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人類,還是野獸,在足夠的利益引誘下,都會做寫瘋狂的事情來。所以人類國度纔會出現屠龍勇者,地獄勇士這類英雄傳說。而如今,這羣人要做的,卻是一個更加無法無天,說出去能讓一片人驚掉下巴的舉動——弒神!

雖然,這些神已不再擁有曾經的力量,神法,但是他們的的確確曾經是一位神!

十二神源珠,的確是以黃道十二宮的神源意志爲主材料煉製而成的。不過雖然它們還與黃道星靈們還有聯繫,但是它們所蘊含的魔法法則與秩序的能力卻已被煉製它們的強者封印,故而黃道星靈們,讓神源珠迴歸靈魂後,卻只能微弱的提高能力。

一開始的時候,黃道星靈還以爲戰力提升需要一些時間,然而與這羣人類高手強者交戰了一陣後,他們皆驚恐地發現,神源珠神的沒有讓他們的戰力提升!甚至,似乎根本就沒有與他們的靈魂重新融合!


這種情況太可怕了,那神源珠雖然和他們有聯繫,但是卻只是詭異地進入他們的靈魂體中!這種感覺,黃道星靈們覺得,似乎再也不能讓神源意志回到從前的狀態了!

要知道,一個神靈,神源意志就是他體內最重要的東西,是神靈畢生魔法修行,領悟到法則與秩序的結晶,是上天都認可的逆天神物。

一但魔源戰意進化爲神源意志,就代表天地間又誕生了一位真神。所謂真神,便是自己走了一條獨一無二的魔法大道,領悟了別的神靈沒有領悟到的法則秩序,才能算是真正的神。

神靈有很多的稱謂,真身雖然等級不高,但卻足夠榮耀,並且實力在同階之中皆爲龍鳳存在。

失去了神源意志,也就代表着黃道星靈們再也不是那個被天地都認可,充滿了榮耀的真神。他們也許曾經的法則秩序都還在腦海中,也許修煉一段時間又能重新擁有神級能力,但那個時候的他們,卻已不再是讓強者都睜眼相看的真神了。

並且,沒有神源意志,也就代表着他們永遠無法在真神境界上做出突破!所以神話時代,宇宙間神靈很多,幾乎遍地可見,但真正強大的神靈卻很少。

在那個時代啊,天地宇宙纔剛剛誕生,空間內充斥着最爲純正的本源能量,故此生靈們修行魔法纔會那般容易,就連成神都不算難。可是一旦成神,那天地間就會有一個冥冥之中的界限! 第二百零三話 神花被盜

真神二字,幾乎把神話時代百分之九十的神靈攔在了門檻外面。天地能量再好,也許能讓一頭豬成爲神,但是卻不能讓這頭豬成爲強大的神靈!

神源意志,始終十一個砍!只靠着天地宇宙的恩賜成神,這算什麼逆天修行?不能走出自己的路,不與蠢豬無異?

由此可見,神源意志對黃道星靈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寶物,幾乎可以等於性命了!然而,此刻這些屬於他們的神源意志卻被他人煉製成神器,當成了物品使用,黃道星靈又如何不氣!

之前沒有爆發,則是他們心中還隱隱有着一絲幻想,也許將神珠弄回體內,那它就會再次便會曾經與他們一同成長,一同榮耀的神源意志!

然而現在他們才知道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神珠已經迴歸靈魂,然而別說是黃道星靈想的那種迴歸與融合了,就連最簡單的提升戰力也並未出現!

黃道星靈若之論單個實力,必然是大殿中最強大的十一人,康拉德之流還是要差一些。可是他們十一人現在對付的,可是有四五十之數,剛開始的時候,還體現不出來數量方面的差距,但這時間一長,自身實力沒有提升的黃道星靈們就開始有些吃力了。

十二神珠,數量雖多,但到了此刻大殿中的衆人也明白,若不能十二顆都集齊,絕對無法與戰戟與神花相比,故此剩下的人也都開始把手伸向那兩個完好無損的神靈寶物。

大殿之中,便又是另一番生死爭奪了!

戰場自是分成了三處,敢於爭搶神花和戰戟,皆是實力頂尖的高手,康拉德,阿爾瓦,把壓箱底保命魔法武器拿出來的亞特蘭蒂斯衆人,手持黑色大劍的奧菲斯特,揮舞一柄藍色古老法杖的可可等,都是除卻十一個黃道星靈外戰力最強大的幾人了。

至於黃道星靈們,此刻已經被一大羣高手強者圍攻,沒有被神源珠提升戰力的他們早已自顧不暇,更別說還去參與戰戟和神花爭奪。這也是爲什麼此刻大殿中的爭搶達到了最激烈癲狂的原因,失去了黃道星靈這十一個有力的競爭者,其餘強者當然會把握住這個難得的機會!

衆人混戰,美麗而絢爛的魔法一個接一個的爆炸,一聲又一聲的巨響在轟鳴,有人想偷取寶物,卻被時刻關注寶物的衆人直接炸成了漫天肉醬。

戰到了此刻,進入大殿的四五百人已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大殿中央爭鬥最爲激烈之處,已被鮮血染紅,躺着許多屍體,大多是殘缺不堪,要麼被魔法炸壞,要麼被敵人用武器直接劈成兩半,畫面異常血腥。

衆人還沒有停止爭鬥,此刻的他們,心裏面都清楚,除非選擇放棄,不然非的要戰出一個勝負來不可,也許最終還能站着的,就只有己方勢力之人。事實就是如此血腥,沒人能從衆人時刻關注的視線裏將神靈寶物盜走,若想得到神靈寶物,那就得力壓羣雄,讓所有人都歎服爲止!

總裁大人抱一抱 ,皆是心高氣傲,眼高於頂之輩,想要他們歎服,敬佩,恐懼,從而放棄神靈的寶物,基本上不可能。

唯一的辦法,那就是殺!殺出一條無敵路,殺出一條稱雄路,唯有遍地的鮮血才能抹除衆人的慾望,才能讓那兩件神靈寶物有個真正歸屬!

當然,如果無人能做到這點,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這羣人爲了寶物……全部把性命交代着這裏!不過,估計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的,這場戰鬥,必定會有一個完好的結局。

這,也是衆人的想法!

當然,很多時候,事情的發展絕對不會按照人們的想法去演繹。當衆人在大殿中熱血奮戰,生死爭鬥的時候,漆黑虛空中的神花上方,空間一陣波紋盪漾,神花忽的一下……居然就不在了!

“神花不在了,有人盜走了神花!!!”

“臥槽,我的神花呢?”

“一定是用了極爲強大的空間魔法道具,也許那人還隱藏在大殿虛空,也許他已經離去不知多遠!”

……

雖然衆人在殊死搏鬥,但是對戰戟和神花的關注卻一點也沒有少,神花從虛空中消失的瞬間,那些時刻關注的人便就反應過來。他們驚恐大叫,讓大殿內的所有人都紛紛停止戰鬥。

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神花所在的那片虛空,一臉凝重,如果真有人擁有這種防不勝防的空間魔法道具,那麼那人很有可能沒有離去,而是在等待機會!

等衆人繼續爭執,產生混亂,而後繼續盜取最後的神靈寶物——戰戟!

想到此處,他們不由得心頭一緊,絕對不能這麼輕易讓那人把戰戟盜取,如果他還敢覬覦戰戟,那麼一定要讓他連本帶利地把寶貝全部突出來!

當然,這也只能是在心頭詛咒,衆人現在已經蒙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腦中亂糟糟的,最後的那柄戰戟到底是搶還是不搶?搶的話爲什麼還沒有人動手?難道要我先動手?要是一迷糊,又被那個擁有空間魔法道具的傢伙趁虛而入咋辦!

“我不信你就這麼離開了,一定還藏在什麼地方,覬覦着戰戟!”

戰天家族,濃眉少年暴怒了,進入太初祕境,之前的探險和尋寶都是一帆風順,唯獨到了這個皇宮遺址後就是處處不順心,之前在斷崖上把到手的神異靈藥弄丟,此刻他無比看中的神花又被人莫名其妙盜走,他感覺心中有一股鬱悶之氣要爆炸。

他雙手舉着灰色小劍,不斷揮舞刺出,有詭異的灰色魔力能量從劍尖爆發,對着神花所在的那片虛空不斷的轟擊,爆炸聲此起彼伏,濃煙滾滾,卻似乎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穿梭在虛空的魔法道具……”蕭嵐盯着神花的那片虛空,嘴裏自語唸叨,似乎想到了某人。

那突然從身旁空間裏出現的黑髮身影,蕭嵐至今沒有看開,還一直耿耿於懷,期待自己提升實力之後,還能與其交手,一雪前恥!

濃眉少年的攻擊顯然沒有取到什麼效果,魔法爆炸的濃煙與虛空散去,那片虛空依舊什麼都沒有,證明沒人藏在那裏。

“罵了隔壁,就兩個好寶貝,一個都被人盜走了,操!”黑暗神殿的阿爾薩斯在腳下吐了下口水,一臉不爽道。

“咦,不對,那片虛空的確有問題,你們看,那黑色虛空的左上角好像有着三四條不容易看清的裂縫!”

有人指着大殿黑色虛空的左上角,驚喜喊道,帶着激動神色。他以爲那個盜取神花的人就躲在那裏,終於被濃眉少年不斷轟炸的魔法炸出了問題,暴露了身形。

一時間,大殿中十二荒城還剩餘的近三十位強者瞬間行動,皆化成了疾速流光,手持他們最爲強大的武器,對着那片有裂紋的虛空便紛紛猛然砸去。

“別!”

大殿中,無論是黃道星靈還是亞特蘭蒂斯衆人,皆驚懼地大聲喊道,想要阻止荒城衆人的攻擊。然而他們畢竟慢了半拍,荒城衆強者都不是一般人,他們纔剛喊出聲來,荒城衆強者的攻勢便都砸落了下來。

砰砰砰……

一連串的狂猛攻勢,三十多位強者皆集中的攻擊在了虛空的一個角落,所產生的力度是無法想象的,遠超三十個魔法在一處爆炸的殺傷力!

一擊得逞之後,荒城衆強者這才退回,皆疑惑地轉過頭望着身邊的黃道星靈,或者亞特蘭蒂斯衆人要阻止他們。


拍賣小寵妻:爹地,媽咪要改嫁! ,那片裂縫不斷蔓延,發出嗤嗤嗤般的鏡面碎裂聲音的虛空給了他們答案。很快,也就幾個呼吸間,大殿半空那整片的黑色虛空便被數不清的虛空裂縫給佔據。

而後,裏面像是蘊含了什麼恐怖的力量,有黑色氣流,或者說是光彩從那些虛空裂縫裏面射出,最後終於在轟地一聲中,整個黑色虛空爆炸了!


所有虛空裂片與爆炸中混亂飛舞,最終化爲一縷縷灰黑色的神祕氣體,消散於虛空。而那個爆炸的黑色虛空,則像是打開了一個通道,裏面有強盛狂亂,詭異滲人的風吹出,並且從那個通道可以看到,通道的裏面似乎鏈接到另外一個空間!

一個集黑色,混亂,乾涸,寂靜,並且無邊巨大的空間!

“果然如此!”

“那片黑色,不過是遮掩而已,這片世界的太初本源已被三件神靈寶物吸收光,再也沒有半點能量。”

限制級軍婚 !”

……

來自亞特蘭蒂斯的衆人,還有黃道星靈之間,皆在紛紛議論,也讓荒城衆強者大致明白。他們雖然不是魔法師,不瞭解魔法,但是對虛空,次元世界這些名詞還是熟悉的,知曉了天地間有本源,是演化天地的最初物質,藏匿於天地的虛空內。 第二百零四話 又見黑髮少女

如果這些本源物質不在了,那麼那片由他們締造的世界也就得在一片爆炸中消失。這個爆炸需要一定的時間集結本力量,但是如果有人在這片空間產生劇烈的刺激,就很有可能加速這片空殼一般的世界的爆炸。

這爆炸的力量,就是一般的神靈也得退避三尺,何況他們這些普通人類。

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們,其實是走在刀尖上的。原本那片虛空被人以大魔法穩固,那爆炸的時間也肯定會被推遲很多。不過剛纔荒城衆強者卻將那個穩固的魔法給打散,以現在對着空殼虛空觀測,衆魔法師們覺得少則十天,多則半個月就可能會發生虛空大爆炸了!

“你們乾的好事,想找死也別拖着我們啊!操!”

獅子座的黃道星靈氣不過,這情況是在太危險了,如果任其自行演化,還有十來天的時間就會爆炸了。但是他們等會如果在胡亂戰鬥起來,魔法力量與血氣力量對碰什麼的,很有可能就會加速這個虛空的爆炸!

“我們怎麼知道會是這樣,還不是以爲那裏面藏着人!”

有荒城城主不服氣,大聲辯解,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誰也想不到這片虛空會這般危險,因爲這是神靈最後的寶物之地,不說洞天福地,能量濃郁,好歹也應該是正常的啊,不然寶物被毀了怎麼辦。

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甚至說這片危險的虛空,都是那個神靈故意而爲之的,讓這三件寶物吸取這裏的太初本源,進行某種成長,讓寶物更加強大!

衆人爭鬧,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大殿再次陷入混亂之中。

也就在此時,那個散發詭異虛空之風的通道上,應該說還靜靜懸浮在那裏的戰戟上方,空間忽的出現一個小縫隙,一直秀白的手掌探出,一把抓住一直靜止不懂的戰戟,而後便想拖着戰戟再次消失與虛空內。

不過就在此刻,一道青色的彎月忽然飛來,與呼嘯之間,直直那個抓着戰戟手掌的手腕,如果那個躲藏在虛空內的人不詳放棄戰戟,或者不知情,必然會被這道青色彎月直接割斷!

這是一百六十七道風系魔紋魔法——疾風利刃斬!

使用這個魔法的,正是靠近雪兒,卻一直隱藏在人羣之中的蕭嵐。他從神花被盜取之後,就一直對大殿虛空嚴密注視了,特別是戰戟那裏。因爲他已經猜到盜取神花的人是誰,他相信以那人的猖狂,霸道,和強悍的實力,一定不會放棄戰戟的。

果不其然,在衆人又開始爭執的時候,那人便出現了,而且把握的時機是那麼的適宜、盜取的手段也是那麼的高明。如果不是蕭嵐一直注意,沒有半刻分心,也很難在第一時間察覺出!

疾風利刃斬呼嘯而來,那個藏於虛空的人自然發覺,她並無半點猶豫,沒有放棄戰戟,手腕上出現了灰黑色的死寂魔力,形成一個堅硬的魔力手鐲,疾風利刃斬落在魔力手鐲上,竟有火花閃現,在一陣刺耳之聲中便消失了!

“媽的,那個盜賊又出現了!”

“臥槽,他居然又像戰戟動手了!”

……

雖說虛空上的事態皆在一瞬間發生,但是響動那麼大,大殿中的人也都是高手,瞬間便就反應過來。

濃眉少年,神殿大聖子,王國皇子,荒城城主,就連黃道星靈等人也都於第一時間出手,各種強大的魔法,攻擊飛出,威力比蕭嵐那一百多道魔紋的疾風利刃斬強大了太多。

轟隆隆的炸響與虛空上爆炸,這一次,他們的攻擊沒有一個浪費,皆打在了那個暴露位置的盜賊所在之處。如此強大而且連番不斷的攻擊,蕭嵐覺得那人就算再怎麼強大,就算是躲藏在了虛空之中,也絕對是吃不了兜着走!

果不其然,這一番攻勢還未結束,藏身於那片虛空內的盜賊便就從虛空中倒飛了出來,並且在不斷的大口咳血,顯然是受到了嚴重傷勢,連她的空間魔法道具都無法在繼續使用了。

一頭黑色長髮,一身黑色魔法戰裝,絕美臉蛋同樣還是那般冷漠,在半空中倒飛,灰色死寂雙眸卻死死地盯着化身成大漢的蕭嵐。無需多說,之前本就有恩怨的她倆,現在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果然是她!”蕭嵐冷笑,他早就猜到了,不過一直不敢確定,現在看到後也纔算踏實。

在斷崖的時候,黑髮少女以疾風利刃斬阻止了濃眉少年用隨機傳送卷軸逃走,剛纔蕭嵐同樣以疾風利刃斬阻止黑髮少女盜取戰戟後又潛匿與虛空,也算是一個***裸的嘲諷!

總算,是取回了一些利息了,蕭嵐心想!他上次受到的照顧可不小啊,若非擁有保命神酒,估計就得下地獄了,蕭嵐對那件事一直記憶尤甚。

“一個女孩?”

衆人驚訝,沒想到那個膽大包天的小賊竟是一個黑髮少女。不過他們卻也沒有笑看這個女孩,擁有那樣神祕強大的空間魔法道具,背景一定不簡單,並且剛纔被衆人一輪強大魔法轟炸也似乎沒有受到什麼致命的傷。

“居然是你!”

看到從虛空中倒飛出來的黑髮少女後,濃眉少年頓時就炸毛了。

當時在斷崖,若非黑髮少女用風刃把自己的隨機傳送卷軸打飛,他已經帶着那個神異的九葉靈藥遠走高飛了,在被人發現,誰還敢搶?可是那麼好的計劃,實施起來也一切正常,就偏偏的被那黑髮少女給毀了,這就濃眉少年如何不氣!

若說看到蕭嵐,他覺得氣憤,但那是因爲自己倒黴,反倒成全了蕭嵐,雖氣憤但不怨恨。但看到了黑髮少女,他就是滿腔的怨恨,這幾天無時無刻不想再見到黑髮少女,然而好好的**她!

此刻黑髮少女出現,他自是忍不住了,身子化作流光而去,攜帶着一片灰色的魔力,以及濃眉少年的無盡殺意,拳頭直指黑髮少女。

“臥槽,他們倆什麼仇什麼怨?濃眉怎麼一下子發飆了!”

和濃眉少年關係交好的德萊厄斯皇國皇子被他突然爆發的殺氣給嚇了一跳,他知道濃眉少年十是一個異常驕傲的人,若非到了不得已,是絕對不會這般失態的。

“濃眉,你想獨吞寶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