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還沒等他表現出來時,這個在影看來絕對不輸於他的同級高手竟然對着自己行起禮來了,看到這種情況影自然猜到是洛凡這個主人的傑作了,所以連回答都省了,馬上就疑惑的看向了一臉笑意的洛凡。

洛凡看到影那吃驚的樣子,心中暗道“叫你總是一蹶不振的樣子,這下子總算是有點反應了吧!嘿嘿。”

原來洛凡畢竟以前承認過影的地位,而且答應了他讓其當自己的影子,可是在確定了影不能免疫他的意境攻擊時,這個承諾明顯是實現不了了,所以洛凡就想把暗夜交到影的手上,一方面可以表達他對影的重視之心,另一方面暗夜就算在忠心,也不會比有靈魂契約在身的影更讓他放心了。

尋龍觀山 ,受之有愧,所以洛凡在以後將要長期戰鬥在一起的兩人首次見面時,並沒有那樣做,而是先承認了影在自己心裏的地位,給了暗一個隱晦的心理準備。

對於影的疑問洛凡只是把他近衛的身份地位簡單的說了下,而具體到下面掌管影族這支最精英親衛的打算,因爲時機還沒有成熟,所以提也沒提。

接下來洛凡在瞭解了一下暗夜這段時間的發展情況後,便對暗下達了他來這裏的第一道命令:

全力尋找城中最擅長暗器製作的工匠大師! 兩天後白象城一處偏僻的街道上.

“暗,這就是你所說的地方?你確定沒有搞錯嗎?”

洛凡看着眼前這處連個像樣的招牌都沒有的小作坊,眉頭微皺的給藏在自己影子中的暗傳音問道.

“是的少主,您別看這裏門庭冷落,店面也其貌不揚,但是這裏的工匠歐大師確實是城裏最精通暗器製作的了,您也知道暗器本來用的人就少,而且大部分都是刺客纔會使用,一般的大師很少會選擇專精這方面,所以。。。。。。”

“嗯,你在外面守着,要是有擅入者,我准許你可以先殺後奏.”

暗這樣一解釋洛凡馬上就明白過來了不在懷疑,吩咐了一句後,便和緊跟在身後的影一起朝裏面走了進去.

鋪子裏面不大,也就二十平的樣子,屋子四周幾組貨架上面的物品亂七八糟的擺放着,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人打理過了,佈滿了厚厚的灰塵不說,有的地方還結了蛛網。

東北招陰人 .

大陸上最常見的一般爲馬掌形獸夾,用力的掰開後呈圓形,用時淺埋於地下,只要有獵物經過踩進去,就會觸動機關獸夾就會瞬間閉合,邊緣的一排鋒利的鋸齒就會對其中的部位造成殺傷效果,如果要是機簧夠勁,尖刺夠鋒利,還很可能一下子就會將中標的腳爪直接的切斷,殺傷力極爲恐怖,不過這種東西對於體重輕,實力強的星修者來說用處卻不是很大,只是針對那些笨重的星獸.

標準的獸夾一般都很沉,而且邊緣的鋸齒也是長短相等,均勻排列的,可是洛凡拿起的這個卻不同,份量很輕不說,其兩邊的尖刺也被設計成了兩片交錯的月牙薄刃,中間做爲感應的觸發線更加的細.

洛凡身爲刺客本身就對佈置陷阱頗爲精通,當下一眼變看出了其中的巧妙之處,這個獸夾明顯就是專門爲對付人類等靈敏型獸類所設計的,觸發更加的靈敏,半月薄刃更是能把除了骨頭之外的肉體筋脈瞬間切斷,把對敵人的傷害擴大了幾倍不止,這就是正所謂的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根的道理.

看到這麼常用的獸夾都可以搞出這麼多花樣來,洛凡現在不禁有些相信此地的工匠確實是一位專精於小巧暗器製作的大師了.

“喂,我說你看歸看,可別亂動,要是誤傷了老頭子可概不負責!”

正在洛凡感嘆這精妙的設計時,屋中的櫃檯裏突然響起了一道毫不客氣的聲音.

王級強者?!

洛凡瞬間就感應到了這個說話之人的實力,只見話聲響起的同時,屋中櫃檯裏就出現了一個不修邊幅滿臉鬍子的中年男人。

此人身材高大,光着的上身上只繫着一件黝黑的皮圍裙,雖然因爲櫃檯的阻擋看不到下半身的樣子,但是隻憑他那王級的實力和其雙臂上那誇張隆起的肌肉,洛凡一下子就斷定此人絕對不是迎客的接待,應該就是那位自己想要找到的制器大師.

“歐大師您好,小子聽說您是城中最出色的工匠大師,所以這次慕名而來,想讓您幫忙打造一些小玩意,不知道大師有空否?”

不喜歡墨跡的洛凡當下就開門見山的說明了來意,並隱晦的表示自己知道他的底細,這次就是來打造暗器的,而最後那句有空否則完全就是客氣了.

“小子,我想你是找錯人了,我是姓歐不假,但是你看我像什麼大師嗎?你還是另尋。。。。。。”

中年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爲影在收到洛凡的暗示之後,通過化影術直接就用當初從第九殺神那時得到的黑色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中年人並沒有任何的慌張,也沒有去看脖間的匕首,而是直接盯在了洛凡的臉上.

“沒什麼意思,只是想證明一下我們的身份而已,現在不知大師有空了嗎?”


洛凡深知再好的武器也要分人用才行,而有真本事的人往往都會有傲氣,他這樣做只是想讓中年人明白,他們不是來打哈哈的,一來通過影證明刺客的身份,二來也讓其知道自己這方的實力配得上讓他出手製作東西,示意影退回來後,雲淡風輕的說道.

中年人在洛凡的臉上停留了片刻,眼神這才一變點了點頭,轉身走向了後院.

由於這次洛凡要打造的東西太過重要,所以在把材料和要求告訴給了中年人後並沒有離去,而是直接就守在緊閉的冶煉房外等了起來。

“好了,拿着東西走吧,記住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們,不送!”

兩個時辰後,中年人打開屋門後隨手就把一個皮囊丟向了洛凡。

行家就是行家呀,洛凡沒想到這個姓歐的居然只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就把自己精心設計的魂器給打造了出來,嘴角微微翹起的同時,就打開皮囊向裏面看了過去.

可是等看清裏面的東西后,洛凡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去。

“你是在開玩笑嗎?我沒記錯的話給你的材料是足夠打造四根的,現在怎麼只有兩根?!”

“小子,你既然能找到我這裏來,難道不知道我的規矩嗎?材料自備,東西平分,一共四根給你兩根有錯嗎?真是莫名其妙!哼!”

“交出來!”

洛凡可不管他什麼規矩,要知道這可是靈魂攻擊武器,簡直就是無價之寶,分一半材料當手工費?這種事情他要是能答應就怪了!

“怎麼?想動武嗎?小子,別以爲你那手下實力強我就怕了,不妨告訴你,幾乎白象城裏所有的刺客都欠我的人情,你最好想清楚了再……”

看到中年人那有恃無恐的樣子,洛凡哪裏還會跟其廢話,直就就對影傳音下了格殺的命令.

嘭!

就在中年人倒下的同時,手裏突然響起了一道清脆的聲音。

緊接着一道紅光就沖天而起,在幾十米的高空爆裂開來,形成的了一大片紅色的雲霧。

“我勒了個去!!這傢伙居然早有準備!”

洛凡就算在傻也知道,這整個白象城都可以見到的紅雲,肯定不會是隻是爲了好看放着玩的,當下暗罵了一句,便急忙閃身來到中年人的身邊快速度的尋找了起來.

“嗯?連星戒都沒有?!該死的!肯定是藏起來了!”

洛凡在搜尋未果的情況下,急忙對影吩咐了一下讓他去通知暗守在這裏後,就衝進了冶煉屋中.

而就在洛凡進去後不久,屋外就爆發出了一道道強烈的星力波動,緊接着就不斷的響起了陣陣悶哼之聲.

“公子,對方人越來越多了,我和暗馬上就守不住了,還請您快點!”

“算了,你們退回來吧!”

屋中依然沒有找到東西的洛凡,在收到影的傳音後眼中精光一閃,馬上就換回了刺客裝束出現在了屋外.

洛凡剛一出現,影和暗立即停止了廝殺,瞬間便來到了他的左右守護了起來。

而緊緊包圍着小屋的三十多位衣着各異的蒙面之人,在剛纔見識到了影和暗片刻間秒殺十幾人的恐怖實力後,自然也沒有人在搶先出手,就這樣場面一下子詭異的靜了下來.

“你們誰是做主的,出來說話!”

洛凡掃了一眼院中的情況後,突然高聲喊道.

只見在聽到洛凡的這聲大喝之後,包圍的衆人中馬上便有幾道目光投向了右手邊的一位黃衣人的身上。

洛凡當下心中就瞭然了,扭頭就對上了這個人的眼睛.

“小子,我就是紅雲的首領,不妨告訴你,歐大師真正的身份是我紅雲的供奉,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說的嗎?”

黃衣人見洛凡看了過來,知道已經暴露了身份,便大方的說了起來.


“暗夜何在?!”

洛凡在見到對方承認後,嘴角一翹,馬上便再次的鼓動星力爆吼了一聲.

“屬下在此!”


“屬下在此!”

。。。。。。

隨着洛凡那肆無忌憚的吼聲一落,小院的四周緊接着就爆發出了九道毫不掩飾的王級高階氣息。

嘶!這。。。

“給你們兩條路,一,你把我想要的東西交出來,饒你們不死,二,殺光你們我自己慢慢把東西找出來,三息時間!”

洛凡盯着那個自稱是什麼紅雲首領的傢伙一字一頓的說道.

原來靈魂武器的重要性洛凡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絕不允許有絲毫的閃失,所以洛凡在來這裏之前,就已經吩咐暗夜親衛把小院給暗中包圍起來了,他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爲了靈魂武器不惜一切代價!

這次雖然一下子把暗夜的存在給徹底曝光了,但是洛凡相信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看出現在他的強勢,加上影和暗,總共十一位王級高階的強者,相信在短時間內在這沒有尊級的白象城中,絕對無人敢掠其鋒芒.

強者爲尊,洛凡雖然知道看到這樣的場面,肯定不會再有不開眼的湊過來找死,表面上看起來強勢無比,但是他更知道這也只是短時間內的局面,很快戰龍域霸主樂正家就會得到消息,留給他的時間最多也就半個時辰不到,所以洛凡最希望的還是他們能把東西交出來. “暗夜對吧,這次我們紅雲認栽!我願意把你想到的東西找出來,但是能不能先讓他們離開?”

黃衣蒙面人對着洛凡拱手行了一禮,無奈的祈求道.

“你認爲你有可以提條件的資格嗎?放心,我要的只是我的東西,沒閒心理你們!要找就快點!”

洛凡一見對方行禮,就知道事情成了,雖然面具下的嘴角又翹了起來,但是說出來的話卻絕對是冷冰冰的,說完就側了側身讓出了冶煉室的屋門.

這個紅雲的首領應該也知道洛凡同意的希望不大,只是報着試試的態度,所以當下便不在多說什麼,一閃身便衝進了屋中,而洛凡身邊的暗自然就跟了進去。

爲什麼跟進去?廢話,既然爲那東西搞出這麼大的陣仗,那暗用腳想也知道這裏面的那件東西對洛凡多麼的重要了,身爲一個屬下這點眼力見也沒有那就不用混了!


“這就是歐供奉的星戒,至於裏面有沒有閣下所要的東西那我就不知道了,您自己看吧.”

黃衣人雖然也明白了洛凡要的東西一定是珍貴非常,但是一來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二來現在的形式也由不得他起什麼貪念了,所以就算是在不情願還是把戒指交到了擋在身前的影手中。

洛凡接過影遞過來的戒指後,馬上心神就沉入其中,快速的尋找了起來.

“嗯,東西在!這次算你識相,記住我們的名字叫作暗夜,以後罩子放亮點!哼!”

洛凡身形消失的同時,一道無比張狂的話在小院中響了起來.

片刻之後,白象城霸主白家的議事大廳中……

“暗夜?各位長老你們可聽說過這個組織?還有對此事我們白家應該怎樣處理爲好?”

說話的正是高居首位的白家族長白山,其實就在城中升起紅雲時,他就知道有事發生了,身爲本地的掌權者他又怎麼會不知道紅雲這個實力強勁的刺客組織呢?!

紅雲這一刺客組織具他所知光王級的刺客就不下五人,是白象城裏最大的刺客團體,而因爲和白家一樣都是本土勢力,自然也是效忠樂正世家的,所以平日裏白家和紅雲並沒有什麼衝突矛盾,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

但是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白家又怎麼能甘心容忍在自己的地盤裏有不受其管理的勢力存在?而礙於紅雲本身刺客的特殊性,加上樂正家族的默許,也就只有睜隻眼閉之眼了。

其實白山巴不得有人找紅雲的麻煩呢,畢竟紅雲死一個實力就弱一分,他也就睡得更安穩些,馬上便派人專門過去打探消息了,可是沒想到卻是出現了這樣一個比紅雲還強大數倍的恐怖組織—暗夜!

“族長,我覺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暗夜絕對是一個外來性質的組織,不說別的,就算是這他們暴露出來的實力也不是我們白家可以吃得下的了,而以前別說在白象城,就算是在整個戰龍域也根本沒有聽過這個組織的名號,所以我認爲此事我們只要上報戰龍城即可,相信樂正世家比我們更加的不允許這樣的組織出現.”

“是呀族長,我也同意大長老的意見,這麼多年我們都拿紅雲沒辦法,雖然有些家大業大之嫌,但是不能否認其實力卻實是不弱,可是那個暗夜只有兩人動手就讓其損失了三名王級強者,知小而見大,想來其他成員也不會差到哪裏去,這樣一股神祕而又強大的勢力,我覺得還是最好不要與其正面衝突爲好。”

。。。。。。

“公子,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和女房東同居的日子 ?”

回到客棧中的影,看着桌子上那個手指大小,前面尖細後面粗鈍,中間還奇怪的呈螺旋狀的東西,實在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呵呵,這可是無價之寶,別廢話,你先滴血認主了在說!”

這次洛凡不僅成功的拿回了自己精心設計的靈魂攻擊武器,還在那個姓歐的戒指中發現了大量的各式暗器,其種類之多數量之大,遠遠超出了洛凡的想象。

也就是當他看到這些東西時,才總算明白爲什麼那個叫紅雲的組織在發現信號時那麼拼命的趕來了,這哪是爲了什麼救人呀,分明就是爲了這些有錢都不好買到的東西來的。

等不明所以的影把血滴到那個錐形魂器上時,果然同洛凡想的一樣,認主成功後桌子上的魂器瞬間就消失了,而影則是滿臉的震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