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許天一,許天樂,吳健和楊均田眼眸都因憤怒而變得赤紅,四人瘋狂催動氣勢,周身的空氣一下子變得扭曲。

四大靈武境高手聯手,層層玄力不斷自體內溢出,強大的威壓化作無形的颶風席捲著周圍的一切。

若不是那四人的目標是方昊天,恐怕莫家中一些實力稍低的人都會被這股威壓重創。

莫鴻羽又想挺身而出相助方昊天,但此時虛夜月已經站在了他的身邊,淡然說道:"你們看著就好了。"

虛夜月剛才也是展現了可怕的實力,感覺她比方昊天還要厲害,所以莫鴻羽無法將她當成是一個少女看待。聞言之下怔了怔,說道:"看?"

"嗯,看。"

虛夜月聲音悅耳動聽道:"需要出手時然然還有我,你們看就行。"

莫鴻羽嘴動了動,但聽出虛夜月語氣中的自信,於是也不再說什麼。再多說,那就是瞧不起方昊天,瞧不起虛夜月了。

"小雜種,你給我去死!"

許天一四人出手了!

許天一和許天樂兄弟兩人都是用刀,一出手就是許家刀法最厲害的刀招,兩把刀化作兩道兩米長的透明巨刀,對著方昊天狠狠劈來。

吳健和楊均田都是當家主的人,實力也是強大無比,兩人都是靈武境五重的存在,一拳一掌,如巨石滾滾,鋪天蓋地的湧現而出。

"我連九重高手都能斬殺,你們這點實力在我面前無異小丑!"

方昊天大喝,拳頭一握,轟天碎星拳居然分出四道,分別向許天一四人轟去。

"他的氣息是四重修為,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許天一等人神情大變。

但既然動手,就不容怠慢,此時也不容退縮。

四人一咬牙,玄力催動,攻勢不改。

"轟轟轟轟!"

四聲巨響繼而變成陣陣轟鳴炸響,掀起道道能量漣漪席捲祠堂之內,地上的石磚被震碎,碎屑紛飛,已經退避的莫家人也是被勁氣波及逼得連連後退,一些倒霉點的還被石磚碎悄射中。

"好厲害,四重修為居然能獨擋四大高手。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可都是五重修為,許天樂更是六重高手啊!"

此時莫家的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方昊天和許天一四人的搏鬥,因為這種明明修為比人家任何一個人都要低但以一戰四居然還大佔上風的戰鬥簡直是他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殺!"

方昊天以一對四,悍然無懼,身形一閃揮拳打出。

這一次他打出的拳,居然不是碎星拳,也不是轟天碎星拳,竟然是一種新的拳法。 "這傢伙竟然拿那四個老傢伙來練拳……這拳法是從鬼影四月劍法和厄度九劫劍法演化而來的?這樣都能想到,這傢伙的天賦真的不在我之下啊!"

看了一會,虛夜月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個嘆服的美麗弧度。

"好厲害。"

莫家人振奮無比,知道今天莫家之危真的能解了。

"好厲害。"

莫鴻羽也是忍不住讚歎。

他突然想起莫姬花,想想方昊天和虛夜月年紀跟莫姬花相仿,大家都是元武門弟子,方昊天和虛夜月這麼厲害,那自家女兒的修為比方昊天還要高,真正實力也差不了哪裡去吧?

在莫鴻羽想象自已女兒現在的實力,憧憬莫家因為女兒的強大日後在衛南城的地位時,一聲慘叫聲突然將他驚醒。

"噗嗤"

一切來的太快,且太過突然,只見方昊天的拳頭砸在了許天樂的臉上,正中他的鼻子。

一瞬間,許天樂的鼻子崩塌,跟著臉骨碎開、整顆腦袋好像變成了一個被人用拳頭大力砸的西瓜。

許家第一高手許天樂,死。

"跟我動手居然敢分神,老傢伙,請專心點,否則就會死的很快。"

一拳砸爆許天樂的頭後方昊天身形一下了閃動避開許天一,吳健和楊均田這三大家主的怒轟。

轟!

方昊天的拳頭砸向許天一。

"這小子太快了,小心應對。"

三大家主都有點怕了,不敢再有一絲大意,三人背靠著背形成了三角守勢。

"砰!"

許天一的拳頭和方昊天的拳頭對撞,許天一渾身一震,身體向後退,但有吳健和楊均田幫他頂著。

方昊天"唰"的一下被震退五六米遠,眉頭微皺。

這三人三角防勢,倒是不好對付啊!

"我的修為還是低了點。如果我的修為比他們高,力量完全能碾壓他們,剛才我一拳就能打碎那傢伙的拳頭。"

方昊天深吸了口氣,將鬼哭劍亮了現來。

既然拳頭難以破解三人的三角防勢,那就用劍吧!

看到方昊天亮劍,三大家主一下子想到方昊天的劍肯定比拳頭更加可怕,三人的內心皆是直沉谷底。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這小子我們就對付不了……那幾個混帳東西逃了出去就不懂得通知城主?"

楊均田忍不住問道。

今天三家聯合到來,真正的推力是城主寇天橫。

寇天橫很眼紅衛城成的丹藥生意火爆,於是找上了許家要分一杯羹。

最後許天一道出莫家最近得到了一篇靈級上品丹藥的丹方,如能得到便能賺取驚人的財富。

寇天橫心動。他讓許天一叫來吳健和楊均田,希望三家支持他城主府,並同意支持三家對付莫家,日後三家得所的財富各分一半給城主府。

現在三家失敗,城主身為幕後推手也該是出點力了。

一聽到楊均田提到城主,許天一心裡猛的一動,當則就拿出一塊令牌來,大聲喝起:"莫鴻羽,你真想讓莫家滅族才甘心嗎?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什麼,這是衛南令,見令如見城主,你們誰敢再動我?"

"什麼,衛南令?"

聽得此話,莫家的人皆是大吃一驚,目光都都凝聚在了那塊令牌之上。

方昊天眉頭微皺了一下,心裡暗動:"難道這是衛南城城主府的令牌?大哥讓我持令來本想讓我借城主府的力量壓迫許家,呵呵,沒想到許家的背後就是城主府……這就有點意思了。"

城主個人的實力並不一定很強大。

但城主的背後是皇朝,是這座城的統治者。如果城主府要滅莫家,莫家還真的是在劫難逃。

皇朝的做法很多時候都是只要你不損害皇朝利益,官方都不怎麼去干涉各方勢力之間的爭鬥。但城主府做為一城的官方統治者,要對付誰誰就倒霉,只要放句話出去,有幾個勢力不巴結附和?

就算城主府不需要城中其他勢力出手,只需扣你一頂謀反或是與魔族勾結的帽子,皇朝的狼衛就能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看著許天一手上的令牌,莫家的人臉色都變了。

莫鴻羽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現在很清楚,許、吳、楊三家今天所為,背後是有城主府支持。

如果沒有唐火火的落星令,方昊天也覺得今天有點麻煩。但現在他有令牌在手,何懼之用?

"看到衛南令,你們還不快快下跪,你們想跟城主府做對,想對皇朝不敬,想造反嗎?"

見莫家的人露出懼怕之容,許天一的氣焰來了,手一指莫家所有人,大聲喝起,"現在城主馬上就帶人來了,你們要是不跪,哼,就等著被滅門吧!"

此話一出,莫家的人更是嚇的不輕。

造反?

那可是滅九族的事。

"噗通!"

莫家大部份的人嚇得跪了下來。

"城主要來?"

方昊天心裡當則冷笑,來了更好,還怕你不來呢。

見莫家一部份人跪下,許天一的底氣更足了,腰板也挺真了許多,將令牌舉得更高一點,喝道:"莫鴻羽,你竟然還不跪,難道你真的有造反之心,真的敢不將城主令牌放在眼裡,敢不將城主大人放在眼裡?"

莫鴻羽渾身一顫,臉色痛苦之色。

他很清楚,現在他一旦跪下去,以後就別想在許天一的面前抬起頭了。

可是不跪的話萬一真被城主府扣上造反的帽子,莫家就真的沒有半點希望,就連身在元武門的莫姬花都有可能受到牽連。

"許天一,我可以跪,但我不是跪你,我跪的是衛南令。"

衡量再三,莫鴻羽神情突然變得沮喪,雙膝一軟就要跪下。

許天一臉上浮現得意。對他來說,令牌在他手上,莫鴻羽跪令牌就是跪他。只要令牌在他手,今天就算是許家死剩下一個人他也能滅了莫家。

你跪就沒事了?

許天一眼神盯著莫鴻羽,內心轉著惡毒的念頭:"老子等你跪下再想辦法將造反的帽子徹底的扣上去。只要老子堅定的站在城主府這邊,你莫家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撲通!

莫鴻羽跪了下去,臉色慘白。他很清楚,這一跪,是將莫家跪到了地下。

家主跪下,莫家其他的人也都跪了下來。

虛夜月秀眉微挑了一下,似是要阻止。

方昊天朝她搖了下頭,示意她不用阻止。

虛夜月有點奇怪,但沒有說什麼。

方昊天冷笑。莫家人的跪,他自然會讓許家,吳家和楊家這三家付出更慘重的代價來彌補。

有落星令在手,一會誰跪誰還不一定。見方昊天不跪,許天一用令牌指著他大吼,威脅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違抗衛南令?看來你是鐵了心要跟城主付做對,跟皇朝作對了。"

許天一要滅莫家是為了利益,對方昊天是恨。

方昊天殺了這麼多人,更是殺了許崇,許烈和許天樂,簡直傷了許家一大半的元氣,所以他更想方昊天死。

"我不是衛南城的人,用不著聽命於這塊破牌子。"方昊天不置可否的冷笑道:"所以我殺了你們,你們也奈何不了我什麼。"

此話一出,許天一臉色大變,吳健和楊均田也是一驚。

"方兄弟,別亂來。"莫鴻羽更是吃驚,急急說道:"方兄弟,我知道你不怕衛南令,但,但我莫家……"

"別擔心,我不會亂來"

方昊天能理解莫鴻羽,他身為家主不容易,他並不因為莫鴻羽的"怕事"而瞧不起他,反而因為莫鴻羽這一跪而更加尊敬他。

身為家主,個人榮辱算得了什麼,家族才是第一位。

他在想,如果方家遇到這樣的事,他父親心裡就算有一千萬個不願意,也會為了家族的生存而低頭,而彎膝。

"我不亂來,但也不代表他們能亂來。"方昊天話雖是對莫鴻羽說但實際上也是說給三大家主聽,"雖然姓許的手持衛南令,但誰知道這令牌是不是他偷來的?既然他說城主會來,那好,我就在這裡等你們的城主來,我需要城主親口證實這令牌是他給姓許的而不是姓許的偷來的。"

"你……"

聽到方昊天居然懷疑他手中的令牌是偷來的,許天一怒極。

"別動怒。"吳健低聲道:"反正令牌來路是正的,我們何懼之有?他既然要等城主來,那我們就陪他等。等城主來了,還怕他不跪?"

楊均田也勸許天一。

方昊天的實力太可怕,吳健和楊均田確實不想再跟方昊天動手。要是被方昊天殺了,等城主來了有什麼意義,城主殺了方昊天他們也活不回來。

許天一當然也知道這一點,雖然他恨不得現在就殺了方昊天,但方昊天還真的不是他們能對付的,就只能等城主來收拾了。

"好,那我們就等城主來。"許天一怒盯著方昊天說道:"等城主來就知道我這令牌是偷來的還是城主給的。小子,你就等著被城主砍頭吧!"

"你們城主要是有本事砍我的頭,我也無話可說。但你們要是敢在城主到來之前動莫家任何一個人,我敢保證你們沒機會再見到你們的城主。"

方昊天就地坐下,將鬼哭劍橫放在雙膝上,當著三大家主的面閉上眼睛。

虛夜月負手站在方昊天的身邊,翹首望天,彷彿衛南城的天空比別處的天空要好看一樣。

看著閉目而坐的方昊天和負手而站的虛夜月,三大家主氣得牙痒痒的,但又有點無可奈何,現在也只能等,等城主到來。

"城主應該快來了。"

三大家主暗道。

是的,城主寇天橫來了,帶著兒子寇意遠和五百城主府護衛來了。

嗖!

一道人影突然衝進祠堂,看著莫家人全部跪下,但方昊天和虛夜月沒有跪的情形有點愕然。接著對許天一說道:"家主,城主來了,就在大門口,他讓你們出去迎接。"

此人正是之前幸得從窗戶逃出去的人,他一出去就第一時間跑去城主府報訊。 城主來了!

三大家主精神頓時大振。

許天一對前來報訊的傢伙讚賞的看了一眼道:"以後你就是我許家的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