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幾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人,彷彿無論怎樣都不願意離開劉夢瑤的樣子,見劉夢瑤指指點點的,但還是沒有辦法使得開他們,這些穿着黑色西裝的人,一共有四個,走在最前面的長得油頭粉面,剪了一個光頭,叫他大胖子絕對沒有過。而走在左邊的那個,則又高又瘦,叫他扭紋柴就對了。右邊的那個是個,看上去挺壯的人,就算穿着西裝,但是從外面看來,還是能感覺到他的一身肌肉。走在最後面那個,則是一個帶着眼睛神情有點猥瑣的男人,一看就有點像狗頭軍師的那種。

李明捎了捎眼眉,他看着眼前的一幕有點滑稽,無論劉夢瑤往那裏走,這四個人都死死地跟着,而彷彿劉夢瑤卻很想撇開這幾個人。

李明靜靜地跟到劉夢瑤的旁邊,裝着很認真地在挑選着商品的客人,這是一股犀利的目光正瞥了李明一眼,一看原來是劉夢瑤已經察覺到了李明的存在。

李明對着劉夢瑤笑了笑,示意自己並沒有多她的惡意,只不過是碰巧的遇到罷了。

劉夢瑤徐徐地低下了頭,沒好氣地撇了一下嘴算是迴應了李明對自己的笑容。

шωш● тт kān● c○

“呵呵!”李明見劉夢瑤想要發作又發作不得的模樣忍不住笑了笑,感覺劉夢瑤就像是一個見不得家翁的醜婦一般,不過她不是醜婦,而是女扮男裝的美女。

見李明笑自己,劉夢瑤顯然也是察覺到了,伸出了一段粉紅色的小小舌頭:“唄!唄!唄唄唄唄!……”像調戲小孩子一般地在調戲着李明。

“呃!?”李明正在假裝着挑選一碗方便麪,誰知道看到眼前這般幼稚的一幕,不禁心頭一顫,將手裏的方便麪掉到了地上。

很快,在被前後四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人發覺之前,劉夢瑤瞬即便收回了舌頭,繼續一臉裝着很嚴肅的,一臉木訥地在挑選着商品。

“唉呀!小夥!你不買就別摸嘛!還丟地上去,真是的!”一個售貨的阿姨,走了過來,對李明喝斥道。

李明瞪大着牛眼看着她,衝口而出一距:“你以爲我想摸你呀!?”

“啊喲!連阿姨你都不放過,活該咯!活該咯!”售貨阿姨,一邊撿着地上的方便麪一邊說着。

“我……”李明被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噗哧!”劉夢瑤看到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噗哧一笑,笑容如花般嫣然綻放,泛起陣陣美麗的漣漪。

劉夢瑤身邊的四個人,見劉夢瑤突然有這樣的反應,不禁將劉夢瑤給團團圍住,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李明蹙了蹙眉,皺着眉心心想:“這幾個一定是她的保鏢!看來這劉夢瑤也非富則貴啊!”

劉夢瑤一把推開了圍着她的四個人,然後很不忿地說:“哎呀!想憋死我麼?”

推開四個人,劉夢瑤才發現,李明已經不見了蹤影。


其實,此時,李明已經走到她的正對面,不過由於貨架太密了,劉夢瑤根本看不到。

也管不了那麼多,反正劉夢瑤跟李明也不熟悉,甚至可以說是不認識,只不過大家有過一些不該發生的親密接觸而已,不過那些也只是一場誤會啦,劉夢瑤總是這樣安慰自己。

劉夢瑤拍拍身邊四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人,然後分別跟他們說:“你,去買洗頭水!你,去買鹽!你,去買剃鬚刀!你,去買……內褲!”


“啊?老底,爲什麼我要買內褲啊?”走在最後面帶着眼睛神情有點猥瑣的男人不滿地問道。

“讓你去就去啦,隨便帶兩對襪子回來!”劉夢瑤沒好氣地說着。

“那……那老大我爲什麼要去買鹽啊?”走在右邊的那個是個,看上去挺壯的男人也跟着問道。

“是啊!老大,我爲什麼要買洗頭水?”

“我好像還有剃鬚刀啊!?”

幾個人,分別都對劉夢瑤的命令有點不太感冒,都覺得有點不太符合自己的身份。

“你……你!你!你!是不是造反啦?”劉夢瑤悻悻地罵道,沒說一個你字,便磕一下那四個人的頭。

“我……”

“我……”


“我……”

“我……”四個人都不約而同地答不上話來。

“都tmd,給我滾開去!”劉夢瑤終於是發火了,大臂一揮,在面前橫打着劃了一大大一下。

“是!”

“是!”

“是!”

“是!”

四個人,同時打爬滾跑地立即竄了出去,不敢再在原地逗留。

“老大!?”李明心裏不禁納悶,沒想到,當時那個嬌美的女生,居然是這幫人的老大,平頭真是藏龍臥虎,李明還一直以爲她只是某個富家的太子女,扮個女裝出來玩玩社會,沒想到,這次竟然碰上了狠人,還好那次李明摸她的時候,她身邊沒帶人,不然的話,就算有着異能恐怕也難以脫身,想到這裏李明不禁感到一絲後怕。

其實,那次劉夢瑤是因爲社團裏出了點事,所以便一個人跑了出來,坐坐公交車,想點問題,身邊也沒帶幾個人,沒想到卻被她碰到了李明,還不止一次地被李明輕薄了,自從那次之後,雖然劉夢瑤的手下並不知道劉夢瑤跟李明之間的事情,哪怕是在醫院的所有事情都不知道,但是看着自己的老大受了傷回來,個個都不太願意,自此之後,無論劉夢瑤要到那裏去,她的手下都必須要跟來,尤其是剛纔的這幾位劉夢瑤的四大金剛。

(關於,劉夢瑤的社團以及她的四大金剛,在後文還會陸續闡述,暫時我們先說超市的這一幕。) 關於之前劉夢瑤讓李明吃了豆腐的事情,其實劉夢瑤並沒有記掛在心上,畢竟後來在那張隊的事情上,李明還是向着自己來的,李明不僅爲自己解決了問題,而且李明也並沒有真正親到自己的嘴脣上,從這點看來,李明並不是一個喜歡佔人便宜的人,雖然看上去模樣好像有點土,不過應該是因爲李明穿着的校服造成,不自然地,劉夢瑤打從心底裏也有點欣賞起這個模樣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來。

劉夢瑤此時,東瞧瞧,西望望的,等她看到身邊四個穿着西裝的人都走開了之後,纔將手放到方便麪的貨架上,漫不經心地挑選起方便麪來,而眼睛卻在往着四處不停地瞄着,好像在尋找着什麼。

李明就在劉夢瑤的對面,隔着一層厚厚的貨架,劉夢瑤應該是沒注意到李明的存在。但是,李明卻從方便麪的間隙中,偷瞄了劉夢瑤幾眼,見她鬼鬼祟祟的不禁便泛起了疑心來。

“這傢伙,好像不是買方便麪的啊?”李明心裏暗自狐疑地嘀咕道。

“不知道,賣衛生巾的在哪裏呢?”劉夢瑤左顧右盼的,心裏卻不自覺地在犯愁着。

“呃!?”李明聽到劉夢瑤的心裏,差點把今晚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心中暗暗說着:“暈死啊!打扮得這麼帥的,原來是來買衛生巾!還以爲他們要談什麼大生意!”

“好像在那邊?還是在這邊?”劉夢瑤左顧右盼,還是沒找到賣衛生巾的地方,顯然她並不是經常來這個地方買衛生巾。

本來,她是可以去樓下的任何一個士多店,或者便利店,小商場這種地方,買這種平常女孩子都用的生活用品的,但鑑於,之前也說過了,就她來超市也跟着幾號人這個排場來看,劉夢瑤肯定認識不少的人,而她肯定是想掩飾自己其實是女生的這個祕密,於是走到這種大賣場來買東西,人頭涌涌的反而容易掩飾一點,至於那個結賬的問題,恐怕劉夢瑤應該有着自己的打算吧,畢竟如果你拿着衛生巾去櫃檯結賬的話,一拿出來,便會被人認出來了。

瞄了許久,劉夢瑤終於發現在左手邊的一個大櫃上,有個賣衛生巾的地方。

於是乎,劉夢瑤左右瞄了兩眼,便如一頭不想讓人察覺的老鼠一般,竄了過去。

…………

此時,劉夢瑤帶來的四個人都正在忙碌着,挑選自己的東西,這是老大吩咐的事情,能不完成嗎?雖然,這幾個大男人也不知道超市是那裏打那裏,不過他們各自有着各自的方法,總是能找到自己要買的東西。

長得油頭粉面,剪了一個光頭,叫他大胖子絕對沒有錯的那個,走到一個售貨的阿姨面前,然後從西裝的口袋裏,掏出一根雪茄。

“喂喂!這位……顧客!這裏不可以抽菸的?!”售貨的阿姨連忙的阻止道。

“哦!是嗎?但是,我找不到洗頭水在那裏!正在發愁呢!?”大胖子一看就是個大款的模樣,再叼起雪茄煙,不由得使人有一種敬畏之感。

“哦!洗頭水是嘛!?你跟我來吧!?”售貨的阿姨恭恭敬敬地說着,看模樣已經被大胖子的大款模樣給征服了,就像在侍候着上賓一樣,侍候着大胖子。

而又高又瘦,叫他扭紋柴就對了的那個,這傢伙長的不僅又高又痩,而且手腳都特別的細長,此時,他也明顯找不到鹽,不過他也有這他自己的辦法,他發現了一臺從自己身邊經過的購物車,然後長手一擰,便從購物車裏將一包鹽擰了出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很是輕鬆的樣子,徐徐笑了笑,便往着跟劉夢瑤分開的地方走去。

看上去挺壯的人,就算穿着西裝的那個,從外面看來,還是能感覺到他的一身肌肉。我們暫時稱呼他做肌肉男吧!

只見,他走到一個櫃檯的前面,然後挽起一隻手臂衣服,露出格嘰格嘰的肌肉來,用一把很沉的聲音說:“給我來個剃鬚刀!”

“噢噢哦!先生,剃鬚刀……好像不在這裏賣……”售貨員被嚇得一身打着冷顫,愣愣地說着。

“嗯?” 踏天道尊 ,低低地鳴了一句。

“哦哦!我馬上給你拿來!”售貨員怯怯地說着,很快售貨員便竄了出去。

帶着眼鏡,神情有點猥瑣的男人,一看就有點像狗頭軍師的那種,來到一個櫃檯的前面,然後裝着很緊張地說:“先生,我的朋友得了急性羊癲瘋!”

羊癲瘋還有急性,和慢性?

“現在需要一條內褲讓他咬着,不然的話,我怕,我怕……我怕他熬不過下一個五分鐘!”說完,眼鏡男便聲淚俱下地哭了起來。

“啊?好的,先生你等等!我馬上給你拿來!”服務員,面上帶着幾分懼怕地說着,唯唯諾諾的,生怕耽誤了時間,立即給眼鏡男去拿內褲來。

說到死,誰都會有幾分害怕,尤其是在自己工作的地點上,而且眼鏡男也剛好挑選了一個自己看上去比較遲鈍而且膽小的男生來使喚,一來這種人一般都心思緊密,知道內褲擺在什麼地方賣,二來這種人一般都膽小,而且比較聽話,唯命是從的那種。

眼鏡男陰沉地笑了笑,眼鏡後面露出一抹狡黠的目光,目光中帶着一陣邪惡的煞氣。

…………

劉夢瑤,終於來到了賣衛生巾的櫃檯前面,面對着琳琅滿目的衛生巾她滿足地笑了笑,看了下,發現左右無人,便開始細心地挑選着。

一邊挑選,一邊嘴角里洋溢起一片歡欣的樂意。

李明此時,也走在劉夢瑤的對面,兩者隔着一幢厚厚的衛生巾牆,不是李明猥瑣,而是李明總覺得劉夢瑤會有事發生,而他此時並不想離開她。

…………

今天原來是那個什麼對稱日,給個爆發紀念下,大家多多支持啦,新人寫書不容易!還有複製、粘帖的朋友,給點面子好不好?

2011、11、02 20111102

世界對稱日,哈哈!

挺好玩的! 李明站在貨架的一邊,而劉夢瑤則站在貨架的另一邊,李明聽得到劉夢瑤的心裏話,但劉夢瑤恐怕卻不知道李明在幹着什麼。

本來,李明買完了鬧鐘,便可以心滿意足的離開這個超級市場,但是自從見到了劉夢瑤那一刻開始,他便不自覺地決定了留下來,他總覺得劉夢瑤有事會要他幫忙,不過他也說不出是什麼,是一種感覺,就在看到劉夢瑤帶着一大夥人進入超級市場開始,李明便有了這種感覺,而不是現在纔有的。

劉夢瑤蹙着眉,好像好艱難的樣子,心想:“到底挑那個好呢?上次這款好像有點……漏!”

“呃?!”李明聽到了劉夢瑤內心的說話,不禁大大地打了一個愕然,畢竟這些都是女生的私密事,聽到李明的耳裏始終都感覺有些不太妥當,有一種很礙的感覺,但也不知道怎麼說出來,此時聯想到了一些什麼?齷齪的東西?估計更多的是噁心的事情吧?

劉夢倩在衛生巾的貨架左右上下地挑選了一陣,終於還是很不情願地對着一包名字叫做:“DEF”的下了手。劉夢瑤一把將外包裝給捉住,嗖嗖的,便將衛生巾塞進了懷裏,鬼鬼祟祟的像在偷東西一樣。其實,她是怕讓人見到,而且最怕是讓她的手下見到。最好的方法,還是隻有收在自己衣服裏面,然後去到結賬的地方再拿出來結賬,結賬後又立即收回自己的衣服裏,這樣便可以不讓她的手下察覺了。

不過,計劃是如此,但很多時候,卻是計劃不如變化快!

李明看不到劉夢瑤正在幹什麼,他只能隔着一幢貨物的牆在猜測劉夢瑤的動作,百無聊奈之間,李明也順手擰起了一件貨品。

“先生!你幫女朋友買衛生巾嗎?”一位售貨員阿姨來到李明的身邊關切地問道,語氣甚是溫柔體貼,而且還帶着一種媚態。

“呃!?”李明瞪着牛眼,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好,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拿着的是件什麼貨品。

李明將手裏的貨品拿到面前,看了一眼,“哇!”差點大叫了出來!原來自己拿着一包夜用版的大翅膀,嚇了一跳之餘,李明還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將那包貨品丟到了地面上。

“唉喲!童鞋!有什麼的嘛!現在早戀的滿大街都是啦,阿姨我又不是沒見過。女朋友不方便了,你幫她買個衛生巾這是盡男孩子的職責嘛!幹嘛要這麼驚嚇了!來來,阿姨個你介紹個好的,你手上拿的這款確實不咋滴!”這位售貨員阿姨不是一個託,就是另一個託,反正肯定是某牌子派到賣場裏面的託,爲的就是給自己的品牌增加銷路咯,這種託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大概叫做:促銷員。

售貨員阿姨,彎下腰撿起李明丟到地上的貨品,然後又說:“哎呀!來大姨媽了好事啊!小夥子,你幹那事的時候還是小心點好!記得做足安全措施!祝你女朋友月月來大姨媽!那我這裏的生意也火一點了,嘿嘿!”

“啊……阿姨你口才真好!?”李明被售貨員阿姨說得一臉無奈。

“嘿嘿!來來!別害羞了,阿姨介紹你個好貨!安然樂!這牌子頂好的,質量也好,價錢也實惠!今年過節不送禮,送禮就送安然樂!”售貨員阿姨突然一臉正經地說着,拿着那包安然樂還跳起了舞蹈來,真是一個極品到極致的售貨員。

“啊……”李明張開嘴,一臉的茫然,怎麼現在送禮流行送這貨來了,心裏不禁一陣無奈,不過面對着熱情的售貨員阿姨一時之間,又不知道怎麼推卻是好。

李明徐徐一笑說:“呵呵,阿姨!我……還是自己看一下吧!?”

“唉呀!女孩子那事兒你不懂的啦!又要貼身,又要舒服,吸力還要強大,你那懂這麼多啊?還是聽阿姨的吧!阿姨沒教錯你的了!?這安然樂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售貨員阿姨,拿着那包安然樂,拼命地塞進李明的懷裏,嘴裏說得那安然樂是天上有地下無的貨。

“但是……阿姨,我不是來買……我只是……”李明說到一半,此時一雙鄙視的眼鏡正往着自己盯來,呃,李明心裏暗暗一驚,然後又說:“不小心碰到了!”

原來,劉夢瑤不知道從那裏冒了出來,她只看到李明拿着一包大得像嬰兒紙尿片一般的安然樂,然後不住地在和售貨員阿姨推搡着,心裏暗暗唏噓道:“哇!這人真噁心!”然後,鄙視地盯了李明一眼。

同時地,劉夢瑤也察覺到李明已經注意到了自己,一見李明的眼光轉了過來,立即便飛快地轉開,然後往着收銀臺奔去。

“喂喂!小夥子,你真的聽阿姨的話,這貨保證你買得舒心,用的放心!真的!要不阿姨試用給你看看,很貼身的!送女朋友最好了!特體貼!特關懷!特愛護!”售貨員阿姨並沒有察覺到李明的眼光已經轉了開去,並且還對自己帶着一絲不耐煩的恨意,嘴裏依然咄咄不休地說着。

“哎呀!別嚷啦!我的女朋友都被你給嚷跑啦!”李明被劉夢瑤這麼鄙視地一望,旋即衝口而出了一句,說出口了才覺得自己的話有點不妥,我的女朋友都讓你給嚷跑了,好像就跑來了一個劉夢瑤吧?呵呵!李明不禁地暗自一笑,原來自己打從心裏真的對這位俊美的假小夥泛起了情愫,應該不會把對劉夢倩那小辣椒的感情,轉移到了這劉夢瑤的身上吧,雖然大家都同樣很辣,不過兩者可是有着本質性的區別的噢!黑澀會的老大,並不是那麼好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