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鸞尾禽沒有理睬元七郎的話,只是悲鳴着。

這時,紫衫林中傳來靈獸羽翼摩擦空氣的聲音,元七郎指揮小妖施展夢境,可是小妖發出一聲嘶鳴,告訴元七郎來的人是熟悉的人。

元七郎坐在小妖,雙瞳閃動着靈光,看清林中由遠及近的是一隻鳳尾精靈蝶,蝶背上坐着兩名標緻的美人,正是穆照夕和潘採珊。

兩個美人遠遠看清林中的元七郎,都笑臉燦爛如花,向他揮舞着小手,精靈蝶在元七郎身前落穩。

穆照夕和潘採珊從蝶背上下來,精靈蝶化成一道靈光回到潘採珊皓腕上契約手鐲中。

元七郎道:“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離開宗城,不帶侍衛跑到紫衫林來,外一出了事情該怎麼辦吧?”

穆照夕撅着嘴脣,道:“我知道你晚上一定會來這裏,所以我和姐姐纔來這裏,看看這雲仙鸞尾禽。”

潘採珊指着那隻一直悲鳴的鸞尾禽,道,“照夕,那裏還有一隻雲仙鸞尾禽。”

只聽那隻鸞尾禽一聲長鳴,然後羽翼停止振動,跌落在那隻鸞尾禽死去的地方,一命嗚呼。

穆照夕和潘採珊同時驚呼起來,沒有想到這鸞尾禽見愛侶死去,竟然選擇殉情方式,和愛侶一起去了另一個世界。

忽然三人背後有一個聲音朗聲道:“可敬,可佩,好一個靈獸。”

三人回過頭來,只見一個藍袍中年***在不遠處,身旁站着一隻白猿,全身雪白的毛髮,可是一對眼眉卻是褐色,額頭兩眉間有道縫隙,頭頂長着一對龍角。

元七郎心內大吃一驚,三人竟然沒有發現這個藍袍中年人的到來,可是他的雙瞳看見那隻帶角的白猿,道,龍猿,大師可是隱休寺的御靈師。

那藍袍中年人笑道:“元七郎果然不凡,從這靈獸判定我的出身,不錯,我正是隱休寺的楊啓楓和龍猿紫眉。”


隱休寺楊啓楓,穆照夕和潘採珊早就聽說隱休寺五楓的故事,沒有想到會在紫衫林遇到一位御靈師大師。

楊啓楓道:“紫眉,把那個小生命救下來。”

龍猿紫眉一聲咆哮,幾個跳躍,爬上一棵七八個人環抱粗的相思樹上,不一會的功夫,紫眉從樹上跳了下來,將猿爪衆人面前攤開。

只見爪中有一隻迷你體型的雲仙鸞尾禽,全身暗紫色羽毛,泛着噼啪,噼啪的電弧撞擊的清脆聲音,頭顱上有一個特殊的雲冠也呈暗紫色,散發着暗紫色的霞光,張嘴發出啾啾的聲音。

穆照夕道:“好可憐的雲仙鸞尾禽。”

潘採珊道:“是呀,它都成一個孤兒了。”

楊啓楓道:“這是一隻變異的雲仙鸞尾禽,具有暗和雷兩種屬性,是不可多得珍稀血脈靈獸。”

潘採珊道:“照夕,這隻靈獸不正好適合你的,而且它除了本身的屬性外,還具有暗雷兩種屬性,可是世上難得的變異靈獸呀。”

穆照夕點點頭,念動契約咒語,一道光環落在雲仙鸞尾禽的身上,變成了暗紫色光環,圍繞在鸞尾禽轉動着。

那光環圍繞着鸞尾禽旋轉,它一直在拒絕與人類簽訂契約,暗紫色光環一會變大,一會變小,身上的紫色電弧亂舞。

穆照夕道:“你的父母已經死了,跟着我,我會保護你,照顧你,努力使你變得強大起來。”

這句話觸動了幼小的雲仙鸞尾禽,最終接受穆照夕的契約,暗紫色的光環散入它的身體,化成一道暗紫色靈光進入契約空間休息。

穆照夕施禮道,謝謝大師。


楊啓楓面帶笑容,道“舉手之勞,不必掛念,請兩位姑娘先行回去吧,我和七郎有話說。” 穆照夕和潘採珊互相看了一眼,誰也沒有離開,楊啓楓面帶笑容,道:“我與元七郎的五位師父都是舊相識,老朋友,請兩位姑娘放心,我不會對元七郎不利的。”

元七郎道:“你們先回去,這位大師乃是家師的朋友,不會爲難我的。”

穆照夕和潘採珊點點頭,坐上鳳尾精靈蝶背上,精靈蝶雙翅振動,藉助氣流,升入半空中,一聲鳳鳴,展翅飛向宗城。

楊啓楓微笑道:“果然是眸生雙瞳,想必那五位師父已經把觀花亭比武的事情跟你說了吧?”

元七郎道:“五位師父已經把這件事說清楚了。”

楊啓楓微笑道:“我聽衛雲展說,你的靈獸是有着詛咒封印狐之稱的太極狐,而且是一隻變異的太極狐。”

元七郎念動詛咒,青色的圖案在地面呈現,青霜出現兩人的面前,晃動着兩條青色的尾巴。

“咦,這太極狐怎麼有兩條尾巴。”楊啓楓看着龍猿,紫眉額間的縫隙張開,第三隻眼睛睜開,一道金光落在青霜的身上。

青霜的身體瞬間變得透明的起來,身體內部的結構變得徹底清晰,楊啓楓道:“翡翠玉骨,初步形成的靈核,月光狐的技能魅惑,月光刃,血細胞內有九尾狐的精血,成功進化成兩尾,還有處在成長階段的翡翠瞳。”

楊啓楓仔細看着元七郎,繼續說道:“你將這詛咒封印狐從進化方面準備進化成九尾狐,而調訓方面是想把太極狐訓練成有進攻手段的靈獸。”

元七郎道:“太極狐屬於輔助型的靈獸,雖然有強大的詛咒和封印技能,但是一人一獸面對強敵時,生命就收到威脅,所以我纔想把這太極狐調訓出攻擊技能。”

楊啓楓道“:現階段你已經達到同靈境,能施展靈獸的所有技能,但是同靈境的御靈師都受到技能傷害是靈獸傷害三分之一的制約,所以最主要的還是提升太極狐的能力,才能提高御靈師的能力。”

元七郎躬身施禮道:“請大師指點弟子一二,消除弟子內心的困惑。”

楊啓楓微微一笑,道:“你不是隱休寺的弟子,我不能將隱休寺的祕法傳授與你,但是我還能幫你解決些棘手的問題,請隨我來,紫眉,合靈。”


龍猿紫眉化成一道紫氣瞬間竄入楊啓楓的體內,隨後他背後的影子呈現出龍猿的模樣。

楊啓楓道:“隨我來,幾個箭步,來到那棵雲仙鸞尾禽居住的相思樹前,身形晃動,順着樹幹走了上去。”

元七郎指揮着青霜跟在楊啓楓的後面,來到相思樹前,擡頭看見他已經走到相思樹高度的一半了。

楊啓楓停下腳步,轉身看着樹下一人一獸,道:“你們也走上來。”

按照往日的習慣,元七郎早已駕馭着青霜追上楊啓楓了,可是楊啓楓是讓他和靈獸一步一步走上去。

元七郎知道楊啓楓讓他這樣做的目的,是在考驗他和靈獸對於自己體內靈氣運用的控制能力。

對於靈氣的力道控制,元七郎化獸的時候,在苦練千翎羽的時候,已經掌握到其中的奧妙。

於是元七郎操縱青霜走上相思樹,並且一步一步,不緊不慢的走上去,走到楊啓楓的身後。

楊啓楓滿意的看着元七郎及青霜,道:“做的不錯,那雲仙鸞尾禽的巢穴裏有幾件天才地寶的靈物正等着咱們去取。”

一老一少沿着樹幹走進樹冠中,在前行一段時間,前面有一個由野藤編制的巢穴,兩根粗壯的,開滿野花的藤蔓交叉形成的拱門。

玉靈生從乾坤袋中探出小腦袋,呀呀的說個不停,元七郎知道這小傢伙在告訴自己這裏面有許多的天才地寶及及其它珍稀的東西。

楊啓楓看了一眼探出腦袋的玉靈生,眼睛一亮,道:“靈物,靈物化形,可是萬年才能看見的奇物。”

兩人從拱門走了進去,巢穴裏面,乾乾靜靜,羽毛編制的窩,裏面鋪着珍珠靈沙,已經消耗了一半。

整個巢穴裏面,種植着一些木屬性的花花草草,散發着靈氣波動,楊啓楓環顧四周,發現這巢穴裏面,除了幾株靈草外,沒有發現奇特的天才地寶的靈草。

玉靈生從乾坤袋中跳出來,赤身裸體的站在地上,呀呀的說了一通,身形一展,消失在兩人的眼前。

過了一會,玉靈生在一次出現在兩人面前,白嫩的小手裏窩着幾株藥草,都散發着濃郁的靈氣波動。

元七郎的雙瞳看見玉靈生小手中藥草,有一株藥草散發金屬性的靈氣,金色的葉草,分成九個草葉,每個草葉分成九條鋒利的棱邊。

金色的棱邊透着鋒利的氣息,元七郎道:“九棱金草。”剛剛從那桂月婉口中知道九棱金草的名字,沒有想到在這裏能遇到這一株金草。

“九棱金草,”楊啓楓道:“這可是世上的稀罕物,竟能在這裏能遇到一株,真是天緣巧合。”

元七郎從玉靈生手中的幾株藥草中取過九棱金草,遞給楊啓楓,道:“如果大師需要,弟子送給大師。”

楊啓楓哈哈笑道,“這九棱金草能提升攻擊的傷害程度,都是每一個御靈師夢寐以求的天才地寶。”

他看着元七郎遞給來的九棱金草,繼續說道:“我已經達到合靈境,這個東西還是留給你自己用吧。”

元七郎將九棱金草收入乾坤袋內,道:“那些天才地寶如果大師有需要,儘管從小傢伙手中拿起。”

楊啓楓看着玉靈生手中這些靈草,發現這幾株靈草中有一株雷霆靈草,伸手取過來,道:“我的龍猿屬於雷屬性,所以這株靈草,我還是需要,剩下都歸這小傢伙了。”

玉靈生高興的跳起來,呀呀說着幾句,元七郎道:“大師,他要感謝你送他這麼多零食吃。”

玉靈生向小羊吃草一般,將剩下的這些天才地寶吃進肚子裏,小手拍着凸起的小肚子,呀呀幾句,跑動起來。

楊啓楓道:“這小傢伙這是在做什麼呢?”

元七郎道:“他一起吃進去那麼多天才地寶,能不做運動消化他們嗎?”

楊啓楓哈哈笑道:“好奇異的靈物,這麼消化寶物。”

元七郎道,他能將這些靈寶通過自身轉化成靈氣精華。

楊啓楓更加仔細的觀察來回跑動玉靈生,道:“他是一個媒介體,能吸收和轉化靈氣,果然是天地間最奇妙的靈寶。”

元七郎道:“他可淘氣了,就喜歡吃這天地間的靈草什麼的。”

楊啓楓哈哈笑道:“這次我來就是想看看五妖找到的元家後人是什麼樣?能達到御靈師的什麼境界,今日我看七郎果然不錯,跟衛雲展說的一樣,我就放心了。”

元七郎道:“謝謝大師不遠千里來看望弟子,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表示衷心的感謝。”

楊啓楓道:“我那師兄性格爭強好勝,心高氣傲火爆,才造成與你五位師父的爭端,惹出十八年觀花亭比武的事情。”

元七郎道:“大家都是爲了我才引起這一些的誤會,我感謝幾位大師。”

楊啓楓道:“我這次來找你,就是想看看的成長,現在已經見到你了,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最後送你件禮物。”

元七郎道:“什麼樣的禮物?”

楊啓楓道:“避雷咒,可以使青霜擁有雷屬性的免疫能力。”

雷免疫能力,元七郎道:“這可是多少靈獸期待的能力,七郎,多謝大師了。”

楊啓楓道:“接受這種免疫能力的過程是很痛苦的,你能堅持住嗎?”

元七郎伸手撫摸着青霜的腦袋,道:“青霜,你能忍住那痛苦的過程嗎?”

“嗚嗚,”青霜晃動兩條尾巴,發出聲音,表示自己能夠承受任何痛苦。

元七郎道:“大師可以開始了,我相信青霜能堅持住這痛苦的過程。”

楊啓楓道:“好,我們開始吧,紫眉,解靈。”白色的靈氣閃過,一隻紫眉的白猿出現在青霜的身旁,雙爪結成一個奇怪的手印,張開大嘴,咬在青霜的肩頭,留下三個牙印,三股鮮血噴出來。

楊啓楓道:“這個避雷咒也是我的一次奇遇中,偶然得到的一種方法,而且這個方法也只能用一次。”

元七郎感覺到青霜的身體顫抖起來,三股似蟲子的紫色細胞瞬間分解,化成無數紫色的顆粒,融入青霜體內的細胞中。

青霜體內原有的細胞開始對這些入侵的細胞進行反抗,可是這些紫色的細胞帶有雷屬性,發出雷擊,頓時原細胞放棄抵抗,紫細胞融入細胞內,生成新的細胞。


而每一次的雷擊,就會對青霜的身體進行一次雷擊,所以青霜的身體不住的顫抖,劇烈的疼痛遍佈全身。

元七郎通過心靈通,感受到青霜的痛苦,道,青霜要堅持住,一定會成功的,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

楊啓楓道:“七郎,等太極狐的疼痛過後,它的身體就具有雷屬性免疫能力,今夜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說出去,有緣我們在見。”說完,不等元七郎的迴應,帶着龍猿飄然而去。

元七郎身體望着楊啓楓的背影,身施一禮,道:謝謝的指點!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左右,青霜發出嗚嗚的叫聲,元七郎通過心靈相通,發現青霜體內的紫色細胞已經全部消失,生成一種紫紅色的細胞。

而青霜的靈核外產生一個紫色雷電形態的光環,圍繞着靈核旋轉,一股反哺的靈氣進入體內,瞬間在自己體內的靈核周圍形成一個紫色的光環。

元七郎站起身來,撫摸着青霜的頭上柔軟的毛髮,道:“好樣的,我們又多了一種生存本領,走,離開這裏。”

元七郎將青霜召回御靈空間休息一會,召喚出小妖,坐在背上,一道白芒閃過,玉靈生挺着小肚子跑了回來,跳到他的肩上。

元七郎看着他,道:“你怎麼還沒消化完這些靈草。”

玉靈生呀呀的說着,元七郎聽完它的話道, 這裏的靈草年份太久,消化起來需要時間。

元七郎道:“那你回到乾坤袋裏慢慢消化,我們回宗城,”駕馭着小妖,追風逐電般的離開這片相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