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夠了。」

倩影笑道:「師弟或許不知道,葉師弟如今可是上位神,雖然他的修為還沒有晉陞神靈境界,但是肉身已經蛻變為上位神,那實力就算是一般的上位神都不是對手,不用多久,或許就能成為上位神中的頂級高手了。」

上位神?

司徒坡的眼睛這回算是瞪圓了,他嘴巴張了張,可惜真不知道要說什麼,現在他的心中只有一種念頭,那就是日了狗了,這小子就連神靈都不是,可這個肉身居然直接成就上位神,現在司徒坡算是明白倩影看自己的眼神為何那麼奇怪了。

娘的!

一個中級神靈去挑戰上位神,這不是找死還是什麼,別看對方只是肉身境界的上位神,司徒坡可是非常清楚,相比一般的上位神,肉身境的更為恐怖,他可不會忘記葉凡擁有神器一般的肉身,這要是大戰起來,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神器,同級別的上位神根本破不了防禦。

商途 這小子司徒坡算是徹底死心了,他知道自己甭想追上葉凡的腳步,更別說去挑戰了。

倩影笑道:「如今兩大秘境融合,宗門決定開發第一層秘境,葉師弟來自第一層秘境,所以宗門決定有他負責,爭取從第一層秘境中拉來足夠多的資質不錯的弟子。這次我們邪魔殿也會有跟著去第一層秘境,我跟你都是其中的人選,師傅希望師弟忘掉以前發生事情,不要去招惹葉師弟,不然就算被幹掉了,師傅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司徒坡頓時無語,對於師傅的警告跟決定也不知道該如何反對,現在他可不想去挑戰也煩了,中級神靈跟上位神差距太大,他還是老實的窩著比較好,甚至他就連這次去第一層秘境也顯得很是猶豫。

司徒坡擔心葉凡會公報私仇,那時候給他穿小鞋太容易了,組委未來掌教,宗門怕是很多人都想要巴結,他豈不是要倒霉。

……

當然了,死人蜂雖然恐怖,但是要穿越這片區域還是有辦法的,魔情宗的人就掌握了這種方法,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知道魔殿的存在。對於如何穿越峽谷,魔情宗的人似乎待價而沽,他們想要從葉凡的口中得知魔殿的真正秘密所在,對於他們的妄想,葉凡自然是不予理會。

死人蜂非常恐怖,可再恐怖也不會比神靈恐怖,葉凡只要釋放出自己的劍意,一個念頭閃過的瞬間他就有把握將所有的死人蜂震死。

不過要飯並不打算立馬動用自己的真正力量,對於如何對付死人蜂,他其實還是有想法的,這種想法全都是源自於他手中的獸巣。要論對獸的了解,葉凡認為沒有人能夠超越獸巣,所以直接跟獸巣談才是最好的選擇。

「有沒有辦法搞定這裡的死人蜂?」

「如果我能夠進去自然能夠搞定,不過傳承之塔限制我進入其中,所以這事我幫不上忙。」

媚妖嫣然一笑。

「你雖然進不來,但是還可以有其他辦法吧。」

「當然有,就是我製造了一尊獸神,讓她跟在你身邊,這樣就能夠幫忙控制這些死人蜂了。」

媚妖笑得很是開心,這讓葉凡聽出了意思異樣來,不過他並未在意,而是道:「將人送來。」

「這個很好辦,希望你今後要多多跟她交流才行,只有這樣我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

媚妖的聲音充滿了誘惑,這是一種野性的呼喚,隱約間能夠讓人熱血沸騰。

葉凡聞言嘴角直抽搐,跟獸巣製造的獸神親密接觸?他腦中瞬間就浮現無數野獸的身影,那一刻他嚇得心肝怦怦急跳。

雖說葉凡的口味被一種女神養得很重,但是絕對沒有重到這一步,說實話只要想想就感覺恐怖。

「主人想哪去了,獸神可是能夠變身成人的,她們的美麗絕對不會比任何美女遜色哦。」

媚妖的聲音在葉凡腦中回蕩,她絕對是一等一的超級大美女,可她是獸巣,生下來的都是各種野獸,所以葉凡雖然得到了獸巣,但是絕對不會像對待血巢那樣,可以直接上。

對於獸巣,葉凡還是敬而遠之,卻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可不想一不小心就製造出恐怖的怪獸來,那樣非把他噁心死不可。

切斷跟媚妖的聯繫,葉凡就等著獸巣製造的女神登場,只是半天都沒有動靜,讓他一陣錯愕。

什麼情況?

葉凡發現除了恐怖的死人蜂外,沒有任何人形生物的蹤跡,他不由狐疑起來,以為獸巣製造的根本不是什麼女神,而是一頭詭異的妖獸。 全球追妻令:老婆,離婚無效 葉凡在心中祈禱,他可不想玩什麼心跳,這不是他懷疑獸巣會不會惡搞,而是他用於的幾個母巢似乎都有不良嗜好,天知道他們會弄什麼出來。

死人蜂絕對是一道屏障,在葉凡不動用神靈的力量前,想要穿越過去還真不容易,畢竟密密麻麻衝來的死人蜂就算是上位半神也不一定扛得住。

「你們在這裡耗著也不是辦法,我們魔情宗有穿越這片山谷的辦法,只要你們跟我們合作,一切都不是問題。」

奕寒走上前來,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眼中的光芒透著災樂禍。

杜瑤淡然道:「該怎麼辦不用你們管,事情我們自己會搞定。」

奕寒嘿嘿笑道:「死人蜂可是非常的恐怖,等你們進入峽谷就會發現,那裡擁有數量恐怖的死人蜂,如果沒有特屬於手段,任何半神都別想穿越過去。當年我們魔情宗可是耗費異常可怕的代價才找出通過這片區域的方法,如果你們不想要藉助我們的手段,是不可能過去的。」

奕寒乃魔情宗內宗弟子,這傢伙的實力很強,乃是一名中級半神,雖然跟上位半神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對於連中級半神都沒有的魔情殿,這個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魔情宗的弟子可以說有恃無恐,他們根本不擔心葉凡一行能夠安然無恙的穿越過去,所以最終依靠他們魔情宗就是唯一的選擇。

唯一的選擇?

葉凡嘴角綻起冷笑。

見葉凡一行不為所動,奕寒不由聳聳肩,一臉遺憾的道「何必這麼固執了,既然你們堅持,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當然,如果你們實在想不出辦法,我們還是會引路的,畢竟魔殿內的東西只要是武者就會感興趣。」

奕寒完全就是有恃無恐,他不相信葉凡一行能夠順利穿越峽谷,最終依靠他們就是唯一的選擇。

「你打算怎麼做?」

待奕寒離開,杜瑤湊近葉凡,她自然清楚自己男人有辦法過去,所以她根本就不急。

葉凡挑眉道:「我已經請人來幫忙了,只是還沒有看到人的蹤影,咱們還是等一等吧。」

杜瑤微微挑眉,她一直跟葉凡在一起,想不明白他到底請了誰,不過她沒有追問,而是主動招呼眾人就地紮營,完全就不急著闖峽谷。

……

葉凡一行人不急,魔情宗的人自然也不急,他們不少都一臉冷笑的看著這邊。

「師兄,這些傢伙還打算藏著不說嗎?」

一個魔情宗弟子來到奕寒身邊,他的臉上掛著冷笑。

奕寒淡然道:「魔殿隱藏的秘密肯定非常重要,所以他們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說出來的。」

「嘿嘿!沒有我們的幫助,他們不可能穿越這片死人蜂籠罩的峽谷,看來我們需要更多的耐心才行啊。」

魔情宗弟子一個個都非常淡定,他們在禁區生活太久了,對於這裡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的了解,他們認為葉凡一行都很天真,死人蜂恐怖異常,正常情況沒有半神可以穿越,不管等多久,嘗試多少次,最終的結果其實還是一樣的。

……

「轟!」

忽然,整個峽谷震動起來,巨大的嗡嗡之音想起,那感覺非常恐怖,似乎有無數的死人蜂正朝著谷外飛來。

怎麼回事兒?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這一刻魔情宗弟子全都嚇了一跳,他們雖然不經常來這個地方,但是對峽谷中的死人蜂可是非常了解,瞧這架勢,怕是有數量驚人的死人蜂衝出來。

跑!

魔情宗的弟子反應很快,他們很清楚一旦死人蜂衝出來,那絕對是一場可怕的災難。這次跟來的魔情宗弟子還是不少的,足有上百人,其中半神的數量有十多個,最強的一個乃是終極巔峰境界的半神。

在意識到死人蜂要出來之後,這些魔情宗的弟子第一時間選擇撤退,他們可不怎麼厚道,根本沒有通知葉凡一行。當然了,如此明顯,其實根本用不著通知,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夠看到。

葉凡自然注意到了,甚至還要在魔情宗弟子發現前注意到,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是獸巣的人。

葉凡的感知還是很明銳的,他對獸巣創造的生物很清楚,就在峽谷騷亂出現時,他就發現屬於獸巣的力量氣息。

「咯咯咯……」

忽然嬌笑聲從峽谷中傳來,很快既看到一道身影從峽谷衝出來。

畫面非常驚艷,葉凡看到有一個女子正腳踩東西飛出來,如果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她腳下的東西就是峽谷中恐怖的死人蜂。

駕馭死人蜂?

如果魔情宗的弟子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得掉下下巴,而葉凡看到的瞬間則是非常明亮。

這是一個女神。

葉凡的眼力還是非常驚人的,他又驚又喜,沒想到傳承之塔居然讓獸巣放進來一尊神靈級別的獸神。

女子神的非常的性感迷人,一張臉蛋嬌媚如火,看得葉凡一顆心都忍不住狂跳。

目光落在女子的身上,葉凡發現她的背上有羽翼,看上去就是一個鳥人,同樣在她的屁股後邊一條尾巴搖曳著,很是歡快。

美女獸神的造型非常的性感,葉凡看到的瞬間發現自己居然衝動了,似乎很想衝上去給她一劍,讓她不要這麼性感妖嬈。

「讓公子久等了。」

美女的笑聲很是輕快,一個閃身,她就來到葉凡的面前,整個人輕飄飄的落在他的面前。

葉凡臉上立時露出笑容來,能夠有一尊神靈從旁協助,這是一個好現象,這表明今後自己可以將神靈級別的女神招進來。

茵茵咯咯笑道:「公子啊,你需要這些死人蜂嗎?」

美麗的女神笑容嫵媚,她玉手一揮,瞬間無數的死人蜂就舞動起來,隨著她的玉手舞動而變換著各種飛行姿態,看上去讓人驚嘆。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雖然沒有看到過死人蜂的威力,但是這東西可以在人體內寄生,那就絕對恐怖,尤其它們統統都是天尊以上的存在,甚至在圍繞著美麗女神旋轉的死人蜂中,他還看到了一些半神級別的。

葉凡完全可以想象,當祭出死人蜂時會有多麼可怕的殺傷力,想來一定能夠將敵人吞噬。

「你還能夠控制其他野獸嗎?」

「當然。」

茵茵笑得非常開心。

葉凡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

怎麼回事兒?

魔情宗弟子發現死人蜂並未追殺出來,他們不由驚疑不定。

難道將那些傢伙吞噬就滿足了?

帶著這樣的心情魔情宗弟子開始摸過來看情況,很快他們就傻眼了,在他們眼中應當掛掉的葉凡一行正被無數的死人蜂圍繞著,本來這事必死之局,但是此刻這些死人蜂根本沒有進攻的意思,似乎是在保駕護航。

什麼情況?

魔情宗弟子有些傻眼,這種情況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一時間全都懵逼了,瞪大眼睛看著,似乎正在見證什麼奇迹。

奕寒的眼睛眯起來,他絕對吃驚,因為他發現死人蜂被人操控著,這一發現讓他感到一種毛骨悚然的寒意。

如果真有人操控,那對於魔情宗來說無疑將是異常恐怖的事情,如果有人慾對他們不利,豈不是可以放出無窮無盡的死人蜂?

只要想到鋪天蓋地的死人蜂殺來,奕寒就直打寒戰,他非常清楚,這種情況出現,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災難的,而掌握了死人蜂,葉凡一行的實力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初他們想要藉此要挾對方的計劃自然要破產。

這時候奕寒自然沒心情去管什麼計劃破產,他真正關心的就是葉凡一行到底是如何掌控死人蜂的,如果這種手段被他們掌握,那他們魔情宗的實力同樣可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怎麼辦?

對手 奕寒一咬牙,決定跟杜瑤一行見面,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喲,你們不是都逃命去了嘛,怎麼全都回來了?」

狐芷笑得有些冷,魔情宗弟子都很是尷尬,畢竟尷尬死人蜂殺來時他們跑得太快了,樣子自然非常狼狽。

奕寒輕咳一聲道:「死人蜂非常恐怖,這裡抵觸峽谷,一旦它們殺出來,我們可擋不住。」

狐芷冷笑道:「原來如此,你們不將這個消息通知我們,不會是存在讓我們充當炮灰,替你們拖延死人蜂的腳步吧。」

狐芷非常不客氣,直接就揭人痛腳,這是一點都不顧及雙方其實算是同宗弟子。

奕寒很是尷尬,急忙轉移話題道:「死人蜂看樣子並沒有攻擊你們,看來你們定是有辦法操控死人蜂了,這真是讓人驚訝啊。」

狐芷冷哼道:「這就不關你們什麼事情了,現在我們打算動身穿越峽谷,如果不怕死你們就跟著。」

狐芷說到最後,嘴角綻起似笑非笑之色,讓人感覺她一定會報復魔情宗。

奕寒嘴角狠狠抽搐一下,他感覺狐芷一定想要報復他們,如果真的跟著進入峽谷,說不定真的會被死人蜂群毆致死。雖說雙方算是同源,但是奕寒知道彼此都非常戒備,背後捅刀子的事情誰能保證。

「這個我們有自己的辦法穿越峽谷,就不跟你們一道了。」

奕寒很是乾脆,既然擔心被坑,那索性就不給對方任何機會,反正他們的目的就是看一看杜瑤一行想要去魔 如果章節名變了,就是修改了。

……

魔域的變化並不大,一切都還是老樣子,隨著葉凡將巨擘宗的神靈幹掉,這裡就已經落入魔情殿的掌控中。

魔情宗的實力非常恐怖,隨著兩界的屏障消失,魔域的強者們自然能夠認清事實,他們很清楚,魔域將會在魔情宗的掌控中,如果不想死就老實一點。

魔域很大,魔情宗要想完全掌控可不容易,尤其宗門內部對於並不是鐵板一塊,這讓魔情宗對魔域的控制並沒有想象中的高。

葉凡當初強勢的擊殺巨擘宗的神靈,的確震懾住了所有人,但是他本身並不在重新組建的魔情宗,同時那些原本躲藏在禁區中的魔情宗弟子可不是什麼老實的人,隨著葉凡離開,他們很快就暗中勾結,逐步把控重組后的魔情宗。

不過這種情況在杜瑤回歸之後有了一定的變化,作為魔情宗名義上的掌教,同樣也是葉凡的女人,她對於那些魔情宗弟子還是很有威懾力的。

當然了,這些人雖然不敢得罪杜瑤,但對於她的很多命令總是會表現出推託,很多時候總會找到借口。

杜瑤可不傻,執掌魔情殿那麼久,她自然察覺到有人在暗中對抗自己,只是對方現在還不敢跳出來。杜瑤自然知道這些人不是在忌憚自己,而是在忌憚自己的男人,畢竟神靈的存在不敢對誰都具有很大的壓力。

……

要矜持一點啊。

輕咳一聲,葉凡急忙道:「前輩既然知道何必說出來。」

神皇鏡嘿嘿笑道:「有什麼好害羞的,作為一個男人,擁有這樣的天賦就應當讓全天下的男人去羨慕。嘖嘖!你的肉身雖然只是普通工上位神器,但是它卻已經蛻變為頂級上位神器了,我完全可以斷言,未來它還能更強,成為神皇器指日可待。嘖嘖!要是狐族那些女人遇上你簡直就是前世修來的福分,坐擁這等神器,她們想不滿足跟強大都難。」

葉凡有種想要捂臉的衝動,雖然他以前非常的風騷,能夠眾目睽睽下甩劍,將一個女人轟得不要不要的,但是當著這麼多強者說出來,還是怪不好意思的。

葉凡能夠清晰感受到有灼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用說那個思嫣肯定就是其中之一,讓他稍稍意外的就是還有更加灼熱的目光,不過當他看過去時又消失了,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誰還對他感興趣。

是誰對自己感興趣不是重點,現在對葉凡來說最為重要的就是不讓神皇鏡繼續說下去,要不然他的秘密都將暴露出來。現在葉凡對神皇鏡的能力已經非常信服了,這東西對於探測天賦能力方面的天真的沒的說。

「師兄,現在測試已經完成,不知道我需要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