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洲站站長正在值班,自然也在現場。

T54次特快列車,準點到站,穩穩的停靠在了一道一站台。

站台上這種很少見過的陣勢,司機同志嚇得,真以為是自己惹了禍,要等著挨抓,被路法侍候了。

不行!得想辦法自救!

吩咐助手,不許離開崗位后,他自己卻打開車門,下車后一溜煙的跑了。

16號車廂的車門,才被打開,就非常意外的聽見,一個風風火火的聲音傳來:

「鐵芸嫣,你快給我滾出來!」

鐵芸嫣一聽一愣,立馬樂壞了,忙分開眾人,第一個沖了出去。

「哈哈,大美女姐姐,怎麼把你也驚動了,樂死我了,樂死我了,哈哈。」

鐵芸嫣衝出車廂后,抱著謝若蘭,像個瘋丫頭一樣開始轉圈。

「你個臭丫頭,沒大沒小的,怎麼突然給我降級了,從阿姨變成了姐姐?」

謝若蘭被抱著,繞了兩個圈后,笑得氣兒都快喘不上來了。

「哼!就喊你姐姐,敢問姐姐,這半夜三更的你們怎麼如臨大敵了?」

「哈,我只是來接受壞蛋的,誰知道才準備出門,又得到鐵路警方的通知,說車上有個小丫頭,叫鐵芸嫣。」

此時,鄭洲鐵路局警務總部部長和鄭洲站站長,各都帶著他的部下,一起過來了。

「全體都有,敬禮!」

口令聲中,眾警齊敬禮。

鐵芸嫣一看,這才丟開謝若蘭,嚴肅的轉著圈兒,又給大家回禮。

寒子劍一看,得,最好沒我的事,貝兒又要撒噓噓,拉臭臭了。

「咦,那個本領超過鐵道游擊隊的飛車大英雄呢,帶過來讓我看看吧,」長得特像任常霞的謝若蘭,笑眯眯的看著鐵芸嫣問。

鐵芸嫣又一樂,四下環顧后,才在一個角落裡找到了寒子劍。

忙小跑過去,親密的挽著寒子劍,拉著貝兒過來了。

對於這位國內唯一的女廳長,寒子劍早有耳聞,對她更是滿滿的好印象。

立即一個標準的警禮,送給了這位,不畏權貴,一身正氣的美女廳長。

同樣用一個標準的警禮相還后,謝若蘭笑著大聲說:

「小夥子,我們剛才在站台上,已經看了你在『難考』站的英雄視頻,同志們沒有一個不服氣的,

怎麼樣,調我手下來吧,我給你一個真正能為百姓做事的大官兒乾乾。」

見謝若蘭竟當著自己面挖牆角,鐵芸嫣當然不願意呀。

附她耳邊,鐵芸嫣笑著悄悄話兒悄悄說。

本以為,此人充其量就是鐵芸嫣的一個警衛員吧。

可等聽完悄悄話后,謝若蘭也捂著嘴樂,忙來重新給了寒子劍一個立正敬禮,並大聲喊道:

「首長好!」

這回站在不遠處54次的列車長和乘警又嚇了一跳。

哇哦,原來我們的54次列車內,還隱藏著一條更大的魚呢!

又把鐵芸嫣拉到懷裡,謝若蘭悄悄的問:

「寶貝,你終於找到如意郎君啦?」

羞答答的幸福點頭,鐵芸嫣又含情脈脈的看看寒子劍。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你去摘了他的口罩,讓姐姐看看,到底配不配得上我們的巾幗英雄,」謝若蘭也犯起了好奇心。

「不能,他身份特殊,暫時不可以公開,等以後有機會吧,」這回鐵芸嫣立即一臉嚴肅。

「行,那就說定了,等你們回來,一定要在鄭洲停留兩日,咱們以私人的身份,到家裡去好好聚一下,讓我一個人看看。」

「行,我答應姐姐。」

「拉鉤!」

「拉鉤!嘻嘻。」

那個長得像鐵道游擊隊隊長王強的54次司機,也早就過來了。

他站在人群里,見大廳長朝這個大英雄敬禮喊首長,嚇得想撤,卻又捨不得走。

終於,在一種英雄惜英雄的心理作用下,他鼓足最大的勇氣,突然分開人群,衝到寒子劍面前,不由分說,一把拉住了寒子劍的手。

這種情況,大概也算一種突發吧,幾名圍在旁邊的武/警戰士,立即衝過來,想要驅逐司機。

寒子劍笑著,忙將那司機護在身後,揮揮手讓同志們退了回去。

拉著那司機的手,寒子劍走到鄭洲局警務總部部長,和鄭洲站站長面前,他一臉認真的問:

「你們打算怎麼處理『難考』站司機擅自降速事件?」

「報告首長,按制度,這種膽大妄為,不聽調度指揮的司機,應該立即停職,直接開除,並追究責任!

不過,事出有因,該同志膽大心細,用實際行動,在沒有影響行車安全的前提下,挽救了兩條小生命,

所以,我們已經決定,給該同志記三等功一次,發獎金若干,請首長們放心!」

見那54次司機,終於心中大石落地,快樂得跑回車頭后,寒子劍再問:

「那兩個孩子,現在是什麼情況?」

「報告首長,『難考』站傳來的最新消息說:

兩個孩子經過緊急搶救后,現已脫離生命危險,我們的工作人員,仍在現場陪護中,

另外,孩子的家人,被當地鐵警護送,已經啟程,正在連夜趕赴『難考』縣人民醫院的途中,兩名案犯和他們初審供詞,鄭洲站警方已收到,待進一步落實后,將會給予嚴懲。」

寒子劍皺著眉頭,他終於平身第一次,擺了一次大官腔:

「嗯,他們不僅是偷拐嬰兒罪,且直接是謀/殺罪,對付這種罪大惡極的犯罪分子,絕對不能手軟,必須要給予最嚴厲的懲處!

還有,那兩個孩子是農村人,從他們衣著和尿布上可以判斷,家裡的經濟條件肯定比較差,等孩子的家人到了,你們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然後再從維穩基金里,適當給他們一些補助和救濟,等孩子完全恢復后,一定要派專人送他們回去,過後,我們會抽空去看孩子!」

「是,請首長放心,保證按您的指示,不折不扣的完成任務!」

一邊的鐵芸嫣,被謝若蘭摟著懷裡,她得意洋洋的悄悄問道:「怎麼樣,姐姐?」

「不錯不錯,特別棒的一個大男孩,從他的眼睛里,看到的可全部是陽剛正義和果斷善良。」

終於,開車鈴響了,54次列車長和乘警長,一起來請二位首長返車。

謝若蘭笑著從身邊的一位女警手裡,接過一個裝著兩隻大飯盒的紅色塑料袋,她戀戀不捨的又抱了抱鐵芸嫣說:

「丫頭,你們兩個金童玉女,任重而道遠,此去要多保重,知道你是個大饞貓,可這半夜三更的,我也無法給你準備好吃的,正巧我晚上包的餃子,是你最愛吃的韭菜雞蛋餡兒,帶上吧。」

把那塑料袋,遞給54次列車長和乘警長后,謝若蘭又用一種母愛親情囑咐道:

「馬上讓餐車煮餃子,一路就拜託二位,照顧好這兩個孩子。」

大家在相互敬禮中,依次告別。

將繼續西行的T54次特快列車,已經在鄭洲站更換代號,變成了T51次。

汽笛長鳴中,T51次特快列車,再次啟程,它在黎明前的黑暗裡,披著寒霜,穿越濃霧,向大西北激情飛進。

上車后,終拗不過列車長和乘警長的真誠相邀,寒子劍鐵芸嫣和潘民德朱紅英四人,被請進了一間軟卧小箱里,連貝兒都被牽進來了。

半個小時后,那美女大廳長親手包的,韭菜雞蛋餡兒的大餃子,就被餐車工作人員端了進來。

恐怖降臨 吃著這熱騰騰的餃子,品嘗著餐車廚師長的拿手小炒,大家端起小酒杯,聊著開心的話題。

不知不覺中,窗外初升的晨陽,驅盡朦朧薄霧后,開始用霞光萬丈,追趕T51次特快列車。

……

新的一天,新的開始,石頭城的黃薇薇,今天也是新新的好心情。

終於如願以償,當黃博昨天晚飯時,把一紙調令和新的警官證遞給她時,樂得黃薇薇陪爸爸幹掉了一瓶62°的紅星二鍋頭。

一早起來,當黃博推開女兒的閨房時,見從來不會臭美,整天把自己弄得像個假小子一樣的寶貝丫頭,正在朝陽中的梳妝台前,精心打扮。

「嗨!過份了哈,你是人民刑警,工作時間,是不可以抹口紅噴香水的,」看著梳妝鏡中,鵝蛋臉,細柳眉,薄嘴唇的女兒,黃博難壓開心的說。

此時的黃博,才算弄明白了,原來女兒的快樂,才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化妝完畢,黃薇薇俏立鏡前,她看著鏡中的自己:

澄清得和秋波一樣大眼睛,臉上的肌膚白裡透紅,斜斜的劉海,烏溜的短髮,她立覺無限可愛無限美。

「老爸,我現在命令你用四個字,形容一下你的掌上明珠,嘻嘻,」一轉身,黃薇薇摟著黃博的脖子,開始撒嬌。

黃博笑著,他輕輕颳了一下女兒的小鼻子說:

「俏麗,甜凈。」

這時,薇媽媽李瓊也笑著進來,她把女兒抱在懷裡,嗔罵道:

「沒用的東西,子劍已經走了,你打扮得這麼漂亮,這回給誰看呢?快吃早飯吧,今天是新官上任,可不能遲到!」

李瓊的哪壺不開,偏提哪壺,立即惹得黃薇薇朝媽媽橫眉怒目,撅嘴相對。

愛戀著摟著女兒,黃博笑著說:

「別聽你媽胡說八道,誰都不是誰的誰,為自己而快樂吧。」

女兒被埋沒了幾年,今天終於專業對口新官上任,做爸爸的,當然要替她安排一個歡迎小儀式。

會議室里,等宣布完黃薇薇的新任命后,最開心的自然是冷靈兒。

冷靈兒覺得,自己和黃薇薇一樣,都是被寒子劍拋棄了的人,她們兩個以後應該可以同病相憐,統一戰線了。

今天顯得格外快樂的陳中華,立即領著一幫單身帥小伙兒,紛紛用鮮花和掌聲向黃薇薇道賀。

接下來的會議,由冷涵靈主持,她對陳中華和黃薇薇認真說:

「從此以後,你們兩個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了,為保一方安寧,我們要一起加油!」

看著這些青春洋溢的青年才俊,黃博已經被感染得心情奇好,他示意大家安靜后,插嘴問道:

「『江度』縣那個特大非法集/資案和大火案,進展如何?」 冷靈兒一聽領導發問,轉頭朝陳中華做了一個請他彙報的手勢。

陳中華好像早有準備,他立即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沓厚厚的調查報告,然後站起來敬了一個禮后,便開始認認真真的彙報:

「經調查核實,有一位神秘知情人,將此案的匿名舉報信和一些檢舉材料,同時發了兩份,其中一份給了本埠最高的紀律檢查單位,另一份給了我們市局,而且直接是指名寒子劍收,

由於寒子劍已經被開除,市局遲了一步,本埠最高紀律檢查單位收到那份材料后,則直接移交給了省廳,

所以,此案的主辦權,一直省廳手裡,他們早就開始秘密辦案了,而且好像已經有了一些結果。」

陳中華的簡單彙報后,冷靈兒又轉頭看著黃博,補充說:

「這些檢舉材料,雖也給了我們市局一份,但由我們的上級單位省廳接手,好像也無可非議,但是我後來發現,他們對此案的偵辦,一直保持一種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態度,

於是,我就懷疑這裡有問題,便沒再聲張,也派了幾位老刑偵,去『江度縣』秘密調查了一番。」

「嗯,那調查結果呢?」黃博點了點頭又問。

黃博心知肚明,這種越級犯上的工作作風,也只有她冷靈兒敢做。

「調查結果,我還沒來得及看呢,」冷靈兒答道。

又看了一眼冷靈兒,黃博心想:

嗯,如此甚好,你最好是什麼都不知道,也什麼都別看見,你以後最好是乖乖的別添亂。

「那行,立即將調查報告給我吧,此事暫時先放下,大家還是要把女童失蹤案,做為我們的重中之重,十年了,此案不破,我們還有什麼臉,面對全城百姓呢!」

抱著陳中華遞來調查報告,黃博心事重重的先行離開了會議室。

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后,黃博立即將門反鎖,他用大半天的時間,才將這份基本明了的調查報告,仔細的看了一遍。

其實市局這些同志們,工作能力還是非常強大的。

可是,越看,黃博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了!

這樁非法集資案的始作俑者,竟是本埠一位鼎鼎有名,代號叫『花花』女人。

這個花花,早些年原本是一個效益不好的國企職工,家有一個體弱多病的老公和一個幼兒。

有些姿色,家庭貧寒,卻又貪圖享受的花花,便以對人熱情,能說會道為資本,利用自己的巧嘴如簧,取得他人的信任后,頻頻倒賣一些緊俏物資,還有一些比如招工招生之類的買賣,然後從中漁利。

當然,她也不可能經常成功。

於是,那些掏了錢,卻久久拿不到東西,和得不到結果的人,便要求她還錢。

可是,那些連哄帶騙而得來錢,早被花花吃喝玩樂花光了,根本沒有嘗還能力。

遇見這種倒霉的結局,人家事主當然不能輕易被騙,遭她數次搪塞后,便找到她的單位,把她這種劣行,反應給了她的領導。

單位領導得知后,倒也能主持公道,把花花叫來狠狠批評一頓,直接扣了她的工資替她還債。

可是一次兩次三次后,花花卻屢教不改,一年之內,竟有幾十個受害者,又鬧到單位去,鬧得沸沸揚揚,鬧得雞犬不寧。

這回領導急眼了,直接給她來了一次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