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三人中間的乃是一位少年,看樣子應該只有十五六歲,散發著宗玄境後期的氣息,頭上髮髻歪著,身穿黃袍,一看就知曉身份不一般。

這三人出現的瞬間便是露出警惕,當看到此地唯有傅然一人的時候,這才鬆一口氣。

那兩位青年看了傅然一眼便是收回目光,而那少年眼睛一轉,抱拳道:「這位兄弟難道也是獲得進入清風學府東院資格?」

傅然點頭,既然少年如此詢問,那麼傅然也猜到了對方來此的目的。

而此刻,那兩位青年面色都是微變,看樣子應該察覺到在此地無法動用玄力。

少年也是察覺到,不過卻並沒有放在心上,當即笑道:「既然如此,那麼還望聚英台之爭手下留情,或許到時候我們還可以聯手。」

見傅然沒有開口的意思,少年似乎沒有絲毫尷尬,又道:「我是桑國子爵申子虛。」

傅然別頭望向少年,上下細細打量,微微搖頭。

見此,少年不解,問道:「為何搖頭?」

被問及,傅然突然一笑,道:「看你身板也不錯,怎麼會取名申子虛?」

聞言,少年尷尬的撓了撓頭,因為名字原因,從小他就被不少人嘲笑。

「我是加爾帝國傅然。」傅然抱拳開口,既然對方露出善意,那麼他也不該拒人千里之外。

「走,一起去看看這東院城有何不同?」少年連忙岔開話題,笑道。

隨後,傅然與申子虛一同向那通道行去,而兩位青年則是老實跟在身後。

在通道內前行了數十丈之後,嘈雜的聲音傳來,看來此城應當熱鬧非凡。

寨主出山,謀娶良玉 通道的盡頭乃是一個黑色建築,並不大,卻是奇高,而此刻,傅然與申子虛則是站在黑色建築外。

望著眼前人來人往的街道,傅然與申子虛都是呆立。

繁華是猜對了,可是卻沒有想到街上行人居然大多數都是少年少女。

「這些不會都是來參加聚英台之爭的人吧!」申子虛暗咽一口唾沫,喃喃道。

傅然點了點頭,恐怕還真是這樣。

既然此城是東院城,那麼出現在這裡的少年少女其中大部分都是來參加聚英台之爭,在他的感應中,以他自身為中心,數百丈之內至少有上百位宗玄境,連魂玄境都有數位。

「不愧是清風學府啊,即便是東院,也引來無數天才。」在呆立之後,申子虛忍不住感嘆,如此多是天才聚集在一起,恐怕也唯有清風學府有這個號召力了。

傅然突然抬頭望去,在城中,如他身後的建築有不少,,就在此時,他的目光突然落在城外的一座山峰上。

山峰高聳入雲,極為龐大,距離東院城應該有百餘里,而憑藉著不錯的眼力,傅然能夠模糊看到,那山峰無頂,如同被人削掉一般。

「那就是聚英台了吧!」申子虛順著傅然的目光望去,道。

傅然收回目光,眼底閃過一絲殺機,血宗之人很有可能會守在聚英台之外,雖然他擁有王級評定,在登聚英台時會減少不小麻煩,不過到時候卻還是免不了麻煩,甚至是一場惡戰。

「聽說東院城中心有特殊的階梯,我們去瞧瞧!」申子虛收起心中的震驚,第傅然開口道,完全一副自來熟的模樣。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也讓傅然對申子虛有了好感,當即點頭。

旋即二人向城中心行去。

一路上傅然與申子虛不斷張望,好奇的打量,二人都是第一次來到此城,對於任何自然都十分好奇。

街道兩旁屹立著不少建築,店鋪之中出售著各種之物,但是價格卻是貴得離譜。

在打量街道兩旁的時候,傅然眼角的視線也不斷掃過身旁經過之人,其中有不少都是勢力之人,能夠從穿著打扮上看出一些東西。

「傅然兄弟,你看,那些人是合歡宗的人?」申子虛突然開口,吸引了傅然的注意力,順著望去,目光落在四位女子身上。

四女年紀都在十五六左右,容貌傾國傾城,打扮妖嬈,走在大街上吸引了不少目光,引起不少人垂涎,不過當目光落在四女腰間的吊墜時,都是壓制心中的異念,只因為這吊墜代表著一個東域的大勢力。

合歡宗!

合歡宗乃是東域大勢力之一,而且名氣還極大,合歡宗弟子男女皆有,皆是以收服其他勢力天才為傲,引起了不少勢力的敵對,奈何合歡宗太過於強大,在整個東域之中,除了六大勢力之外,還沒有任何一個勢力能夠滅掉合歡宗。

若是沒有大仇,沒有勢力願意招惹合歡宗。

在見到這四女的瞬間,傅然腦海之中便是想起了當初晏妮的介紹。(未完待續。) ?距離清風學府東院開院的的時間已經不遠了,也導致凡是具備資格的都紛紛趕往東院城。

傅然雙手抱著後腦勺,視線不斷掃過周圍。

僅僅片刻時間,傅然便看到了數十個勢力之人,還有一些他不認識的一些勢力。

「能夠讓整個東域各個勢力的天才聚集在一起,也唯有此地了!」申子虛感嘆道。

聞言,傅然微微點頭,道:「這些人之中,除了來自各個勢力之外,其他都是來自各個帝國,可惜不好辨別身份。」

剛說完,傅然便是苦笑搖頭,對於東域的勢力,傅然也掌握不少信息,但是對於帝國,所知卻十分有限,哪怕此刻一個大帝國之人站在他面前,他也無法辨別。

「東域帝國千萬,而且帝國之人不像勢力弟子那般身上佩戴有辨別身份之物,自然不好辨別,不過也可以從穿著打扮看出一些東西,你看見那二人了么?他們都身穿紫色衣服,看上去彷彿是同一個勢力之人,不過你看見他們身上佩戴的短劍了么?都佩戴在後腰,這是三江國的典型裝束。」申子虛指著遠處的兩個少年,道。

傅然別頭望去,果然,這二人身穿紫色衣衫,短劍佩戴在後腰,除了五官之外一般無二,第一眼感覺便是勢力之人。

當即,傅然又環視一圈,果然看到其他一些人看似是勢力之人,不過細看的話又不像。

見到傅然模樣,申子虛揚了揚下巴,道:「我桑國雖說只是小帝國,不過處於東域中心,對於東域的大多數帝國還是知曉。」

傅然輕笑,並不答話,若是以前,他必定會請教申子虛,不過剛才他突然想到步瑤。

東帝國乃是東域第一帝國,東域六大勢力之一,當初晏妮也說過,東帝國暗中控制著東域過半的帝國,那麼對於帝國的了解,恐怕沒有人能夠與步瑤相比。

「也不知他們是否到了東院城!」

來到東院城,除了申子虛之外便再無其他認識之人,更無能夠相信之人,若是能夠見到步瑤等,他也好打探許多消息。

血宗就如同一塊大石壓在傅然心頭,若是不能解決,寢食難安。

「快看,那便是東院城的登天梯!」就在此時,申子虛突然開口,將傅然的目光引來。

一道道階梯向上蔓延,下方卻沒有任何東西支撐,就如同建立在虛空之中一般。

細數下來,共有九十九階,每一階高約一尺,寬約三丈,在東院城心中這千丈無建築的廣場上,十分顯眼。

而在階梯下方,聚集了不少人,皆是低頭談論。

「申兄,這登天梯有什麼作用?」傅然問道。

被傅然問及,申子虛的神色也收斂了一些,沉聲道:「登天梯,登九十九階一步登天,看似簡單,但是自登天梯存在以來,記載之中,唯有四人成功登上過九十九階。」

傅然神色微變,自建成之後唯有四人成功登上九十九階?

對於登天梯的難度,傅然並不清楚,不過既然有史以來唯有四人成功,也可看出是何等困難。

「看,有人登梯了!」

「我認識他,他的寧成國的皇子,已經到了魂玄境初期,也不知能夠登上多少階?」

「恐怕不過半。」

「應該不止吧,據說魂玄境巔峰就能夠登上九十九階,我看這位皇子應該能夠登上六十階。」

一位少年出現在階梯旁,神色傲然,一閃淡紅色衣袍迎風而盪,看了一眼登天梯后,踏步而上。

見有人登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這位皇子身上,傅然也不例外。

只見這位皇子在踏上階梯之後,神色不變,一步步向上邁去,速度緩慢,卻是從容不迫。

「怎麼如此輕鬆?」

「你知道什麼,這登天梯分為三個階段,前三十三階並不困難,凡是實力達到宗玄境之人,都可登上,中三十三階就要困難許多,至於后三十三階,反是能夠踏入者,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見到寧成國皇子的從容,不少人都是議論紛紛,有人驚嘆,也有人不屑。

「傅然兄弟,你覺得他能夠登上多少階?」申子虛向傅然問道。

聞言,傅然微微搖頭,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登天梯,對於其困難並不清楚,自然無法判斷,相對而言,我更好奇這東院城為何會有這登天梯存在。」

看到登天梯的瞬間,傅然便想了許多,此城屬於清風學府東院所有,那麼這登天梯出現,必然和清風學府東院脫不了關係,說不定還是特意建造。

至於目的,傅然便是猜不透了。

「你說這個啊,這登天梯是百年前從清風學府總院搬過來的,據說登上七十階之後便能夠得到王級評定,登上九十九階,能夠得到帝級評定。」申子虛知曉的比傅然要多,當下便道。

傅然眉頭微挑,他便是王級評定,豈不是說若登不上七十階,他這王級評定便有些不太合格。

想到此處,傅然輕笑,心中也有了一試之心,不過他並沒有魯莽,打算先看看再說。

話說此刻那寧成國的皇子,已經登上了三十三階,在踏上第三十四階的時候,身體驟然一頓,面色也出現細微的變化,這一幕被傅然看得清清楚楚。

「看來三十三是的分水嶺!」傅然心中暗道。

寧成國的皇子深呼吸一口氣,一步跨出。

一步跨出之後,便沒有停頓,直到登上第四十階的時候,這才頓住。

等了片刻,繼續向上,不過這一次,這位寧成國皇子用了一炷香的時候,才登上四階而已,而此刻的他,已經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下來吧,就你?連五十階都登不上,還是早些滾回去吧!」一位少年嘲笑開口,引起了身旁不少人的大笑。

傅然看向這位少年,瞳孔微縮,此人他不認識,不過其胸前卻有一個菱形標記,這代表一個大勢力。

名為四方幫的一個勢力,而且還不是一般勢力,在東域也算得上大勢力,就算與血宗毒宗相比,也不弱絲毫。

寧成國皇子面色漲紅,猛然回頭看向剛才開口的少年,不過當看到其胸前菱形標記的時候,瞳孔便是一縮,當下將心中的怒氣按下。

這一幕被剛才開口的少年看見,笑得更加是無忌憚。

「快滾下來,本少爺試一試,就算不弄個帝級評定,也要弄個王級評定在手。」少年大笑。

「曹鴻,你若都能夠得到王級評定了,那本少爺還不該是帝級評定了?」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來,引得傅然循聲望去。

只見人群分開,一位白衫少年行來,嘴角掛著嘲諷,身旁跟著數位少年。

「我當是誰,原來是白書山的白面書生梁泉流啊,你若想試試,本少爺等你。」被稱之為曹鴻的少年並沒有梁泉流的話而發怒,反而笑道。

梁泉流罷了罷手,道:「算了,我才沒有你那麼眼高於頂,我既然沒有得到王級評定,那麼恐怕也無法登上七十階,還不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聽聞此言,曹鴻撇嘴,旋即也不再與梁泉流糾纏,抬頭望向登天梯,神色緩緩收斂,一步邁出。

遠處的傅然看著這一切,心中卻是暗嘆,東院城不過是一個城池而已,而現在卻聚集了東域各大帝國勢力的天才,無論是四方幫還是白書山,都是一流大勢力。

突然,傅然對申子虛道:「申兄不如去試試?」

聞言,申子虛露出尷尬,訕笑道:「傅然兄弟說笑了,我若是去登梯,恐怕能夠登上四十階就很不錯,還是算了,倒是我看兄弟你不凡,不如去試試?」

聞言,傅然沒有開口,而且將視線落在正在登梯的曹鴻身上,道:「等一會兒就試一試吧,看能不能登上七十階。」

傅然平淡的開口,似乎說給自己聽一般,但是落在身旁的申子虛耳中,卻是一驚,就連他身旁的兩個隨從,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傅然兩眼。(未完待續。) ?申子虛大有深意的看了傅然一眼,在他的感應中,傅然的實力比他都還要弱一線,差不到哪去。

然而傅然剛才如同自語的開口,卻是讓他一驚,要知道,凡是能夠登上七十階,都能夠引出清風學府東院駐紮在此城的導師和執事,賜下王級評定。

每年得到資格者多達數十萬,但是其中能夠得到王級評定者不過千,每一人都擁有越境而戰的實力。

雖說每年也有通過依靠登上登天梯七十階而得到王級評定,不過卻是十分稀少,而且基本上都是最後出現。

現在距離開院還有一月有餘,一般來說,真正的天才還沒有來臨。

片刻后,申子虛便是搖頭收回視線,在他看來,傅然並不是那些天才,或許得到王級評定只是他的一廂情願罷了!

申子虛的視線從傅然身上移開之後便落在了曹鴻身上,此刻的後者已經登上了四十階,比起剛才寧成國皇子要輕鬆不少。

不過登上四十階之後,曹鴻的速度也放慢了許多,半響之後才能夠登上一階,照這樣的情況來看,登上五十階左右就到了盡頭了。

果不其然,當曹鴻登上第五十二階的時候,身體已經出現顫抖,緊咬牙關,一隻腳抬起,但是卻無法落下,似乎有什麼力量阻止他一般。

見此一幕,梁泉流嘲諷道:「剛才是誰說要弄個王級評定來著?就這樣還想得到王級評定?」

或許是因為被梁泉流刺激,曹鴻狠狠一咬牙,一步落下。

這一步落下,使他踏上了第五十三階,不過就在他剛剛穩住身形的時候,身體卻是倒飛而出,在半空之中劃出一條幅度,落至地面退後十餘步這才穩住身形,面色一白,一口鮮血噴出。

「哇……..」

一口鮮血噴出,曹鴻的面色也是恢復,不過望向登天梯卻是心有餘悸,剛才那一瞬,他沒有絲毫反抗,似乎在那股神秘力量面前,什麼都不值一提,那種感覺,即便在四方幫的長老甚至幫主身上,他都沒有感到過。

見到曹鴻受傷噴血,梁泉流不但是沒有嘲笑,反而還有凝重,他本是為了另一人而來,果真如同傳說那般,不可硬來。

曹鴻的受傷,令此地不少人都是低聲談論,一時間也沒有人上前。

等了片刻,見無人上前,傅然就欲動身,不過此刻,一道張狂的聲音卻是傳來。

「咦?今日是怎麼回事?怎麼沒有登梯了?昨日還出了一個登上六十階的人物,今日倒是奇了怪了!」

人群分開,三位少年踏步而來,那走在最前方的少年雙手環抱,一頭紅色長發甚是引人注目,身穿獸皮,看上去不像哪個勢力之人。

「這個服侍…….」

在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申子虛一愣,旋即失聲開口。

見其模樣,似乎來人大有來頭,引起了傅然的好奇,問道:「你認識他?」

「我並不認識他,不過他這身服侍不會錯,是東域西部的苗疆部落,苗疆部落很少有人外出,實力深不可測,在整個東域,能夠與其並肩的勢力不出雙手之數。」申子虛道。

聞言,傅然腦中翻遍了晏妮交給他的所有信息,卻尋不到關於這苗疆部落的絲毫,看來或許是因為當時晏妮因為要回族,所以交給他的勢力信息並不全面。

「苗霸,你每日都前來,已經半個月了,怎麼不見你登梯?」一道懶散的聲音傳來,傅然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角落裡一位懶散的少年站在那裡,身上的衣衫有些髒亂,長發很明顯長時間沒有打理了,十分散亂。

見到這位少年,苗霸瞳孔一縮,凝重道:「居然是你,倒是讓我有些奇怪,你已經是王級評定,為何還來此處?」

「王級評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