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玉山川享受眾人的歡悅的時候,瞳孔突然一縮,居然看到席琳娜沖著楊柏伸出白皙的手臂,躍躍欲試說道。

「楊柏先生,我可以請你跳舞嗎?」堂堂的席琳娜居然邀請楊柏這個土包子跳舞,這讓玉山川差點把音符彈錯。

「我不會跳舞,你還是找別人吧。」楊柏實話實說,真的不會跳舞,這樣的情況,讓席琳娜就是一愣。

「你為什麼不會跳舞,你可是音樂天才,能夠來到這場宴會,你一定是一代大師,你是文化界什麼大師?是書法大師?畫家?」

席琳娜的話,讓楊柏有點尷尬,楊柏能夠知道席琳娜的確對自己好奇,而且席琳娜的心靈猶如少女一樣純潔。

「我要說我只是開農場的,你相信嗎?」楊柏退後一步,而這時候,玉山川實在忍不住圓舞曲飛快的結束,不過玉山川已經讓人播放循環音樂,一部分人按照音樂又一次跳舞。

「席琳娜,他真的是開農場的,我們華國真正的農民。」玉山川也實話實說,只是這樣的話,總覺得玉山川在俯視。

就在眾人以為席琳娜能夠輕視楊柏的時候,席琳娜卻更加興奮起來。

「太厲害了,你們華國農民都能夠吹出如此的口哨,這就是你們東方神奇的所在。楊柏先生,希望你陪我跳舞,我很想結交你這樣的朋友。」

「那什麼,我真不會。」楊柏的話,讓玉山川又一次笑了起來,而此時韓佳人也是陰陽怪氣的笑道。

「席琳娜公主,你太難為楊柏大師了。讓他跳舞,還不如讓他吃東西,對於吃,他還是比較擅長的。」

「楊柏,如果不會,就不要擋著席琳娜公主的路。」

「不,不,楊柏先生,我真的希望成為你的朋友。」席琳娜看到眾人在說楊柏,頓時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席琳娜公主,有空在說吧。你還是趕緊選擇舞伴吧,這些人都在等待你的選擇。」楊柏退後一步,對於跳舞一點都不敢興趣。

「席琳娜,我們來跳一曲吧?」這時候玉山川風度翩翩的伸出手來,居然半跪在席琳娜的面前。那一刻,玉山川就是席琳娜的騎士,而這時候房間內已經發出眾人的歡呼聲。

眾人都在鼓掌,都希望看到玉山川跟席琳娜公主跳一曲,而此時的席琳娜看到玉山川,可是卻在望著楊柏,目光有點憂慮。

不過最後席琳娜還是把手放在玉山川的手中,玉山川相當溫柔,輕輕一摟席琳娜的細腰,讓眾人更是歡呼起來。

舞池的最中央,已經交給玉山川和席琳娜,輕緩的隱約突然急速起來。席琳娜畢竟是歐美的,接受玉山川的邀請,就很放的開。

燈光,掌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舞池中心最完美的男女吸引,無論是玉山川,還是席琳娜都能夠讓眾人興奮起來,他們才是最完美的一對。

「楊柏,看到沒有,你跟玉少根本無法比。周芷燕,石靈兒,你們的眼光太差了。 邪王傲妃謀天下 玉少這樣的男人,才是最完美的男人,就算席琳娜公主,早晚有一天也會成為百美圖的人,等到了那時候,你這朵牡丹花,就會成為玉少的玩物。」

韓佳人的聲音突然低低傳來,韓佳人的嘴角逐漸邪魅起來。

「韓佳人,你不想挨揍,就滾!」石靈兒相當不客氣,而此時的韓佳人依舊得意說道:「你敢嗎?石靈兒,這場宴會這麼多人,別給你們石家丟人。」

就在石靈兒還要說話的時候,楊柏卻淡淡說道:「韓佳人,別忘記是我拒絕的公主,玉山川排在我後頭,有你什麼事?」

「你,你一個土包子,有什麼資格跟席琳娜跳舞,告訴你,你永遠無法比上玉少。」韓佳人冷笑的看著楊柏。

可就在此時,周芷燕突然來到楊柏的身邊,而周芷燕的裙擺突然掖在金色的腰帶,露出一截白皙完美的大腿。

「你?」楊柏就是一愣,石靈兒也是一愣,此時的周芷燕小臉已經紅撲撲的,看著楊柏,好像鼓起很大的勇氣。

「楊柏,我能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什麼?周芷燕,你居然還敢跟他跳舞?」韓佳人怒目而視,說了這麼多,周芷燕居然還跟著楊柏,這簡直就是在侮辱玉山川。

「我,我不會?」楊柏看著周芷燕那麼認真,從周芷燕的心中,楊柏能夠感受到一股倔強,一股斬斷前塵的決然。

「不會我教你,楊柏,可以跟我跳舞嗎?」此時周圍的人都聽到周芷燕的邀請,眾人又一次歡呼起來。

要知道這場中,要論眉毛周芷燕絕對是第一的。楊柏這個男人,被席琳娜公主邀請跳舞,主動拒絕。

如今場中絕對的女神周芷燕也在邀請楊柏,這樣的情況,讓許多男人心中羨慕不已,都嫉妒萬分的看著楊柏。

「那就麻煩你了。」楊柏突然笑了起來,哈哈一笑,伸出手來,笨拙的牽住周芷燕的手,同時另一隻手,幸福的放在周芷燕的腰肢之上。

「我,我也要跳舞?」石靈兒想要衝過來,卻看到周芷燕嫵媚一笑,這一刻,周芷燕彷彿風中精靈,突然圍繞在楊柏的身邊,走進舞池當中。

「混蛋,周芷燕,楊柏,你們會後悔的。」韓佳人嫉妒無比的看著兩人,尤其是周芷燕。 舞池的邊緣,所有人都看著楊柏笨拙的摟著周芷燕,走進舞池當中。兩人的走來,也讓席琳娜和玉山川一愣。

「MYGOD?」席琳娜一眼就看出楊柏的確不會跳舞,步伐都不對,都要踩在周芷燕的腳面。

「開玩笑嗎?」玉山川更是輕蔑一笑,彷彿看著小丑一樣。可就在玉山川嘲笑楊柏笨笨的動作時候,周芷燕突然臨空盤旋起來。

白色的衣裙隨之而動,露出的光潔大腿,彷彿散發神聖的光芒。周芷燕居然圍繞在楊柏的面前,跳出一段獨舞。

楊柏彷彿是木樁,而周芷燕猶如樹木旁邊的鳳凰,散發迷人的光芒。鳳鳴一聲,萬獸而驚。

「天哪,太美麗,難道她是舞蹈大師?山川,你們華國怎麼隱藏這麼多人?」席琳娜又一次震驚了,其他人也相當震驚。

周芷燕太美了,每一個動作,都在圍繞楊柏。周芷燕的身段,在楊柏的四周飛快的挪動,曼妙的一切,讓眾人更加嫉妒起來。

「這個土包子,太幸福了,嗚嗚嗚!」一些男人心中都在落淚,誰當這個木樁不好。周芷燕的衣裙在飛舞,隨著樂曲,周芷燕目光也閃爍的看著楊柏。

「別緊張,他們都看著我們呢!」周芷燕嬌媚一笑,楊柏起初還真的緊張,尤其能夠近距離感受周芷燕的柔情,這讓楊柏都要無法呼吸了。

「不緊張!」楊柏深呼吸,雖然不會跳舞,可是卻被周芷燕散發的魅力徹底打動。楊柏的目光從來沒有看其他的人,就這麼跟周芷燕的目光交匯在一起。

「山川,他們簡直天造地設之合!」席琳娜都停了下來,周芷燕的舞蹈太美了,簡直碾壓一切。

「該死,這應該是我的,周芷燕應該是我的女人。」玉山川的瞳孔深處已經極度的憤怒,周芷燕這樣的人間絕色,本來就應該屬於天才的玉山川。

「周芷燕,你到底要做什麼?這個土包子,怎麼能夠跟我比!」玉山川也停了下來,雖然依舊在迷人微笑,可身上卻散發一股強大的氣息。

玉山川動怒了,因為楊柏而吃醋。可就在玉山川吃醋的時候,楊柏突然心領神會,在周芷燕要盤旋跳出的時候,楊柏猛的一揮手。

輕柔無比的先天之力,讓周芷燕高高躍起,周芷燕差點尖叫起來,不過立馬感受到在風中,周芷燕在盤旋舞動,猶如鳳凰一樣展翅翱翔。

「這到底是什麼舞蹈?」眾人已經迷醉了,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看著。尤其此時的楊柏隨著輕輕的晃動手臂。

無形的先天之力,讓周芷燕連續的騰空而起。周芷燕已經興奮的咯咯笑了起來,風中精靈,女中鳳凰。

「美,真的美,比剛才的韓佳人美多了。」人群當中也不知道是誰,說出這句話,惹得眾人紛紛鼓掌起來。

韓佳人魅惑的容顏已經徹底的扭曲,整個賓客都在給楊柏和周芷燕鼓掌,兩人簡直蓋世巨星一樣。

「楊柏,我喜歡你!」就在周芷燕從空中落下的時候,楊柏突然聽到周芷燕心中的一句話,熱血沸騰。

「芷燕喜歡我?」楊柏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暗戀的女神終於認可自己,終於內心喜歡自己了。

「楊柏!」周芷燕本來馬上就要落下,突然看到楊柏激動起來,趕緊出聲提醒。幸虧周芷燕提醒了,不然周芷燕就要摔下來。

楊柏寬闊的臂膀,終於借住周芷燕,而四周熱烈的掌聲瘋狂的響了起來。而此時席琳娜也撅著小嘴,猶如少女一樣而來。

「楊柏,太不夠意思了,原來你有這麼厲害的舞伴。」席琳娜的話,讓楊柏淡淡一笑,眼中只有周芷燕。

「芷燕,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玉山川很不死心,居然伸出手來,還想邀請周芷燕跳舞。

「對不起,我很累,我們走吧。」周芷燕的眼中也只有楊柏,完全都沒有看玉山川。這樣的情況,徹底激怒了玉山川。

「走?這場宴會,最壓軸的寶物還沒有上場。要知道,為了這次宴會,我親自請來古玩大師,請出剛剛被鑒定的國寶,讓大家欣賞一下。」

玉山川的話,讓眾人就是一愣,而這時候大家依舊沉浸在剛才的音樂和舞蹈當中,一些人拿著酒杯,都要結識楊柏。

「玉山川,沒聽見芷燕說累了嗎?我們只是來聽席琳娜歌曲的,你真當為了看你?」楊柏淡淡的說著。

「楊柏,別給臉不要臉,這裡任何的專家學者,都要比你有文化,你這樣的農場主,上過大學嗎?」

韓佳人又一次來到玉山川身邊,陰冷的看著楊柏。

「我還真沒有上過大學,高中畢業就種地了。」楊柏真的無所謂,可這樣的回答,卻讓韓佳人等人放聲大笑起來。

總裁爹地惹不起 一些剛準備結實楊柏的賓客,也都搖頭苦笑,眾人沒有想到楊柏這個小白臉居然才高中文憑。

「高中?哈哈,我們的楊大師,才是高中畢業,太可笑了。你問問我們這裡,就算服務員也都是大學畢業,是不是?」

韓佳人的話,讓四周又一次笑了起來。玉山川更是笑的得意,原來楊柏只是高中畢業,這樣一個沒有素質的人,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巧合。

那個口哨有文化的誰會吹,而對於跳舞,要不是周芷燕,誰會看楊柏跳舞。

玉山川終於忍不住還是笑了出來,而此時的周芷燕和石靈兒看到眾人都在笑話楊柏,輕蹙眉心。

「呵呵,楊柏,我也沒有上過大學。」席琳娜卻突然插嘴,已經來到楊柏的身邊,很熱情的遞給楊柏一張金色的名片。

「什麼?」眾人就是一愣,這才想到眼前這個席琳娜高中畢業就成為歌手,從來沒有上過大學。

剛才眾人嘲笑楊柏的文憑,結果人家堂堂公主也沒有上過大學,這讓眾人極度的尷尬起來。

「這是我的名片,我們可以交換下聯繫方式嗎?我很高興在這裡認識你,以後我們常聯繫!」席琳娜很戀戀不捨,畢竟時間太短了,席琳娜馬上就要離開宴會,前往京城。

「我沒有名片,加微信好使不?」楊柏淡淡的一句話,惹得周芷燕趕緊提醒道:「人家公主不玩微信,你把電話號碼給她就好。」

「楊柏,真的高興在這裡遇到你。我走了,再見!」席琳娜毫不介意,酒宴當中任何人都沒有得到席琳娜這麼重視,尤其席琳娜送出的金色卡片,那可是皇家的象徵,只有被席琳娜認可的人,才會得到。

「哼,楊柏,你要走,就走吧。反正你也不懂什麼國寶。」眾人把席琳娜送走,韓佳人更是輕蔑的看向楊柏。

「好了,佳人,楊柏當然不懂國寶,一個高中畢業的人,都沒有見過真正古玩。」此時的玉山川也看向楊柏。

「玉少,別這麼說,如今這個社會,有錢人才玩古玩。這個農場主的錢,或許都玩女人了吧?」

博物館的劉通得意的說著,這時候這些專家學者也都看明白了,看來這個玉山川很不待見楊柏。

「是嗎?我這個高中農場主,的確不懂你們的文化。不過國寶,我真的見過。」楊柏實話實說,這樣的話,讓劉通哈哈大笑起來。

「你在電視里看見過吧?我可告訴你,我可是天天見,哈哈哈。」劉通可是博物館的副館長,當然能夠天天看到古玩。

「電視?哈哈,或許他還真的從電視當中看見過。」韓蒼生等人也都搖了搖頭,就算楊柏結實了席琳娜,可對於這些專家來說,楊柏的身份太低了。

「楊柏,我們走!」石靈兒就看不到這些人損楊柏,頓時怒目而視。不夠此時的玉山川卻拿著酒杯,迷人的看著周芷燕。

「芷燕,不陪我跳舞,還不能夠陪我喝一杯嗎?難道你忘記津門時候?」玉山川離開津門很久了,也是在津門認識得周芷燕。

而在京城認識了石靈兒,兩女起初都被玉山川的魅力折服。

「我不想喝酒,玉山川,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記了,請你尊重下我們。」周芷燕淡淡的說著,依舊沒有看玉山川。

「呵呵,芷燕,你這麼說,我是很傷心的。看來這些年,你和靈兒都忘記我是什麼樣的人?放心,我會讓你們記住的,我想要的,一定是我的。就算我不想要的,也不是什麼村民能夠得到的。」

「是嗎?」玉山川剛說完,楊柏就冷漠走了過來。而這時候劉通已經看到宴會的門口,一隊人已經走了過來。

「玉少,哈哈,國寶來了。這個國寶可是相當神奇,背後的故事看成奇遇,我們一定要好好欣賞一下。」

「劉通,到底什麼國寶,你們博物館還得到國寶了?」韓喬生等人也好奇起來,而玉山川卻得意笑道。

「今天古玩街新出來的國寶,我就讓省博物館的溫天成大師請了過來,讓大家鑒賞一下國寶的魅力。這件國寶,可是被一個神秘大師給鑒別出來,那是相當的奇迹。」

「是啊,各位,這個大師簡直就是奇人,溫老都特別尊崇,如果有機會能夠見到這樣的大師,我們一定要痛飲三杯。」

這些人的話,讓本來就要走的楊柏愣住了,而這時候的周芷燕和石靈兒卻慢慢拉著楊柏退後,畢竟楊柏什麼也不懂,別在被人恥笑了。 楊柏被周芷燕兩人拉著,頓時來了脾氣,鬱悶對著周芷燕說道:「芷燕,你拉我幹什麼?我還能夠打人?」

「你以為你不打人,你除了打人還會什麼?」石靈兒氣沖沖說著,眼前這些學者一個個都瞧不起楊柏。

「廢話,我還會什麼,我會的多了,你都是我救的,她也是我救的。」楊柏傲然的說著。

結果楊柏說完,石靈兒和周芷燕同時臉紅起來,石靈兒想到楊柏給給她傳功,羞澀的不行。周芷燕想到河裡的事情,更是羞得低頭。

楊柏也有點傻眼,看著兩女如此嬌羞,楊柏卻偷摸暗笑。

而此時整個宴會的嘉賓,都興奮的望著門口,劉通已經風風火火,沖著紫光苑門口而去。此時的韓蒼生等人,也都在等待,很快門口走進一名名黑衣保安。

這些保安可都是武警,推著一個青銅盒,幾名老者沉穩的走了進來。

「你們都小心點,把國寶弄壞了,看老夫怎麼收拾你們。」走在當前的,居然是省博物館溫天成。

旁邊穿著紅袍老者是省古玩協會會長周士康,旁邊中山裝老者,威嚴十足,是省文物管理局的杜英,杜老。

這三名老者,在古玩界絕對是大佬存在。劉通陪在溫天成邊上,嘴角諂媚無比。而此時玉山川一步走上前來,熱情的握住溫天成的手。

「溫老,好久不見,津門一別,山川很想念。」玉山川認識溫天成,溫天成看到玉山川,臉色緩和不少,不過依舊緊張的說道。

「山川,要不是你,老夫可不敢把這個國寶給你們展示,給你們看完,老夫趕緊把這個國寶送回省博物館。」

「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周士康會長,這是老杜,當初在津門鬼市,你們應該認識。」

「當然,周會長,杜老,趕緊請,這一次你們到來,讓紫光苑蓬蓽生輝。」玉山川的笑容,讓三名老者哈哈大笑起來。

「來,我給你介紹!」玉山川趕緊把韓蒼生等人介紹給溫老等人,溫天成當然知道這些書法大家,頓時氣氛也逐漸熱烈起來。

「溫老,到底是什麼國寶?剛才劉通可說了,這是在我們D市發現的?」韓蒼生已經等不及,天翼等人更是看著那青銅盒好奇無比。

「溫老發現的東西,肯定不錯,這件國寶,一定讓各位前輩滿意的。」韓佳人魅惑的走了過來,沖著幾名老者微微一福,惹得周士康等人哈哈一笑。

「如此佳人,玉少,看來也只有你這個天才人物才能配。」杜英的話,讓韓佳人相當得意,尤其韓蒼生聽到幾位老者,誇讚韓佳人,更是得意萬分。

「哈哈,溫兄,你們說的沒錯,也只有我們佳人,才是最出類拔萃的。也只有玉少,才是最頂尖的天才,英雄配美女。」

「二叔,現在有的美女卻配豬的,只會吃喝的豬,咯咯咯。」韓佳人故意這麼笑著,溫天成等人不知道韓佳人說的是什麼,可是周圍的賓客可都忍不住的看向遠處的楊柏。

「楊柏,這個韓佳人還是揍的少,我們趕緊離開這裡。」石靈兒就是來氣,楊柏會醫術,會種出靈植,比那個玉山川有情有義多了。

「我真的好奇,他們弄過來是什麼國寶?」楊柏當然好奇,國寶當中可是蘊含無數的靈氣,這可是楊柏最需要的。

可是當楊柏激發金瞳的時候,楊柏差點都要笑出來。弄得旁邊周芷燕和石靈兒都覺得楊柏被氣瘋了。

「來,各位嘉賓,就有請溫老、周老和杜老上台,讓他們給我們介紹一下國寶。如此之夜,也只有國寶才能夠見證我們這場盛會。」

玉山川得意的說著,而此時的溫天成卻哈哈一笑,沖著周圍的人慢慢的擺手,沉聲說道:「各位,老夫溫天成,這件國寶來自D市,那是一代奇人發現的。」

隨著溫天成的話,青銅盒慢慢揭開,露出裡面馬超龍雀。這樣的青銅器,讓眾人眼前就是一亮。

這些文化人還是比較明白的,尤其天翼,一眼就看出馬超龍雀,就是國寶馬踏飛燕的一對,更是驚呼起來。

「天哪,這是馬超龍雀,漢代的頂級青銅。我們D市居然有這個東西,這怎麼可能?」天翼的話,讓溫天成等人揚天大笑。

「哈哈,天翼會長說的沒錯,各位,你們仔細看看,如此的青銅馬卻踩在龍雀之上,居然能夠穩如泰山,如此的美感和力學,只有漢代的青銅器才有,國之重器。天可憐見,我們終於又多出一個國寶。」

「到底是哪位奇人發現的,我們這些搞文化的,都要感謝他。」天翼又一次說著,而這時候溫天成哈哈大笑起來。

「這件事,說來話長,各位今天就讓老夫說說這位奇人,發現這件青銅馬的故事。」溫天成慢慢的口述,而其他人已經圍著青銅門仔細的欣賞起來。

這些學者一個個緊挨著,都屏住呼吸看著,都被青銅馬的工藝震驚了。而溫天成的話,眾人也知道居然有奇人,在另一件青銅馬內發現的馬超龍雀。

「奇人,不愧是奇人,不知道這位奇人在哪?」韓蒼生興奮的看著青銅馬,都要潑墨寫一首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