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下一刻方昊天魂擊術襲擊而出。 諸良驟被劍珠擊傷,心神大驚而出現了破綻,方昊天的魂擊術趁機而入。

嗡!

諸良感覺到腦袋好像被人重重的砸了一大鐵鎚一樣,下意識雙手捧頭。

"機會來了,給我去死!"

方昊天的劍早就交到了左手,在諸良雙手抱頭的一剎那全力暴起,內心暗吼中以左手出劍直刺諸良的喉嚨。

這一刺方昊天是豁出去了,拼盡了全身的力量刺出這一劍。

不成功便成仁。

諸良不死,他和大哥死!

咻!

赤霄炎龍劍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刺出。

簡單,迅速。

因簡單而速速!

快快快!

雖然左手出劍沒有右手出劍的速度快,但仍然很快,快到諸良驚醒時都來不及躲避了。

此時軒轅破也是突然站起,眼中精芒狂閃,居然沒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然而就在此時,旁邊突然有數道人影撲出,其中一人手一甩,兩道細芒暴射,一道射向方昊天的劍,一道射向方昊天的頭。

噹噹!

兩聲輕響,方昊天的劍被那細芒擊中向一邊偏開,而另一道細芒卻是被軒轅破一指彈飛。

這兩道細芒,居然是兩把細小如指的小劍。

"可惡……"

方昊天見必殺的一劍居然被人破壞,內心憤怒,不甘。沒機會了,諸良已經驚醒暴退,退出了五六米遠。

"噗。"

方昊天吐血。

這一口血吐出不知道是身體重傷的原因還是因殺不了諸良而氣急的原因。

他確實不甘心啊!

眼看就成功殺了這個畜生,可是卻被人破壞了!

這,這可是他最後的底牌了!

底牌盡出,敵人未死,跟著下來會是什麼情況,方昊天不敢想象。

突然,他的內心中升起斃愧疚。

他真的太弱小了,沒能將大哥帶走。

"冷靜點。"

軒轅破見方昊天竟然不顧突然而來的人,而是死盯著諸良,他知道方昊天不甘心。伸手拉了他一下,然後目光緩緩一掃四周正快速奔跑而來的人影,最後目光看向剛才先而現救了諸良的三人。

方昊天定了定神,也看向那三人。

那三人赫然就是徐錚,徐斌以及一個軒轅破和方昊天完全想不到的人。

姜怡!

看到姜怡與徐家的人一起在這裡出現,軒轅破和方昊天幾乎同時想到一個可能,兩人迅速的對視了一眼,眼神中滿是恐懼。

軒轅破和方昊天不是因為這三人的強大而恐懼,而是他們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姜怡竟然在這裡出現,她跟陰傀堡的人是什麼關係,她跟魔族也有勾結?

她可是郡主啊!如果她跟魔族勾結,那郡王爺知不知道?

一剎那百念轉動,軒轅破和方昊天越想越恐懼。

姜怡上前,對著軒轅破施禮道:"姜怡見過軒轅殿主。"

嗖嗖嗖……

這時,四周的人已經沖近,有徐家的人,有狼衛,也有陰傀堡的人。

軒轅破沒有說話,盯著姜怡看。

姜怡笑了笑,道:"軒轅殿主不用這樣看我,我只是個小孩,你這樣盯著我看我會很害怕。"

方昊天冷笑:"小孩?"

姜怡這才看向方昊天,道:"我們又見面了!這算是我們第四次見面?第一次你搶了我的破魔玄火弓,第二次在靈藥山我讓羅喉逼你進惡魂河你竟然沒死,嗯,這一次你沒見到我,所以這一次不算我們見面。靈藥山那一次不算的話,那在坊市的時候是第二次。第二次見到你時你多威風多囂張,我都要佩服你了。今晚是第三次見面了,卻沒想到你這一次如此狼狽,連說話都快沒力氣了。"

方昊天這才知道在靈藥山時那神秘人為什麼逼他入河了,原來就是姜怡指使。

"姜怡。"軒轅破說話了,他的聲音微顫,因某種可能而驚顫,"你,你跟陰傀堡是什麼關係?"

"關係?"姜怡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笑道:"你進去過陰傀堡,你覺得陰傀堡漂亮嗎?你覺得以馬超這樣的大老粗他能將陰傀堡布置的這麼漂亮?實話告訴你吧,明面上堡主是馬超,但也只是明面上,實際上陰傀堡的主人是我。"

軒轅破雙拳猛的握起:"你父王知道嗎?"

姜怡沒有回答這話,只是冷冷一笑。

"聖女,別給他們時間恢復。"徐錚一臉卑微的說道,"軒轅破畢竟強大,若讓他恢復多一點我們對付他就會增加多點難度。"

"嗯。你說的有理。"姜怡點頭,然後手輕輕一揮,道:"殺了軒轅破,活捉方昊天,我要親手將方昊天碎屍萬段。"

"嗖!"

韓錚和徐斌同時撲上。

雖然他們知道軒轅破和方昊天都身受重傷了,但仍然不敢大意。

軒轅破是超級高手,只要他不死就不能大意。而方昊天他們也是領教過了,在落星城的時候方昊天不也是受了重傷嗎?但他現在還活著。

現在,徐錚和徐斌已經沒有回頭路。

當姜怡承認陰傀堡是她的,徐錚和徐斌就知道他們徹底沒有了退路。徐家也與魔族勾結事已經被軒轅破和方昊天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軒轅破和方昊天有機會活下去。

甚至徐錚和徐斌心裡根本就沒有打算活捉方昊天。雖然他們也很想看到方昊天被姜怡碎屍萬段,但方昊天只要多活一秒對他們徐家來說都是大隱患,所以他們決定一出手就是必殺。

只要軒轅破和方昊天死了,事後姜怡再怎麼怪責他們都不可能因此而要了他們的命。

只要他們活著,方昊天死去,怪責又如何。

絕品棄後 看著撲上的徐錚和徐斌,方昊天道:"大哥,這下子我真沒能力了。對不起,我沒能力將你帶走。"

徐斌的實力方昊天並不大清楚,但至少不在徐天虎之下。徐錚更是元陽境三重的大高手,以他現在的情況真的沒有半點抗衡之能。

"沒事。你帶不走大哥,那大哥帶你走。"

軒轅破突然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看著徐錚和徐斌,他的唇角突然露出一絲微笑。

然後,微笑變成開懷大笑,變成長聲而笑。

他好像笑的很開心,一朝開顏,百世歡樂!

沒有人知道他在這等情況下為什麼會笑得這麼開心。

難道徐錚和徐斌的樣子就長得這麼好笑嗎?

沒有人會這樣認為。

先婚後愛:甜妻萌噠噠 所以,為什麼這麼好笑的原因也許只有軒轅破才能知道了。

也許他大笑中雙眼中湧出的淚水最為清楚。

笑聲,驟止。

軒轅破看著撲來的徐錚和徐斌,笑道:"你們竟然敢現身,不怕我知道你們與魔族勾結,是認定了我已經失去了戰力吧?呵呵,你們也太小看我軒轅破了……話落,他將劍抬了起來。

方昊天看著軒轅破的背影,突然發現軒轅破居然沒有半點受傷的樣子,好像全好了。

"這麼快好了?"

方昊天不解,但大喜。

此時軒轅破的情況姜怡,徐錚,徐斌,諸良以及四周的那些人都察覺到了,個個頓時臉色劇變。

"怎麼可能?"

最清楚軒轅破情況的諸良忍不住驚叫,"他剛剛連路都走不了,還讓方昊天背著,怎麼可能恢復了……"

"一切皆有可能!"

軒轅破淡淡說道,然後揮劍。

沒有劍光亮起,也沒有劍風,更沒有劍氣。

然而四周卻出現了無數道凄厲的聲音,嘶嘶嘶嘶……那是利器劃破空間的聲音,是利器劃破皮肉的聲音。

四周的人,至少一百多人的身體突然碎開。

不僅如此,撲上來的徐斌沒能撲到軒轅破的面前,在半途就停下。他的身體出現了無數道細密的血痕,夜風輕拂,衣袍驟分,鮮血乍現,然後他的身體碎開,變成了地的血水肉塊。

徐斌則是突然渾身是血,驚恐暴退,等他退了三十八步停下時,左手臂消失了。

姜怡和諸良站在一起,竟然沒事。兩者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淡淡的流光牆。

流光牆很淡,淡到這不是牆,而是一面薄如紙的鏡子。

鏡子後面,諸良一臉驚恐而又慶幸。

他驚恐的是他跟在軒轅破身邊這麼多年,今晚才知道軒轅破竟然強大到這等地步,這,這簡直太驚世駭俗了。他甚至在想,天人境的強者也不過如此吧?

慶幸的是他正好站在姜怡的身邊而免去了一劫。不然的話他也許跟徐斌一樣死得凄慘了。

姜怡沒有驚恐,她只是疑惑,嘴裡輕喃著:"他怎麼突然變厲害了,難道他突破到天人境了?這不可能啊……但他如不是突破到天人境,那現在他的實力如何解釋……"

姜怡縱然擁有無上的智慧此時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的父親真的很疼你,竟然連他最寶貴的'幻虛鏡'都給了你。"軒轅破透過淡淡的鏡子,看著鏡子後面的姜怡,"可是他哪裡會想到她寶貝的女兒居然是當年他親手斬殺的魔笛轉生,而且已經蘇醒了。"

"魔笛轉生?"

方昊天突然明白姜怡為什麼小小年紀卻如同大人一般了。她不是什麼絕世神童,而是魔族某位厲害人物轉生並且蘇醒了前世記憶。

可是魔笛在魔族又意味著什麼?

方昊天不知道,因為他第一次聽到魔笛這個名字。

"殺了他。"

姜怡一聽軒轅破說出"魔笛"這個名字臉色突然變了。她整個突然變化,渾身黑霧繚繞,她的手中也多了一把黑色的笛子。

笛子往嘴邊一放便吹出數千道凌厲的氣勁。

咻咻咻……

氣勁穿過淡鏡,化為無數道利劍,呼嘯席捲而前,瞬間籠罩向軒轅破和方昊天。

嗤嗤嗤嗤!

無數聲割裂聲在曠里響起,軒轅破和方昊天的身周空間里出現無數道清厲的劍光。

下一刻,軒轅破一劍刺出。

劍光漸斂,劍鳴漸靜,呼嘯漸緩。

姜怡嘴裡發出一聲悶哼,臉色慘白,嘴角有一道殷紅色的鮮血。

軒轅破一刺,不但破了姜怡的一擊,還將她刺傷了。

方昊天看著嘴角有血的姜怡卻是震驚,這個小女孩竟然厲害到這等地步?

軒轅破不管姜怡,他突然抬頭,然後一劍對空揮出,彷彿空中有什麼厲害的人暗藏。

空中確實有厲害的人暗藏。 軒轅破一劍揮出,天空便是風雲色變。

轟隆!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半空炸開了,轟隆聲震耳欲聾。

"抱著我。"

軒轅破的聲音突然鑽進方昊天的耳中。

方昊天的點反應不過來。

"快。"

軒轅破聲音焦急到極點。

方昊天楞住了,這個時候軒轅破叫他抱著他是什麼意思?如此強大的實力,簡直可以大殺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