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的突破馬虎不得,任何凝聚神魂之人,實力都來之不易。

沒有誰會願意放棄自己如今擁有的。

除非是那種真正對生沒有任何追求,就像是鐵甲國主那種。

無欲無求!

曾經數萬年突破不得的他,突然在選擇放棄之後,想要了卻生命時沒有任何阻礙的突破到了國主級。

可能,就是這種無欲無求讓他破了壁壘。

如果他還像以前那樣,執著於實力的提升,很有可能這輩子,他都無法觸碰到國主級的門檻也說不定。

如此看來。

想要突破就兩種方式。

要麼像鐵甲國主那樣無欲無求,要麼就解決了全部的執念。

心無旁騖的去尋求突破!

霸世國主顯然是做不到前者的,他現在正值壯年,也春風得意的很。國主之前幾乎沒有碰到什麼門檻,眼下又摸到了尊者的門徑。

他如果突破尊者……

儘管不能說是人族突破到尊者最短的,可也足夠傲視群雄了!

他必然不會放棄生的希望。

那麼……

他想要突破就得選擇後者。

「國主,銀河領主可殺!」

自從霸世國主性情轉變,將戰甲交給詰難,而且還向他承諾,之後會將一切都交給他之後。

不久前還對霸世國主心生詆毀。

滿是怨懟的他。

搖身一變,又成了霸世國主身邊的忠犬。

他甚至都不去在意葉子晨的身份。

什麼銀河領主!

妨礙他領導突破的人,都是可以剷除的對象!

他們都得死。

哪怕葉子晨的身份特殊,銀河之主生死不知,背後站著溫狸和藍帝兩位至高者,而且掌管毀滅和空間的靈鳳尊者,對此時的詰難而言。

都沒用!

做為忠犬,就是要剷除主人的一切障礙。

「哦?可殺?」

霸世國主眯眼,看了詰難許久。

其實他反而還在顧慮,葉子晨要如何處理。

這個人……

心思縝密。

看似好像是個紈絝,其實內心當中堆滿了小算盤。

霸世國主承認之前小覷了他。

而且銀河領主頭銜的授予來自至高者協會,也就是說,他的身份是被至高者協會認可的。他的背景、人脈……

都值得顧慮。

「你來說說,為什麼可殺!」

「國主,如果他真的是您的執念,那麼您就算是有其他執念的情況下,也得儘快將銀河領主解決。」詰難眯著眼眸,道,「他們是去參加祖龍族試煉的人員,祖龍族開啟到下一回他們出來,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您突破尊者的時間更重要,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跟他浪費!而且,眼下葉確實可能是我們唯一的機會,能夠將這個小痞子解決。之後不管他是去了祖龍之地,亦或是執行其他的任務,都不利於我們動手。此時這一回紅藍雙方的試煉,還處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而且……」

「祖龍族試煉結束,他的實力將會有著突飛猛進的提升,這點可以參考之前其他人參加祖龍族試煉后的結果。」

「最差的,出來也是個侯爵級!」

「我不是漲他人志氣,這個銀河領主去了祖龍族,他出來后就算是封王也不奇怪!」

「沒錯。」

霸世國主微微頷首。

他對此並不否認!

「那麼國主請想,王級的他在您這裡自然也沒有任何威脅,可是這點真正影響的是他在溫狸、藍帝他們眼中的地位。」

「如果那時候您對他動手。」

「哪怕您突破到了尊者級,他們倆如果鐵了心要給銀河領主復仇,滄月星主是不是真的能夠抵的住如此沉重的壓力?!」

「然而現在,銀河領主小小上將。」

「試煉任務又比較混亂!」

「我們可以趁亂將他解決,如果國主大人需要親自解決,我們可以提前將子星中的偵查裝置破壞,讓他們無法向虛擬世界集團上傳影像。這樣,就算他們懷疑您,也沒有證據,而您突破到尊者之後,在滄月星系內部的地位,也將水漲船高。」

「等他們真的找到實打實的證據時……」

「也已經晚了!」

詰難分析的頭頭是道,霸世國主聽后笑吟吟的點頭。

「分析的不錯。」

「這都是屬下應該做的。」詰難笑了出來,「國主,那我是不是現在就向尊者他們申請,為我們撥些精英戰士,之後……」

「不。」

就在詰難試探性的開口時,霸世國主一口回絕。

「不能通知他們!」 不通知?!

詰難很懷疑剛才聽的話。

或者說,他又有些懷疑霸世國主,剛剛說的一切,做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他裝出來的。

以至於,他對現在身上的戰甲。

接受。

會造成的後果,都充滿了可懷疑。

這也不怪他。

從追隨了霸世國主數千年,耳濡目染,也變得有些像霸世國主那樣的性格。

對一切,都充滿懷疑。

「國主,您剛才說,不通知?」詰難皺著眉頭,內心中很是忐忑不安,「為什麼?」

「不能通知,我需要自己解決!」

霸世國主言辭真摯,旋即好似是想到了什麼似得,笑了出來。

「詰難!」

「你放心,這回我做出這種決定是做了深思熟慮的考量的。」

「絕對不是為了氣憤,亦或是惱怒。」

眼看著霸世國主竟然能夠如此醇和的笑著,說出這樣的話。

詰難的眉頭也跟著舒展了一些。

「國主,為什麼啊?」

聖域宇宙國的能量炮已經放在那裡。

任誰都清楚,他們能夠以能量炮抵禦住他們的攻擊一回,就可以抵禦第二回。

摧毀水晶就不要想了。

這一回,他們的攻擊,導致大量的高手陣亡。

王級高手,算詰難在內。

總共還有四位。

公爵級二十一位。

侯爵、伯爵這些就不需要提,在湮滅炮之下,他們其實都可以說是可有可無。

也就是說……

真正能夠做到,無視湮滅炮,或者是湮滅炮不能對他們造成致命傷害的人。

就不到三十位。

這種情況下,霸世國主竟然還想著,要憑藉現有的力量去擊殺葉子晨?!

不!

猛地,詰難突然想到了霸世國主的話。

他說的是自己解決。

也就是說,這些人,他都不想用么?

「國主,您一定要三思啊。」詰難也不怕霸世國主會責怪他,進言道,「這一回聖域宇宙國對我們造成了很致命的創傷。我們的人恢復,至少需要兩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這段時間中,聖域宇宙國的能量炮,充能也會結束。」

「如此……」

「如果我們進攻,將會面臨和之前一樣的情況,那就是敗退在能量炮和湮滅炮的混合攻擊下。」

「其次!」

「聖域宇宙國,能夠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獲得到這些能量炮和湮滅炮。我們不能肯定,之後他們會不會再得到補充。」

「如此下來,我們的勝算更低。」

「我更覺得,這時候我們跟尊者尋求援助,這並不丟人。對方擁有這樣的戰備情況下,我們的這些人,而且還是在鐵甲國主自爆之後,將我們的戰備全部摧毀的情況下,不能夠戰勝聖域宇宙國,是值得被諒解的。」

「國主,您三思啊!」

詰難苦口婆心的勸慰,他現在說的一切,真的完全是在為霸世國主考慮。

事實也是如此。

在他們出兵之前,哪怕尊者他們也不知道,聖域宇宙國竟然會有這樣的戰備。

而且……

鐵甲國主也是一個變數。

哪怕就算是尊者親臨,以兩千萬人的數量,也不可能如下聖域宇宙國。

「我知道。」

霸世國主笑了出來,神情上也沒有任何戾氣。

「詰難,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

「你得考慮也很全面,我理解你得想法。」

「你說的也沒有錯,兩個月的時間,確實對方的能量炮會充能結束。而且,也有可能會得到補充。我現在其實也大致知道了他們的戰備來源。」

「哪兒?」詰難皺眉。

他到現在其實也沒有想清楚,聖域宇宙國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這些戰備。

還是在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

二十萬門能量炮啊。

就算是以戰艦來進行運輸,也至少需要一萬艘戰艦才可以。

如果聖域宇宙國內部,進入如此大批量的戰艦。

不可能不被察覺。

「第二宇宙。」霸世國主笑了出來,「我們什麼都考慮了,唯獨沒有考慮第二宇宙這個變數。」

「國主,您說的是……」

「就是虛擬世界集團前段時間發布的遊戲。」

霸世國主笑著回答道,「溫狸後來不是澄清了么,這個遊戲根本不是遊戲,而是真正存在於宇宙當中的第二宇宙。」

「是么?」

詰難好似是第一回聽說。

他對這些事情一直都不是特別關注,他更關注的點,一直都是現實世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