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看了看自己身旁,攬著自己胳膊,一臉嫣然笑意的陶小萌,蘇嵐知道,事情,真的是結束了。

以後,應該可以好好的放鬆一下了吧。

這一個月,蘇嵐也沒有閑著,仍舊是處在忙碌之中。

女媧分身要離開了,這一個月時間裡,蘇嵐和她一起,將所有能夠找到的遺迹都找了一遍。

然後,所有能夠收攏起來的鍊氣士,都已經進入了仙舟,準備踏上回家的路途。

「蘇嵐,這個給你。」能夠回家,女媧分身自然也十分的高興,不過,高興之餘,她還沒有忘記自己的本職工作。她遞給了蘇嵐一個小小的玉符。

「這是什麼?」蘇嵐看了看自己的玉符,這枚玉符,和女媧分身曾經給自己的,報告位置用的玉符一樣大小,只不過,在某些地方還有點點的不同。

「這枚玉符,也同樣是定位用的。」女媧分身看著蘇嵐,慢慢的說道「不過,和之前給你的玉符與陣法不同,這枚玉符,可以直接將信號穿透空間壁壘,即使仙舟在仙界也能夠接受到。不過,就是需要的時間長了一些而已。」

「為什麼留給我這個?」蘇嵐點了點頭,將玉符收好之後又問道。

聽到蘇嵐的問題,女媧分身皺了皺眉,但還是耐心的解釋道:「雖然我們已經將所有能夠找到的鍊氣士都已經帶上了仙舟,但是難免有些遺漏,因此,如果之後你們遇到了其它鍊氣士的話,自然可以通過這個玉符,再次讓仙舟來到這裡。歸根結底,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誤,才造成了這樣的局面,所以,自然,我要將事情做到最好。」

蘇嵐點了點頭:「好的,既然如此,我明白了。」

女媧分身見蘇嵐似乎沒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於是繼續說道:「另外,如果以後,你想到去仙界了,那麼,自然也可以通過這枚玉符找我前來。」

蘇嵐這才明白了女媧分身留下玉符,到底是因為什麼。

「那,既然如此,就多謝了。」

地球人,是不會全部都被帶到仙界的,既然他們已經適應了地球的生活,並且成為了這顆星球的主宰,那麼,自然就沒有必要,前往仙界去做最底層的公民了。

這,女媧分身是這個意思,蘇嵐自己,也是這個意思。

至於其他人,除了少數幾個人,就更沒有人希望可以前往仙界了。

不過,范伊翁這時候,卻已經登上了仙舟。

地球上,已經沒有讓他再繼續進步的可能了,但是仙界,或許會有。蘇嵐如果到達一定層次,自然也會遇到同樣的阻礙,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再見了。」女媧分身說完之後,蘇嵐就回到了仙舟之外,而仙舟,已經開始了返程的道路。

「好吧,總算一切都回歸平靜了。」蘇嵐看了看身旁的陶小萌,兩人相視一笑。

總算,是安下了心來。

……

街道上,人來人往,已經是過年的時候。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喜悅,年節將至,闔家團圓的時候又來了。

他們並不知道,地球曾經,遇到了什麼樣的危險。

蘇嵐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手中提著大大小小的包裝袋,和對面一個同樣處境的男子相識苦笑。

陶小萌和趙莉去繼續掃蕩了,只不過接下來要去的店,蘇嵐有些不方便去,所以在這裡等著。

「你好,蘇先生嗎?」聽到這個聲音,蘇嵐回過頭來,見到一名穿著粉紅色棉襖的男子站在自己身後,滿臉微笑。

剛剛的話,就是他問的。

「我是姓蘇,你是?」蘇嵐上下打量一下,發現這名男子的粉紅色棉服上面,還有一個可愛的心形圖案。

看起來,十分的怪異,蘇嵐心中不由得提起了神。

這個男子,該不是個變態吧。

對方,似乎並沒有察覺到蘇嵐的念頭,只是從棉服中拿出了一封信:「你好,蘇先生,我是心愿外賣的,有人剛剛下了一個訂單,讓我將這封信交到你的手上。」

蘇嵐這才注意到,對方身後,有一輛粉紅色的電動車,後面,綁著一個寫著心愿外賣四個字的粉紅色箱子。

只是,這年頭的外賣,都開始幫人送信了么,這是不是搶了快遞員的工作?

雖然疑惑,但是蘇嵐還是將信接了過來。

展開之後,信紙上面只有簡單的一句話:對不起,沒有寫出你應有的生活,以後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下去了。

沒有抬頭,沒有落款,當蘇嵐抬起頭來的時候,卻發現,連之前那名外賣小哥也已經不見了。

奇怪的人….

蘇嵐將信隨後扔到垃圾箱,心中暗想著:「我的生活,從來不都是自己的么?」 抱歉,這本書,再一次的爛尾了。

之所以說是再一次,因為上一本裝備異界,似乎也是同樣的下場。

不過,這本書,其實早就應該果斷的斷掉才對,從20萬字左右,就應該斷掉了。

因為,從20萬字開始,書中的人物就已經脫離了我的大綱。

那時候開始,整本書就已經寫崩了。

書中很多的人物,已經和我的原本的設計脫離了很遠。

很多人,其實在現在看來,早就已經沒有了出場的必要。

比如說,范伊翁這個人角色,在我原本的設計中,他其實就是黑衣人組織裡面,管家的身份,是第二大反派。

然而,寫到最後,我卻發現,他已經喪失了身為反派的資格。

陶小萌,其實在原本的設計中,她也是黑衣人組織在治安局的卧底。

除此之外,最開始出場,被孫帆所抓獲的第一個黑衣人,其實也是有著屬於他的戲份的。

還有帝嚳,他是情景推動的重要組成之一。

我最開始的時候,在自己的本子上,一個一個的給所有人物都設定了屬於他們的命運,不僅僅是蘇嵐,還有蘇中和,其實蘇嵐的母親,也有一段屬於自己的背景故事。

然後,我又一個一個的,看著他們脫離了我的掌控,在我面前肆意飛揚,張牙舞爪,將自己的戲份抹的乾乾淨淨。

這是我筆力不夠的原因,我自己清楚。

因此,我想,假如這樣的話,就這麼結束了吧。在這個國慶前夕,我不能,再讓它繼續污染大家的視線了。

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個倉促的結尾。

在最後的一章裡面,蘇嵐收到的,其實是我給他的致歉信。

我很抱歉,自己,將他寫成了這個樣子。

書裡面的人物,其實也是有靈魂的,對於他,我很抱歉。

或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最後一章在發布的時候,因為網路的原因,連章節名字都沒有上傳上。

不過,,我是真的希望,有蘇嵐這個人,在這本書結束之後,仍舊在那個書中的隋國,繼續生活著。

沒有了我的介入,他只會活的更好。

那麼,結束了。

對於訂閱這本書的書友,我說聲抱歉,很抱歉,帶給你們如此不愉快的體驗。

在之後,我的寫手生涯,並不會伴著這本書結束。

如果說,其他的寫手,每本書都是一個成長的話,可能,對於我來說,每本書都只是認識到一個錯誤。

裝備異界,讓我認識到了自己語法的問題,而這一本,則讓我認識到了,情節的重要性。

就這麼慢慢積累著吧,希望,我能夠吸取這些教訓,不再重複這些錯誤。

然而,我不會就這麼結束的。

我喜歡看書,而寫書,最起碼,寫出一本可以讓自己滿意的書,更是我的心愿。

所以,我會繼續下去。

而大水草這個名字,我也不會拋棄。

我之後的書,仍舊是會使用這個名字。

除此之外,不用任何其他的名字。

之前撲街的每一本書,都是我的過往,之後的每一本書,也都會是。

我希望它們可以提醒我那些過去。

我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你們會看到這個名字,然後說:「這不是那個寫某某爛書的作者么,不過現在這本還行。」

我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最後,謝謝訂閱過此書的書友們,對於你們不愉快的閱讀體驗,我很抱歉。希望在之後的某一本書中,可以讓你們忘記這些不愉快,那時候,才是我真正的致歉禮物。

大家再見,希望以後,還能繼續再次見面。 「進啊進啊!這球一定要進啊!」

昏暗的出租屋中,一個巨大的肉球赤紅著雙眼,盯著電腦里的屏幕撕心裂肺的嘶吼著。

這巨大的肉球是個人,名為李發財,是月河市月河大學一名大一的學生。

如今正值暑假,李發財沒有選擇和其他同學一樣回家,而是留在了繁華的月河市,暑假的時候準備做一些兼職,賺點錢。

他的名字雖然叫發財,可家裡真的是窮得不能再窮,家徒四壁這個成語用來形容他真的是再合適不過了。

李發財全家都是祖傳的農民,家中父母拼死拼活,總算是讓自己的兒子走出了大山,考入了月河市的月河大學,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大學生。

然而今年這個暑假不一般,4年一屆的世界盃開始了,今天正是D國隊的戰場,李發財很是看好D國隊,他將自己僅剩又可憐的那點錢全都投了進去,這還不夠,他又咬咬牙,在高利貸貸了款,一股腦全扔進去。

現在很流行一句話,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下海乾活,而李發財則是拼上了身家性命,以他家裡的情況,如果這把沒贏,他想要還清高利貸貸款,可不是幹活就行。

李發財不高,180斤的體重,外加上只有1米65的身高,整個人看上去除了肉還是肉,人家的臉都是有輪廓的,他可好,直接一張大餅畫著兩隻眼睛,根本看不出其他的五官。

「進啊!一定要進啊!」看看時間,這場比賽馬上就要結束了,可是他看好的D國隊卻一球未進,甚至還輸了一球,李發財心裡別提有多緊張了。

「奶奶的!要是輸了,真的要上天台排隊了!」

李發財的眼睛死死盯住電腦屏幕,屏幕中那小小的足球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不…不會吧…」李發財獃獃的坐在了那裡,雙眼中留下了兩行清淚,這淚水中有著後悔,也有著難以置信,最主要的還有著深深的絕望。

「D國隊…輸了…」李發財的腦中一片空白,巨大的身體輕輕顫抖,只聽轟地一聲,他屁股下那年久失修的木製椅子,再也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轟然破碎。

李發財身上的肥肉抖動,甚至還有絲絲血液流出,但此刻的他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D國隊輸了,他的希望破滅,走上了不歸路。

李發財就這樣躺在了地上,他的眼神空洞,任由眼淚落下,對於身上的傷勢毫不在意。

明天就是高利貸還錢的日子,他從高利貸那一共借了2萬,而現在已經漲到了5萬,這點錢對於有錢人來說也許不算什麼,可對於李發財來說,這就是要他的命。

他顫抖的拿起國產山寨手機,打開大信聊天軟體,點入了一個名為天台一起走的大信群,群中已經炸開,這些人都是買了D國隊贏,而現在,都準備相約天台一起走了。

李發財嘆息一聲,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是凌晨3點半了,再沒幾個小時天就要亮了,高利貸收錢的也該上門了。

那些高利貸吃人不吐骨頭,要是知道自己沒有錢能還,估計下半輩子也就只能在輪椅上坐著了。

一想到這裡,李發財就瑟瑟發抖,「不!不能真的讓這個事情發生,現在還有時間,不如我跑路吧!」

李發財肉球般的身體十分艱難的從地上爬起,顧不得其他,趕忙收拾行李,準備跑路生涯。

正當這時,出租屋的大門處卻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開門開門!快開門!別躲在裡面不出聲!我知道你在家!」

聽到這個聲音,李發財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這道聲音他是最熟悉不過的了,正是借錢給他的那伙高利貸!

「我的媽啊,怎麼大半夜的就來了?」

李發財欲哭無淚,但現在對方已經找上門來了,他只有放棄跑路的想法,去正面面對這個事情。

這大晚上的,高利貸一行人也是頂著黑眼圈,敲了半天的門不見動靜心中也是有些煩悶,為首一人抬起腳丫,一腳向著大門踹去。

而這個時候,又剛好是李發財開門之時,這猛力一腳頓時踹了個空,為首那人身體一個不穩,直接面朝地面摔了個狗吃屎。

「大哥別怕!」

看到這樣一幕,李發財心中更加害怕,連忙上前想要將那人扶起。

可是他心中緊張,房間里又沒開燈,一不留神踩到了剛剛那破碎的木製椅子,噗通一聲!竟然直接壓在了高利貸身上!

「大哥!」

門外的那幾人被這忽如其來的變化嚇了一跳,呆住幾秒鐘以後才反應過來,大吼著衝上前來。

可是李發財實在太重,這幾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拉開,解救了自己的大哥。

李發財這180斤的體重可不是鬧著玩的,那高利貸大哥身材瘦小,被這壓了一下便是頭暈目眩,連晚上吃的夜宵都給吐了出來。

「大哥,大哥…這這這,這是誤會啊!」

看著高利貸大哥鐵青著臉,面色不善,目中凶光閃閃,李發財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媽的!你個死胖子沒長眼睛啊!看不見我大哥在地上!我看你他媽就是找死!」

小弟們怒氣沖沖,就想上前毆打李發財,卻被高利貸大哥攔住。

高利貸大哥深吸一口氣,穩定了自己肚中那翻江倒海的感覺,點了根香煙以後才開口說道。

「這事就算了!你們這麼兇殘幹嘛?我們是做生意的,這位胖哥是我們的客戶,要好好和他溝通,我們的職業口號是啥?來一遍!」

所有的小弟們瞬間排成了一排,雙手向著外面打開,高聲道,「顧客就是上帝,上帝就是親娘,親娘就是鈔票!」

高利貸大哥滿意的點了點頭,李發財卻看得呆在了那裡,沒想到高利貸也有這麼強大的職業素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