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他們從小到大的階級觀念,讓他們不敢,也不會和那四家的少爺、小姐同一個沙窯。就因爲這樣,所以現有的沙窯也顯得有些不足,不過,也只能委屈他們了。


“月,矮人族的族長怎麼說?”彬星見冰月和芷夢迴來了,便走過去詢問道。

“他答應了。”冰月回答道。

“那就好。”彬星點點頭。“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明天。”冰月繼續說道。

“狄伽,你住哪個沙窯?”曈珧遞給狄伽一杯水,溫和地問道。

“我?那一個。”狄伽接過曈珧遞過來的水,伸出另外一隻手指着其中一個離他們不遠的沙窯說道,“不過,你問這個做什麼?”她好奇地問道。

曈珧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出言道,“沒……沒什麼,只是想知道吧了。”

“噢。”不知道爲何,狄伽有些失望地垂下頭,再次開口道,“那你還有什麼事嗎?”

“我………………”曈珧還沒說完,就有人明顯的看不過眼,忍不住插嘴道,“狄伽小姐,依我看,他是想說今晚能不能約你出來散散步,一起欣賞這裏的夜景。”

聽到聲音,狄伽和曈珧同時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鈈翱?”曈珧輕喚道。

“狄伽小姐你好,我是曈珧的義弟,你可以叫我鈈翱。”鈈翱有着一頭深青色的頭髮。

“你好。”狄伽趕緊回禮道。

“鈈翱,你不去休息在這兒插嘴做什麼了。”曈珧帶着些微責備的口吻對着鈈翱說道。

“曈珧哥,我這是在幫你,你怎麼那樣說我!”鈈翱無辜地說道。

“……………………”沉默,是曈珧可以給鈈翱的唯一反應。

“那就是說,鈈翱說的都是他自己猜的咯?”狄伽眨了眨紫色的眸子,輕聲問道。

“也不是啦!那個……我確實是想邀請你今天晚上出來欣賞風景。”曈珧趕緊解釋道。

總算聽到曈珧親口說出來,狄伽笑得十分燦爛,回答道,“好,我答應你的邀請。”

“曈珧哥,狄伽小姐,那我就先失陪了。”鈈翱紳士的向他們告別以後,便回去處理自己的事情了。

“鈈翱等等!”曈珧制止道。

“曈珧哥,還有什麼事嗎?”鈈翱轉身問道。

“謝謝。”曈珧的臉上泛起一抹笑容,道謝道。鈈翱擺擺手,然後才離開他們那兒。

琅祺來到鈈翱的身旁,恭敬地說道,“鈈翱少爺,您的房間已經整理好了,請入內歇息。”

“琅祺,我說過了,對我,不必那麼恭敬,畢竟,我本來就是和你們沒什麼兩樣,同樣都是拾回來的。” 重生修仙錄 ,讓一旁的琅祺無言以對。

片刻後,琅祺還是微微啓脣說道,“少爺,您累了,還是進去休息吧。”

“嗯。”鈈翱輕嘆一口氣,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沙窯。

在烏璐的家中,只見烏璐用一幅極爲曖昧的眼神,在莜裏和宇斯的身上來回。“莜裏,你什麼時候和宇斯先生那麼要好了?還有,你喜歡上宇斯先生怎麼沒告訴我?”

“不知道,不過,我想,大概是我認識他沒多久之後,就喜歡上他了。那時族裏那麼亂,哪有時間告訴你?”莜裏先回答烏璐的問題,然後才反駁道。

臉皮較薄的宇斯不好意思的轉移話題道,“咳咳,烏璐小姐,你近來過得如何?還好嗎?”就算到了現在,他還是無法習慣矮人族的熱情,可惜,莜裏偏偏就是這樣熱情的人。

“嗯,還不錯,你呢?和莜裏過得怎樣?”雖然宇斯很努力的轉移話題,但烏璐卻也很努力的將話題轉回去。

“很……很好。”宇斯輕緩地說道。

“烏璐,厥大哥來了,你要不要去見見他?”莜裏忽然想起些什麼,對着烏璐說道。

烏璐怔住了,一會兒後,纔出言道,“不必了,我想,沒有這個必要,更何況,我過不久就要成親了,現在去見厥大哥似乎不太好。”

“你要成親?!”莜裏大喊道。

“嗯,和赦昶夫大哥。”烏璐微微頷首,說道。

“烏璐小姐,恭喜你。”宇斯勾出一抹淡笑,道賀道。

“謝謝。”烏璐說道,“天色也不早了,你們還是快回去吧。”烏璐覺得那麼夜了,也是時候入睡了。

“那好吧,我們明天見了。”莜裏嘆了一口氣,然後和宇斯一起離開了,留下烏璐一人。

第二天早上,所有的人很早就起來了,梳洗完畢後,在冰月和彬星等人面前集合。當然,墨厥、賽頓、宇斯、莜裏、狄伽、白靈無、婷淚和索也不例外,在同樣的地方集合。

“冰月、墨厥、莜裏、狄伽,對不起,我們遲到了。”岢容的聲音伴隨着許許多多的腳步聲響起。冰月等人往後一看,只見除了部分的小孩兒和老人以外,矮人族的所有族人都出現在這裏。

“岢容族長,麻煩你們了。”冰月微微頷首。

“不用客氣,不過,是誰要需要武器和盔甲?”岢容說道,然後將目光移向麗莎等兩百多人。

“他們。”冰月淡笑,指着那兩百多人,說道。

這時,綠昊走了出來,靠在彬星的耳邊說道,“星,我有[綠吟]就可以了,不需要其他的武器。”

“嗯,雖然如此,你還是需要一套盔甲防身。”彬星說道,意思是說,就算綠昊已經有了專屬於自己的武器,他還是需要鑄造一套盔甲,不礙事。

“我知道了。”綠昊點點頭。

“這些孩子的能力不錯,你們就放心交給我們吧。”岢容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然後對着冰月等人說道。

“嗯。”冰月說道,然後示意麗莎四人安排每一個人和矮人說話,尋找適合他們的武器和盔甲。 邪陰大陸

“爺。”一如以往,古怪、妖滅、忌鬼、黯魔四個魔族跪在薩路的面前。

“聖光那兒……對於魔族下的戰書,有什麼反應?”薩路面無表情地問道。從他那頭慢慢飄起的黑色法絲看來,他似乎不如表面上的平淡,反而帶着一絲絲的怒氣。

“爺,那些假惺惺的神族已經答應了,而且,人族那邊也給了回覆。”黯魔緩緩地回答道,唯恐有任何一絲閃失。

“忌鬼,吩咐你去辦的事情現在辦得如何了?”薩路接着問道。


擁有一頭深紫色短髮的忌鬼誠惶誠恐地開口道,“爺,魔龍族的族長希望和爺見上一面,說是有些事情和爺商量。”

“叫撒葉負責這件事。”薩路說道,擺明沒有要和魔龍商討的意思。因爲,派出魔獸的佼佼者——撒葉,那自然就是沒有討論的餘地了。

“是,爺。”忌鬼回答道。

“妖滅,那些吩咐下去的毒藥都煉製好了嗎?”薩路換一個對象,繼續問道。

“爺,這幾種毒藥,經過臣等的商量,都覺得不適合,所以就沒有繼續煉製了。至於其他的毒藥,大多都已經煉製完畢了,只等爺過目。”妖滅說道。

“那樣東西,已經給他了吧?”薩路輕緩地說道。

古怪從懷裏拿出一封信,交給一旁不知何時現身的玉絡,讓他轉交給薩路。“是的,爺,這是他讓臣交給爺的。”

薩路接過玉絡遞交給他的信封,拆開信封,從裏邊拿出一張純黑色的紙張。薩路看着黑色紙張上的字眼,嘴角慢慢地往上勾,那抹邪肆的笑容,讓人不由得感到心寒。

“玉絡,將[鬼閻王]拿來。”片刻後,薩路收起笑容,命令玉絡道。

“[鬼閻王]?!”黯魔等四人不由得倒抽一口氣,不過,玉絡卻依然面無表情的幫薩路拿東西。

[鬼閻王],顧名思義就是一種可以讓人和閻王‘聊天’的毒藥。不過,這個毒藥和其他的有些不同,那就是,它可以消滅對方的靈魂,但**依然持續行動。也就是說,透過這毒藥,可以有效的控制中毒者的行爲,而不會受到中毒者的反抗,或是抗拒。

“有問題?”薩路挑挑眉,淡淡地說道。

“臣等不敢。”黯魔等人立刻低頭說道。

“古怪,將[鬼閻王]交給他,他需要這個。”薩路用眼神示意玉絡將他手中的黑色瓶子交給古怪。古怪拿着黑色瓶子,恭敬地點點頭,表示他明白該怎麼做了。


“沒事的話,就下去吧。”薩路擺擺手,說道。可是,這一次,四大魔將誰也沒有先行動,呆在原地,面面相覷,似乎有些事要說,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還有事嗎?”薩路瞥了底下的四人一眼,再次問道。

被其餘三人推出來的妖滅只能硬着頭皮說道,“爺,臣有事稟告。”

“說。”薩路顯然不想浪費時間。

“克萊絲…………離開邪陰大陸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她的府邸…是不是應該………………”妖滅小心翼翼地說道,說到一半,他就被大殿內那沉重的氣氛壓得說不下去了。

“沒有我的吩咐,說也不許動她的府邸。”薩路冷冷地打斷妖滅,瞬間來到妖滅身旁,冷不防地向他掃了一掌。妖滅不敢有所行動,只有嘴角的血絲泄漏出他此刻的傷勢。

“退下!”薩路喝道。

聽到薩路的命令,誰也不敢說話,只是慢慢地退出大殿。在妖滅身旁的黯魔趕緊攙扶着他,以免他傷勢過重,往後倒。“臣等告退。”他們退出了大殿。

“爺。”玉絡輕喚道。

“這件事情結束後,我會將她搶過來的。就算她會恨我,我也要她留在我身邊。”薩路徑自說道,不知道是對着自己說話,抑或是對着玉絡說話。

“爺會如願以償的。”玉絡說道。

“創世神,保佑我們魔族吧!哈哈哈哈!!!”薩路張開雙手,猖狂的笑聲傳遍整個大殿,而玉絡依然恭敬地站在一旁,但是,他打從心底祈禱,薩路的計劃能夠成功。

“爺,一定會成功的。”玉絡一向缺乏表情的臉,首次浮現淡淡的笑容。

離開大殿後,黯魔帶着妖滅療傷去了。忌鬼看了妖滅一眼,“妖滅,你就好好休息吧,我要到撒葉魔狼那邊去了。”說完,忌鬼就往撒葉所住的地方走去。

“我也要趕去神眷大陸,處理爺交待的事情。妖滅,你就去療傷吧,剩下的交給黯魔處理便是。”古怪說道。

“我會看着他的。”黯魔示意他們兩人放心。

“嗯。”得到黯魔的保證,古怪這才放心的離去。

話說,在不知不覺中又過了十天,在神眷大陸的奇科沙漠上,所有人都歡歡喜喜的試驗着自己的武器,以及研究着自己身穿的盔甲。不同於那兩百多人的幸喜,矮人們都是一幅昏昏欲睡的模樣。

“對不起,讓你們那麼操勞。”彬星道歉道。

重生之嫡女歸來 沒關係,能鑄造出這等武器,對我們而言,也是一種成就。”其中一個矮人擺擺手,無所謂地說道。

“月,星,不如讓他們試一試他們的武器,好嗎?”宇斯緩步走到冰月和彬星面前,溫和地說道。

“那你們誰想做他們的對手了?”冰月問道。

“月,這等事怎麼能夠沒有我呢。”幽冥一幅興致勃勃的樣子,讓冰月說什麼也能拒絕,“翊,你自己要小心了。”

“我、小厥、宇斯、頓、索,我們五個,再加上幽冥那個笨蛋,六個人和他們兩百多人決鬥,沒問題吧?”就在墨厥等人躍躍欲試,彬星就已經直接點名了。

“星,你也下場的話,我們就不用玩了。”賽頓對於彬星的編排有意見。

“纔不甩你們。”彬星決定漠視賽頓。

沒有被點到名的婷淚看來是十分不悅,打算和彬星理論一番,反正就是要上場打就是了。“星,我也想上去和他們過招。”連前奏都省略了,直接命中正題。

“小婷,這次就讓給他們吧,下次一定給你玩兒!”彬星說道,只差沒有舉起三根手指發誓。

“………………好,這次就讓給他們。”婷淚想了想,然後才緩緩地說道。

“小婷,星是心疼你,不希望你和那位綠昊先生對上了。”狄伽笑眯眯地安慰道。當然,也只有她自己會覺得這個是一種安慰。

婷淚看了狄伽一眼,沒有再說話。婷淚、狄伽、莜裏、和白靈無,再加上冰月、芷夢和舒兒,七個屬於布萊鋱家的女子就乖乖地坐在一旁,看那彬星等六個男子的表演。

“幽冥,你要不要恢復真身?不如說,變成一條龍。”在開始比武以前,彬星還不忘小小內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