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僅剩下羅恩在與達貢血戰,在獲得了拉萊耶加成之後,達貢的力量已經徹底壓制了羅恩,那嘈雜的聲音不斷的干擾著羅恩自身,正在引導著羅恩構成秩序。

但是,是深潛者的秩序。

羅恩體內的積累已經足夠,甚至有些過於臃腫,他本身缺少秩序,所以卡在了人與神境界的分界線上。

完成秩序,他就能夠一步登天。

但是用人家的秩序就是人家的附屬,這也是為什麼羅恩不直接從提媽那裡進階。

連提媽那裡他都不願意直接接受,更別說是深潛者了……

為了穩定自己體內沒有秩序的秩序,羅恩只能調動一部分魔力進行調節穩定,這無疑是進一步削弱了羅恩。

「嗯……」

貞德「alter」臉色難看,即使是體內由羅恩左手所化的『聖杯』維護,但是也基本沒有什麼戰鬥力了,雖然她依舊想要上去幫忙,不過很遺憾,她現在也只能打打海魔這種炮灰了。

倒也所幸之前阿馬德烏斯的攻擊對於海魔也一樣有用,要不然現在岸上可能就很限量了……

貞德「alter」抓住失去戰鬥力的伊麗莎白和清姬,朝著岸上退去。

而這兩個傢伙即使是成了這幅樣子,卻也一樣的在爭吵。

「破嗓子龍」

「混蛋錦蛇你說什呢?」

「剛剛難聽死了…」

「什麼?」

聒噪的聲音緩緩傳播。

「風之聲」

「水之聲」

各種美麗動聽的聲音在阿馬德烏斯腦海中不斷的交匯,毫無疑問…他沉浸在這美妙的聲音之中。

然後……

「好吵……」

「這聲音也有這聲音的美……」

「不,這太吵了……」

「你要……」

「都說了,吵死了!!!」

音樂之神就是在任何的聲音中找到美,並由衷的感到它們的美。

而音樂聖者雖然是音樂的求道者,他在追求那真正的音樂之神的境界。

但是有一種聲音他是無論如何都忍受不了的,那就是毫無意義的吵鬧嘈雜聲。

對於他來說這簡直就是對於音樂的玷污。

他無限接近於音樂之神,而作為人最後的意識則比金石更加堅韌,接受不了,就是接受不了。

不過,這一次之後,也許他會感謝這個聲音,畢竟………

他再一次回憶起了一切,他終於……克服了自己……

「請在等一等,瑪麗啊……不要……在跟我錯過了……」 第四百二十五章被三少發現了

「……可是,媽咪如果知道我欺騙她的話,一定會很難過的。」

顧小諾低著頭,很愧疚很猶豫的樣子。

白浪蹲了下去,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小諾,要不然這樣吧?你下次想辦法把你得到的獎品送給你媽咪,這樣你媽咪一高興,也許就不會生氣了。」

顧小諾總歸還只是個小孩子,聽到這話之後眼睛瞬間就亮了:「真的嗎?」

白浪點點頭,「當然是真的。對了,我們還沒看看獎品是什麼呢?快點把盒子打開。」

顧小諾點頭,從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包包裡面掏出了那個神秘的盒子。

緩緩的打開。

赫然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株被風乾了的植物。

晶瑩剔透的,就好像是用極品羊脂玉雕刻出來的一樣,不像真的。

「師傅,怎麼是一株破草啊!」

顧小諾一看到這個東西,那張漂亮的小臉頓時就垮了下來。

她還以為是很貴重很值錢的東西呢!

可誰知道,竟然就是一株破草。

這種東西怎麼去哄媽咪開心嘛!

「討厭,討厭!」顧小諾嘟著嘴,抓起那東西就朝著地上扔了過去。

「哎,不可以!」白浪看到這個東西,嚇得魂飛魄散。

他幾乎是在顧小諾鬆手的時候,就直接撲了過去。

雖然他年紀大了,但是身體卻很靈活。

在那株草摔在地上之前,穩穩的接住了。

「呼!」白浪看著掌心完好無損的藥草,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顧小諾不解:「師傅,這種不值錢的破東西還留著幹嘛呀?媽咪肯定不會喜歡的。」

白浪無語的在顧小諾的腦門上面戳了一下:「小笨蛋,你知道什麼呀?這東西可是價值連城呢!」

「什麼?」

白浪耐心地解釋了起來:「我剛才第一眼看到這東西還覺得有點眼熟呢,後來才反應過來,這東西是我師傅親手栽培出來的珍貴藥草,名叫寸心花。現在全世界就只剩下兩株了,一株流落海外,一株就在你手裡攥著呢!」

「寸心花?好吃么?」

「哈哈,小東西就知道吃!這東西要是給生病的人吃了,對病人很好的。特別是對大腦有損傷的人來說,簡直就是靈丹妙藥。因為大腦裡面的神經一旦受損,在西醫裡面的說法就是不可逆的。但是寸心花就能夠修復這種不可逆的傷害……所以很多西醫沒有辦法解決的腦科問題,他們就會四處尋找寸心花……」

白浪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可是冷不丁一眼看到了顧小諾擰著眉頭,一臉茫然的表情,他頓時反應了過來:

「嗨,你還這麼小,我跟你說這麼多幹嘛?你只需要記得,這種藥草對醫生來說,簡直就是千金難求。我問你,你媽咪是不是醫生?」

顧小諾點點頭,「當然是呀!不但如此,我媽咪還是非常厲害的……師傅,你的意思是說,我要是把這個東西送給媽咪的話,她一定會很喜歡很開心對嗎?」

「賓果!你把這個東西送給你媽咪,一定會比送其他珠寶首飾讓她更加開心,更加喜歡!」

「太好了。」顧小諾前一秒還垮著的小臉瞬間陽光燦爛,笑容綻放。

白浪看到小姑娘笑靨如花的樣子,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牽著顧小諾的手,就朝著外面走了過去:「今天忙活了一天,你在會場裡面辨別石頭,應該也很費神吧?趁著集合點名的時間還沒到,師傅帶你去吃點荔城有名的小吃怎麼樣?」

顧小諾本來就是個小吃貨。

一聽到這話,頓時就興奮的不行,「好。」

於是乎,一大一小兩個人就有說有笑的朝著酒店的門口走了過去。

只不過,才剛剛走到門口,顧小諾突然腳步一頓。

白浪好奇的回頭看向她,「小諾,怎麼了?」

顧小諾臉上的表情突然就變得十分緊張,「快走,快回去!」

「怎麼了?」

「那裡,那裡……」顧小諾緊張的說話都快要說不清楚了。

白浪狐疑的回頭朝著路口那邊看了過去。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直接把他嚇得夠嗆。

因為,停在路邊的,是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

此刻,一個高大歆長的身影正彎腰從車子上下來。

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墨錦城。

一襲黑色的西裝筆挺,陪著那張不苟言笑的臉,氣勢十足。

站在他身邊的陸行不知道在他耳邊說了什麼,只見他臉色一沉,凌厲的目光直接朝著這邊掃射了過來。

「嚇!」

白浪被嚇得虎軀一震。

連忙抱著顧小諾趴到了地上,然後偷偷地朝著大廳裡面爬。

一邊爬,還在嘴裡絮絮叨叨的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不過才爬出去不到十米左右的距離,突然一雙高定的手工皮鞋就這樣出現在了眼前,直接攔住了他們倆個的去路。

白浪著急要走,沒抬頭:「讓讓,讓讓,你擋著路了。」

黑色的皮鞋沒動。

白浪有點不耐煩了,抬頭就要開罵:「怎麼回事啊你這人,沒聽到我說你擋——」

當他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之後,就好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

後面的話,活生生的被吞了下去。

「三、三、三少?!」

顧小諾也是傻了眼:「有、有、有錢叔叔?」

沒錯。

站在他們兩個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他們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墨錦城。

他那雙幽深的眸子盯著他們兩個,「怎麼突然之間就變結巴了?」

白浪一驚,一把抄起顧小諾手忙腳亂的站了起來:「咳咳,我們兩個是有點意外。」

「意外?」墨錦城那雙幽深的眼眸裡面充滿了懷疑。

剛才,陸行用最快的速度調取了路邊的監控。

發現在會場上贏走寸心花的那對乞丐祖孫離開之後,就匆匆打車離開了。

他們最後下車的位置,就是在這個酒店的門口。

所以墨錦城才會特意開車到這裡來,看看是不是能夠有什麼發現。

只不過,剛下車,就看到兩個鬼鬼祟祟的影子。

他便直接過來準備一探究竟,可是沒有想到並沒有見到那對髒兮兮的祖孫,反而是看到了顧小諾跟白浪!

文學網 這一刻。

傲劍城下。

混沌道兵中。

兩道金光直衝九天,狂暴的衝擊波下,混沌道兵身影漫天紛飛。

一時間。

滔天聖氣籠罩蒼穹之上。

遠處。

混沌王一臉錯愕,目光落在關羽和趙雲身上,「戰鬥中突破?」

「不可能!」

「他們就算突破,也不過是聖道者一品,怎麼會釋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壓?」

混沌王不相信。

因為關羽和趙雲釋放的威壓,讓他感到危險。

這不是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