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斯林大人……」

「啊啊啊,怎麼會這樣?」

喬斯林的那些手下,就像鬼叫一樣,他們用周百通聽不懂的外文。

嘰里呱啦地,說個不停。

周百通也不知道他們在說着什麼?

周百通只知道,這些人,是喬斯林的手下,也是他的仇人。

他們滅掉炎京周家,滅了周氏,周百通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該你們了!」

周百通已經殺紅了眼。

他將長劍抽回,同時又飛起一腳,踹飛喬斯林的屍體。

然後就持着滴血的長劍,向著喬斯林的手下殺了過去。

喬斯林已經死了,被周百通殺死。

就連喬斯林都不是周百通的對手,喬斯林的這些手下。

他們自然不敢去和周百通拚命。

看見周百通持劍向他們殺過來,喬斯林的手下,頓時作鳥獸散。

他們朝着不同的方向逃走,大有一種樹倒猢猻散的感覺。

周百通實力再強,他也是分身乏術。

畢竟,喬斯林的手下,不在少數,周百通最多也就是多殺幾個人。

更多的人,則是趁機逃走。

周百通還想去追殺他們,可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慘叫聲。

喬斯林已經被周百通殺死了。

李初晨他們,也沒有繼續隱藏着。

在喬斯林那些手下,向他們飛奔過來的時候,李初晨就下令,殺掉他們。

獄神殿的眾人,沒有急着使用熱武器。

熱武器,是為頂級高手準備的。喬斯林的這些手下,他們還沒有資格,讓獄神殿的眾人,動用熱武器。

不管是戰神級高手,還是戰皇級強者。

只要是喬斯林的手下,他們,就別想能夠活着離開。

殺得最狠的,要數艾米莉亞了。

艾米莉亞,曾經是喬斯林的養女。

可是,艾米莉亞卻發現,喬斯林就是殺害她親生父母的人。

甚至,在她得知真相以後。

喬斯林還要派人去殺她,並且,喬斯林還險些得手。

艾米莉亞險些就死在喬斯林手裏。

艾米莉亞恨不得她能親手殺了喬斯林,只可惜,她沒有那個機會了。

喬斯林既然已經被周百通殺死。

那麼,艾米莉亞的怒火,就只能發泄在喬斯林那些手下身上。

一陣廝殺過後。

喬斯林的那些手下,也都全軍覆沒了。

這時候,獄神殿的包圍圈,也在迅速縮小。

最後,李初晨親自率領獄神殿的眾人,把周百通牢牢圍住了。

「炎國人?」

周百通看向李初晨,還有李初晨身旁的四大戰尊,心裏頓時有些疑惑。

周百通有些想不明白。

他來鯊魚島,是為了復仇,可眼前這些炎國人,他們為什麼也會來到鯊魚島?

「周百通,你剛才可真是威風啊!」

李初晨背負雙手,冷眼看着周百通,他聲音冷冷地說道,「只可惜,你堂堂一個四星級戰尊,所掌管的周氏,卻為虎作倀,禍國殃民,不僅是給氏族丟臉,還很該死。」 楊興盯著沈璇的背影,帶著玩味的笑,敢在這麼多人面前和她大佬站在一起,也不看看她顏值禁不禁的住扛。

「顧少。」他向顧樾打招呼。

雲悅從顧樾疏冷的臉上飄過,然後雙手插兜拽酷的往七班的方向走。

「這學生以前怎麼從來沒見過,長得也太好看了,像極了電視中的妖妃,和她一個班的哪還有什麼心思讀書。」

不少家長開始議論。

雲悅長的實在是太過好看,古代的那些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換在他們那個年代,要是有雲悅這麼漂亮的一個人坐在自己身邊他們哪還有心思學習。

聽到這些議論聲,沈璇心中總算是好受了一點,但心中仍舊不平衡,因為這些家長還不知道雲悅的學習成績和她的本事。

眸子閃過一抹嫉妒的光,抿唇坐在沈錦浩旁邊不說話。

沈錦浩看到雲悅的時候也閃過一抹驚艷,忽略她惹眼的樣貌,那一身桀驁清冷的氣質也很吸睛。

不過她很快收回目光,轉頭看向旁邊的人,從旁邊掏出一個禮盒。

「這是從京城給你帶回來的禮物,你看看喜不喜歡。」

沈璇看著手中包裝很是精緻的禮盒,淺淺一笑,「謝謝哥。」

「等你來京城了再帶你去玩。」沈錦浩摸了摸她的頭,目光寵溺。

「嗯。」沈璇輕聲應著,心情總算是好一點了。

她是要去京城的,就算雲悅考上了京大以後的路也不一定走的比她寬比她好看。

「對了,你剛剛旁邊那個男生你們很熟嗎?」沈錦浩看著她,眸子深邃。

「嗯,他叫顧樾,年級第一那個,不過他家好像就是蘭城普通的市民。」沈璇抬眸,不知道他問這個幹什麼,不過她哥哥一向深思有主見,就算是她也看不透他的心思。

沈錦浩眸底劃過一抹深思,姓顧,眉眼又這麼相似,但既然是蘭城的應該是他想多了。

「錦浩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林軒澤走過來看著他。

沈錦浩怔愣了一會,這才笑著道:「剛好這段時間學業完成,就回來看看,你倒是越來越英俊了,都快認不出來了。」

「那是,你可是兩年沒見到我了。」林軒澤笑著。

他小時候經常往他家跑找他玩,他媽沒少打他,讓他好好向錦浩哥學習。

教學樓二樓,走廊盡頭窗戶邊,這個位置剛好能將整個足球場收入眼底。

「塵爺,今天小屁孩沒帶帽子,好像格外的耀眼。」

封葉盯著那一抹身影,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

她沒有帶帽子,端端正正的穿著校服,那股痞氣也跟著消失,只有張狂清冷的桀驁。

還得是小屁孩。

擱那一站特別惹眼,搶風頭。

他眉宇間帶著得意的神色,小屁孩成績這麼牛,好想去當她的家長。

那種感覺一定很妙。

蕭塵薄唇上揚,刀削的般的五官深邃,眸底深不見底,眉間帶著些許的…驕傲得意。

封葉摸著發亮的耳釘,盯著他細微的表情,笑得詭異。

塵爺的臉上充滿了驕傲得意……這不是他家的小屁孩他驕傲個屁啊!

……

「大佬,你今天很不一樣哦!」汪寧看著慢悠悠走過來的雲悅帶著笑意,原來帽檐下的另外半張臉也如此的讓人驚艷。

「這是我媽這你準備的禮物。」汪寧塞了一個禮盒給她,偷偷摸摸的道:「都是你愛吃的。」

雲悅挑眉,意味深長的盯了他一眼。

挺會來事。

林湘跟著她來到七班,沒想到她會在七班這麼受歡迎,瞧見七班那些同學一個個都跟她說話,她心中別提有多開心了。

「這位是……」汪寧媽媽看著雲悅身後的林湘,氣場挺強的,妥妥的職業女強人妝扮。

周圍人都看著林湘,這兩個人不太像是母女。

林湘端莊的看著他們,面色溫婉,「你們好,我是悅悅的后媽林湘。」

她的話落下場面有一絲的尷尬,周圍不少人都看向她,后媽來開家長會第一次見。

「我就說你們兩個怎麼不太像。」

人群中傳開這麼一道聲音,讓現場氣氛略微怪異。

「媽,你小點聲。」旁邊的孩子讓她別說話。

這是林湘,林氏集團的總裁,他們想有這樣的后媽都找不到!

而且雲悅那麼牛,能考滿分的學霸,就算是后媽那也得笑著臉對她。

「湘姨,這邊坐。」雲悅開口,緩解了她尷尬的場面,她輕輕的瞥了剛才說話的那個家長一眼,隔壁六班的。

林湘笑著點頭,她和曲藝嵐坐在一塊,剛好有個說話的伴。

七班也敵視的掃向六班的那個家長,他們很記仇。

家長和學生陸陸續續的進場。

9點,高三部的學生和家長几乎全部到齊,分別坐在主席台兩側,看著上面恢弘大氣的字帖——奮力拚搏,高三無悔。

這是一中校長親自寫的,只是他今天人不在,由副校長主持這場動員大會。

副校長主持這種大會也不是一兩次了,非常的得心應手。

高昂的音樂一停,主持人說了開場白,接著副校長和學校幾個領導上台坐著。

「各位老師,家長,同學:大家早上好,今天是蘭城一中高三第一次動員大會,十二年寒窗,臨近末尾,輝煌和遺憾相信同學們已經有了選擇。」

「我們為之付出的汗水,夜以繼日、廢寢忘食的學習終將收穫最豐碩的果實,還有七個月我們依然要奮力拚搏,讓高三無悔。」

副校長的聲音渾厚有力,聽得現場的家長同學激情澎湃。

梁茜找了個上廁所借口的偷偷跑去了後台,這個計劃她策劃了很久,今天肯定會讓現場的家長和老師大跌眼鏡。

就算她是滿分學霸,年級第一又如何,沒有哪個家長希望自己的孩子和一個聲名狼藉的人在一個學習環境。

林軒澤注意到她,眸底閃過一抹深思,起身跟了上去。

後台只有幾個學生會的學生,看見她出現在這挺意外的。

「梁茜學姐,你怎麼在這?大會已經開始了呀。」一個高一的女生露出詫異的目光。

梁茜有些著急的四顧看,「沈璇送我的髮夾不見了,我想著剛才是不是掉這裡了,所以來找找看。」

。 想到這裏,她臉上發熱。

「藝琳。」

褚臨沉喊她的名字。

王藝琳趕忙抬頭,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卻見他臉上帶着幾分疑惑,問道:「你這縫線的手法,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樣?」

「什麼?」王藝琳一愣,不明所以。

「就是你第一次救我的時候。」

褚臨沉淡淡地說道:「我記得有個護士說過,每個行醫者都有自己慣用的縫合方式。」

王藝琳驟然心驚,對上他的視線,她立即垂下了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