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符籙之神的神格,張小邪現在的神識可以說有着神祇的屬性,精神力強大無比。

“一個六翼天使,三個四翼天使,二十四個雙翼天使”張小邪慢慢的將光柱處的天使數量與實力報了出來。

“難道天界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行動?”自然之神的代言人,山丘之國新的自然祭司皺眉道。

“應該沒有”張小邪的神識覆蓋了光柱附近,比之這些天使裏最強的六翼天使的精神力高上了許多的神識讓六翼天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這批天使正在被人窺視着:“這些天使似乎只是在戒備,應該還不知道我們的具體情況,只是因爲那些去而不復返的、拿着空間之瓶的雙翼天使而派出的探測隊。”

的確,五天之中,數十個雙翼天使去而不復返,已經引起了天界的注意,每個異界通道光柱都派出了一位六翼天使帶隊的探測隊伍。

出現在另外兩處佈置了雙疊之陣的異界通道光柱之中的天使們都陷入了雙疊之陣中,而這次沒有佈置陣勢的六翼天使正帶着手下的天使們四處的探測着。

“現在只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些天使消滅”張小邪對着衆神代言人輕聲說道:“六翼天使交給我,三位四翼天使就由冰雪聖女和狂暴戰神的代言人與星界之神的代言人來解決,其餘的二十四個雙翼天使就由其餘的神祇代言人來解決了,大家有沒有問題?”

看到所有的人都點着頭,張小邪摸出了誅邪:“殺!”

劍氣縱橫,魔法閃爍!

一瞬間,光柱處的天使們突然的發覺自己竟然陷入了根本無法想像的密集元素攻擊之中。

六翼天使首先的被誅邪穿胸而過,接着三位四翼天使也凌空被炸爲了碎片,至於其餘的二十四位雙翼天使,則是淹沒在了各位神祇代言人的神力之中。

七彩的光符緊接着印在了還沒有斷氣,掙扎着想衝回光柱之中的六翼天使額頭,將六翼天使凌空打爲了一團乳白色的光團。

變得空蕩蕩的光柱之下,是一地的血肉。

衆神的神祇代言人與他們的侍衛很快的將這些血肉清掃乾淨,張小邪也抓緊了時間開始在地面佈置着陣勢。

時間慢慢的過去,陣勢已經完成了差不多四分之三,衆神代言人也開始慢慢的放鬆了警惕。

相熟的神祇代言人之間甚至都是在一起笑談着,侍衛們也是隨意的站立着。

“呼”長吁了口氣,張小邪摟住了一直在身邊幫助自己的小龍女,笑道:“馬上就可以完成了,這次,恢復了闢珀帝國之後,我們就可以順着進入宙斯大陸,消弱光明之神的力量。”

邪尊誓寵:凰妃請入帳 ,是吧?”小龍女用張小邪講過的童話故事結尾總結道。

“哈哈…”張小邪大笑。

“小心!”猛然,張小邪的眼神一變,大聲的叫道。

從異界通道光柱之中,一股與自己神識相差不多的意識正飛快的掃視着。

在衆神代言人與他們侍衛愕然望向張小邪時,一道絢麗的金色劍光從光柱之中猛然斬出,直接的將一位神祇代言人身邊的劍聖侍衛斬爲了兩半。

八翼天使!

正是當初在冰龍城之前殺死了林頓與戴維斯的八翼天使!

新仇舊恨,張小邪立刻的蹦起,從空間戒指裏抖落出材料,融合,對着那些仍然呆立的衆神代言人狂叫道:“攔住他!十分鐘!”

十分鐘,已經是張小邪所能最快佈下這已經十分熟悉的陣勢的時間。

雖然現在張小邪有把握與其他的神祇代言人聯手將八翼天使解決,但是誰知道天界之中還有多少高手,如果現在不顧陣勢解決了八翼天使,光柱之中源源不絕的出現天界天使,所有的計劃都將功虧一簣。

所以,現在最佳的辦法就是讓衆神的代言人拖住八翼天使與可能從光柱之中繼續出現的天使,讓自己完成陣勢!

一塊塊的七彩陣勢石不斷的從張小邪的手中冒出,再由小龍女與小骨埋入地面。

沒有其他的天使出現,八翼天使的自負使得八翼天使並沒有召喚天界之中的其他天使。

三位神祇代言人與他們的侍衛一起吐血飛退,一招,八翼天使的一招,就將六位劍聖級別的高手重傷。

大預言術!


雙眼之中金芒閃動,又是一位神祇代言人全身燃燒起了火焰,如果不是這個神祇代言人的身體之上已經預先的佈下了神力護身,此刻這位神祇代言人恐怕已經掛了。

“大家全力防禦!”冰雪聖女全身閃動着白色的冰雪女神神力,在身前凝結出了一面巨大的冰雪神力盾。

照着冰雪女神的做法,衆神代言人將各色的神力盾攔在了身前,組成了一面由數十個神力盾組成的防禦牆。

而那些侍衛們也將各色的實體戰意斬出,干擾着八翼天使的攻擊。

一時間,情勢僵持了下來。

看到無法短時間的收拾掉這些神祇代言人,而且張小邪在那裏不斷的將一塊塊的七彩塞入地底之下,讓八翼天使直接的感覺到了威脅,八翼天使終於放下了自己的自傲與自信,口中發出了一陣尖銳呼聲,招呼着天界之中的天使。

雖然心中焦急,但是衆神代言人的幾次試探攻擊卻也無法對八翼天使造成傷害,只能期望張小邪能夠快點完成陣法。



四位重傷的神祇代言人慢慢的挪動到了張小邪的身邊,將自己身體內的神力在張小邪身前佈下了幾道神力之盾,預防八翼天使繞過衆神代言人的攻擊來攻擊張小邪。

時間慢慢的過去,光柱之中也開始不斷的閃現出天使的身影。

最先趕到的是大批的雙翼天使,根本無法對張小邪們造成任何的威脅,但是當四翼天使的身影從光柱之中出現時,形勢慢慢的對張小邪們不利。

天使們的合力將一道道巨大的乳白色光劍斬擊在神祇代言人的神力之盾上,而八翼天使的金色光劍更是一劍擊破一個神力之盾的速度破壞者神力之盾組成的神力防禦牆。

衆多神力之盾組成的神力防禦壁迅速的消融,減弱。

“堅持住,還需要一分鐘!” 暖妻真愛

轟!

兩位六翼天使從光柱之中閃現,直接的將兩道巨大的金色光劍劈在了神力防禦壁上。

壁破,衆神代言人齊齊的噴出了一口心血,而爲了保護各自的主人,侍衛們拼死的全身燃起了實體戰意,攔在了前面。

撲哧!

無數的乳白色劍氣與金色劍氣將這十幾個侍衛凌空斬爲了無數的碎肉末。

“好!陣勢完成了!”張小邪的聲音在這個危機的時刻響起,讓衆神代言人齊齊的在心底鬆了口氣,連滾帶爬的衝入了堪堪激發的陣中。

“追!”八翼天使冷然叫道,所有的天使全部的飛快追擊而去。

景色猛然的變幻了,所有衝入了陣中的天使們赫然的發覺自己竟然不知道身在何處了!

一時間,落入雙疊之陣的天使們全部的失落了自己。 “走!”所有的神祇代言人都帶上了傷,張小邪對着這些神祇代言人大叫着,手中的誅邪抖手甩出了幾道七彩的劍氣,射向並沒有進入陣中的八翼天使:“你們先從空間通道中回凡界!”

現在,是給林頓與戴維斯報仇的時候了。

“小骨,召喚!”張小邪身體之上泛起了七彩的靈氣與黑色的黑暗魔力,小貓也實體化,吞吃了戰寵附體丸後,化爲了鎧甲附在了張小邪的身上。

一個個召喚通道出現在八翼天使的身邊,數十個骷髏勇士跳躍着,揮舞兵刃衝向了空中的八翼天使。緊接着小龍女的一口吐息也來到了還沒有被雙疊之陣所籠罩的八翼天使的身邊。

七彩的靈氣與黑暗魔力隨着誅邪在張小邪手中的旋轉,慢慢的形成了一道八卦之形,七彩靈氣與黑暗魔各分一半的旋轉着,越來越快……

在八翼天使將數十個骷髏勇士與小龍女的吐息一起轟飛,張小邪的八卦之形也已經完成,抖手扔出,七彩的靈氣與黑暗魔力構成的八卦之形在空中陡然的漲大,隨風既漲,八翼天使周圍的空間一滯之下,八翼天使的動作一緩之下,簡易的低級陣法-八卦天門陣將八翼天使鎖定在了原地。

此消彼長的吸力,讓八翼天使全力的也只能在這八卦天門陣中保持身體的平衡而已,根本無法再繼續的有其他動作。

雖然在構成八卦天門陣的七彩靈氣與黑暗魔力在八翼天使的掙扎之下在劇烈的消耗着,馬上八翼天使將會有餘力來發動攻擊,但是張小邪,是不會給八翼天使這個機會的。

萬劍訣的最終奧義,萬劍化一,誅邪帶着七彩的豪光,跨越了距離,猛然的刺入了在八卦天門陣中盡力掙扎着的八翼天使胸口。

“這是爲黑暗之神”張小邪口中大吒,小貓的能量補充之下,巨大的黑色光球從張小邪的手中甩出,將八翼天使凌空炸成了點點的碎屑。

衆神代言人全部帶傷,張小邪也是全身消耗一空,衆人也無法在直接從空間通道回到凡界,幸好雙疊之陣已經發動,從光柱之中出現的天使也會直接的被雙疊之陣所籠罩,無法威脅到衆人,所以衆人就乾脆的在原地療傷休息,恢復。

魔界被天界的光系元素充斥,衆人的傷勢恢復十分的緩慢,倒是張小邪全身的靈氣不受元素種類的限制,在半天之中重新恢復了靈氣。

告別了衆神代言人,張小邪先跨入了空間通道。

因爲,一天之後,就是宙斯大陸聯軍到達鐵山城的時候了。

瞬移,連續的瞬移,張小邪與小龍女和小骨在半天之中終於的趕到鐵山之城。

一百多萬的宙斯大陸聯軍將鐵山城之前圍的水泄不通,而一千多光系魔法師在衆多的戰士護衛下,慢慢的朝着鐵山城逼去。

在壓倒性的元素力量對比下,這些光系魔法師根本就不在乎鐵山城之上那十幾個符籙師的攔截,大搖大擺的在戰士們的盾牌護衛下,接近了鐵山城的城旁,將一道道的白色光箭激射在鐵山城那剛剛完工的城牆之上,震落一蓬蓬的石灰與磚屑。

吼!

在十幾個符籙師的符籙之術全部的被光盾攔截,而箭手們的箭雨全部的被厚實的盾牌攔住時,十幾個高大的身影在空中閃現,十幾道恐怖的元素流眨眼落在了光系法師的隊伍之中,至少幾十個光系的法師在這十幾道的元素攻擊流中炸爲了碎片。

神獸!

符籙之神的守護之獸,全部的擁有厚實的尖刺皮膚與元素波動強大的雙瞳。

在伊麗的召喚之下,十幾個神獸直接在光系法師隊伍旁的空中閃出,在發出了元素流的攻擊後,跳過了護衛在四周的戰士,落入了光系法師之中。

撕咬,元素流射擊,十幾個神獸在失去了護衛保護的光系法師隊伍之中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

十幾天之間,鐵山城擁有的投石車與弓箭的數目都極其有限,而且這些投石車與弓箭都是匆忙之間做成,十分的簡陋,在一陣密集的打擊之後,缺乏實戰訓練的鐵山城士兵們也是手忙腳亂的,箭雨與石塊的發出速度大減。

首先攻城的五萬宙斯大陸聯軍戰士,倒在了鐵山城的城牆之下,而十幾位神獸也在幹掉了大半的光系魔法師後被無數蜂擁而來的士兵淹沒。

“伊麗,還能召喚神獸嗎?”望着城外的宙斯大陸聯軍開始緩緩的推出了另一隊五萬人的攻城戰隊,花間風朝着伊麗問道。

“不行了,這些神獸已經是我的召喚極限了”伊麗喘息着,大量的符籙之力消耗讓伊麗此刻只有無力之感。

“雖然沒有降臨天使的出現,但是我們只有三十萬的戰士,鐵山城的城防也並不牢固”花間風對於鐵山城的前景並不是那麼樂觀:“神獸並不是萬能,能夠把對手的一千多位光系法師基本解決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可惜給我們的時間還是太少,所能招募的戰士仍然是太少,三十萬的戰士,恐怕也只能支持幾天而已。”

“等到小邪回來,一定有辦法的”伊麗喘息着,帶着信心的說道。

“現在宙斯大陸聯軍沒有召喚出任何的降臨天使,老大應該是成功了”花間風也是愁慮盡去:“我們只要堅持一兩天老大就可以回來,到時候我也不用天天在這裏操心了,哈哈。”


“那可不行,小花你還是要繼續的操心”張小邪的化聲響起,在伊麗與花間風驚喜的眼神之中,張小邪與小龍女和小骨閃現在了伊麗與花間風所在的城牆之旁。

“小邪!”

“老大!”

摟住了撲過來的伊麗,張小邪對着一臉欣喜的花間風微微一笑:“沒想到這些宙斯大陸的聯軍竟然來的這麼快。”

“這些宙斯大陸聯軍三天前突然的加快了速度”花間風點點頭:“不知道是爲了什麼,這些宙斯大陸聯軍直接提前了一天到達了鐵山城外,開始進攻鐵山城,而且,是在沒有準備好任何的攻城器械情況下,這些宙斯大陸的聯軍根本是不及損失的在進攻我們。”

“這樣不是很好嗎?”張小邪望着城外慢慢逼進的五萬宙斯大陸聯軍的攻擊聯隊,微微一笑。

“如果猜的不錯,是因爲黑晶帝國與亞利帝國和其他國家重新組織的新軍,正在阻擊着宙斯大陸在黑晶帝國境內的那幾百萬戰士吧,有了神獸的幫助,哼哼,宙斯大陸的那幾百萬聯軍也恐怕無法佔據優勢,所以,他們必須要儘快的清楚我們這個不穩定的因素,才能夠從容的從自己的大陸再繼續的調集新軍來支持這裏的戰局,不然,有我們的騷擾,他們的補給與援兵根本無法安全的通過我們闢珀帝國去支援在黑晶帝國的前線隊伍”花間風仔細的分析着。

“前幾次我們劫了宙斯大陸的補給隊伍,看來是讓他們狠狠的疼了一下”張小邪嘿嘿的笑道:“讓戰士們好好的教訓這些傢伙,我來召喚神獸。”

殘餘的光系法師還沒有在血腥之中回過神來,拼死擊退了十幾個神獸的戰士們也紛紛的被那些刀槍不入,完全是可怕生物嚇得不輕。

如果不是這些戰士的人海戰術將神獸的能量消耗光,自動的回到了符籙之神的創造空間中,還不知道這些戰士還有沒有戰意繼續的攻擊那些神獸。

又是數十個神獸出現在了後退到了宙斯大陸聯軍總部附近的光系法師的頭頂之上。

所有在符籙之神創造空間內,用符籙之神神力創造的神獸全部的被張小邪召喚了出來。

顫抖着,剩餘的光系法師們實在是沒有了膽量在繼續的面對這些彷彿從地獄裏衝出的惡魔,紛紛的四散着,想要奔逃而出。可惜,這些被戰士們團團的圍着,保護着的法師怎麼可能從這些披着盔甲的戰士們身邊擠出?

一個個的法師倒在了這些神獸的爪擊嘶啞中。爲了節省能量,張小邪並沒有讓這些神獸發出元素攻擊,而是完全依靠着自己可以比擬精鐵的皮膚抵抗者戰士的劈斬,貼身肉搏着。

最後一個光系法師,在一個神獸的撕咬下,只剩了半個身子,悽慘的怪叫着,撲倒在地。

終於,周圍的戰士們,被這些自己根本無法傷害的神獸,嚇破了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