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也只有李承乾才能做得到吧。

「好一個讚不絕口,我也只是好奇!你繼續,莫要被我打擾。」

長孫皇后話外的意思說是畢竟你搗鼓這麼久了,還沒有什麼東西出來,真讓人懷疑啊。

這一點,李承乾也是明白的。

但這一步步的,可不能太快。

如果他們等不及,那這菜恐怕只能給武則天吃了。

因為現在的武則天看著李承乾的表情已接近於崇拜,又是呈現出痴獃的模樣。

恐怕沒有這麼一個男人可能如此吸引她的呢。

這就是李承乾,不一樣的存在。

而邊上的士兵們站在了大鍋邊上,也聞到了一些香味。

同時他們的肚子也是叫了起來。

因為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兩人在風頭,所以他們聞不到香味。

「這……」

當他們聽到了士兵肚子叫的時候,便是納悶。

於是李世民便走了過去,當他到達灶台邊上一米開外的時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是燉湯的味道。

「這是湯品?怎麼會如此之鮮,聞著又有些香甜?」

他指著第一口鍋問道。

同時還不忘吞了吞口水,剛才的黃瓜讓他意猶未盡。

「便是,父皇還請到一邊等待,否則一會兒兒臣怕這油會飛瀑濺傷人!」

李承乾如此說道。

李世民這才往著後方走去,坐下,只得耐心等待了。

接著李承乾便在第二口鍋中放入了油,加上焯好水的排骨,整個鍋中開始發出嗤嗤嗤的聲音。

香味也開始再次蔓延。

惹得李世民夫妻是不住的吞著口水。

不說味道如此,就說這香味,便讓得他們感覺到這東西一定十分了吃才是。

這還沒完,接著是第三口鍋,他依然是倒入了油,將處理好的魚也放入其中。

同樣的聲音,不一樣的味道散發出來。

傲嬌總裁暖暖愛 此時第四口鍋的香味也開始逐漸飄散,一直瀰漫到整東宮的後庭之中。

甚至於向外而去,大半個東宮都能聞到味道。

除了第五口鍋之外,其他幾口鍋也是開始各司其職了。

看著他不慌不忙的樣子,人們是信了,信他真的會做菜。

每一道菜他都掌握得十分精準。

火侯上也是處理得十分到位。

單憑這香味,出來的東西一定是不差。

與此同時,東宮之外突然闖入一人。

「誰在東宮之中做菜,這香味俺老程大老遠便可以聞到了!」。

原來是程咬金,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他的出現必定也是沒有什麼好事。 程咬金一入其中,便看到了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兩人都在。

連忙行了禮。

「臣拜見皇上、皇后、太子殿下!」

「知節,你來幹什麼?」

李世民直接就問道。

「喔?是這樣的,臣剛才經過東宮的時候,便聞到了香味,以為是怎麼了,便進來看看,沒想到竟然是太子殿下在做菜,可真讓人意外!」

程咬金胡扯的功夫是一點都不弱。

其實他在說慌,早在剛才,他就躲在一邊看著李承乾在做菜。

這會兒菜快做好了,他也出來了。

這時間拿捏著可是十分之准啊。

不免得讓人有些懷疑,程咬金一定是一個吃貨。

從上次喝酒以來,就可以看出這貨,就是這樣的。

果不其然,他還說:「太子殿下在做什麼菜,這麼香!如果再整一些白酒的話,那簡直樂無邊!」

上次因喝酒誤了事,這次他還來?

李世民白了他一眼。

「好好在邊上站著,再敢提喝酒,朕非打死你不可!」

這可將程咬金嚇壞了。

他哪裡還敢再說什麼,而在一邊站著。看著李承乾如何操作。

這時,排骨已經炸成金黃色,同時桂魚也是兩面金黃,看著色澤,那是十分誘人。

李世民也被這種做法也震撼到了。

他想不到油竟然有如此威力,可以讓看起來蒼白的食材變得這麼好看。

接著,李承乾將肉湯倒入鍋中直接燒開,再放放排骨,還有糖,蓋上了鍋蓋,下令小火收汁。

接下來是第三鍋的魚,他將於撈出,放入蔥姜醬油、糖等物,爆開,直接加水燒開,而後又加入鹽、醋,一直煮。

同時,第四鍋的湯也是開了。

只見得他放入白菜心至其中開始煮了出來。

還有第五鍋的韭菜,也是開始翻炒起來。

他的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五口鍋內的香味逐漸散開,並且越來越香。

惹得程咬金在一邊是猛的吞著口水。

與他一般的,還有薛仁貴等人更是這樣。

他們長這麼大,恐怕也是沒有見過這麼做菜的,也是沒有聞到過這麼香的菜品。

原來菜還可以這麼做。

一切只有等待了。

一直等到李承乾將所有菜出鍋,那麼這一頓飯算是可以了。

「來人將桌子準備好,並且上飯!」

李承乾吆喝道。

司膳領了命,哪裡還敢說不,直接就鋪開來了。

他們準備了三份碗筷。

長孫皇后看了則是皺了眉頭。

「加一份吧!」

「是!」

都市絕品仙醫 程咬金以為是給他的,開心的道:「臣只是看看,並非來吃東西的。」

其實心中早就想吃了。

「喔?還有知節,我倒也忘記了!」

長孫皇后這麼說道。

程咬金這下十分尷尬了。

原來人家一直就沒將他算在其中。

這四份碗筷是李世民、長孫皇后、李承乾還有武則天四人的,程咬金這個不速之客,人家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中。

「既然知節不想吃,那就在一邊看著吧。」

李世民立即說道。

要知道,如果讓程咬金吃的話,這桌上的五道菜恐怕還不夠他吃。

為什麼呢?

因為他是武將,飯量極大。

不像是這些文人們吃東西比較少,也就是嘗個鮮。

程咬金一聽如此,也不敢再說什麼,這個時候,只能是苦果自己吞了。

李承乾在一邊則是笑了起來。

這個老貨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這……」

程咬金沒有辦法。

只能呆在一邊看著他們吃了。

而接下來,一切到達了最重要的時候。

李承乾便開始啟用第五口鍋,先後放入了油、少量的鹽放到蛋液之中,瘋狂的攪拌。

再來,又是一陣搗鼓。

緊接著,其他菜品也陸續的完成。

先是第二口鍋,排骨已經收了汁,他直接盛起,放到白色的盤中。

再來,便是桂魚,一樣的結果。

第四口鍋的白菜心還有第五鍋的韭菜翻騰。

僅是一分鐘不到的時候,五道菜便有四道成了。

只剩下那第一口鍋中的雞肉。

「來人,來四個盅過來!」

「是!」

這便有人拿來了四個盅,看樣子他準備將湯放入其中。

並且,也沒有給程咬金預留下任何的東西。

在皇家面前,他程咬金還不能與他們一起吃飯,雖然他饞得不行了。

很快的四個盅已經準備好了,就放在李承乾前面。

他迅速的將湯放到盅中。

而後,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好了!」

這五道菜,僅是他烹飪精通之中的最為快做的五道,其實還有更多的菜品等待他做。

若不是現在的大唐一些東西還未傳入,否則他一定會做出更多,更好的菜的。

這時,五道菜全部被端上桌面了。

上面還有四碗白米飯放著。

此時的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兩人早就等待了好久。

這時,終於是好了。

「乾兒,這些菜都是些什麼菜?」

李世民問說。。

李承乾開口道:「父皇,咱們吃一個介紹一個如何?」

「也好!」老易新書《攤牌了我是皇帝》,歡迎收藏!

魂穿大唐,葉平激活《反攤牌系統》

李世民:朕——忍不住了,今天朕一定要攤牌——告訴你,我其實是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