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活的東西。」

方昊天身軀閃了閃,老祖的劍就刺到了他的面前。

「怎麼回事?」老祖卻是剎那發現他的攻擊至少減弱了三層。

老祖的實力本來也只是沙屠魔王這個級別,不是方昊天的對手,現在實力在魂幻界中又被壓制了三成,兩者的差距就大了。

所以老祖的劍刺到眼前時,方昊天才抬手,伸出兩根手指輕輕一夾,就將帶著急電般寒芒的長劍夾住了。

老祖一下子感覺到強大的力量震破了他的虎口,他的劍被方昊天奪走了。

「你……」老祖臉色劇變,剎那就有一種亡魂大冒般的恐懼,他終於意識到判斷有誤,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實力還在他之上,而且還要超越許多,是人類中一尊恐怖到極點的主宰。

「麻煩大了。」老祖速退,瞬間數千米。

但他跟著臉色再變。

數千米?

大殿有多大他很清楚,絕對沒有數千米的距離,可是他現在退了數千米,殿牆還是在後面,同時他也發現河主不在,謝傀不在,二隊長不在,就連被他殺死的那些手下的屍體也不在。

整個大殿,就只有方昊天和他。

「死吧!」

方昊天手一揮,手中的長劍便化為了一道驚虹直射老祖的心臟位置。

老祖身上氣勢暴涌,雙手急拍。

砰砰砰……!

老祖施展渾身解數竟然都無法拍開刺來的劍。

方昊天盯著那把劍,臉上突然有股明悟之色。

在這裡,在他的魂幻界里,他不但能減弱對手的實力,他還能增強自已的實力。

咻!

長劍突然加速,刺進了老祖的心臟。

同時間裡,無形的靈魂之劍也刺進了老祖的眉心。

「嗡!」

老祖感到心臟和腦袋同時劇痛。

「嗯?」方昊天突然皺眉,有失望之色。

他原本以為以這個老祖的實力,在所有潛伏在仙界的惡魔來說應該是有點地位的,但他現在讀取了老祖的靈魂記憶,發出這個老祖只是對他幫忙奪舍的那幾個傢伙熟悉之外,惡魔其他的潛伏者竟然一無所知。

「既然不知,那就死吧!」

方昊天眼中殺芒驟閃,對惡魔他從來都沒有半點憐憫。

「砰!」

老祖感到靈魂劇震,然後他什麼都不知道了。

噗!

長劍一閃,老祖的腦袋帶著血水飛起。

「不!」

河主,謝傀和二隊長的驚叫聲起。

對於他們來說,方昊天和老祖只是突然閃了閃就消失,跟著就出現,然後老祖的頭就飛了起來,方昊天則是活生生的站在原地。

「你們都死吧!」

方昊天揮了揮手,手中的劍飛出。

河主,謝傀和二隊長轉瞬就被殺。

嗖!

方昊天原地消失。

他到達了老祖靜修的地方,將老祖所有的東西都收走後飛入河宮的最深處,站到了一個小宮殿內。

小宮殿內有一個石台,石台上有一根圓柱,柱上有一塊石頭。

「幻魂天極石!」

方昊天盯著那塊石頭感覺有點眼熟。

突然心裡一動,將他從那少年那裡買來的石頭拿出來。

「嗡!」

圓柱上的那塊石頭突然綻放光芒,同時間裡方昊天手中的那塊石頭也是如此,然後兩塊石頭都飛了起來,在方昊天的頭頂盤旋。

光芒越來越熾,越來越亮,很快就將這個小宮殿籠罩了起來。

小宮殿消失,化為了白色的世界。

白色世界漸漸變化,變成了一片圓形的混沌世界。

混沌世界漸漸演變,一億年後一個巨人出現,這個巨人竟然是方昊天的面孔,他手持一把大斧頭將這個混沌世界劈成了兩半,一半升起,一半下沉。

巨人身體碎開,化為了道道流光飛射,最終消失。

升起的那一半混沌世界漸漸演變,有了太陽,有了月亮,有了星星,而地面上的一半世界開始有土地,有海洋,有植物,有動物……無數億年後,人族大繁榮……

這一切變化,都有一雙震驚的眼睛看著,目睹了這個世界的變化,目睹了所有的變化。

「斬開混沌,從無到有,一切盡在變化……看似虛幻,又似真實……」

方昊天的輕喃聲驟起。 短暫的試探后,郁林樺試探性的問道:「楚小姐的意思是,以後不再插手東方玉卿的事情了?」

楚婉兒拿起自己的愛馬仕,哂笑道:「是的,你理解的沒錯。」

郁林樺面無表情的盯著楚婉兒,似乎在琢磨她話里的可信度。

楚婉兒倒也不矯情,開門見山道:「你不用懷疑,我知道你除掉秦菲后的下一個假想敵有可能就是我,很可惜我對這個遊戲厭煩了,接下來你自己慢慢玩吧。」

郁林樺愣在當場,似乎有些難以置信。

「鑒於你今天心情不錯,那就順便幫我買個單吧。」楚婉兒說完后就笑著離開了。

郁林樺氣得渾身顫抖,莫名覺得自己像是被人戲耍了。

楚婉兒走到包間門口,正好遇見剛進門的外籍男人,無疑是高大威猛的傑出代表。

「怎麼這麼快就走了?」對方奇怪的問道,還特意往裡面張望了一眼,很可惜只看到一個女人的側影。

「這裡烏煙瘴氣的,咱們不如換個地方。」楚婉兒笑著挽住男人的胳膊,似乎不願他在此逗留的太久。

剛出酒吧就有一輛加長版的豪車駛來,兩人上了車,很快便匯入車水馬龍中。

「寶貝,怎麼感覺你興緻不是很好?」

楚婉兒若有所思地看著外籍男人,巧笑嫣然,「你猜對了,所以麻煩你直接送我回家。」

外籍男人若有所思地瞥了楚婉兒一眼,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吩咐司機往她楚婉兒的住處駛去。

抵達楚婉兒的住處后,兩個一起下了車。

其實這個外籍男人來這邊的次數其實並不算多,不過他很是輕車熟路。

進了房門后,就獨自去酒架上挑了一瓶上好的紅酒,又拿了兩個高腳杯返回到客廳。

外籍男人一邊倒酒,一邊問:「能跟我說說,你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嗎?亦或者跟剛才那個女人有關?」

楚婉兒接過酒杯,笑了一下,「怎麼,你是想開導我,還是對剛才的那個女人感興趣?」

「胡說,你分明知道我現在只對你感興趣,我以為我們現在是情侶關係。」外籍男人笑得有些邪肆,看向楚婉兒的目光也透著幾分期待。

楚婉兒被對方認真的神態逗笑了。

情侶?

說實話,她當時只是醉酒後的放縱,否則又怎麼可能跟他……。

不過最近相處下來的感覺還不錯,這個男人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強勢,相反還能給她足夠的活動空間和關心。

「其實我也說不清自己在矯情什麼,只是有些感慨罷了。」楚婉兒抿了一口紅酒,心不在焉的說。

「一對恩愛的情侶鬧到離婚的地步,你居然只是感慨?」外籍男人覺得女人還真是個矛盾的個體,接著補充,「我以為你會幸災樂禍?」

楚婉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最近中文有進步,還知道幸災樂禍?」

外籍男人看著楚婉兒,眼神有些犀利,「至少在東方玉卿身上,你肯定是想拍手稱快。」

「估計要讓你失望了,我還真的沒有。」楚婉兒如實相告。

說來也是夠諷刺的,以前總是期盼著那兩人分道揚鑣。如今看到希望了,卻又覺得很可惜。

大概是她接觸了別的男人,分散了注意力,也可能是聽說秦慕年車禍后截肢了,總之心裡是在可憐他們那些人吧?

「你不願意幸災樂禍是因為擔心那個姓秦的,還是東方玉卿?」外籍男人依舊借題發揮,似乎對楚婉兒的真實看法很在乎,大有一種刨根究底的苗頭。

楚婉兒看著外籍男人,莫名覺得他玩世不恭的背後,有著讓人可怕的固執。

見楚婉兒陷入了沉思中,外籍男人盯著酒杯里猩紅的液體,「那個男人確實不一般,我猜他肯定很愛自己的妻子。」

聽到男人對東方玉卿的評價,楚婉兒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冷笑。

「他的妻子也是個情有獨鐘的人。為了丈夫的繼承權,願意凈身出戶……不得不說楚先生很善於利用人心。」外籍男人翹起嘴角,臉上的笑意分不清是在恭維楚銀南還是在冷嘲熱諷。

楚婉兒有些煩躁地喝了一大口紅酒,突然後悔這麼早回家。

她還沒有忘記當初東方玉卿將她送進監獄的場景,也沒有忘記是受了楚銀南的誤導才對付秦菲,最後落了個背井離鄉的下場。

即便如今還能踏足這片熱土,可惜已經改頭換面,她現在不再是東方婉兒,而是楚婉兒。

「既然放不下,就抽空回去看看吧。」外籍男人貌似大度的說。

楚婉兒狐疑的看著外籍男人,不確定地問:「真的可以嗎?」

「為什麼不可以?」

面對外籍男人似笑非笑的模樣,楚婉兒第一次覺得這個男人深藏不露,很難讓人洞悉他的真實想法。

別看這個男人說的這麼雲淡風輕,但也有可能是在幫著楚銀南來試探她。

「先不說我,你也算是東方家的人,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楚婉兒突然好奇心大作,問道。

外籍男人有些寵溺的摸了摸楚婉兒的腦袋,自嘲地笑著:「我的看法不重要,至少現在還沒打算認祖歸宗,我不過是個遭人唾棄的私生子罷了。」

「為什麼要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如果東方玉卿簽了放棄繼承權的協議,那跟著受益的還有你……你難道沒有一絲心動?」

楚婉兒看著眼前的男人,目光在探究著他的每一個細微表情。

外籍男人突然笑了,「你太抬舉我了,我暫時只對你感興趣,還沒那麼大的野心。」

楚婉兒的臉頰有些微微發燙,這個男人今晚已經說了三次對她感興趣,該不會是在暗示什麼吧?

就在氣氛陷入短暫的尷尬之前,外籍男人岔開了話題,「對了,我聽說你哥最近要來,你隨時都要做好迎接準備,這次可不許再掉鏈子。」

「是嗎?」楚婉兒還挺意外的,「你以為他是天之驕子,還需要我隨時恭迎聖駕?」

「呵呵,其實我想說,你是我的佳麗。」外籍男人笑著,一手摟過楚婉兒的腰。

楚婉兒頓感不妙,不難看出男人眸底的慾念。 世界消失了。

方昊天站在了小宮殿中,而頭頂上的石頭落入了他的手中。

兩塊石頭已經融合為一體,變成了一塊。

「為什麼那少年的石頭能夠與這塊幻魂天極石融合?他姐姐是從哪裡得到的?幻魂天極石居然能讓我目睹了一個世界的形成與變化過程,這是師傅讓我來這裡拿幻魂天極石的真正目的么?」

方昊天身影在小宮殿中消失,站在了魚宮的大門前。

他突然怔了怔,他看到這裡的河獸已經不再是人形,許多都變回了各種各樣的魚類,而它們許多都沒有了強者的氣息,變回了普通的魚類。

原來幻魂天極石被取走後,這裡的魚恢復原樣后就變得普通了。

也有沒有變成魚類的,而是變成了惡魔形象。

這些才是惡魔的本來面目,惡魔們集中了河宮門口,個個很震驚的樣子,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死!」

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散開,將這裡所有的惡魔全部滅殺。

對惡魔,方昊天從不手軟。

嗖!

方昊天舉步而行,他身周的景象突然微微扭曲了一下,隨後穩定下來。

感覺上方昊天還在這個世界,實際上他已經在魂幻界中,就算有人跟他擦肩而過也不可能看得到他。

而在魂幻界中走路,他在現實世界中竟然也是在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