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個人淪落到如今的地步,也可以說我也造成了一部分原因,因爲陳杰死在了我的手上,若是還沒死,說不定這兩人也不必去當劫匪。

看了這多半是所謂的因果,我殺了陳杰,如今隨便走在馬路上都能遇到他的員工,更何況在這名漢子的身上我看到了曾經自己的身影。

剎那間,我彷彿把他當做了自己,不願意看他走到窮途末路,我落在他必經之路的一個拐角處,靜靜的等待他走過來。


只見邊寒一臉堅毅的緩緩走到了我面前,我從拐角走了出來,露出一絲讓人難以琢磨的微笑開口說道:“你是要去搶銀行吧?”

邊寒頓時臉色緊張,捂了捂自己手中的包開口說道:“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眼神盯着他手中的包,什麼也不說,只是靜靜的站在路上,攔着他前進的路,死死的盯着。

邊寒整個人緊張起來,掏出手中包裏的槍,指着我開口說道:“讓開,這不關你的事,我有苦衷,別擋路。”

我淡然的笑了笑說道:“那你就開槍試試。”

邊寒頓了頓臉色,手放在了扳機上,陰沉着臉,猶豫不決。

突然,這個壯漢跪在了地上,開口說道:“我求求你讓開,我不想害人性命,我只是想救我妹妹。”

我開始欣賞起眼前的漢子,我搖了搖頭,緩緩開口說道:“我也不想看你誤入歧途,我能救你妹妹的命。”

只見邊寒瞪大了眼睛說道:“你是醫生。”

我搖了搖頭,邊寒看見我的樣子有沮喪着腦袋,我忍不住有些想笑,面前這個漢子怎麼那麼單純,難道在他眼裏只有醫生能夠救他妹妹的命,多半是我身上衣服穿的太過樸素,他並沒有往錢方面想。

“你現在最需要什麼,我就有什麼。”看着眼前這個老式漢子,我不忍心在賣他關子。

“我需要錢,很多很多錢!”邊寒大聲衝着我說道,彷彿抓住了希望最後的尾巴,我看不管如今我說什麼,面前這個單純的漢子就什麼都相信。

“當然,如果你想救你妹妹的命,就跟我來吧。”我轉頭就朝周家的莊園走去。

邊寒半信半疑的跟着我身後,他並不是傻蛋,剛纔他在小巷明明只有他和長毛兩個人在那商量,但是我居然知道他要搶銀行,他覺得我這個人身上有這不一樣的氣質,如今他已經無路可走,他只能選擇試着相信我,若是實在不行,他返回來搶劫銀行也已經來得及。 邊寒脫下頭疼頭套,跟着我身後,我左拐右拐的往周家的莊園走去。

到門口以後,邊寒一臉震驚的開口說道:“哥,我相信你纔跟你來着,這地方我知道,是這個城市最大的富豪是周家的,你別耍我了。”

我當然得笑了笑,跟他說道:“跟着我走你就知道了。”

他一臉不相信的跟在我身後,門口有兩個保安,正是廳堂那時候的保安,他們連個看見我之前一下子殺了幾十人的風範,看見我回來連忙鞠躬彎腰,我朝他們擺了擺手,直接走了進去。

邊寒一臉木愣愣的跟在我身後,心中滿是吃驚,因爲一路上碰到我的人,都在跟我打招呼。


走進來沒有人阻攔我們,反而每一個看到我的都十分恭敬地彎了一下腰,好像我是這個莊園的主人一樣,我心裏清楚他們恭敬我是因爲之前是我拯救了他們的性命。

我沒有過多的在這些傭人上面浪費時間,直接長驅直路,我驚奇的發現,大廳內本來亂七八糟坑坑窪窪的,如今才過兩天就已經修復好了,本來起碼需要一個月才能修復,這就是周家的財力難怪其他三家會盯上他們。

我直接找到了邱胖子的房間,一腳踹開,只見邱胖子身旁還躺了一個女人,他本來一臉怒火,看見我頓時轉變臉色一臉媚笑。

而然他身旁的女子頓時不樂意了,這名女子從兩天前進入周家以後,發現每一個傭人都對她恭恭敬敬的,讓她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她就是這個莊園的女主人一般,她絲毫不知這些傭人是在害怕的邱胖子。

這名女子大聲尖叫起來,用牀捂着自己的身體,大聲罵道:“混賬,你誰啊!居然就這樣闖進來!你知不知道……”

我連正眼看都沒看這名女子,她話都沒有說完,頓時被邱胖子扭斷了脖子,邱胖子拍拍手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隨後一臉尷尬的開口跟我解釋道:“偶像,我這,我這……是陳杰送的,她不長眼直接殺了就好了。”

我朝着邱胖子擺擺手,示意沒關係,我一臉打趣的說道:“手沒事了?”

邱胖子頓時連忙搖起頭,又點了點頭,手上的傷當然還沒回復,我當時那幾腳給他留下的傷勢可是很重的,但是他搞女人又沒事了,邱胖子不知道該怎麼說,尷尬的撓了撓頭。

身一直跟着我的邊寒被這一幕幕跟驚呆了,他瞪大了眼睛,有些驚恐,但是他並沒有逃跑,還需要在我這裏拿到她妹妹的醫藥費。

如今已經相信了我能拿出那麼多錢來治他妹妹的病。

更何況在他面前這個胖子十分懼怕我,而他身邊的女人居然是陳杰送的,陳杰是誰?那可是他當初的老闆,可望而不可即的大老闆,如今居然會給這個胖子送女人。

雖然邊寒單純,但是他並不傻。

這時邱胖子也看到了我身後跟着的邊寒,朝我開口說道:“偶像這個人是?”

邱胖子有些羨慕地看着邊寒,因爲當我出去的時候,我都沒有帶上他,然而在我回來的時候卻帶着一個農民工一樣的人回來,這讓他十分羨慕,他巴不得我身邊的不是邊寒,而是他,那樣就能夠一直跟在我身邊。

“這個人叫邊寒,陳杰被我殺死了,你把陳杰手底下的人賬結算一下,不然這些普通人沒辦法吃飯了。”我吩咐着邱胖子。

邱胖子連連應到,開始打電話給陳杰的祕書,雖然陳杰死了,但是他手底下還有人呢。

也不知道陳杰的祕書說了什麼,邱胖子頓時臉色大怒開口說道:“剩下的當然轉到我卡里,除非你想馬上就死!那個叫邊寒的給他一半,對!就是叫邊寒!還要我說幾遍!”

邊寒早就被嚇傻了,那還聽的清陳胖子說了些什麼,過來一會他的手機聲“叮”的響了一下,他呆愣愣的掏出手機,只見他賬戶裏面多出了好幾個億。

邊寒使勁的掐自己的大腿,還以爲這一切都是在做夢,感到十分不可思議,怎麼路上就碰到了像我這樣莫名其妙的人,隨後跟着我走到這莊園賬戶就多了好幾億。

這一切對他而言彷彿就像做夢一樣,他從未想過會有哪一天突然天降橫財,而且這一筆錢足夠他幾輩子都不愁吃喝。

“咚咚咚。”

他直接跪到了我的面前,連磕了三個響頭,額頭直接磕出了鮮血,滿臉感激的說道:“恩人,太謝謝你瞭如果不是你如今我已經被抓到警察局裏了,從今天起,我這一條命就是你的,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我朝他露出一絲善意的笑容說道:“快點先去給你妹妹治病吧,這些以後再說。”

然而邊寒卻說了一句,“我已經把所有的錢都轉給了我母親的賬戶上,並且我發短信告訴她,從此以後不要擔心我,我就當我這個人死了,如果這個恩情不報,我邊寒還是個人嗎?”

我沉默的看着眼前這個樸實的漢子,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居然自己一下子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直接選擇了以後跟着我。

我從一開始只是看他身上有許多與我相似的影子,而且他剛纔的那副落魄樣也與我有一些因果關係,但是我從未想要他報恩,也沒有想過讓他進入這個人吃人的世界。

我若是把他帶進了這個世界,就相當於害了他,因爲連我自己的性命,如今也不掌握在我手中,更何況他的生命安全我更不能保障。

但是看着眼前這個漢子堅毅的目光,我實在說不出口來拒絕他。

我盯着他的眼睛,開口說道:“若是我要你殺了你,會去殺嗎?”

果不其然,這個單純的漢子一臉驚訝,沒有想到我會讓他殺人。

但是僅僅是片刻之後,他的目光又變得堅毅,他緩緩沉聲說道:“我妹妹的命是你救的!就相當於我這條命也是你救的,即便是殺人放火,怎麼樣的事情我都願意去做!” “光是嘴上說說沒用,你要拿出具體行動來。”我開口說道。

只見邊寒十分激動的拿起手中的自制土牆,大聲說道:“恩人,你想讓我殺誰?”

我朝着邱胖子揮揮手,並告訴他,帶着邊寒去找幾個罪不可赦的人看看他的心性。

求胖子點了點頭,領着邊寒不知道去了哪裏。

我看了一眼牀上的女屍,若無其事的牀上躺了下來,開始思考起來。

我最終答應把邊寒帶進這個世界,我也有自己考慮的東西,面對東教皇,我一個人實在孤單影只,不一定將來能夠復仇成功。

至於邱胖子,他手上戴着那塊手錶,我暫時還不能確定,到時候他到時候在東教皇和我這個偶像之間會選擇誰?

畢竟,能夠擁有騎士象徵的基本上是對東教皇一片忠心的然而我是個例外。

所以邱胖子在我心中暫時還是不可信的,但是在這一片外面的世界中,使喚起他還是十分順心的,若不然我早就把邱胖子趕離周家。

所以我需要培養一些自己可信的人,將來能夠爲我做些事情,來做好反抗東教皇的準備。

即便是實力再高,但是不能夠取得我信任的我是不會用的,但是像邊寒這樣的人,到時候與東教皇發生衝突後,他決然毅然的會站在我這邊。

想到這些,我不禁有些頭大,這還連開始都還沒開始,但是我心思卻十分累,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邱胖子帶着邊寒回來了,只見邊寒蒼白着臉,是一臉要嘔吐的樣子,只有見到我的時候才強忍着嘔吐的狀態。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後的反應,可是這種嘔吐感哪有那麼容易被抑制住,片刻後,邊寒將胃裏的東西都吐完了,已經在吐苦膽水了,這是他的臉色纔回復一些。

邱胖子到我耳邊輕聲說道:“心理素質不太行,當初我可沒有這麼吐。”


邱胖子說這話,我哪能不懂他的意思,只是想要在我面前表現一番與邊寒形成對比。

我撇了一眼邱胖子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邊寒哪能給他比,當時搶手機店愣是一個人都沒傷害,而邱胖子肯定是在外面翻了什麼錯被抓緊教化場的。

對我而言,心性不好不要緊,這個能夠培養,經歷過教化場的洗禮以後,必然能夠煥然一新,跟換了一個人一樣。

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對我忠心,我所能夠信任的,我走到邊寒旁邊拍了拍他的背,心中暗暗嘆息,不知道把他帶進這個世界是對還是錯。

但是不管是對還是錯事情已經發生了,邊寒也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我帶着邊寒到之前的祕密書房,我要把接下來的事情全部交代好。

周源這時候不知道去哪裏了,多半是去忙了,一直都不在莊園內。

“好些了沒?”我冷冷的朝着邊寒說道。

見了我的樣子還以爲我發怒了,他連忙調整心情,連連點頭說道:“好些了。”

“這只是一個開頭,從剛纔你殺了人的那一刻開始,之後你就沒有回頭路了,你懂了嗎?”

邊寒點了點頭表示懂我意思,看着他這幅樣子我笑了出來,出來心性不行,其他的我都對他很滿意。

“今天,你殺的是一個罪不可赦的人,將來,你會到一個血腥,殘酷的地方,在那裏人命是不值錢的,在那裏,你隨時都可能性命不保也許有一些人不是罪不可恕的,但是你不殺了他們,他們也一樣會殺你。”我冷聲朝邊寒說道,希望他儘快認清楚狀況。

只見邊寒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恩人,居然還有這種地方?”

我點了點頭,朝着遠處的地板,控制着氣壓,直接在那壓了一個深坑,隨後開口說道:“這就是從那個地方出來以後獲得的力量,你暫時不需要知道其他的,到時候你也會進入那塊地方,記住你要好好活下去,裏面的人誰也不要相信。”

“恩人,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忽然邊寒撓了撓頭,朝我開口說道。

我衝着他淡然一笑,開口說道:“你最好不要知道,等你活下來,能夠再次見到我的時候就能知道我的名字了。”

說着,我讓邊寒離開了周家大院,隨後將他殺人的證據匿名交給了警察,警察立刻開始對他進行了抓捕,然後一路上我都在空中阻攔着,製造出各種意外。

直到我看見有兩個僱傭兵鬼鬼祟祟的跟着邊寒,將他迷暈後帶走,我才知道,這就是當初把我帶進教化場的方式,這兩個僱傭兵明顯是從教化場出來的。

我看着僱傭兵帶走他的身影,在黑暗的空中沉思起來,也不知道今天我埋下個這個棋子將來會怎麼樣。

我開始有些後悔,後悔將邊寒帶進了這個世界,後悔讓這麼一個單純的漢子去殺人,我明明還有許多其他的方式去幫助他,完全可以不留下蹤影。

我看了看自己修長白皙的雙手,在雙手的背後已經沾滿了鮮血,我沒有回頭路可以走,如今教皇已經死死的盯着我,一路上逼迫我提升實力,不知道將來我打完騎士賽後能不能活下來,若是活下來,我又會被他拍到哪裏去。


我怎麼也意想不到,我今天出於善心的舉動,將來會被邊寒救了一命。


等我回到莊園那以後我看到邱胖子正在耍着手中的承影劍,我忽然想到,這邱胖子天天把我的名字掛在嘴邊,不知道等他到晉升場後,若是不小心暴露出與我很熟的關係後,那些B級異人會怎麼樣對待他。

雖然我已經離開了晉升場,但是那些b級異人依舊痛恨着我,如果不是我,他們也早就離開了晉升場。

我出於好心的去拍了拍邱胖子的肩膀,丟下一句話,“你等兩個月後回到晉升場後,千萬別提到我的名字。”

邱胖子對這句沒頭沒尾的話感到一陣疑惑,隨後丟在了身後,沒有往心中去,就因爲他今天沒有把這句話往心中記,到晉升場後,十分悽慘。 這一段日子,我在這個城市逛了個遍,該放鬆的也都放鬆完了,我這幾日一直都待在周家莊園內。

算算日子那三大家族中的異人也快來了,我不能保證是哪一天,我已經調整好狀態,準備接下來的戰鬥。

看似這幾日風平浪靜,那隻不過是表面上的,實際上早已暗流涌動,風雨欲來。

我已經嗅到空氣中一絲凝重的氣息,多半另外三大家族以及他們的異人趕到了這座城市。

邱胖子雖然實力該可以,但是察覺力太差,一點都沒感受到這股無形的壓力,我衝着草地裏的邱胖子大聲喊道:“快點過來戰鬥馬上就要來了。”

邱胖子剛剛回應我後,往屋內走回來,而然這時候忽然有一個身影朝他襲去。

我頓時還沒反應過來,邱胖子依舊還是像一個皮球一樣彈了出去,直接砸穿了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