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答應了啊!好,我這就說。我叫阿豪,我的母親是強哥救得,要不是他,我母親早就餓死街頭了,遇到強哥我纔跟他在一起,一直混到現在,強哥爲人不能說不好,但好的時候沒得說,。。。”阿豪慢慢的的說着,最後眼睛裏開始溼潤了起來。

歐陽俊聽完後,心中也是嘆了嘆氣,沒想到他老大還是這樣的人,不過這阿豪,歐陽俊是要定了。

“我問你,阿豪,你願不願意跟着我,只要你願意跟着我,強哥我可以放過他。”歐陽俊心中很欣賞阿豪,雙眼留往的眼神希望阿豪能答應他。

“只要你能放過強哥,我願意。”心中這是苦啊!沒想到的是歐陽俊是要他的人,而他欣賞自己的什麼呢?

“好,你帶我去見強哥,我想和他說一件事。”現在是歐陽俊找強哥。就是想讓強哥把阿豪規劃到自己的身邊。

“這個,現在強哥應該在醫院。”阿豪小心的說道。

“什麼?不會去看王天霸了吧!”歐陽俊到現在還沒想出,這王天霸和強哥是什麼關係。

“嗯,是的,這王天霸的父親也來了,他們好像要對付你。”阿豪還是把事情說了出來,現在面前的這個少年是自己的老大,只要他能保證強哥沒有生命危險,自己就算報答了他的救命之恩。

“呵呵,就讓他們來吧!“歐陽俊一臉奸笑。

“你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這個電話。”歐陽俊把他的電話寫給了阿豪,讓阿豪回去他是有用處。

“嗯,好,老大,那我先走了。”阿豪收起了電話號碼,坐着一輛計程車回去了。

歐陽俊在樹林裏呆了好久纔出來,才慢慢悠悠的走進校園。

。。。

。。。

“霸兒,你醒了啊!你說說昨天是怎麼回事啊!”王飛羽看着比昨天好了一點的兒子,強哥也在後面看着牀上的王天霸。

“爸,他叫歐陽俊,是我們黃州市的人,既然他我對付不了,從他家裏下手。”王天霸心中的狠,比他老子都強百倍,只是碰到了歐陽俊,讓他一次次的被辱。

“兒子啊!我安排了飛機,把你送到京都,你在那邊應該比較安全的,這邊你就不用擔心了。”王飛羽想的先保住兒子,自己的老命無所謂了。

“爸,你要小心啊!”王天霸的臉上已經有了幾滴淚水,這都是歐陽俊害的,歐陽俊,你這個天煞的。

“嗯,來人。”幾個手下推的車子,從電梯下去慢慢的來到了醫院前面空曠的地方,上面停着一架直升機。

王天霸被推上了飛機,王飛羽揮了揮手,他是要爲兒子報仇啊!看着飛機慢慢欺負,王飛羽的心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阿強啊!你跟我一起去黃州吧!在那裏纔是我們的地盤,看這個小子怎麼辦?馬上通知家裏的人,把他的親人全部給我抓起來。”一聲令下,幾個手下開始打着電話。

“走吧!上車吧!”王飛羽說完走上了車,坐了下去。

強哥擺了擺頭,看來這次他真的無回頭路了。 “同學們,明天是週末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回家的時候特別要注意,現在的一些壞人分子,專門盯着你們這些未成年人,而且還是女同學,回去的時候一定要結伴,大家都聽好了沒有啊!。”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而且還是最後一節課,藍凝雪在講臺上提醒着全班的同學們着。

“老師,我們都知道了。”全班的學生異口同聲大聲的回答着。

“嗯,那就好,現在馬上要下課了,大家都準備一下吧!還有回家把假期的作業都要昨晚哦!不然週一來檢查的時候,誰沒有給我做完,就給我去曬日光浴去。”藍凝雪笑着說完,班上的同學都看着她,沒想到這藍凝雪老師還會開玩笑啊!

藍凝雪其實是說給歐陽俊聽的,誰叫你那樣對我,要是來說的話,還真不是歐陽俊的錯,但是藍凝雪卻不這麼想,我拉你是我的不對,你幹嘛把我的初吻都奪了去,我還沒有男朋友呢?

真的沒有男朋友,雖然在大學裏,藍凝雪學習成績非常好,才分這麼好的崗位,要是不認真的話,學校都不給分配工作。

歐陽俊覺得有一雙眼睛盯着自己,渾身打了一個哆嗦,這女人還真是不能惹啊!不過她那身材,慢慢的一雙***的眼睛在藍凝雪身上掃來掃去。

“叮咚咚。”下課的鈴聲響起來了。

“同學們再見,下週一見哦!”覺察到歐陽俊那雙猥瑣的眼睛,藍凝雪的小臉上慢慢的泛起了紅暈,說完轉身就走出了教室。

“看我下個星期怎麼收拾你,你要是不做完作業,哼,我要你好看。”藍凝雪邊走着,自言自語的說着。

看到班主任走了,同學們背起書包,心中激動的心情,往教室外面衝去,終於一個星期結束了,可以回家了。

“睿兒,你是先回家還是。。。”歐陽俊走到唐睿兒身邊,輕撫着她的秀髮。

“我。想。不。回去了。”唐睿兒想了一會兒,其實她想回家看一下爸爸媽媽,只是和歐陽俊分開,心中捨不得。

“那好吧!要不去我家。”歐陽俊希望她能同意,讓奶奶看看,自己帶了一個女朋友回來了,就是不知道奶奶高興不高興。

“嗯,”聽到歐陽俊讓她和他一起回家,唐睿兒心中不知道有多高興了。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歐陽俊褲帶裏的手機響了。

“喂,你是誰。”歐陽俊拿出手機,接了電話,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老大,是我,你趕快回家吧!肯能你家裏出事了,我是剛剛得到消息,馬上就彙報給你。”阿豪心中比較急,如果強哥也參與了,那他真的救不了強哥了。

“好,兄弟,我會記住你的。”歐陽俊猶如晴天霹靂,一陣怒火!真正的怒火,沒想到他們對自己的家人動手。

“睿兒,你先回家,我家裏有事。”說完歐陽俊一個箭步,直衝校門口。

唐睿兒還沒有明白什麼事情,看他焦急的樣子,應該是家裏出了事情,趕緊拿出手機給她爸爸打了一個電話。

“爸,我這個星期不回來了,和同學一起有事。”說完掛了電話,馬上跟着後面,也趕了出來。

可是已經看不到歐陽俊的影子了,馬上招呼了一輛出租車往黃州市方向,心中擔心着到底歐陽俊家出了什麼事情?

“艹,你們這些狗崽子,看我這次不滅了你們。”歐陽俊開着一輛車飛馳在道路上。

。。。

。。。

“哈哈,看這個小子怎麼認栽。”王飛羽


透過鐵門的縫隙,看着裏面躺着十幾個人,這裏面有歐陽俊的奶奶,爸爸,媽媽,還有一些不相干的人。

“你們這些畜生。”歐陽俊的爸爸在嘶吼的叫着,看着自己面前的母親,心中滿身愧疚,這麼多年了沒有讓她過上一天的好日子,現在倒好了,都不知道什麼事情,就稀裏糊塗的被人給抓了,還被拷打了,身上一道道烏青,紅腫的臉頰,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肌膚。

“呵呵,你們生的好兒子啊!他嗎的,都踩到我兒子頭上了。”一說着王飛羽心中的怒氣不由自主的迸發出來。

“怎麼,是俊兒惹得什麼事情,娘,到底怎麼回事啊!還連累了這麼多人?”歐陽俊的爸爸質問着面前的母親。

“你問我,我問誰去啊!你自己生的兒子你們不管,哼,現在纔想起來了啊!你這個天煞的,不要問我?”歐陽俊的奶奶看都不看自己的兒子,這兒子不要也罷,幾十年了,沒讓自己放心過,現在倒好,俊兒出事情了纔想起問問。

“娘,是我不對,好吧!”看娘不理他,歐陽俊的爸爸心中也是一酸,是啊!自己都做了些什麼事情啊!十幾年不管不問,回憶着十幾年過的日子,自己是怎麼對面前生他養他的老母親啊!

“哼,等你們的好兒子來吧!哈哈。”王天羽說完頭也不回朝外面走去,佈置着一切,就是等着歐陽俊來。

。。。

。。。

小車在公里上奔馳的行駛着,歐陽俊都把油門都踩到底了,心急如焚,終於在兩個小時後,到了家門口前的街道。

歐陽俊遠遠的看到,他家圍了一大圈人,屋子還正在冒煙,可已經燒的一片廢墟了,警察封鎖了現場,消防官兵的車子還在,消防員在收拾着救火的設備,想必剛剛把火撲滅!

歐陽俊一腳踹開車門,直接飛快的衝了過來,看見自己家被燒成這樣。

“奶奶,奶奶,你在哪裏啊!”歐陽俊雙膝“砰”的往地下一跪,眼睛裏涔出一滴滴淚水。

“俊兒,你回來了啊!”周圍幾個鄰居走了過來,心中滿是遺憾,不是他們不救,只是火勢太大了。

“有沒有人看到我奶奶。”歐陽俊站起來,大聲一吼。

“吼什麼吼啊!這個情況我們已經從村民口中瞭解了。我兩個同事已經把情況調查清楚了,意外失火。“一個警察在歐陽俊邊上,聽到歐陽俊大吼可一聲,耳膜都快震破了,警察也大吼了起來。

歐陽俊一把抓住了警察的衣領,準備掄起拳頭。

“你是歐陽俊吧!你好,有人給你留了一封信,跟我去警察局吧!”關靖萱看到這邊的異常的情況,趕緊跑了過來,拉着他的手。看着面前滿臉淚花的歐陽俊,一想,原來是他,不是前兩個月去****嗎?趕緊把留下的信給說了出來。

“什麼信。”歐陽俊聽到關靖萱一說,鬆開了手,那警察都快喘不過氣來了,嚇得趕緊跑走了。一想有封信,肯定是他們綁架了奶奶,要自己去,那麼奶奶還活着,歐陽俊心中才慢慢的鬆了下來。

“有人給你留得,不過我不知道,已經被帶走了。”關靖萱對於歐陽俊家失火,心裏也很哀痛,但並沒有發現什麼情況,只是還有一封信,這份信一定有問題,怎麼好好的就會是活呢?這就值得她懷疑了。 “好,我跟你走。”歐陽俊說完,看着關靖萱離去,跟在關靖萱後面上了警車。一雙眼睛混在人羣裏盯着歐陽俊,只是歐陽俊沒有發現。

“老大,這小子去警察局了。”一個偏僻的角落裏對着電話裏面說起。

“嗯,繼續給我盯着,等他出來你知道怎麼做了。”

“好,老大,我知道了。”說着電話掛了,繼續跟着歐陽俊。

—————————–

在車上。

“說說情況吧!”關靖萱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才導致歐陽俊的奶奶失蹤,還有歐陽俊家怎麼會突然的起火?一串串的疑問,在關靖萱的腦海裏面。

“這個,算了,我還是不說了,你只要把那封信給我看就知道了。”歐陽俊想了想,還是自己去解決這件事,靠警察可不能把王天羽給滅了,只能自己去動手了,要把王天羽這個挨千刀了給宰了。

“你不說,我怎麼幫你拿到那封信啊!”關靖萱想了想,不知道情況,那麼這封信就是關鍵。

在關靖萱的壓迫之下,只好說了起來:“好吧!這得從三年說起,那天…”

歐陽俊慢慢的說完,把三年前和這幾天怎麼與王天霸產生仇恨,只說了一個大致,詳細的沒有說清楚。

“哦,原來是這樣,等我回局裏,我們馬上派人去抓王天羽。”關靖萱想依靠警察來抓~住王天羽,哪知道警局裏早就有他的人。

歐陽俊沒有希望警察會做這件事情,因爲他們實在是太弱了,還得靠自己,只是爲了拿那封信。

“到了,下來吧!”關靖萱停好了車,拉了一下車門,知道歐陽俊心裏很沉重,誰家出了這樣的事情,心裏都不好受。


“嗯,直接帶我去吧。”歐陽俊看着關靖萱,其實關靖萱長的挺漂亮的,還見過一次面,只是現在歐陽俊心中沒有這樣的想法,還是先處理好這件事情。

“嗯,走吧!”關靖萱帶着歐陽俊來到刑事課。

“金科長啊!我來看看你們剛剛拿回來的那封信。”關靖萱笑着看着坐在辦公桌上的中年男人。

“哦,是小關啊!來,做吧!呵呵,我這就給你拿。”金科長說着那色迷迷的眼睛盯着關靖萱胸前。

只是關靖萱還沒有看到,被歐陽俊給看到了,還沒有想到這裏面還有這樣的人,只是悲哀啊!

“哦,那謝謝了啊!”關靖萱笑着點了點頭。

“沒事,小關啊!晚上有沒有時間啊!”金科長一邊拿着那封信,一邊說着。

“哦,這不是你知道嗎?剛出的案子。。。”關靖萱哪知道金科長打的什麼壞主意啊!

“哦,你看吧!”說着金科長走到關靖萱面前,遞了過來,準備想好好的摸一下關靖萱那白~嫩的小手。

“叱。”信已經到了歐陽俊的手裏,拆開一看。

“小子,你不是有能耐嗎?你敢傷害我兒子,你的家人都在我手上,有本事你就來找我,不過警察是不會幫你,哈哈。”

“砰。”歐陽俊一看完,身上的青筋快要蹦破一般,一拳頭直接砸在金科長的辦公桌上。

“嘶。”桌子馬上四分八裂,變成了一堆垃圾。

金科長和關靖萱都看呆了,這小子。。。

“喂,你是哪裏冒出來的,把我的桌子給打壞了,來人,給我銬起來。”金科長很快反應了過來,這把自己的辦公桌給劈了,不就是扇了他的老臉嗎?

“金科長,你消消氣,這是我的堂弟,你就看我的面子上,行行好。”關靖萱沒想到歐陽俊敢劈了金科長的桌子,這一下子可好了,金科長還要抓人,還好關靖萱機智。

“那好,小關啊!什麼時候有空請我吃飯哦,你看我的桌子。。。”金科長一想,也對啊!賣關靖萱一個人情,到時候把她給哄到牀~上去,心裏一想,這關靖萱是局裏的一朵金花,只是好多人都沒有成功,要是被自己給抱上了牀,一想着自己能臆想一下,心裏的氣馬上就消了。


“好拉,金科長,到時候請你吃飯行了吧!那我先走了啊!金科長你先忙。”關靖萱說完趕緊拉着歐陽俊的手,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