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

「閉嘴!」帕爾多剛開口準備說話,便立即被斯托姆的呵斥聲打斷:「小天啊,如果可以的話,就連着叔叔那份兒一起活下去吧!」

「你太弱了!還是讓我來吧!」斯托姆深吸一口氣,剛準備行動,突然被一身粗魯的嘲諷打斷。

於是眾人紛紛回頭望去。

原來是那個躲在角落裏的野蠻人。

野蠻人說完,便走了出來,他扶了扶自己那亂如雞窩的長發,露出一張鬍子拉渣的面容,隨後一把將斯托姆推開,走到安德麗娜身前道:

「欠了你這麼多天的酒錢,你還這麼好心的收留我,真是一位善良的女老闆,是該還賬了,今天就由我來帶你們衝出去!」

野蠻人有些歉意的說道,他望了門口一眼,原本無神的雙目中迸發出強烈的戰意。

「你是…泰達?」安德麗娜仔細的看了看野蠻人的面容,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泰達曾經是凜冬城玩家群體中,戰力最強的一個冒險團的團長,不過自從半年前,去探索一個巫妖的秘密巢穴后,便再也沒了消息。

眾人一直以為他們被團滅了,沒想到他們的團長竟然活了下來,如果他還保留着之前的實力的話,帶領玩家們衝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苟且偷生罷了,你們就當他已經死了吧。」野蠻人低聲道,隨後拍了拍隱藏在衣服內的次元袋,頓時憑空出現一把與他身體極不相稱的巨斧。

野蠻人扛着門板大小的巨斧突然又回身問道:「聽說玩家們死亡以後,就可以返回現實世界,是真的嗎?」

「…沒錯!」安德麗娜遲疑了一下,隨後堅定的回答道。

「那真是太好了!」野蠻人邋遢的面容露出一絲笑容。

「燃燒吧!」

野蠻人大吼一聲,伴隨着充滿力量感的咆哮,他原本已經異常威武的身軀,開始迅速膨脹。

——高等狂暴!

恐怖的肌肉和猙獰的青筋浮現,伴隨着噼里啪啦的爆響聲,他全身的骨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節一節拔高,整個人已經化為了三米多高的龐然大物。

竟然已經掌握了高等狂暴(力量+8、體質+8)!巨魔特朗德爾的雙眼中閃過一絲震驚,隨後又逐漸化作惋惜。

「跟緊嘍!」野蠻人原本與他體型極不相稱的巨斧此時拿到手中正好合適,他充血的雙目回頭望了一眼,開口道。

隨後他看着被巨大動靜驚到后不斷向著他衝來的沙華魚人戰士,冷笑一聲,接着緊了緊手中的巨斧,舉過頭頂,大喝一聲。

——裂地斬!

巨斧狠狠的砸入地面,頓時地面龜裂出一道道縫隙,隨後縫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擴大。

一群向酒館圍攻的沙華魚人戰士被強勁的力道全部震飛,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噴出一口鮮血。

野蠻人趁機揮舞著巨斧宛如一隻發狂的凶暴熊,充血的雙目中燃燒着無盡的怒火!

碰!

龐大的身軀猛然爆發出強勁的力量!

一隻來不及反應的四臂沙華魚人瞬間被撞出十幾米遠,狠狠的砸在石質房屋的牆壁上。

咻咻咻!

噗嗤!

這時,屋頂的沙華魚人遊俠手中的弓箭毫不留情的全部沒入野蠻人龐大的身軀。

全身扎滿箭矢的野蠻人動作只是微微一頓,掛着血絲的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容。

——旋風攻擊!

他揮舞着手中門板大小巨斧,宛如一尊巨大的戰場絞肉機,所過之處沙華魚人的殘肢斷臂四處紛飛。

「衝出去!」

特朗德爾大吼一聲,拿起手中的狼牙棒迎著箭雨沖在最前方。

勢大力沉的純金屬狼牙棒瞬間將兩隻阻攔的沙華魚人戰士的魚頭敲的粉碎,紅白之物飛濺。

——火球術!

安德麗娜趁機揮舞着手中的法杖,口中呢喃起一段充滿力量的咒語,暴躁的魔力波動瘋狂的向法杖尖端匯聚。

當最後一個音節結束,立即浮現出一顆臉盆大小的暗紅色火球。

只見她法杖輕輕一揮,暗紅色的高溫火球划著呼嘯聲,猛然間在沙華魚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炸開。

轟隆隆!

震耳的炸裂聲、飛濺的碎肉和泥土配合著濃濃硫磺味兒的硝煙,無情的將沙華魚人的包圍圈清出一片真空地帶。

——冷凍射線!

巫師帕爾多右手一指,閃爍出一道夾雜着寒氣的冰藍色的光線。

在寒氣的侵蝕下,一隻沙華魚人戰士的雙腿迅速被凝結的冰層困在原地。

——破魂曲!

——激發勇氣!

精靈吟遊詩人優雅的擺動着手中的豎琴。

陣陣振奮人心的音樂回蕩在整個酒館中。

酒館中原本畏畏縮縮玩家們在聽到音樂后,彷彿被打了興奮劑一般熱血沸騰。

內心所有的恐懼全部一掃而空,他們拿起手中的武器,勇敢的沖向沙華魚人戰士。

…… 「哦,沒,沒什麼。」長公主支吾道。

雲若月見她臉色有異,忙上前往衣櫃里一看,就看到裡面放了一件濕衣裳,她忙問,「皇姐,這裡面怎麼有件濕衣裳?這是怎麼回事?」

長公主遲疑了一下,看向雲若月,「月兒,這衣裳是卿塵昨晚穿的。昨夜他發高燒的時候,嘴裡就一直念叨著要見你。可連翹說他只是感染了風寒,病情不嚴重,除非危及性命,你才會來看他。我想他肯定把連翹的話聽進去了,所以才把身子打濕,就為了讓自己的病情加重,好見你一面。」

雲若月一怔,「什麼?他怎麼這麼傻?皇姐,你千萬別誤會,我和他真的沒什麼。」

「我知道,月兒你心裡只有玄辰,只是卿塵他單方面喜歡你而已。這愛一個人,是誰也阻止不了的。卿塵他一直還愛你,忘不了你。這傷口也是他在軍營練兵的時候,因為太思念你而神思恍惚,才導致的。」長公主道。

「姐姐,抱歉,我並不知道這些。」聽到這話,雲若月是滿心的不是滋味。

她以為蘇七少早把她忘了,沒想到他竟越陷越深。

長公主嘆了一口氣,走到床前,伸手把床底下的那盆菊花端了出來。

雲若月道:「這花怎麼在床底?這裡面怎麼有這麼多藥渣?」

「昨夜大夫明明給卿塵開了退燒藥,可是他沒有喝,他把葯悄悄的倒進了花盆裡,再把花盆藏到床下面。我想,他肯定是不想病情好轉,就想病情加重等你來看他,所以才會這樣。」長公主說著,已經把花盆重新放回到書桌上。

雲若月焦急的看了昏迷著的蘇七少一眼,「他這又是何苦呢?姐姐你明明對他很好,我感覺到他也很在乎你、關心你,你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不僅如此,你來看,他還畫了很多你的畫像。月兒,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放下過你。」長公主說著,把雲若月帶到書桌前。

雲若月往那書桌上一看,就看到上面擺著很多她的畫像,其中有一幅還沒畫完,只畫了一半。

那些畫像栩栩如生,有的眉目傳情,有的粉面含春,有的溫婉大方,有的巧笑倩兮。

她一怔,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對不起姐姐,我不知道他會這樣,你放心,我會叫他不要再畫了。」雲若月心疼的看著長公主,長公主看到這些畫像,一定會很難過吧。

長公主苦笑的搖了搖頭,「沒用的,喜歡一個人是不會那麼輕易放下的,就像我對他一樣。你越阻止他,他越生氣,不如任由他去,別管他還好一點。」

「可是我上次見他的時候,他根本沒有異樣,我們就像朋友和親人似的,我以為他早就放下了。」

「他其實根本沒有放下過,他只是假裝堅強,將對你的思念壓抑在心底。一直以來他都在壓抑自己,別人看不出來,我看得出來。」長公主道。

雲若月無奈的看向長公主,「姐姐,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他會這樣……」眉毛一挑,施老頭眯起了眼睛,然後緩緩張開,渾濁無神的眸子詭異變成了銀白之色,冰冷晶瑩,在深處映出了樓成的身影。

略作沉吟,他皺了皺眉頭,褪去眼中異彩,負手離開了樓成身邊,走了幾步,又回頭打量了一眼,接著繼續巡視,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什麼狀況都沒看到。

初次靜樁最是枯燥煩悶,反應到身體也就容易疲憊酸痛,施老頭掐著表,一到半個小時就咳嗽幾聲道:

「停,第一次靜樁先練到這裡。」

……

《重生都市大妖孽》513章前途 面對擁擠的公交車,牛亮腦袋裡呈現了左邊善良女孩子的面容,想到了爺爺一句話,只要你好,世界,都是好的只要你壞,世界都不會好!

牛亮一恢復正常,眼睛掃向窗外,一棟棟高樓大廈矗立,金碧輝煌,高不可攀,就如自己山村一樣,一座座山峰重疊綿綿!

山峰是自然行成的,而高樓大廈是人為的,頓感人的力量和智慧真偉大!

牛亮初出的心,不知道人心險惡,沉醉其中突然耳邊響起:

「華西路到了,下車的旅客請從後門下車……!」。

牛亮一聽立即緊隨下車的旅客下車,深深吸了一口氣,拿出張婆婆給自己的地址仔細看了看,地址上鞋著,小狗哥是在華西路159號啊!現在只要順著華西路找到159號就能找到小狗哥哥了!心中興奮著,只要找到小狗哥哥,自己就有伴了!

牛亮背著行李,踏步在人群中,,突然一男子闖了牛亮一下,嘴上發出「哎呦」一聲,一隻手立即抓住牛亮的衣服道「兄弟!你撞到我了,我受傷了,快帶我去醫院看去!」。

牛亮一聽,心中一愣,自己明明好好走自己的路,他突然闖過來撞自己,幹嘛要我帶他去醫院看呢!牛亮頓時感覺不對!

男子見牛亮愣著不動,一把逮住牛亮的衣服,把牛亮一拉,拉人群旁邊道「兄弟!你這麼怎麼回事,你看你把我的手撞傷了,不應該帶我去醫院看看嗎?」。

牛亮見男子糾纏自己,目光瞟了一眼人群,只見人群的人各自只顧走自己的路,好奇的瞟了一眼就立即轉移目光不來理睬,走自己的路去了!

牛亮頓感無奈,但無奈又豈能解決問題呢!感覺不對勁的同時,牛亮就提集起自己的功力,也來應付這意外變故。

「兄弟,你沒看見嗎?我的手在流鮮血呢!你快點啊!」男子露出兇惡的表情。

牛亮一見呵呵笑道「看見了啊!你的手是在流著幾滴血,可是是你來撞我的吧!」

男子一聽狠狠瞪了一牛亮一眼道「小子!你說什麼?你撞到人了,難道不想負責任嗎?快別廢話,帶我去醫院看看去」。

男子說完狠話,目光掃視人群,好像是在招呼同伴一樣,牛亮見了男子這狀態,心想自己是遇到麻煩了!怎麼辦呢?

牛亮握緊自己的拳頭,目光看了一眼來來往往的人群,出手吧!又人多,不易出手,不出手吧!自己又被糾纏不休了!

心裡拿捏不定主意,就在牛亮猶豫的一瞬間,有幾個年輕人慢慢移動著自己的向牛亮似有意無意的靠攏過來,牛亮感覺這些人就是男子招來的幫手了,好幾個呢!要想拿下他們不是一時半會的事了,都怪自己剛才拖延時間了,早把此男子放倒,不就沒事了嗎?現在只能另想他法了。

「兄弟!要不這樣好了,你拿錢給我,我自己去醫院看看得了,也不耽誤你時間啊!」男子見牛亮猶豫,臉色突然變緩和下來輕聲道。

牛亮一聽立即明白了這些人是騙錢的人,坑蒙拐騙,難怪剛才發現有不對勁的目光盯住自己,原來是這樣啊!

牛亮聽了手伸進腰包,從腰包里撈出剛才坐車所剩的一元錢看著拉住自己衣服的男子道「好啊!我這裡有一元錢,你拿去吧!不用找了!」。

男子一聽,氣得七竅生煙,臉色發綠,慢慢靠近牛亮的三四個人見男子如此表情,一下把牛亮包圍起來,一人目光掃視著人群,幾人圍住了牛亮。

男子見自己幫手來了,嘴角嘿嘿笑道「兄弟!你敢耍我,你看看,你現在已經是我們囊中之物了,要你死就死,要你生就得生,不過了現在我給你兩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