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口周圍的空間開始出現裂縫,而空間之力也在不斷彌合這些裂縫,同時那空間之力為了驅除影響癒合空間的因素,那些空間之力化作空間利刃,朝那巨大的爪子切割而去,頓時場面血腥無比,一股更加濃郁的腥臭瀰漫開來。

劇烈的疼痛讓血魔大吼,同時另一隻爪子也從裡面伸了出來,兩隻爪子同時用力,將空間黑洞撐開,想要爬出來。

對此,李千陽只是淡淡一笑,往後退了一步,看樣子他都沒有出手的打算。

那些空間利刃似乎是感覺到了對方的力量,也開始發生變化,變得巨大,變得鋒利。

龍蛇他們作為唯一的觀眾,看著半空中那把只能看見白色邊緣的巨大利刃,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這TM已經不是人能辦到了吧。 「你叫什麼?多大了?」李玄霸看着面前這個拿着亮銀錘的男孩問道。

「我叫裴元慶,今年多大和你有什麼關係」裴元慶看着李玄霸的大鎚也是心裏一陣打鼓。同是用雙錘的人,知道李玄霸的雙錘代表着什麼。這麼重的錘碰著誰誰就得死啊。

「呵呵,還挺傲氣的。來吧,讓我看看你的本事怎麼樣?」李玄霸實在是和面前這個只有十三四歲的男孩生氣。

「呀,接錘。」說罷裴元慶就舞起自己的八棱梅花亮銀錘像李玄霸衝過去。雙錘朝着李玄霸的面門打去。可是李玄霸連動也沒動。

楊廣已經緊張的站了起來。好像下一幕就是李玄霸腦漿迸裂的場面似的。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李玄霸必死的時候。李玄霸用自己的擂鼓瓮金錘直接迎了上去。

乓的一聲,所有人都被兩錘相撞的聲音震的眼睛閉了起來。就是這閉眼的一瞬間,裴元慶的八棱梅花亮銀錘就被擊飛了出去。等到所有人把眼睛睜開的時候看到的只是裴元慶站在那裏雙手有血從虎口處躺下來。

「我,輸了。就這麼輸了。」裴元慶愣在原地嘀嘀咕咕的說道。

「小屁孩,別跟我說就這麼一次你就認輸了?」李玄霸也不願意這樣的一個少年天才因為自己給予的一次打擊就此一蹶不振。

「誰說我是小屁孩的?李玄霸,總有一天我要打敗你。」裴元慶看着李玄霸說道。眼中流露出感謝的情緒。作為一名武者當然知道剛才李玄霸在幫助自己。

「好,我期待有一天你能打敗我。」說完就不在看裴元慶轉身看着宇文成都。「宇文兄,當rì一別幾月未見啊。不知道今天宇文兄是不是還想指教一下。」

「宇文成都不是不知好壞的人,雖然明知道不是李兄的對手,但是成都還是想看一下和李兄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宇文成都在看到裴元慶也是被一招打敗的時候就明白自己遠遠不是李玄霸的對手。但是要宇文成都棄權那是不可能的。武者,不能有退卻著心,不然一輩子都不要再想進步了。

「好。請了宇文兄」李玄霸說道。其實對於宇文成都李玄霸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宇文成都是忠於隋朝的。最後的命運那是宇文化及的反,要是別人相信宇文成都會殺了他。可是那是他的父親。所以宇文成都只能接受自己的命運了。

兩人交手沒有一下子就分出勝負。因為宇文成都知道,比力量?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勝過李玄霸這個怪物。所以宇文成都一直在用着三分的力氣游斗於李玄霸的身邊找尋機會。

「呵呵,宇文兄不是以為我李玄霸只會用力氣取勝吧。」話畢就看李玄霸拿着擂鼓瓮金錘直接衝上來。

在李玄霸變態的速度下宇文成都根本反應不過來。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直接把宇文成都的武器打飛了。「我輸了。」宇文成都只說了簡單的三個字。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他那種心情。

「程咬金。你要不要試試?」李玄霸看着面前的小黑胖子說道。眼神中充滿戲虐。畢竟在後世中看過隋唐演義的人十個人會有八個喜歡上這個喜歡胡攪蠻纏的胖子。

「嘿嘿。這樣吧,你能藉助我三招我就認輸。」程咬金還和李玄霸耍起了心眼。在別人聽來就是這小子有打敗李玄霸的實力啊。能接住三招就認輸。還真是自信啊。

「哦?三招?好,我就看看你的三板斧有什麼名頭。」李玄霸也想看看程咬金憑藉着什麼樣的三斧頭在整個隋唐年間立下赫赫戰功。

「好,痛快。我來了。」程咬金掄起斧子轉了兩圈加大斧子的力量然後斧子直接朝李玄霸的腦袋砍去。李玄霸笑着看着直接把鎚子扔在了地上。直接用雙手接住斧頭。笑呵呵的看着程咬金。程咬金想把斧子拽回來,可是無論他怎麼用力自己的斧子在李玄霸的手裏好想生根了。就是紋絲不動。

程咬金魯蒙是魯蒙但是不傻,知道如何也不是李玄霸的對手就說道。「老程服氣了。李將軍神勇,程咬金不是對手。」說完看着李玄霸。「呵呵,程大哥客氣了。你是我秦大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多有得罪了。」說完后就把斧子還給了程咬金。

剩下的幾人都知道不是對手,就上前和李玄霸走了個過場就認輸了。唯獨到了王伯當的時候。

「我知道武器我不如你,但是我卻能輕易的殺死你。你信不信?」王伯當說完就看着李玄霸。這時候的秦瓊還和王伯當還不是拜把子。所以當王伯當說出這話的時候對王伯當也是一陣看低。程咬金可不管這事。

「唉,你這人真是不要臉。輸了還不承認啊?看咱老程,輸了就認了,這才是爺們。看看你,輸了還不承認,長的想娘們。做事也像娘們。」說完王伯當的臉sè都變成了紫sè了。這給王伯當氣的。你等著,說完就站出來對楊廣說道。

「皇上,草民請求和李玄霸將軍比試shè箭。」王伯當大聲喊道。

「shè箭?呵呵,你還真敢想。行,既然你不服,朕就准了。讓你輸的心服口服。」說完楊廣就笑呵呵的看着李玄霸。

「請吧李將軍。」說完就站在這裏瞄準百步之外的靶子。正中紅心。現場也是響起一陣叫好聲。畢竟看李玄霸實在無趣。一鎚子就倒。什麼意思么。這回看李玄霸怎麼辦。

「少爺,你的弓。」在王旭拿着李玄霸的弓出現在場上的時候所有人都沸騰了。這是什麼樣的弓啊?怎麼看着就好像是要箭要朝自己飛過來似的。

看到王旭手中的弓李玄霸沒有說話,還是想在宮內試弓的時候一樣,抬弓便shè。靶子直接被shè穿了。現場的叫好聲一下子就挺住了。

百步之外靶子被shè穿。這弓是多少石的啊?力量也太大了。更多的觀眾在質疑一件事。李玄霸真的是人么?

王伯當看到李玄霸shè出的箭的時候就知道這次真是輸了。正當王伯當準備認輸的時候李玄霸說話了。

在王伯當輸了挑釁自己的時候李玄霸就火了。「這樣shè箭沒有意思。這樣吧,你我相聚百步一人五隻箭對shè。如何。」聽到李玄霸的建議現場的人沸騰了。在現場的不是軍人就是綠林的好漢,哪個沒有見過血。這次比武一共也沒有幾次見血的現在能看見賭命似的比試。還不歡呼雀躍。

看着王伯當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李玄霸又說話了。「到底怎麼樣想好了沒有?現在你站在這裏戰又不戰退又不退,你想如何。」最後一句話直接暴呵而出。王伯當聽到李玄霸的話好懸沒直接氣吐血。「我,我應戰了,今天我就看看李將軍到底強大到什麼地步。」說完拿着自己的弓箭就朝李玄霸背對的方向走去。

「對了,我忘了一句話,就是我們倆誰也不許動。誰動就認輸了。」剛站好的王伯當聽到這句話兩腿一軟好懸沒有坐在地上。但是人這麼多。說什麼也不恩能夠認熊了。周圍的人聽到這句話氣氛瞬間就爆棚了。這李玄霸太狠了。只不過是一句算不上威脅的話就這麼往死里弄人啊。所有人都打定主意,以後少惹這個小魔頭。

兩人相對而站。「李玄霸,這是你逼我的。」王伯當一聲爆呵,就看他迅速的連拉五次弓弦。就聽旁邊的人喊道「是五星連珠李玄霸危險了」

李玄霸看到王伯當shè出五星連珠也是一陣詫異。沒想到這王伯當也挺厲害啊。心中想着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但是李玄霸只是shè了一箭。

嗜血弓好像要承受不住李玄霸的力量似的發出讓人磨牙的吱吱聲。

一箭破了王伯當的五星連珠。由於五隻箭讓李玄霸的箭稍微的改變了方向,等到箭飛到王伯當的面前時直接從王伯當的頭上飛過把他的帽子shè了出去。

王伯當臉sè慘白的看着李玄霸。一是震驚李玄霸弓箭的威力。再有,他,還有四支箭沒有shè呢。而且平李玄霸shè箭的準頭自己是必死無疑啊。

李玄霸抽出一支箭舉起弓瞄準王伯當。王伯當沒有動。箭shè在了腳邊。又一支箭shè在王伯當的腳邊。王伯當都要崩潰了。要是直接殺死自己都沒有這麼害怕。太煎熬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李玄霸會殺了自己。那種等待,太熬人了。

第三支箭shè出來了,直奔王伯當的面門。王伯當看着箭奔自己來了閉上眼大喊道「我不甘心啊。」可是就在王伯當等著箭穿過自己腦袋的時候全場的人都震驚的喊出來「這是什麼?」

王伯當睜眼看到兩支箭shè在旁邊的旗杆上。怎麼回事?王伯當很詫異的想着。

這時候秦瓊走了過來說道,原來是李玄霸在shè出一箭后,後面shè出的箭追上了前面的箭,將其定在了旁邊的旗杆上。秦瓊也是看到王伯當寧死沒有挪動腳步而對其的不懼生死感到佩服。畢竟很少有人在知道挪動一下自己就不會死還不動地方的。

王伯當走過來朝李玄霸跪下說道「多謝將軍繞我一命。伯當對將軍的弓shè之藝心服口服。」說完就起身看着李玄霸接着說道「但是有朝一rì,伯當一定報今rì受辱之仇。」說完轉身就走。

所有人都覺得王伯當是不知好歹。

「好,今rì李愛卿力壓群雄。天下第一當之無愧。」楊廣看到剛才李玄霸的表現也是一陣激動啊。這是自己的護衛啊。

當晚楊廣在宮內大擺筵席。給李玄霸慶祝。席上楊廣說了一句讓李玄霸震驚的話。

一個月後出發。從京杭大運河直下江南。

「終於要下江南了,隋末亂世。我李玄霸。來了。」李玄霸在心裏默默的說出一句話。

(新人新書。青chūn跪求收藏,求推薦。祝各位看官中秋快樂。心想事成。) 喬夜宸皺了皺眉,他最多就是害路棉心流過產而已,但是什麼時候要過她的命。

「既然你已經認定我是惡人了,那我解釋什麼都沒有用了。」

「如果你還有一點良心的話,我希望李澤明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你知不知道nancy,因為這件事情忙得焦頭爛額,她本來身體就沒有好,今天晚上又有點發燒的跡象,你是想要把她折磨死,你才肯罷休嗎?」

聽見路棉心發燒了,喬夜宸的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她發燒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一提到這個事情,凌軒就更加火冒三丈了。

「你還有臉問,要不是你對她做了那些無恥的事情,她至於會發燒嗎?整個人差點都燒傻了,昏迷了好久才醒,喬夜宸,如果你心裏但凡還能有一點良心,就麻煩你離她遠一點,不要再傷害她了!」

難道路棉心是因為他才發燒的?

難不成真的是他誤會了?

其實那天從酒店拍到的畫面,不過是李澤明送路棉心去醫院?

「你真的確定李澤明跟nancy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曖昧不清嗎?」

「我自己的妻子,難道我還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嗎?難道在你心裏,棉棉就是這麼一個不堪的女孩子嗎?」

喬夜宸突然就覺得心臟有點難受,他又再次傷害她了嗎?

他深吸了一口氣,為什麼每次都要這樣互相折磨呢?

難不成他們兩個之間的緣分就這麼淺嗎?

「好,我答應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

「你到了這種時候還敢跟我談條件,你有那個資格嗎?」

「凌軒,咱們倆從小一起長大的,認識了將近30年,我不想因為一個女人,就讓咱們倆的關係破裂。」

「可能對你來說那個女人並不重要,可是對我來說那個女人是我的全部,只要她不原諒你,我就沒有辦法接受你,沒有辦法接受你當初對她做的那些殘忍的事情,但凡你當初心慈手軟一點,我們今天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說完,凌軒沒等喬夜宸繼續說話,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喬夜宸就這麼站在窗邊,看着窗外許久,即便外面五光十色,熱鬧非凡。

但是他的那些深處也沒有任何光可以照亮,就算再熱鬧也沒有辦法捂熱他的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拿起手機給助理打了一通電話,撤銷了之前對李澤明的封殺。

喬夜宸覺得心裏挺痛苦的。

從小到大,他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手中,想得到的東西,會想盡一切辦法甚至不擇手段的得到。

他本以為這輩子不會有什麼事情讓他覺得為難或者無力。

但是打從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她就深深的感覺到了無力。

或許路棉心就是他命中的一個劫,一個解不開的結。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走出陰霾,可以徹底的放下她。

但是對於一向拿得起放得下的他來說,真的很難放下……

這一晚上他幾乎沒怎麼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聽見了,外面傳來了稀稀疏疏的聲音。

喬夜宸很快起床,推開門走了出去。

見到兩個小萌娃,已經開始洗漱了。

一晚上疲憊的心在看見這兩個孩子的時候,莫名的覺得放鬆了不少。

紫筆文學 聽到林凡這麼說,多位資本人物都不屑的笑了起來。

「你未免有些太狂了!」

「饒是龍騰集團的領導人,恐怕也不敢說這樣的大話。」

林凡淡淡一笑。

「他沒什麼了不起的,他只不過是先我一步,搶佔了先機。」

誰都看的出來,林凡,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

但不說別的,光是他敢於和龍騰集團交鋒這一點,就值得肯定。

在座的資本人物,雖然對林凡沒什麼好感,但他們也不需要虛無縹緲的所謂好感,他們需要的,是看到龍騰集團被阻擊。

而面前的林凡,為他們提供了可能性。

「我們可以合作!」

「但鑒於是第一次合作,你得先讓我們看到你的價值。」

一秒記住https://m.net

「只要你證明了你的價值,我們向你保證,絕不會虧待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