山區,越來越偏僻,雪姨忍不住問道「曼茹……牛亮家,是在山區啊?」。

張曼茹聽了點了點頭道「是啊!雪姨啊!你相不相信緣分,我和牛亮一個生在鬧市,一個生在山區,本來我們是活在兩個世界的人,偏偏我們認識了,所以我覺得這是緣分!」。

雪姨聽了張曼茹的話后呵呵笑道「曼茹說得對!緣分這東西就是這樣的!」。

雪姨說完,心裡暗想,這地方好窮啊!

一個窮小子,能和一個有錢有勢的姑娘認識,而這位姑娘還是個大美女,這是多大的福氣啊!

草屋外

牛爺爺劈著柴火,張婆婆做著飯。

張小狗幫著爺爺劈柴,桂花幫著張婆婆做飯,日子過得雖苦,但也很融洽。

牛爺爺劈了一會,目光老是看著草屋門前的路。

張小狗見牛爺爺眼神老是看路,忍不住道「爺爺……你幹嘛老是看著路上呢?」。

牛爺爺聽了張小狗的話后,端起地上的一碗酒喝了一大口道「小亮一直沒有消息,不會真出事了吧!過年也沒有回家,不回家可以解釋有事不能回家,一點消息都沒有,就說不過去了啊!」。

張小狗聽了爺爺的話嘿嘿笑道「爺爺……你難道對小亮的本事有懷疑嗎?」。

牛爺爺一聽張小狗的話,剛喝進嘴裡的酒「噗呲」一下噴出來怒斥道「什麼?……我會對小亮的本事懷疑,這不是廢話嗎?你不知道他是我帶大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