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發生的極快,幾乎是在轉瞬之間,那異獸還未發出攻勢,便是已然死與葉飛的劍下,四周空氣之中,寒冰之力隨之悄然退去。

冰劍收起,葉飛眼中的寒芒內斂。

盆地平原之上,他轉頭掃了身後一眼,嘴角忍不住劃過一絲淡笑。

沉吟少許之後,只見其身形隨之閃動,消失在了平原之上。

此地,距離天鳴山脈,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後方不遠處一直追逐上來的那人,此時的葉飛不想過多的理會,隨之全速前行而去。

……

時間,轉眼過去半響。

東洲盆地平原之上,一處灌木,矮林之地,此刻半空之中,葉飛眉頭微皺,他周身氣勢還未平息,此刻低頭望向下方。

只見那翠綠的灌木之中,有著一條幾乎數二十米場的青紋巨蟒。

此蟒那悠長的身軀,此刻被攔腰斬斷,傷口處被寒冰冰封,無疑是上方葉飛的手筆。

「又一隻劫境凶獸。」

「而且,比起之前的那隻,隱約還要強上幾分。」半空之中,葉飛此刻臉上,忍不住露出了思索之色。

憑藉他如今的戰力,不依靠玄蛇,仙兵的情況下,對付下方那隻巨蟒,居然耗費了不少的靈力,遠非想之前那邊輕鬆。

而且此地四周空氣中,那股無處不在的陰煞之力,隨之變得更濃了許多。

此刻葉飛,心中不由地有種感覺,隨之他越發的靠近天鳴山脈,所遇到的凶獸實力,怕是會越發的變得恐怖,則甚至很可能碰上劫境荒獸。

「此地,不宜久留。」半空之中,葉飛低喃一聲,隨之身形閃動,繼續向著前方踏空而去。

隨著他不斷的前行,沿路所遇到凶獸的頻率,慢慢的變得愈發的頻繁起來。

更是在這期間,他偶遇一直靈智初開的通神後期靈獸,相比起凶獸而言,這種靈獸的戰力,無疑是更為恐怖,獸族的戰力,並非與武修一般。

靈智,化形,才是評定戰力的直接標準。

……

而此時,東洲平原之上,一直跟在葉飛身後,那位追趕而來的黑衣人強者,這一路追來,心中的震撼已然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一具具凶獸的屍體,無疑證明了前方之人的戰力有多麼恐怖。

「黑風獸,青花玄蟒,三頭雷狼……

「這。」

平原盆地之上,那位黑衣強者,越是向前追趕,心中便是越發的沒有底氣,臉上的忌憚之色,可謂是越來越濃郁。

這些可都是實打實的劫境凶獸,他的戰力雖然不俗,但一連斬殺了這麼多隻,還能保持如今恐怖的速度前行,哪怕是劫境老怪,多半也是無法做到的。

「該死的,此人明明只是個通神境初期,難道是寶盤有錯?」

「若是本座追上去,最後不是此人的對手,那……」

平原盆地之上,那黑衣強者,此刻忍不住頓住身形,臉上的表情可謂極其難看,他此刻心中,已然升起了遲疑。

從東洲平原邊緣,此人一路追趕過來,始終距離葉飛,相差一段距離,彷彿前方之人,早就察覺到了他的存在一般。

盆地平原半空,這黑衣思索片刻,臉上的神情閃過一絲果斷之色。

「本尊的寶盤不會出錯,此人一定只有擁有什麼極強的至寶,這般消耗下去,定有力竭的時候。」黑衣人眼中有凌厲之芒閃過。

沉吟少許,他的臉上露出貪婪之色。

只見其身形,劃出一道流光,轉眼消失在了平原之上。

……

時間,轉眼半天過去。

東洲平原之上,靠近天鳴山脈,一處凹地山谷之中,此刻那位黑衣男子,已然停下了腳步,他抬頭望向前方,忍不住瞳孔微縮。

「荒原靈麒獸。」

「這,這是靈獸級別的!」

隨著其視線望去,可見前方凹地山谷內,有著一個巨大的深坑,其內躺著一隻似狼,似虎,周身布滿赤色紋路的異獸。

氣息消散,已然死亡。

凹谷山坡之上,那黑衣男子,臉色略顯得有些發青,他對於這片東洲平原,自然是極為熟悉的,而這隻荒原靈麒獸有多強,他又怎麼會不知。

「不能追了,此人……」黑衣男子聲音輕顫。

寶物在珍貴,那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前方之人定然是隱藏了實力,又或者本身就是劫境老怪,他手中的至寶羅盤,根本無法看清。

片刻的思索,黑衣人只感覺背後一陣發涼,隨即不在猶豫,便是準備轉身離去。

他實力不弱,通神境內敢稱無敵,地若是對方是劫境老怪,而且並非一重劫境的話,想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

「怎麼,追了葉某這麼久,現在打算放棄了?」此刻一道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四周空氣中,一股無形的威壓之力,隨之橫掃四周,將此地方圓十里鎖定在了其內。

那聲音,給人的感覺很是平淡,但在此刻這位黑衣男子聽來,彷彿是來自九幽的催命之聲,使得他身形止不住地一顫。

在那恐怖的靈壓之下,不敢有半點的反抗之意。

「前……前輩,在下只是碰巧路過。」

總裁上司很曖昧 「發誓沒有半點惡意。」

凹谷山坡之上,那黑衣男子,此時體內的力量不敢爆發出半分。

在說完之後,也是連忙抬手抱拳,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恭謹一拜。

此時,只見右側半空,隱約有清風拂過,一位身穿淡袍,滿臉冷漠之色,眼中透著寒芒,氣勢極為不凡的青年踏空而至。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飛無疑。

「路過?」葉飛低語一聲,眼中泛起了殺意。

四周空氣之中,那股冰冷之意,隨之更為濃郁了幾分。

「不……不是,此事誤會。」

「晚輩仲黎,東洲魔道宗分部殿主,此次打擾還望前輩大人不記小人過。」仲黎此刻連忙開口,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這股氣勢,與他見到宗門長老一般,眼前之人絕對是劫境強者。

「魔道宗。」葉飛目光沉靜,臉上的表情如常。

在天洪的記憶中,這魔道宗屬於東洲三大頂級修鍊宗門之一,實力相對而言,要遠遠不如另外兩大宗門,而這東洲平原,確實是這魔道宗的活躍之地。

而他所要去天鳴山脈,同樣也在這個宗門的覆蓋範圍之內。

「是的前輩。」

「您身為劫境強者,想必與本宗宗主相熟,晚輩真的無意冒犯,還望晚輩恕罪。」前方山坡之上,仲黎連忙在開口道。

他此刻心中,那無疑是後悔不已。

劫境老怪,這種級別的強者,豈是他一個通神小輩能夠招惹的,一個不好,他怕是小命不保,即時礙於劫境強者的恐怖,魔道宗恐怕多半會不了了之。

凹谷之內山坡之內,葉飛目光一凝,此刻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給葉某一個,不殺你的理由。」此刻他的聲音中,多了幾分低沉。

前方之人,頓時心神一顫。

「這個,晚輩對東洲平原極為熟悉,前輩來此定是有要事要辦,晚輩願為前輩帶路。」仲黎不假思索,隨之連忙開口說道。

再次之前,他本想與眼前之人一戰,至少分個高低,而此刻這種想法,早已經被他拋在腦後。

實力踏入通神境之輩,自然不是愚笨之人,他知曉眼前之人一定不熟悉東洲平原,否則不可能不會避開這些凶獸。 而此刻,仲黎深知,他若是有一句話說錯,他今天怕是要交代在此地。

凹谷半空,葉飛在聽到此言之言后,他身上的氣勢稍有收斂。

「天鳴山脈,你可熟悉。」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微光,隨之開口低語道。

對於這片夢界,他的了解,僅限與天洪的記憶,而一個七層練氣期的小輩,所知曉的東西著實有限,對於東洲平原,天洪實則極為不熟悉。

「了解,十分的了解!」仲黎幾乎沒有猶豫,連忙拍了拍胸膛開口回應道。

他能夠感受到,四周威壓之力的減弱,如此看來自己的性命,應該能夠保住了。

葉飛聞言,嘴角泛起了淡笑,只見他向前一步,掌中隨之迅速掐訣,一道閃動的雷弧,凝聚在了他的指尖之上。

「散開心神,否則死。」冰冷的聲音中,隨之響起。

前方山坡之上,仲黎臉上的神情微變,但只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不再猶豫,全身靈力收斂,靈識隨之浮現溢出,身上的防備全部解除。

這一刻,一個元嬰小輩,只要抓准就會,就能將他一擊必殺。

「還請前輩,信守承諾。」仲黎也是果斷之人,隨之抬手抱拳一拜。

東洲平原之上武修不少,這領路之人,隨便任何一人都可以勝任,而此刻無疑是他唯有保命的機會,若是有所猶豫,多半會被無情抹殺。

前方半空,葉飛目光沉靜,並未回應眼前之人。

只見他忽然抬手,凝聚於指尖的雷弧,隨之向著前方閃動而去,那速度之快,瞬間融入了仲黎的眉心之內。

前方之人的心神之上,已然被種下了神魂烙印。

「走吧,帶我進天鳴山脈。」葉飛隨即收回手掌,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低語道。

他此刻在眼前之人身上,種下的神魂烙印,絕非是與之前,葉飛沒有踏入通神境是一般,那麼輕易被劫境強者壓制。

若非是五重劫境之上的強者,都無法解開他的雷印。

「是,前輩請。」仲黎隨之一臉的賠笑,抬手開口說道。

說罷,二人便是不再多言,身形在平原半空,帶出兩道長虹,向著天鳴山脈的方向而去,很快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有魔道門的這位殿主帶路,二人這一路之上,幾乎在沒有碰到過凶獸擋道。

幾乎是一路前行,速度更是越來越快。

……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平原盆地邊緣,那處天鳴山脈,已然落入了葉飛的識海之中,他對於天洪殘靈的感知,隨之明顯曾強了許多。

不多時,前方地平線上,一排有如天幕一般的原始叢林落入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前輩,那便是天鳴山脈。」

「不知前輩,進入山脈所為何事,晚輩願意為您效勞。」仲黎此刻極其的殷情,他被種下神魂烙印,心中最有一點反抗的想法,也隨之煙消雲散。

魔道宗雖貴為東洲三大頂級宗門之一,但相比起其他的修士門派,有著極大的區別。

東洲平原,魔道宗本宗之強不言而喻,不過門下弟子極為分散,那些沒有進入宗門內部的武修,則是分佈於平原各地。

他們並不算真正的魔道宗弟子。

哪怕實力再強也無法進入宗門核心,最多像仲黎一眼,成為分殿殿主,而這樣的分殿,在東洲平原足有數百個之多。

豪門的代價 「此山脈,可以什麼奇異之處?」山脈邊緣,葉飛抬頭望向前方,此刻低聲開口問道。

天洪布置出這一界的殘靈,一定在山脈的某處無疑,如此說來前方就是這片夢界的核心所在。

即是如此,又豈會是簡單荒林山脈?

仲黎聞言,此刻臉上的表情,隱約變得嚴肅了幾分。

「回稟前輩。」

「這天鳴山脈,確實有些奇異,傳聞山脈的深處,有著一道極強的天障,就算是劫境強者也無法破開,更不知其內藏有何物。」

「而且,那道天障前,更是有著一個強大的氏族部落,傳聞世代守護此地。」

仲黎連忙開口,此刻幾乎沒有保留,但凡他所知道,一一都詳細向著眼前之人告知了一遍。

此言一出,葉飛頓時眼前一亮。

若真是如此,那地方無疑就是天洪的殘靈所在,此人當年奪去了那道規則之力,想必也是隱藏在那屏障之中。

思索片刻,葉飛忽然目光一閃,隨即轉頭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你,為何知曉的如此清楚?」他的聲音中,此刻透著幾分低沉。

一股無形之勢,隨之悄然而現,籠罩了前方之人的身形。

按理說,一個通神境的小輩,不會發現夢界的存在,同樣更不會知曉天鳴山脈的秘地,在這一界中,哪怕是劫境強者,都要被那一絲規則之力限制。

前方仲黎,頓時身形一顫,隨之連忙抬手抱拳。

「前輩有所不知。」

「我魔道宗宗主,曾親自踏入過天鳴山脈,對於那塊天障有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研究,但最終一無所獲,只能悻悻離去,此事宗門之內有著詳細的記載。」

仲黎隨之開口解釋道。

山脈邊緣,葉飛聞言緩緩收回目光,隨之轉頭望向前方遠處。

「進山。」沒有過多廢話,只見他開口之後,便是身形閃動向前而去。

後方岩地之上,仲黎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同時定了定心神之後,便是隨之連忙跟了上去。

……

二人進入山脈,順著引靈之術的感應,葉飛可謂是一路向前,速度更是越來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