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雖然秦越被秦仙兒狠狠教訓了一頓,讓他做事收斂一些,不要仗著家族的勢力,到處惹事,免得給秦家帶來惹不起的麻煩。

尤其是在葉白這件事情上,秦仙兒特意囑咐秦越,暫時不要去找葉白麻煩,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畢竟,對方的背後,據說有著劍道大師的存在,能不招惹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可是,秦越內心實在太憋屈,聽到秦仙兒的意思,他一臉意外和委屈,當時沒有多說什麼,這些日子都在秦家養傷。

然而,秦越可沒有閑著,一直在留意葉白的動靜。

只是,葉白似乎人間蒸發了一樣,這些日子,壓根不在天象武院,就連人影都看不到了,讓秦越十分憋屈。

原本他今天準備去凌雲酒樓吃飯的,沒想到剛剛出門沒多久,便遇上了葉白,秦越怒從心中起,立馬帶人圍了上來。

「哈哈,葉白,難道你不知道,這裡是我秦家的地盤嗎?你冒犯了本少,居然也敢過來,是來賠罪的吧?」

秦越哈哈大笑。

而他身邊的青年,大多都是元丹境五、六重的樣子,只有兩人,達到了元丹境六重的巔峰。

他們之中,除了少許秦家的其他弟子,絕大部分,都是來自凌武國其他城池的天才,聽說秦越受傷,特意過來探望。

聽到秦越的話不少人面色微變,有些忌憚地看著面前的黑衣少年,將他的樣子,牢牢記載心底。

最近,他們聽得最多的,應該就是有關葉白的傳說了。

那種戰績,簡直讓他們駭然,當即就十分不相信!

畢竟,那些傳聞聽上去,真的太過誇張了啊,什麼葉白打敗了金牌大導師這樣的鬼話,都有人往外傳。

這不是胡扯么?真把老子當成白痴了啊!

我特么信了你的邪!

不過,對於這個名動天象城的少年,他們還是相當好奇的。

只是,他們倒是沒有想到,居然在這裡碰上了葉白,看著秦越那憤怒的樣子,所有人都知道,一場大戲即將開始了啊。

「你還是那麼欠揍啊!看來上次的教訓,讓你一點都沒有好好反省一下,秦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廢物子弟?」

葉白微微一笑道,完全沒有把秦越當成一回事。

手下敗將罷了,你有什麼好嘚瑟的?這傢伙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啊。

嘶!

葉白的話,無疑讓不少人暗自驚呼,倒吸一口冷氣,眼神凝重地看著葉白,這傢伙果然如同傳聞中那樣,十分『囂張』啊!

難道他的實力,真的有那麼恐怖?

自然,也有人是不相信那些傳聞的,甚至,秦越的這些狐朋狗友裡面,還有想要挑事的,也有想要藉機向秦越獻媚的。

當然,也有嫉妒葉白的。

「葉白,這裡可是秦家的地盤,就算你有點本事,還能在秦家的地盤上翻天不成?你真是太不把越少當回事了啊」

龐城道。

他也是凌武國一個排名前十的城池的少主,身份不低,對於傳聞里有關葉白的說法,他壓根不信。

一個少年而已,怎麼可能強到那般地步?

而且,在他拜訪秦越的時候,秦越可是親口說過,葉白也就元丹境六重而已,傳聞不實,他當時只是不小心才被葉白偷襲所傷罷了。

「哼,他既然找死,越少自然不會和他客氣,今天,就算秦家人不出手,就憑我們這麼多人,也能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

劉高冷哼道,元丹境六重巔峰的修為,猛地爆發!

果然,已經有人按耐不住了!

秦越聞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忍不住讚賞地看了那人一眼。

那意思很明顯,你說的很好,我很喜歡!

「小子,聽到了嗎,就算你再厲害,還能是我們這麼多人的對手不成?我有這麼多兄弟幫我,還能怕你不成?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訓一下你!」

秦越笑道,眼裡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這年頭打架,誰和你一對一單挑啊,只要能夠報仇,秦越毫不介意群毆葉白一頓。

其他人聞言,一個個大喜,尤其是剛才開口討好秦越的那名青年,更是內心激動,這種得到越少認可的機會,可不多啊。

而且,這裡是秦家的地盤,又有這麼多人一起,他倒是不相信,葉白能夠一人單挑一群人!

想明白這些,此人身先士卒,體內真元爆發,可怕的氣息衝天而起,只要秦越一個命令,他就會對葉白出手。

「烏合之眾,也敢對我出手?」

葉白似笑非笑地看著秦越等人,嘴角的嘲諷意味更多。

秦越大怒,眼睛里氣得噴火,他更不答話,大手一揮,示意大家一起對葉白動手。

人多勢眾,我怕你做什麼?

至於其他青年,早就被葉白的話激怒了!

這小子居然敢罵他們是烏合之眾,這也太瞧不起人了啊,簡直是找打!

嗡嗡!

可怕的氣息接連爆發,這裡的動靜,終於是吸引了不少人,忍不住同情地看著葉白。

唉,這就是得罪秦越的下場啊。

葉白千不該萬不該到秦家的地盤啊,這不是找死嗎?如果他一心躲在天象武院,就算是秦家,也不能將葉白怎麼樣吧。

看來,今天的事情,沒有那麼容易收場了!

第二更

(本章完) 果然,隨著秦越的一個手勢,所有青年都同時對葉白出手,尤其是龐城和劉高,更是一馬當先,竭盡全力,表現自己!

我們這麼多人,還能怕了你不成,饒是你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應付得了!

看著已經動手的這些青年,秦越眸光微凝,充滿期待。

「小子,看我龐城怎麼教訓你!」

龐城怒喝一聲,速度最快,眨眼就到了葉白的身前,他一拳揮出,帶著凌厲的勁風,猛地砸向葉白的腹部!

而劉高的速度,同樣不慢,一掌拍向葉白的胸膛,帶起十幾道掌影。

谷歌的9527 他們的修為都是元丹境六重巔峰,出手自然比其他人兇猛一些。

只是,葉白依舊面色平靜,眸光如水,而後緩緩伸出手掌,看似緩慢,卻詭異地抓住了龐城的手臂。

嘎吱!

隱約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只聽一聲慘叫,葉白一把捏斷龐城的手臂,直接將他的身體輪了起來,而後猛地砸向劉高。

後者的臉上,依舊殘留著激動而殘忍的得意之色,還來不及反應,就被龐城的身體砸在了身上!

可怕的力道,直接讓他們兩個的身體,狠狠地跌倒在地上,哀嚎不止,可是,葉白卻沒有停下來的打算,身形一動,直接殺到了人群中。

簡直是虎入羊群!

他一拳一個,直接將這些對他出手的青年,全部橫飛,前後時間,還不到十秒鐘!

眨眼功夫,這些攻擊葉白的青年,全部被打翻在地,慘叫不止,尤其是他們中的不少人,傷勢慘重,肋骨斷了十幾根,咳血不止。

他們痛的滿地打滾,痛哭流涕,看向葉白的眼睛,充滿恐懼!

尤其是他們之中的絕大部分人,都被葉白一拳震碎了體內元丹,徹底淪為廢人,再也沒有修鍊的可能性。

既然你們選擇對我葉白出手,那就要承受後果!

嘶!

圍觀的人群里,爆發出一陣陣驚呼聲,終於,有人過來之後,將葉白認了出來。

「他就是天象武院的那個葉白?果然厲害」

「是啊,難怪有恃無恐,完全沒有將越少放在眼裡」

人群里,爆發出陣陣驚呼聲。

這一段時間,他們可沒有少談論天象武院的那個新生,只是,今天倒是他們第一次看見葉白。

這傢伙果然如同傳聞中一樣,強大的一塌糊塗啊!

而且,看著秦越帶著一群人圍毆葉白的架勢,看來傳聞中,秦越被葉白暴打的事情,多半是真的啊。

只是,葉白的膽子也真是夠大,打了秦家的第二天才秦越,居然還敢到秦家的地盤上來,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這裡可是秦家的地盤,葉白打了這麼多的人,那就是不給秦家臉面,秦家能輕易放過他?恐怕秦越第一個就不答應吧。

更何況,這裡距離秦家府邸,也不過一里之地啊,估計秦家的強者,眨眼就到,他們倒是好奇,葉白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勢。

「葉白,你敢在我秦家的地盤動手傷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啊!」

秦越終於回過神來,氣急敗壞道,他深深咽了一口水,看向葉白的眼睛里,充滿忌憚。

剛才,他原本還想乘著人多,對葉白出手,可是,他實在沒有想到,這些各大城池來的所謂的天才,壓根不是葉白的一合之敵。

甚至,這些人就連給葉白帶去一些麻煩都做不到。

真是一群廢物!

不過,既然葉白在秦家的地盤動手了,那麼,他就有足夠的理由,讓秦仙兒出手對付葉白。

否則的話,秦家的威勢和顏面何存?

這一次,秦仙兒就算不想得罪葉白,那也不行了!

正所謂騎虎難下啊!

這才是秦越真正的目的所在。

就在剛才,秦越已經讓人去秦家報信了,想必秦仙兒很快就會帶著秦家的高手過來,到那時候,就算葉白插翅也難飛了。

「照你這麼說,你還有理了啊!剛才,難道不是你們先對我動手?」

葉白冷笑,而後朝著秦越走了過去。

謝家皇后 「你想幹什麼?這可是我秦家的地盤!」

秦越顫聲道,看著緩緩走來的葉白,秦越臉色發白,腳步忍不住後退,再次向葉白強調,這裡是秦家!

「那又如何,我葉白想要打得人,還沒有誰能夠跑得掉!」

葉白冷漠道,已經來到秦越的身邊,猛地一巴掌打在秦越的臉上!

啪!

秦越整個人都被抽飛了,面對葉白,他連反抗都無法做到,直接被打得滿地打滾,嘴角咳血,尤其是他的臉上,多了一道血紅的掌印。

「天哪!他居然敢在秦家門口打秦家的天才!」

「是啊,這小子果然夠霸氣,只是,秦家這下更加不可能放過他啊!」

「嘖嘖,秦越可是秦家第二天才,僅次於秦仙兒,葉白打了秦越的臉,那就等同於打了秦家的臉啊!這下麻煩大了!」

我的時空穿梭車 有人驚呼,臉色有些發白,打臉這樣的事情,對於秦家這樣的豪門大族而言,更加難以接受啊。

「小畜生,你敢打我臉?「

秦越一臉蒙逼,眼裡都快噴出火來,手掌猛地排在地面,整個人直接翻身而起,嗡,一聲劍鳴,他的手裡赫然多了一柄水藍色長劍!

可怕的波動,猛地從劍身上傳播開來!

玄級中品靈劍!

「水雲劍!」

看著秦越手裡的靈劍,所有人呼吸急促,也只有秦家的天才,才能擁有玄級中品靈劍啊!

眾人眼神火熱,充滿艷羨,卻不敢有奪寶的想法。

只是,葉白在看到水雲劍的那一刻,嘴角的笑意更多,哪有半點懼意。

「小子,我要你死!」

秦越眼裡充滿怒火,體內真元爆發,水雲劍被他瘋狂催動,劍芒大盛,寒光凜冽,直接生成一道水藍色光幕,如同一道屏障將秦越保護起來。

葉白挑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他一眼就看出,水雲劍的威力,明顯比他的暗影劍還要大一分!

看來今天運氣真不錯啊,出門就有人送禮上門了,而且還是玄級中品靈劍這樣的大禮,既然如此,那他就笑納了啊。

如果讓秦越知道葉白的想法,居然能氣得吐血。

我特么姓秦,不姓宋(送)!

第三更!(上午還有一更)

(本章完) 看著葉白臉上的那莫名其妙的笑意,秦越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嚴重感覺自己被侮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