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千源,墨九狸重心裡感激,而在她心裡,千源就是她的親哥,誰也不能取代!

「坐吧,這裡的東西都是每次未央回來,從翡翠樓拿回來的,你看看合不合你口味!」千源帶著墨九狸來到一個涼亭裡面坐下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桌上擺的都是罕見的靈果,還有各種用靈力濃郁的材料,烹制而成的菜肴,可以說桌子上的每一樣,就算是在神界拿出去,也絕對都是天價的……

墨九狸拿起一顆靈果吃了一口笑著說道:「味道很好吃,哥你也吃吧!」

「我吃過了,看著你吃就好!」千源微微一笑的說道。

「哥,你把面具摘下來吧,我都好久沒見過你了!」墨九狸看著千源問道。

「不用了,九狸對不起,當初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趕到的時候,你已經……」千源看著墨九狸叉開話題自責的說道。

「沒事的,我這不是又回來了嗎?雖然中間經歷了幾次轉世,經歷的複雜了些,但是我不還是終於成功渡過那幾次轉世重生,終於再次回來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她和一般的神還有人族不同,她和帝溟寒,尹哲,慕容盈盈四個人是這個世界的管理者,一旦隕落那真的是誰也無法救活的!

但是她很幸運,有一個很愛她的男人帝溟寒,在她被害隕落的時候,帝溟寒不顧天地規則用自己的力量救了自己,讓自己沒有徹底的魂飛魄散!

雖然保住了自己的靈魂,但是她想真的活著卻沒那麼容易,她必須經歷九次轉世重生,才能徹底的靈魂融合,活著回來!

而且九次轉世重生,不能讓自己的靈魂被滅!

而帝溟寒為了救自己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因此自己的前幾世都沒有出現帝溟寒的身影,直到後面幾世帝溟寒才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這一次墨九狸從二十一世紀靈魂穿越回來,也讓墨九狸的靈魂徹底融合了,所以才能走到神界,對於墨九狸來說,所有的經歷都是她的人生饋贈!

她不後悔自己的經歷,為了自己愛的人,做什麼她都願意,而墨九狸也清楚,自己能夠有今天,一定也有千源的幫助,當初自己隕落的忽然,帝溟寒想救自己沒有千源的幫助是不可能的,靈魂碎片可不那麼容易找到的……

千源不想說,墨九狸也就不問!

「哥,我和寒在這一世已經成親了,我還有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大女兒名叫帝雪曦,小女兒名叫帝雪寧,兒子名叫帝御澤……」墨九狸看著千源說道。

「我都知道,雖然我不怎麼離開這裡,但是你別忘記了,鶴可是曾經暗中保護過你的,所以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我向前飛撲,一把抓住秦晴的手,整個屍山上的屍體似乎都在躁動,如果她掉下去,可就很難再上來了。

緊緊趴在屍體堆上,我也不敢亂動,盡最大努力保持身體平衡。不經意間我注意到剛被我扔在地上的那兩根腿骨,好像飛了出去,從屍體堆裏又有幾塊骨頭也急速的飛向空中。

“咔咔……”

一堆骨頭拼湊成了一具骷髏的模樣,身形很高大,頭骨的眼眶裏散發着紅色的光芒,忽明忽暗,像是在盯着我。這個時候,屍山的晃動平穩了不少。

我趁着這個好機會,趕緊拉着秦晴起身,兩人依偎在一起,共同面對那具高大而又詭異的骷髏。

“唰……”

一堆腐肉不知道從哪飛了出來,附着在骷髏上,我們倆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骷髏逐漸有血有肉,變成了一個高大老者的模樣,身上披着黑色的長袍,緩緩落在我們的前方。

老者一頭白髮,滿臉的皺紋,看起來很蒼老,一直盯着我們笑,片刻之後緩緩開口:“小子,你就是孟輕塵的徒弟?不錯,能獨力闖過屍山,實力已經不亞於煉氣化神境。”

他只是站在那裏,渾身就散發出讓我心悸的壓力,他如果是我的對手,我絕對不會有還手之力。幸好看起來他並不像是有惡意的樣子。

我深吸一口氣,恭敬的跟老者說道:“不知道前輩有何指教?”

“別一口一個前輩,我比孟輕塵那老傢伙要要低上半個輩分。外人稱我爲陰屍老人,你就叫我屍老吧。”他對我的態度挺和善。

我暗自心驚,這老頭看起來好像已經存在了很多年的樣子,他竟然比孟老還要低半個輩分?難道孟老真的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

不等我回應,屍老又說道:“屍山是三關中最輕鬆的一關,旨在攔截數量龐大的普通鬼魂。只要實力能達到煉氣化神境,就有機會通過。不過外界不知,屍山還有一個妙用,我對你是沒有任何指教的,可是孟輕塵專門給我說過,你要是來了,就要好好的淬鍊一番。”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在屍老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臉上好像充滿了玩味的笑容,大手一揮,我整個身體就飛到了空中。

秦晴急了,大喊着撲向屍老:“你幹什麼?快放了羅漢!”

屍老皺了皺眉:“哼,還是被孟輕塵那老傢伙算計了。說是隻有羅漢一個人,其實是想讓我把你也搭上。罷了罷了,就送他個人情!”

秦晴根本沒機會接近屍老,她也跟我一樣飛到了空中,而且就在我的旁邊。我嘆息道:“你這是何必呢,明知道他的實力根本不是我們能抗衡的,他要真想對付我們,咱倆毫無還手之力。”

她白了我一眼:“我不傻,知道這樣肯定會有危險。我只是……”

話說了一半,她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下去。但我知道她的意思,生命是最寶貴的,遇到危險所有人都本能的趨吉避凶。但如果有比生命還要重要的事情,就算危險也必須勇敢面對。

我暗自嘀咕,秦晴肯定是喜歡上我了,要不然也不會那麼拼命。但我剛花癡的笑了笑,秦晴就冷冰冰的來了句:“收起你齷蹉的想法,不然我讓你以後再也齷蹉不了!”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給我留下的心理陰影實在太嚴重了,就算我現在實力比她強,也根本不敢跟她作對。但她不是變了性格麼?真遇到事,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啊。

“去吧,接受百萬屍體的盡情撕咬。”屍老仰天大笑。

地面上的屍山竟然都開始動了,竟然緩緩的形成了鳥巢的形狀,中間凹陷了一大片,我和秦晴在同一時間失重,飛速的向下掉落。

這次掉下去並沒有發出聲音,不是因爲摔的不狠,只是下面那些屍體竟然都伸出手,剛好把我們倆牢牢抓住,動彈不得。

“艾瑪,這是幹啥啊?屍老,這是怎麼回事,你要幹什麼?”我慌了,把我們倆扔進屍體堆裏是什麼意思?

難道屍老是要讓這些屍體把我們倆埋起來?屍老沒有說話,那些屍體牢牢的抓住我,竟然都張開大嘴對着我咬了下去!

“嘶……疼啊,屍老你別開玩笑了,快放了我們啊!”我掙扎着想爬起身來,但是根本動不了。

扭頭看了一眼秦晴,她的情況更糟,嘴巴被一隻大手牢牢捂住,估計是不想讓她動用體內的陰魂珠,也讓她失去了大喊大叫的能力。

屍老飛到了空中,一臉怪笑的看着我們倆,這個變態到底想幹什麼,他是要讓這些屍體把我們倆給吞噬?還是想把我們倆用屍體埋起來,鎮壓在屍山內?

我張嘴想繼續詢問,但突然一隻已經腐爛到一半的大手把我的嘴巴也堵住了。那麼多屍體在咬我,我疼的渾身發抖,卻沒法慘叫出聲。

漸漸的,那些屍體都聚攏了過來,我們倆顯得那麼渺小,沒多久就徹底的被淹沒在屍體堆裏。但是這些屍體又很有目的性,都奔着我來,不斷的撕咬着我身上的肉。

我奮力掙扎着,但周圍的屍體越來越多,我的反抗無濟於事。我渾身上下只有疼痛感,也不知道到底被咬了多少口,會不會也變成骷髏。

最後我疼的連動都不想動,任憑擺佈。我的四周一片漆黑,只能感受到屍體在擠壓着我,我和秦晴被徹底的埋在了屍體堆裏。

有個成語叫度日如年,我以前覺得很誇張,現在我才知道這一點都沒誇大其詞。我現在哪裏是度日如年,分明是度秒如年。

被咬也就算了,尼瑪,有能耐直接把我咬死,讓我的靈魂徹底消散,也省的我受罪。可我就是死不了,只能承受着痛苦,一直被壓在屍山內。

我覺得都過去了好幾年的光景,終於沒有屍體再撕咬我,身上的疼痛感也在慢慢的消退。可誰能告訴我,那像螞蟻啃噬般的刺痛感又是怎麼回事?

渾身像是被無數只螞蟻覆蓋,總覺得癢癢的,又不時有刺痛感。漸漸的,刺痛感消失,只剩下了奇癢無比的感覺,都快把我逼崩潰了,我要是能動,我真想一把掐死自己。

“咦?不對,我好像覺得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癢癢的感覺最終也開始消散,我試着動了動,感覺很舒暢。

沒錯,我覺得自己更強大了,總算是能動了,我要出去,我要衝出去,誰也攔不住我!

“啊!”

我大吼了一聲,用盡全身力氣掙扎着站起身來,我體內的力量讓我的心情也跟着澎湃起來。我相信,我一定能衝出去!

“嘭!”

我的整個身體像是發射的炮彈,從屍體堆裏衝了出來,有不少屍體因爲而被衝擊成了肉沫和殘渣。

屍老就在我頭頂含笑看着我,衝我點了點頭。仔細一看,屍山還是那片屍山,只不過多了一個恐怖的大窟窿,那是我剛剛衝出來留下的痕跡。

在我出來片刻之後,秦晴也從那大窟窿中飛了出來,沒錯,之前我們倆確實被鎮壓在屍山內部。再沒出來之前,我還對屍老有些憤恨,懷疑他是想害我們兩個。

但是出來之後,我幡然醒悟,他分明是在淬鍊我們兩個的身體。雖然不明白是什麼原理,但是如今我的整個身體都看起來完好無損,體內似乎擁有着無窮無盡的力量。

而且之前我和秦晴在這個地方,就像是被巨大的壓力壓迫着,根本沒法飛到空中。現在我們兩個也能凌空而立,與屍老遙遙相對。

“很不錯,你們兩個現在的身體,已經不能算是單純的靈魂狀態。就算是出了陰間,也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在陽光下,而且比普通人的身體更加強大。”屍老笑着說道。

鬼魂和陽間的普通人不一樣,普通人在陽間生活,是最合適的。但在死亡之後,離開了軀殼,靈魂狀態在陽間,就像是虛無縹緲的空氣一般,能隨心所欲的變化。

當鬼魂到了陰間之後,似乎被什麼秩序或者規則限制,就像普通人生活在陽間一樣。除了那些實力很強大的鬼魂,大多數無法變化,也沒法飛起來,像是有擁有了新的身體做爲束縛。甚至也會死亡,當然他們的死亡就是靈魂徹底消散。

而剛剛屍老的所作所爲,都是孟老的安排,屍山的最大妙用,就是改變靈魂的狀態。如今我和秦晴的靈魂軀體幾乎都被撕咬殆盡,吸收了屍山內蘊含的濃郁屍氣,又凝聚了新的身體。

如今的身體情況比較特殊,介於普通人身體和靈魂狀態之間,之後再經過血海,我們倆體內的血氣也會改變。再經過陰陽陣,就真的跳脫出陰陽和六道輪迴,成爲天地間的異類。

我還好說,我沒真正死亡,還有機會回到自己的身體之內。但秦晴正如孟婆所說,如今只剩下靈魂,闖過這三關回到陽間之後,她雖然擁有了新的身體,卻再遇到危險,真的會魂飛魄散。

“屍山已過,下血海吧!”屍老交代了一番之後,手輕輕一揮,我和秦晴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頭栽進了血海。 第3969章

「等到事情都結束了,你就帶著他們三個來看看我這個舅舅……」千源笑著說道。

「恩,一定的,大女兒寶寶也就是雪曦出了一些事情,也是記憶被封印,去了別的地方,不過身邊有人保護,很安全的!」

「小澤跟著妖王去了妖界,是他自己的決定,我也就尊重他的選擇了!我擔心的是小女兒雪寧,一直都長不大不說,還因為想去幫我找姐姐而失蹤了,我一直沒有她的消息……」墨九狸皺眉說道。

「不用擔心,寧兒沒事,她在神界的無憂島上,而且她身邊的小彩很強悍,就算是全盛時候的帝溟寒也奈何不了它的……」千源看著墨九狸說道。

「無憂島?在東域嗎?」墨九狸聞言緊張的問道。

「不在,雖然現在的神界跟從前不同了,分成了五域,不過也就是人潮密集的地方,被分成五域,其餘的地方都不在五域範圍內,無憂島就是其中之一!」

「無憂島是單獨的一座島嶼,你可以把無憂島等的一些勢力,理解為隱族,在神界像無憂島一樣的勢力是有很多的……」千源解釋道。

「原來如此,看起來神界五域不過是慕容盈盈的喜好罷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確實,神殿就是慕容盈盈和帝族的旁系弄出來的,尹哲的心思倒是一直放在對付帝溟寒身上,尹哲一直想把帝溟寒天地之主的位置奪過來,所以很少來神界,一般都在聖地之巔……」

「而慕容盈盈時不時就會來神界中域,控制著神殿弄出一些幺蛾子,一些大城池中識別你靈魂氣息的陣法,就是慕容盈盈弄出來的,她還是那麼嫉妒你,害怕你……」千源笑著說道。

「她其實盼著我快點回來,才會弄出那麼多陣法,不過是想著在我出現的第一時間發現,然後趁著我沒有實力徹底殺了我,畢竟這一世我再死了,就沒可能再重生了!」

「而且,她如果現在遇到我,絕對不會讓我有逃走的可能,絕對會讓我魂飛魄散的吧!不過我想她也希望我永遠不要回來,這樣她也能繼續過她的日子了,估計慕容盈盈現在比我還難受的……」墨九狸諷刺一笑的說道。

「哥,你這座溟殿,為什麼在東域的麒麟秘境內?」墨九狸看著千源問道。

「這裡足夠隱蔽,你來這裡遇到別人的話,就應該聽聞了,這個麒麟秘境入口是常年開啟的,也無法關閉,所以我才待在這裡,這樣也省去很多麻煩,還不會讓那兩個人察覺到,白未央他們來回也不會被人跟蹤……」千源解釋道。

「你這麼說的話,這裡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慕容盈盈是絕對想不到這裡有座宮殿的,只是我進來這裡的時候開始是靈魂體,到了殿內,才不是靈魂體……」墨九狸想到什麼的說道。

「為了安全,外面那段距離是魂路,只有靈魂體才能走的路,是我從鬼界弄來的,到了殿內就會和本體融合了!」千源解釋道。 我和秦晴一頭扎進了血海,無邊無際的血海內都是鮮血,沒有腐臭的味道,只有濃郁的血腥味。

尼瑪,我只想跟屍老說一句,我還沒準備好啊,剛說完話就把我們倆扔進來,也不怕我倆會淹死?萬一我不會游泳呢?

幸好我小時候沒少跟蘇陽和許峯他們一塊下河游泳,水還不錯,要不然掙扎幾下,還不得灌一肚子鮮血?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秦晴竟然不會游泳,被扔下來之後就一直在拼命的掙扎,張開嘴想呼救。這樣可不行,再撲騰幾下準能喝血喝到飽,那以後要是接個吻啥的,會讓我很膈應的。

我一個猛子扎到了秦晴邊,她竟然死命的摁着我的腦袋,我知道她心中的恐慌,不會游泳的人掉進水裏一般都是這反應。

但是她這樣,我還怎麼救她?我靈機一動,機智的直接來了個偷襲,果然她趕緊去護着自己被偷襲的部位,沒空來摁我的腦袋。

“羅漢……你這混蛋,用手在摸什麼地方?”秦晴雙手護住部,面色猙獰。

我強忍住笑意,裝作很嚴肅的樣子:“你別掙扎,我抱着你,不然我們倆都會被淹死!”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秦晴這麼狼狽的樣子,她在我面前一直都是高冷範兒,猛然間看到她這麼驚慌失措,我的心格外舒暢。

這可是我的好機會,把握好了,不但能佔點便宜,說不定還能讓她對我有自內心的崇拜和感激。嘖嘖,剛剛的手感,實在太爽了!

“啪!”

她一個耳光把我打蒙了,好一會都沒反應過來。

“你給我滾!滾的遠遠的!”秦晴歇斯底里的吼着。

我木呆呆的看着她,弱弱的說道:“你不會游泳,我來救你而已。做好事怎麼還要捱打?”

“別讓我再說第二遍,等回去之後我再找你算賬!小心我半夜爬上你的!”秦晴冷哼道。

看來她是真的生氣了,喘着粗氣,前的柔軟還在微微的顫抖着。咦?不對啊,她不會游泳,怎麼也跟沒事人似的,我還能看到她口之上的部位都在水面上。

片刻之後我終於反應了過來,靠,這血海也太淺了,深度只到口。剛剛我們倆突然被扔下來,都太驚慌,竟然沒注意到這點。

怪不得秦晴那麼生氣,尼瑪,我英雄救美的計劃就這麼夭折,狗的血海,連游泳池都不如,趟着就能過去了。

我訕訕的笑了笑:“那什麼,剛纔我沒注意水這麼淺,真的是想來救你的。你看你剛纔不也……”

話沒說完,她就粗暴的吼了一句:“再提這茬我現在就跟你拼了,離我三米開外,我不叫你不準接近!”

說完她傲的甩了甩頭,大步往前走去。因爲血海內並不是水,而是粘稠度比較高的血液,我們倆走的都不快,一步步的向對岸邁進。

走得慢不單單是那一個原因,我們倆都很警惕,幾乎是慢慢往前踱步。最簡單的屍山都差點讓我喪命,我可不相信這血海內沒有危險,能讓我倆直接趟過去。

“秦晴,咱們倆分開走太危險了,誰知道這血海里隱藏了什麼東西?咱們還是一塊走吧!”我用盡量溫柔的聲音勸道。

但我勸了好幾次,每次她都是一樣的迴應,非常簡短的甩給我一句:“滾!”

我第八次試着再次跟她溝通的時候,突然好像有隻手拍在我的肩膀,我心中一緊,下意識的回頭看,同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但回過頭去卻什麼都沒看到,隱隱覺得肩頭有些溼潤。這讓我很詫異,鬼魂的衣服隨心所,在進入血海之前,我換了一衣服,雖然剛剛掉入血海的時候全被血液浸溼,但這麼久過去,上面的血跡早已經乾涸。

肩頭的溼潤處,看起來像是一個手印,偌大的血海內,一眼望去只有我和秦晴,難道這血海里還隱藏着什麼東西?

“秦晴,你小心點,這裏面真的隱藏着什麼東西。剛剛我的肩頭被什麼拍了一下,留下了個血手印!”我很緊張的提醒道,並且加快了度走向她。

摳門剋星 她卻滿是不以爲意,冷哼道:“這話你都說了多少遍了?我再說一遍,滾遠點,別靠近我!”

“嘩啦!”她的話音剛落,影驟然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們倆之間的距離還有兩米多,等我趕到她剛剛站着的地方時,她已經完全失去了蹤跡。我急了,大吼道:“到底是誰?快給我出來,有本事放了秦晴,跟老子單挑!”

以秦晴的實力,除非是真的出現了像屍老那種老怪物,不然不可能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但我大聲嚷了很久,依然沒有任何的迴應。

我暗自嘀咕,如果真的是類似屍老的老怪物,應該不至於不吭不響的就帶走秦晴,爲什麼會一直沒有迴應?

難道是我想錯了?我試着在她消失的地方附近走了一圈,並沒有現什麼陷阱暗流之類的東西,我甚至一個猛子紮了下去,摸到血海的底部也都相當平坦,毫無端倪。

重生之邂逅良緣 “前輩,別玩我了,趕緊把秦晴放出來吧。說吧,你是不是像屍老一樣,想用什麼方法淬鍊我們?”我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再喊。

之前的屍老直接出現在我和秦晴的面前,而且很明確的告訴我們,他是受了孟老所託,用特殊的方法來淬鍊我們。

我覺得這血海內應該也會有跟屍老類似的厲害人物,鎮守着血海,但他好像更詭異,連聲招呼都不打,直接帶走了秦晴。難道這也在孟老的安排之中?

突然,我想到了一個問題,之前我好像是過了屍山,屍老才肯出現。那是不是說,我這次也需要過了血海,纔有可能見到另外一個大人物?

想到這,我深吸了口氣,快的往血海的彼岸趕去。繼續留在原地,我也根本找不到秦晴,或許這是最後也最有效的方法。

往前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血水有些深,已經到了我的勃頸處。我改變了方式,往前遊着,此時我回頭看了一眼,後的屍山好像已經消失不見,但血海的另一邊卻根本看不到岸。

當我又遊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的時候,我的小腿抽搐了起來,尼瑪,在這種關鍵的時刻竟然抽筋。那種疼痛感瞬間讓我失去了分寸,血水的深度出了我的想象,越往前可能會越深。我掙扎着往回遊,但整條腿都抽搐了起來,我根本沒法使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