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你很不錯啊小天才,竟然能從我的臉上留下傷痕,不論戰鬥力,光論這一點,你就做的比葉卡婕琳娜還要厲害不少。”

李狂用手指從臉上沾了一些傷口處流下的血液,笑着用嘴舔了舔後說道。

“不過遊戲也該結束了。”

李狂的笑容瞬間消失,帶給了劉零危險到極點的感覺。

嘭!

一聲爆響從地面上傳來,讓樹上的劉零心頭一顫。

刷!

李狂健步如飛,和劉零同樣擺脫了一部分的來自於地球的重心引力,在粗大的樹幹上快速的向上移動着。

“緋色之冰晶,二十***!”

劉零一邊向上快速的逃避着,一邊操控着二十五根緋色的冰晶向着下方迅速向自己逼近的李狂一輪齊射。


“沒用!沒用!沒用!沒用!”


李狂的速度這次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三星級巔峯的速度使他每每都能從冰晶之間的空隙穿越過去,然後繼續縮短着他們之間的距離。

眼看着下面的李狂就要來到自己的身邊,劉零的銀色眼和緋色眼中光芒大盛,手中的冰清劍也悍然斬出。

(未完待續,最近狀態不好,努力恢復ing,請大家多給殺劍一點支持吧。) 大樹之上,刀與劍之間飛快的交錯而過。

叮!叮!叮!

李狂一刀砍出,將劉零一連三劍全部化解,然後不拿刀的另一隻手暗中捏好了玄妙的掌印,趁劉零一個不注意就狠狠的拍向劉零的肚子。

雖然李狂的動作隱藏的很隱蔽,突然襲擊的速度也大超很多普通修真者的反應速度,但這番動作卻被劉零那經過異能系統強化後的精神力捕捉的清清楚楚。

用雙腳發力,以樹幹爲起跳點,劉零一下子跳到了另一棵樹上,自然是將李狂的掌印躲避成功。

不過李狂可不會讓劉零輕易逃脫。

“刀之地獄!”

李狂再次斬出了以一秒二十四刀的刀速組成的刀之地獄,將劉零的退路全部封鎖。

前有刀,後有樹,劉零現在已經陷入了一個困境之中,死亡的威脅感無時無刻都在其周身瀰漫着。

不過劉零卻沒有因此而慌亂,反而是用自己那雙銀色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李狂的眼睛,銳利的目光跨越時空,狠狠的向李狂的眼睛中刺去。

僞·目劍!

“什麼!”

李狂可沒有想到劉零還有這一個防不勝防的招式深藏不露。

雖然李狂的神經在劉零使用這一招的時候就反應了過來,並且想要控制身體閉眼,但身體向來是比神經的反應慢半拍的。

當李狂纔剛剛將眼睛閉上一半時,就看到了一道銳利的銀色光芒從劉零眼中射出,速度極快,並且在自己的眼中不斷放大着。

“啊!”

哪怕是身體經過了層層蛻變的三星級修真者,他的眼睛也依舊是很薄弱的。

李狂現在的樣子和耐克曾經中招的樣子一模一樣,都暫時的處在了失明狀態,眼睛疼的鑽心,疼的欲死。

“緋焰的雙崩山劍式!”

抓住了李狂暫時失明所造成的破綻,劉零從刀之地獄中飛快跳起。

跳到了李狂的上方後身體朝下落去,然後緋色之焰化爲左手的緋焰長劍,與右手的冰清劍雙劍合併,同時向李狂使出了最強一擊。

轟!

這如同能崩碎山巒的一劍也是厚重的力量與速度並存,儘管沒有李狂所施展的那麼聲勢浩大,但也帶着劉零的必殺之心快速的殺向李狂,讓其不可忽視。

“你竟然能同時使用兩柄劍施展登堂入室的劍式?!”

作爲一名凡塵的妖孽,李狂也有着一些屬於自己的底牌。

因此劉零施展的僞目劍雖然給李狂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但李狂在這短短片刻間竟然勉強將視力恢復了幾分,雖然看東西仍模糊不清,視力捕捉的範圍也受限,但還是看到了劉零的攻擊所在。

眼看那兩柄劍就要對自己造成性命威脅,李狂趕緊腳步錯亂的使出了一套玄妙步法,在劉零的眼前化作殘影,險之又險的讓這兩劍落空。

“怎麼會……”

劉零露出了驚愕的表情,不明白李狂爲何能如此之快的恢復自己的目劍對其眼睛造成的傷害。

隨着李狂落到了另一棵樹上,劉零也暫時停止了追擊,這片樹林中一時間靜了下來,只有一片片由於兩人戰鬥而破碎的樹葉紛紛揚揚的落下。

李狂用光亮的刀身看了看自己臉上兩道左右相對稱的血口,一道是劉零之前用緋焰冰晶在右臉留下的,而另外一道卻是從額頭到臉,更是從他臉上的下巴劃過,使李狂的臉完全破相。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看着自己臉上的傷痕,李狂忽然有些神經質的狂笑起來。

“你小子真有種啊,竟然能做到這一步!”

李狂的嘴角大大的向上彎曲着,兩隻眼睛突然變得妖異無比,人類的眼睛絕對不可能形成的一對豎瞳不斷收縮,形成了一道道危險的血紅色光紋。。

“既然還將我的臉給毀了……!”李狂的聲音隱隱有些向人類脫離,向着兇殘的野獸靠近着。

李狂的臉上越發猙獰,帶給了劉零不斷飛昇的沉重壓力。

“那我就讓你看看吧,就連葉卡婕琳娜都沒有逼出來過的……我的真正的底牌!”

身體極度向外伸展着,李狂的身體肌肉不斷的鼓動、變化,彷彿在醞釀着什麼。

“半重……妖身變!”


血色的霧氣從李狂的身上散發開來,漸漸瀰漫了李狂的周身,這些血色霧氣所過之處李狂的身體都壯大了幾分。

一根根細細的血色尖刺從李狂的皮膚中被擠壓而出,那血色的尖刺層層疊疊,密密麻麻覆蓋到李狂的整個上半身,使的他不似人形。

尤其是李狂的臉變化的最爲巨大,帶走傷痕的臉慢慢的扭曲着,全身上下的血管全都鼓了起來,嘴部高高隆起,像是一隻類人猿猴一般,血紅色的豎瞳晃動之間隱隱帶出道道血痕。

“這是……妖族?不對,這是什麼?”

劉零的眼中更加凝重起來,眼神也在劇烈的動盪着。

他發現這個李狂現在的狀態貌似很不對勁,而且其周身的氣息都旺盛了很多。

“給我去死吧!”

身體發生了異變的李狂雙眼血紅的看着劉零,下一刻直接消失在原地。

轟!

李狂近乎瞬息移動般的來到了劉零的面前,右手中握住的刀對着劉零怒劈而下。

呯!

顫抖的雙手緊緊握住雙劍,劉零嬌小的身體在李狂巨大的力量推動下倒飛而出,在樹幹上飛快的向下滑行着,鞋底甚至和樹皮摩擦出了無數火星,點燃了大樹。

“這已經是四星級的力量和速度了,這個李狂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讓戰鬥力增幅的如此巨大。”

劉零握劍的手因爲李狂的力量攻擊而顫抖不已,然而還沒等劉零的身體在樹上站穩,李狂那帶着猙獰笑容的猿臉就再次出現在了劉零清澈又銳利的銀色眼和緋色眼中。

“劉零,接我一招大成刀式吧!”

李狂的刀上突然綻放出了無盡血色,襯托出了劉零蒼白的面龐。

“血狂刀斬式!”

***************

“這個李狂竟然還有這種底牌!”

柴鍵震驚的看着樹上兩個人的激戰,不論是劉零還是李狂今天都帶給了他太多的驚訝,特別是李狂,過去他們也曾戰鬥過多次,但他從來都沒有見過李狂這一副猙獰的樣子。

就在柴鍵觀戰之際,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喔!那一個小天才真是厲害啊,竟然將李狂逼得連這招壓箱底的功夫都使出來了,還真是不簡單啊。”

“蛹一臨,你來了啊。”

回頭一看,柴鍵發現蛹一臨竟然無聲無息的來到了自己的身後。

“嗯,他們戰鬥的動靜挺大的,而且我從那裏看到了李狂發出的刀痕,有點感興趣,就過來看看了。”

蛹一臨走到了柴鍵的身邊,兩個人一起看向樹上那兩個不斷激戰的人。

這兩個人都是超脫於三星級極限的存在,所以眼力自然不是普通修真者、異能者能夠相比的。

特別是擅長陣法的蛹一臨,觀察到的東西比柴鍵還要詳細一些。

他看着在樹上不斷倒退着的劉零在李狂的瘋狂刀光下漸漸落入了下風,還有那瞬間來到劉零身邊的李狂斬出的那恐怖的一刀時,不由的搖了搖頭,對柴鍵說道。

“小天才雖然天才,但要想和這種狀態下的李狂比還是差很多的,我看就算是我們兩個人合力和這種狀態下的李狂交手都不能確保全身而退,更何況是小天才這一個人呢。

“這麼年輕的小天才就要隕落了,真是有點可惜啊……”

咔嚓!

蛹一臨的話還未說完,就有一聲積累了太長時間的脆響從這片樹林中傳開,讓蛹一臨的話語爲之一頓。

(未完待續) 李狂這一大成刀式斬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太快,刀身上還帶着厚重的血氣和刀氣,勢若雷霆,幾乎不可阻擋。

劉零的銀色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狂斬出的這一刀。

在濃濃的死亡威脅下,他的求生慾望在這一刻顯得分外強烈。

死亡的滋味劉零是深有感觸的,無盡的空虛和寂寞哪一樣都令人畏懼,所以劉零不要再死一次了,這一世他要活!要活的比誰都要長!

“現在也只有拼命一搏,看看能不能成功了!”

劉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中的光芒再次變得銳利無比。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的調動起了銀河源力,劉零在運轉銀河源力的瞬間就和天上的九顆星辰形成了緊密的聯繫,星光能量、高品靈石的靈石能量和劉零自身的銀河源力三者合爲一體。

至今爲止打到最圓滿狀態的銀河源力帶着迄今爲止最雄厚的能量積累向着那道象徵着銀河源力第三層的最後關卡毅然衝去。


這些銀河源力帶着劉零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狠狠的撞擊在了第二層到第三層的屏障之上。

咔!咔!咔!咔!

那一層薄如禪翼的境界壁障在劉零的衝擊下劇烈的動盪着,其上出現了無數的裂縫。

這一次,劉零的付出得到了回報。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