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命令道:「設法將他困在魔域,至於異獸界的可以放走。」

二角魔答應一聲,立即傳訊給了管理通往異獸界的三角魔,三角魔接到消息,立即召集周圍七八個護衛嚴陣以待古晨的到來。

古晨和雪猿王一路走來,路上被不少魔域的魔族人盤問,但因為有通行牌,所以還算順利便到了要找的地方。

「請問是三角魔嗎?我們想回異獸界。」雪猿王說道。

一個頭上有三個角的魔族人出來,看了看古晨和雪猿王,道:「我就是。來魔塔檢查一下吧,我們要對盟友異獸界負責。」

古晨和雪猿王都沒多想什麼,便再次進入跟上次差不多的魔塔內,魔塔突然發出道道光芒閃動,片刻后,雪猿王被三角魔叫出來,古晨正要出來,忽然,魔塔從四面八方開始急劇封鎖出口,一瞬間,古晨便被困在了魔塔之內。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古晨道,「二角魔已經測試,我對魔域沒有壞心的。」

三角魔笑道:「不瞞你說,讓我困住你的正是二角魔。」

雪猿王也據理力爭,要求釋放古晨出來,三角魔道:「你可以先回異獸界了,你的親人曾經來過這裡,本想去雲天大陸,但因為雲天大陸被神控制,傳送陣又遭到破壞一直未能去,現在你回來了,他們肯定很高興,快回去吧。」

雪猿王怒道:「你們不放我的朋友,我怎麼能獨自離開?」

古晨道:「雪猿王,你幾百年沒回去了,先回去吧,我沒事的。」

三角魔也道:「放心吧,他沒有性命危險,可能魔域有人要問他一些話,等問完自然就會放了他的。」

「那我等他出來再走。」雪猿王看向古晨。

三角魔道:「我接到的命令是至少要關他在魔塔內十五天才能見問話的人,你完全可以先回去再來這裡找他。」

古晨也道:「你先回去吧,我保證沒事。」

雪猿王想了想道:「異獸界和魔域上千年來都是盟友,我希望你們不要傷害我的這位朋友。」

「你放心,就算是有什麼大事,我們也肯定會通知你的,不可能為了他影響魔域和異獸界的關係。」三角魔說道。

無奈,雪猿王又囑咐了古晨一些話,才走進前往異獸界的傳送陣。

古晨在魔塔內仔細感受來自魔塔上的層層禁制和符咒,想辦法自救。

這魔塔上光芒四射,古晨運功還是無法凝聚力量,覺得這魔塔十分的古怪,便嘗試用別的辦法凝聚真氣。

「別白費力量了。」三角魔道,「任何魔族之外的人進入魔塔都無法施展任何力量。」

古晨看了三角魔一眼:「到底什麼人把我困在這裡,我從來沒來過魔域,不可能得罪什麼人。」

三角魔道:「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說完,三角魔關閉魔塔,繼續執行任務去了。

古晨在魔塔內實在想不到得罪過什麼人,忽然他想到一個人,天魔。

在金佛洞的時候就聽天魔說是從魔域前往雲天大陸秘境中窺探到了天機,身受重傷等等。那不就是說天魔就是魔域的,而且應該還是個不小的頭目。

古晨這樣一想,頓時感覺不妙,他曾和雲遮天等人一起將天魔僅存的五分之一的魂魄也給逼得自爆,只留下了幾縷意識,那天魔若是回來還不將他碎屍萬段。

「不行,我必須自救。」古晨試著運功,還是一點力量都凝聚不起來。

坐以待斃不是古晨的性格,他慢慢盤膝而坐,閉上眼睛,冥思苦想對付魔塔的辦法。


古晨從黑暗之門中召喚出噬魂獸和小飛鳥,發現他們也沒什麼變化,忽然,古晨就看見了羅盤,他將羅盤拿在手中,就看見羅盤內一道道光芒射出,在魔塔內不斷凝聚,不多時,魔塔內出現一條巨蛇的影子,而他就在巨蛇的腹中!

「原來如此!」古晨終於知道為什麼無法凝聚真氣和力量了。這魔塔原來是一條巨蛇,進入魔塔就是進入了蛇的體內,而蛇又用蛇息功強行屏蔽了古晨的力量和真氣流動。

「這蛇息功好強大。」聯想到他自己修鍊的蛇息功,古晨不禁讚歎了一句。

古晨試著也開始修鍊蛇息功,奇迹出現了。

通過蛇息功,古晨可以明顯感覺到了魔塔中道道各種顏色的光芒都是蛇的吸力,那些吸力十分強大,會將困在其中的人的力量和真氣盡皆吸去。

「火炎真人,快告訴我這蛇息功怎麼破?」古晨用意識與火炎真人的半個靈魂溝通。

「你跟著它修鍊,等你完整學完,就不受它控制了。」火炎真人道,「你在什麼地方,我怎麼感覺你周圍的氣息怪怪的。」

「我可能在一條巨大的蛇的肚子里。」古晨道。

「哎呀,那可是天賜良機。」火炎真人道,「你快快修鍊蛇息功,盡量與其同步,說不定就可以突破到蛇息功的至高境界,會比我們所修鍊的要高不知多少倍,奧妙肯定也更多。我曾斬殺過無數條巨蛇就是想在蛇的體內突破蛇息功,但一直未能成功,希望你可以成功。」

… 古晨聞聽大喜,收了意念,潛心修鍊蛇息功,那魔塔上的道道光芒在他意識中不再雜亂無序,而是有跡可循的。

羅盤繼續放出道道神光不斷與那些五彩的光芒對碰,那些五彩的光芒漸漸凝練成了一條小蛇的模樣,這蛇居然有著鮮艷的五彩之色,魔塔內那些光芒都以這蛇為中心不斷散射到全塔,看上去很是詭異。

古晨的蛇息功跟隨五彩小蛇的步伐,一步步修鍊,古晨就感覺從這裡獲取的修鍊方法跟火炎真人徒兒火龍王修鍊的差不多,但比那個更加自如一些。

一個完整的修鍊過程完畢,古晨試著運功,他用真氣跟隨蛇息功的變幻不斷變幻,發現真氣真的可以重新凝聚了。

「原來是這樣。」古晨大喜。


就在這時,古晨剛剛收了蛇息功,就看見羅盤猛地發出一道銳利的光芒,直接將那五彩小蛇裹了去,直接進入了羅盤之中。

意識中,古晨就發現羅盤中一組腳印上忽然出現了一條蛇的影子。

「這羅盤真夠奇妙的。」古晨慢慢收了羅盤,頓感這魔塔內某些禁制對他已經沒什麼影響了。

五天後,天魔的意識從秘境中傳來,古晨清晰地感覺到了。

「原來天魔還沒死。」古晨終於等到他來了。

天魔毫不避諱直接來到魔塔外,令三角魔打開魔塔,天魔看見了盤膝而坐的古晨。

「果然是你。」天魔冷喝一聲,「如今你落到了我的手中,我讓你生不如死!」

三角魔帶著十幾個魔族人守在天魔身後,三角魔道:「古晨,你毀了天魔的魂魄,今天我們就把你的魂魄挫骨揚灰。」

天魔退後一步,道:「慢著。」

三角魔大驚,古晨也是一愣,看向天魔。天魔道:「這小子不一般,身上有著至陽真氣和至陰真氣,實屬罕見,給我將他看好,或許他可以幫我凝聚真魂出來,到時我就可以重生了。」

「是!」三角魔答應著,關閉魔塔,令人在四周看守。

天魔找到魔族的一位懂得種魔的老女魔頭,道:「煙兒,你去給古晨種下魔根,我要抽離出他的靈魂,肉體必須為我所用。」

那叫煙兒的老女魔頭答應著,渾身一轉,瞬間化作一個十六七歲的妙齡少女,面若桃花,雙眸靈動,身態婀娜,一步一風情朝著魔塔走去。

三角魔打開魔塔放煙兒進去,煙兒見古晨正端坐在那裡,咯咯一笑:「公子餓了吧?」

說著話,煙兒便將端來的一盤子好吃的送了上去。

「你是誰?」古晨警覺地問道。

「我是人族的,我叫煙兒。我娘因為長得漂亮被天魔抓來做他的小妾然後就有了我,我娘聽說魔塔內有個人族的少年,覺得十分親切,便令我來送點吃的。」煙兒道。

古晨好幾天沒吃東西,靠著真氣維持,長久下去必然損耗真氣,戰鬥力下降,便看了一眼那吃的,道:「真的?」

煙兒貌美一笑,整個塔內彷彿亮了幾分:「怎麼,不信?」

古晨拿起盤中食物,道:「姑娘莫怪,我信的。」說著吃了下去,煙兒在一旁笑意連連地看著古晨吃東西。

「雲天大陸還好吧?我從來沒去過,不知道好玩不好玩。」煙兒在一旁道。

古晨將最後一樣東西塞進嘴裡,道:「比這好玩多了,有山有水,有白天和黑夜,還有太陽、月亮和星星。」

「哇,好美啊。」煙兒一臉的嚮往之色。

「等有機會,我帶你去看看。」古晨抹了一把嘴,道。

「跟我講講你的經歷唄。」煙兒忽閃著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問道。

……

古晨一邊和這個叫做煙兒的姑娘聊著無關緊要的話題,一邊暗暗動用金佛掌的火掌功法在體內形成一團熾熱的火焰將剛剛吃進去的魔種團團包圍,烈焰烤制那魔種,一顆綠豆大小的魔種在烈焰中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什麼聲音?」煙兒十分警覺地問道。

「啊,我肚子發出的聲音,剛剛吃的太快可能很多東西沒消化在裡面打架呢。」古晨掩飾著。

煙兒放心下來,剛剛一進來她就探測到古晨沒有一點真氣力量,便以為古晨被魔塔禁制住了。歡歡喜喜給古晨下了魔種,看他親自吃下,心中高興,哪裡知道古晨從來不會輕易信任任何人,尤其在魔域。

古晨在她來之前,早早啟動了蛇息功,與這魔塔的蛇息功混淆,令煙兒以為是魔塔的蛇息功在起著作用,事實上,卻是古晨的蛇息功控制了這裡的一切,連他自己的聲息也都隱藏了起來,這才令煙兒以為古晨毫無還手之力。

「你這人好有趣,我走了,有時間我再來看你。」煙兒站起身,朝外走去。古晨遠遠喊了一聲謝謝,便任由其出去了。

煙兒一走,古晨忙全力用火掌燒灼魔種,就發現那魔種異常的堅挺,到現在還沒被燒毀的跡象。

古晨體內魔丹忽然有些不安分起來,彷彿感應到了什麼,旋轉著從丹田處湧出,來到魔種的附近,飄忽不定。

那顆魔種被燒成了火紅色,依舊沒有什麼變化,古晨才意識到這魔種的厲害,早知道這麼厲害,就不吃下去了。

古晨開始用真氣將之逼出,可魔種忽然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進了魔丹之內,火紅色的魔種一進入魔丹內,瞬間不見了蹤跡。古晨怎麼探查也感知不到它的存在了。

好在並沒有什麼異樣出現,古晨稍稍放心,遠處,天魔和煙兒一起走來,古晨便開始演戲了。

天魔和煙兒進入魔塔內,天魔的意識只有微弱的氣息,但依舊很有威壓之力,古晨裝作痛苦的樣子看向兩個人。

「古晨,你現在已經中了我的魔種,很快你體內就會長出小魔頭,他會慢慢吃掉你的靈魂,哈哈,哈哈哈。」天魔笑道。

「煙兒,你、你害我。」古晨故作痛苦。

「你敢對天魔不敬,我就該殺你。」煙兒忽然一臉的殺意。

「開始吧。」天魔在一旁說道。

煙兒忽然一臉肅殺之氣,對著古晨念念有詞,古晨頓覺魔丹內魔種有了些反應,但很快便被魔丹強行壓制住了。

「你確定他吃下魔種了?」天魔見沒什麼反應,道。

「我親眼看著他吃下的,一點沒錯。」煙兒道。

「你再去看看怎麼回事。」天魔有些不耐煩。

煙兒感知古晨沒了反抗的力量,便大步朝著古晨走去,同時伸手就去抓古晨的脈搏,古晨氣息全部被蛇息功隱藏,眼見煙兒到來,古晨再不遲疑,猛然出手,一把將煙兒的手臂抓住,同時另一隻手氣拳狂轟而出,那氣拳帶著螺旋一般的拳風通過古晨的拳頭盡數施加到煙兒身上。

煙兒頓時花容失色,想跑但被古晨抓著,氣拳的拳風進入煙兒體內,將其五臟六腑攪動地全部錯位,煙兒痛苦地慘叫一聲,被古晨一腳踢飛落在地上,口吐鮮血,眼看就要沒命了。

天魔意識本來就比較薄弱,被古晨一震驚,更加有些反應不過來,正想跑,古晨放出小飛鳥和噬魂獸同時殺向天魔的殘留氣息。同時拿出招魂鈴,將煙兒的手指割開滴了幾滴血進入,開始收集天魔的殘留意識。

幾縷意識慢慢被招魂鈴收納進去,天魔的幻象頓時不見。

古晨正要得意,就聽「嘭」的一聲,招魂鈴徹底炸碎,天魔的幾縷意識飄飄悠悠又要逃走,正被噬魂獸一口吞下。

噬魂獸睜開血紅的眼睛,又將地上的煙兒魂魄吞噬,煙兒瞬間由一個妙齡少女化作了一個老女魔頭,死在當場。

這一切都發生在魔塔之內,沒人看到。古晨立即清理了現場,然後準備破塔而出,外邊突然響起劇烈的鈴聲,不少魔族人從四面八方湧來包圍了這個魔塔。


一名魔族的統領隨著三角魔來到魔塔口,道:「敢殺死我天魔族的二天魔,將這小子用魔血浸泡起來,我要把他變成殺手!」

話音剛落,古晨就看見魔塔四周突然出現很多魔影,那些魔影在魔塔的頂端開始一邊念咒一邊往塔內灌輸黑色的氣體。

那些黑色氣體一進入魔塔中便化為黑血,不大的魔塔中黑血不斷上升,古晨氣血翻湧,有種要作嘔的感覺。但若此時出去,周圍那麼多的魔族高手,隨便一個都跟他修為差不多,對魔族又不熟悉,古晨只好強忍先暫時待在相對安全的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