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聶師兄,我已經儘力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雲玲心中無奈道,雖然現在比賽還沒結束,但她也知道,自己的成績絕對不算是個好成績。

自從雲玲煉成丹藥后,又過了數個時辰,雖然等待十分無聊,但在座都是修鍊之人,這點耐心還都是有的。

「轟隆!」

緊接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再度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來。

大家目光望向九宮派的丹心長老,只見他此時一臉的錯愕,目光怔怔地看著自己面前的丹鼎,而他的丹鼎里全是一片焦黑,到處都是被燒成灰燼的藥材殘渣。

居然炸丹了!

「呵呵,丹心的模樣有些鬱悶啊……」雷霆尊者苦笑道。

九宮派的丹心長老,可以說是除了木延尊者外丹道上的最強者了,但這回卻在陰溝裡翻船,煉丹失敗了。

丹心長老搖了搖頭,將丹鼎收回自己的納戒中,黯然離場。

雖然現在時間還很充裕,但是丹心長老手頭上已經沒有多餘的藥材的,剩下的藥材就算要煉製,也頂多是極品地丹這一級別,但很明顯這個級別的丹藥是不可能與那些傢伙競爭的。

與雲玲不同,丹心長老可是上一輩的人,自然是要面子的,在這種場合煉製出極品地丹,很顯然在他看來是有些丟人的。

不過其實丹心長老是太執著了,畢竟他原先想要煉製的是天丹級別的丹藥,這個級別的丹藥失敗率已經很高了,一次兩次煉製失敗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只不過他自己不能接受罷了。

「去!」

就在丹心長老退場后不久,天火長老也煉製成功,丹鼎一震,一枚火紅的丹藥衝天而起,與此同時,四周開始瀰漫出陣陣異香。

「有丹香出現,是天丹!」看台上已經有人激動起來,天丹,哪怕是最低等的初品天丹,這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丹藥,平日里根本就沒有人見得到的。

天火長老單手一招,丹藥落在了他的手掌心內,赫然是一枚初品天丹!

天火長老長舒了一口氣,初品天丹,雖然不是他的超常發揮,但也算正常發揮中最高級別的丹藥了,能煉製出初品天丹,他已經無憾了。

「哈哈!我也成了!」胡斐這時候激動道。

同時,他的丹鼎內也傳來一陣陣靈力波動,繼而又一道赤色光芒衝出丹鼎,落到他的手心內。

同一時間,有一股與天火長老的丹藥不分伯仲的異香撲鼻而來。

「又是初品天丹!」

「胡斐已經能煉製出初品天丹了!」

看台上的人十分激動,原本幾乎不可能見識到的天丹,想不到今天接二連三見識到。

尤其是九宮派的宮主們都十分激動,胡斐年紀輕輕,居然就已經能煉製出初品天丹,這對於九宮派來說,是個多麼振奮人心的消息啊!

要知道,多寶宗最強的丹道強者,完美髮揮的情況下,煉製出來的丹藥也不過是初品天丹罷了。

「哈哈……胡斐這幾年來也很努力啊,雖然一直被他姐姐壓過一頭,但他從來沒有自卑,看來以後宗門的丹道一脈,後繼有人了!」沖霄尊者激動道。

「我看啊,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才對,木延那老傢伙這麼年輕的時候,可沒這本事!」雷霆尊者也同樣笑道。

就在大家震驚於胡斐煉製出來的初品天丹的時候,突然天一閣的鄺天蘭與九宮派的胡雯面前的丹鼎同時爆發出靈力波動來。

與此同時,兩股比方才更為濃郁的丹香,從二人的丹鼎中噴發出來,沁人心脾的芳香讓看台上無數人為之沉醉。

「兩個丫頭煉製的都是天丹!」面對這一異象,看台上無數人瞪大著雙眼,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畫面。

只見二女香汗淋淋,臉色都有那麼一次慘白,可見二人已經是竭盡全力了。

「嗡嗡嗡……」

二女的丹鼎不斷發出轟鳴聲,濃郁的香氣不斷從二人的丹鼎內湧出來,修為略低的弟子,此刻已經有些頭暈了,就好像喝醉了酒一樣。

「嗬啊!」

二女異口同聲地大喝一聲,幾乎同一時間將丹藥煉製成功,兩道靈光從丹鼎內沖了出來,直衝雲霄。 她這不……這不為了他好嗎?

蘇歌仔細想了想自己剛才的話,忽然發覺什麼不對。

這人該不會,以為她想勾引他吧?

……

夜色如墨,秋風蕭蕭。

溫立心連夜趕回了溫家,見到溫立軒的時候,溫家二老剛剛離開。

「立軒,怎麼樣?爸媽他們怎麼說?」

溫立軒這會兒正坐在沙發上抽煙,見溫立心挺著孕肚進來,立馬把手裡的煙掐滅了,淡淡回道,「既然溫氏企業給了我,當然一切還是由我做主。」

溫立心總算鬆了一口氣,走到溫立軒身邊坐下,「立軒啊,爸媽這麼信任你,還是因為你這些年沒有讓他們失望過,我相信這一次,你也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溫立軒這下卻沒說話了,雙手頹然的搭在腿上,低垂著俊臉,臉色幽暗不明。

「怎麼了?」溫立心看著他這副樣子,想了想道,「你難道,被S.J財團嚇住了嗎?」

之前這麼努力的步步緊逼,又是說服了各大機構才得到鑒定楚亦寒的機會,現在難不成,還想打退堂鼓?

「倒沒有。」溫立軒突然抬起臉,嘆了口氣,有幾分茫然地靠在沙發上,「只是溫氏企業執行權一旦交給S.J集團,再要回來,可就不容易了。」

「你還說自己沒有被S.J財團嚇住,瞧瞧你說的這話,這好端端的溫氏企業,執行權怎麼就交給S.J集團了?你不是說你這裡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楚亦寒是假的嗎?

只要他人是假的,這鑒定就一定可以鑒定出來,假的永遠也成不了真的,你可別被他們嚇到了。這S.J財團畢竟不是一般的企業,他們會這麼做,其實是我意料之中的事,要是當真把你嚇得打了退堂鼓不敢再鑒定楚亦寒了,這不就正好著了他們的道了?」

溫立心話落之後,溫立軒頹然的臉上終於恢復了一些自信,「這話倒是沒錯,假的,怎麼也成不了真的。S.J財團的手段,一向都不簡單,可能就等著我打退堂鼓。」

「你明白這個道理就好,立軒啊,你要明白,你現在站在進退維谷的位置,退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進還能拼一把,所以你可千萬別被嚇住了。這個楚亦寒的身份,一定是假的!」溫立心幾乎百分百確信。

溫立軒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著她,「姐,你為什麼這麼確信?」

就因為蘇歌那幾句覺得楚亦寒很奇怪?

可那女人一向蠢,八成是聽了外面的風聲說楚亦寒身份有假,所以才會覺得奇怪。

她的話,倒是不怎麼可信。

「立軒,你是不知道。」溫立心說起這件事還有些想笑,「就是上回楚亦寒來咱們楚園那次,咱家那個一向玩世不恭的楚輕鴻,竟然被他打了。你想想平日的楚亦寒哪裡是這麼沉不住氣的人啊?

這麼多年,他有對自己兄弟動過一次手嗎?雖說楚輕鴻這人一天沒個正經總愛惹是生非,可一直以來楚亦寒也不過是無視他而已,根本不屑與他動手,這次竟然這麼沉不住氣把楚輕鴻痛打了一頓,這個人,怎麼可能是真的楚亦寒呢。」 只見一紅一紫兩道光芒同時從擂台衝上天空,直到靈力逐漸消散,分別有一枚丹藥落到一女的手中,而與此同時,丹藥上殘留的香氣,依舊沁人心脾……

「中品天丹!」玄風老人激動道。

雖然自二女丹成的時候,光是香氣就壓過了天火長老與胡斐的丹藥,但是等玄風老人親口確認,看台上無數宗門弟子才敢相信。

「吼!」

一時間,整個擂台上掌聲雷動,無數宗門弟子充滿熱情的為二女吶喊,氣氛一時間上升到了頂點。

中品天丹問世還不至於令他們如此激動,他們之所以如此興奮,是因為煉製出中品天丹的人,是作為年輕一輩的鄺天蘭與胡雯。

這是具有莫大意義的,這說明年輕一輩的丹道天才,已經擁有了與老一輩持平的資格,也變相說明她們未來的丹道實力,很有可能能超越老一輩。

就比如雷霆尊者就認為,胡雯、胡斐未來的丹道實力,將會在木延尊者之上。

更何況二女個個也都是亭亭玉立、貌若天仙,平日里在宗門內自然是追求著無數,這也是看台上如此轟動的原因。

「呼哧……想不到你居然也煉製出了中品天丹……」胡雯一邊喘著氣,一邊對鄺天蘭冷笑道。

鄺天蘭抹了一把額頭的香汗,對胡雯道:「哼!你能煉出來,我自然也可以!就是不知道同樣是中品天丹,到底是你的更優秀,還是我的更勝一籌!」

哪怕同樣煉製出了中品天丹,終究也有個優劣,或者在丹藥本身的功效上爭個勝負,高低總能有辦法決定的。

「還沒完呢……別忘了,還有一個人沒有結束呢!」胡雯瞥了一眼聶甄的方向,對鄺天蘭冷聲道。

鄺天蘭這才想起,自己這次除了要擊敗胡雯外,還有另一個對手,只不過因為一直以來她都把胡雯視作大敵,所以一時間忘記了聶甄的存在。

此時由胡雯提醒,她想起了聶甄,這才把目光轉移到聶甄身上。

看到聶甄的丹鼎居然毫無動靜,鄺天蘭詫異道:「這貨不會啞葯了吧?!」

所謂「啞葯」,是一種煉丹的俗語,指的是丹鼎內還未出現丹藥的靈力波動,就因為用力過猛而令丹藥直接胎死腹中了。

之所以鄺天蘭會有這樣的猜測,是因為聶甄之前施展九天十煉的時候,氣勢太過轟動,這樣的做法很容易直接轟碎那些藥材。

再結合此刻聶甄的丹鼎中一點靈力波動都沒有出現,如果這現象放在木延尊者這等人身上倒還可以,畢竟他們煉製的可能是更高級別的丹藥,但聶甄明顯就是一個年輕弟子,鄺天蘭就是想象力再怎麼豐富,也不可能認為聶甄和木延尊者的煉丹實力會是一個級別。

聶甄可以說是在場的人里,除了肖焱之外唯一一個還在煉丹的年輕一輩的人了,自然而然大家的注意力多少會往他身上集中。

而就在這時候,四道破空之聲同時響徹整片擂台,大家直接把注意力集中到元元宗的方向,只見元元宗五人中,除了為首的肖丹之外,其餘四人居然同時煉成丹藥,而且是清一色的中品天丹,就連煉製的丹藥都是一模一樣。

由於元元宗四人煉製的是同一種丹藥,導致現場完全覆蓋著他們四人的丹香,再一度壓過鄺天蘭與胡雯的丹藥香氣。

「這是怎麼回事?」卓不凡與段榮等人皺起眉頭,大家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不解來。

「元元宗這幾個人的行為有些古怪啊……」雷霆尊者目光也充滿了疑惑,看台上大部分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元元宗的人行為確實古怪,按照正常情況分析,沒有人會讓宗門的四名參賽者全都煉製一種丹藥,而且還是中品天丹,這不是明擺著浪費名額么?

何況這四人中,除了肖焱之外,其他三人的丹道實力,完全可以爭取一下上品天丹甚至是極品天丹的,讓他們煉製中品天丹,純粹是大材小用。

大家都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元元宗的大宗主林無悔,但林無悔面色十分平靜,讓其他人看不出有什麼毛病來,只能在心中腹誹道:「這個元元宗真的是越來越古怪了……」

然而,更奇怪的時候,卻繼續進行著……

只見元元宗那煉成丹藥的四人,並沒有急著把丹藥取出來,而是繼續在丹鼎中淬鍊,這又讓所有人搞不懂他們究竟想要幹什麼了。

又過了足足五個時辰,此時距離第三輪比賽開始,已經過了接近一天一夜了……

就在大家快要坐不住的時候,冰河谷的無痕長老率先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吼聲,下一刻,整個會場被一股濃郁的丹香覆蓋,就連之前那四枚元元宗煉製的中品天丹的香氣都聞不到了。

而下一秒,看台上的眾人看到無痕長老的丹爐里隱隱冒出淡青色的煙霧。

「是有色丹氣,他煉的是聖丹!」太一尊者猛然起身喊道。

丹藥的等級與修鍊者同步,就像修鍊等級中,天境之上為聖境,天丹之上自然就是聖丹了,而聖丹有一個最明顯的區分點,就是丹藥問世的時候會出現有色丹氣。

如果說天丹在三大帝國已經屬於珍藏級別的話,那聖丹在三大帝國,絕對算得上是鳳毛麟角了,就連元境強者都對聖丹十分渴望。

聖丹之所以稀少,丹方稀有是一方面,而能煉製聖丹的丹道宗師更是少之又少。

而且就算是丹道宗師,要煉製出聖丹,也得講究個天時地利人和,缺一則失敗率成倍提高。

如果以上還是人力可以為的因素的話,那最後一個因素才是真正導致三大帝國鮮有聖丹問世的原因,那就是原材料不足。

想要煉製一枚聖丹,那就得傾盡舉宗資源,這還是排除報廢的概率一次成功。

如果煉丹失敗的話,那大部分宗門資源將白白丟進水裡,連個浪花都撈不到,一般宗門根本不敢這麼做,哪怕是九宮派都不敢這樣浪費。

然而這次卻不同,這次丹道競賽的冠軍,將獲得天聖境靈器,一旦獲得這件靈器,哪怕是消耗宗門再多資源也值得,這才導致這些宗門頂尖丹道強者如此喪心病狂,開始煉製聖境丹藥了。

「去!」

無痕長老長嘯一聲,丹藥問世,一枚淡青色的丹藥一晃眼落在自己的手掌心中,除了濃郁的丹香之外,還不斷有青色丹氣從丹藥的身上往上冒。

「下……下品聖丹,我的天吶!」沖霄尊者用顫抖的語氣大聲喊道。

聖丹,哪怕是最低等的下品聖丹,也足以牽動在場所有人的心弦,別說是天聖境強者了,就是元境強者太一尊者,同樣激動得心跳加快。

下品聖丹,就連他也是第一次見啊!

無痕長老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滿意足地看著手中的下品聖丹,態度比自己的後生晚輩還要和藹,就像是能牽連身家性命的至寶一般。

「無痕長老,你是我宗門的驕傲啊!」冰無涯激動地站起身來,不顧形象地對無痕長老大聲喊道。

雖然花費了冰河谷七八成的資源,但能有這麼一枚聖丹問世,也足以令冰河谷列祖列宗自豪了。

這枚聖丹,無疑會成為冰河谷的一個傳奇。

然而,還沒等無痕長老高興太久,天丹長老的笑聲已經傳了出來:「哈哈!想不到還是無痕道友先到一步,不過老身也沒有差太久,起!」

天丹長老話音剛落,她面前的丹鼎瞬間產生劇烈波動,一道乳白色丹氣從她的丹鼎中冒了出來。

「哈哈哈哈!想不到二位道友都在煉製下品聖丹,那老夫也來參一腳了!」此刻木延尊者也朗聲笑道,同時他的雙手朝著丹鼎打出兩道萬壽炎,頃刻間他的丹鼎內也出現了靈力波動,一道淡綠色的丹氣也從丹鼎內冒了出來。

無痕長老面色巨變,想不到木延尊者與天丹長老居然同樣都在煉製下品聖丹,而且還都煉製成功了!

看台上所有人此刻都已經站起身來,目光直勾勾地盯著擂台上那幾隻丹鼎。

平日里,就是天丹都是十分少見,可現如今,在這個擂台上,居然出現了三枚下品聖丹!這件事就是千年難遇的奇迹啊!

「哈哈哈哈!想不到今日能有幸見到這等神跡,老夫真是死而無憾啊!」太一尊者朗聲大笑,卻沒有一個人腹誹太一尊者這番話。

在場的人此刻心中都是同一個心思:這輩子能有幸見到這麼多枚聖丹問世,就是死也值了!

「嘭嘭!」

連續兩道破空之聲從二人的丹鼎內沖了出來,天丹長老與木延尊者都煉製出了下品聖丹,而且論到丹氣的濃郁程度,居然比起無痕長老來更有甚之,雖然同為下品聖丹,但優劣還是能夠分別出來的。

「哈哈哈……看來這次丹道競賽的冠軍,要從這三位當中挑了。」玄風老人捋著鬍鬚笑道。

對玄風老人的話,大家心中都默認,唯獨元元宗的人心頭冷笑,尤其是元元宗宗主林無悔,心中冷聲道:「哼哼……想得到是很美,不過你們看著吧,這好戲還在後頭呢!」 「還有這種事?」溫立軒一臉意外。

楚亦寒這個人,一向沉穩。

對自己兄弟出手這種事,倒不像他能做出來的。

他要真會做這種事,楚天睿向來針對他,楚天睿怎麼還能好好待在楚園呢?

「是啊,我這次專程過來,就是想提醒你,千萬別被S.J財團嚇住了,現在退對你百害而無一利,你現在,退不得啊。」

她在楚園等了一天的動靜,始終沒能等到溫氏企業表態。

這才坐不住了,專程回娘家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