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覺得嗓子幹了,凌羽楓真的是那個人嗎?

戰神!

高天水剛聽到一些消息,知道戰神,權力和財富有多麼強大,但是沒想到真的會成爲凌羽楓的人嗎?

凌家,這是違背天堂的!

“哈,哈,哈!”

他突然笑了,有點困惑的笑容。

“算一下,他應該是我的侄子,哈哈哈。”

據一代人說,凌羽楓確實是他的侄子,甚至凌羽楓也無法拒絕。

“高家主。”

聽到高天水這麼說,陳南豐一半微笑着凝視着他。

“你說什麼?”

高天水擡起頭,看到十幾只狼盯着他。

“不,不,我什麼也沒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陳南豐點了點頭。

他沒多說,立刻把人帶走了。

目前,冷家家族也是如此。

冷學科摔倒在地,他的一隻手臂骨折,痛苦極重。

冷月心的眼睛是紅色的,她正在支撐冷學科。

她的臉充滿緊張和擔憂。

在院子裏,那些楊家人站不住腳!

光頭強哼了一聲,踢到一邊擋住他的男人,臉上充滿着殺氣。

“你,你…”

冷學科毫無顧忌地看着楊大利和其他人,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畢竟…”

“我們是凌羽楓的人。”

楊大利微弱的呼吸。

冷學科深吸了一口氣,不敢再說話了。

凌羽楓…凌羽楓!

這個傢伙的力量強大,幾乎讓一個人絕望,他的手下,還會有這麼可怕的傢伙嗎?

還有很多!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場景,即使他擁有大師級的實力,在光頭強的攻擊下他也無法生存十秒鐘!

“冷月心小姐。”

楊大利走到冷月心邊說:“大哥說你什麼都沒有了。”

冷月心的眼睛是紅色的。

凌羽楓還是在乎自己,他一直在關注自己。

“他說,”

楊大利大笑。“應該保護他的妹妹。”

冷月心淚流滿面。

凌羽楓向來把自己當成自己的妹妹,關心自己,保護自己,也因爲自己的錯誤,責罵自己。

她突然覺得太內疚了,她一直沒有弄清楚,她對凌羽楓的感情到底是什麼。

“現在,冷月心小姐可以走了。”

楊大利轉過頭,看着冷學科,“楊家不會再帶來麻煩了。”

冷學科點頭。

“截至今日,”

“在這個京城沒有楊家!”

一晚上,楊家被摧毀了!

這是京城的頂級家族,綜合實力強,是四個頂級家族中最強的家族之一。

但是一夜之間,它消失了!

甚至,所有人一點都不知道,楊家是怎麼消失的,爲什麼又消失了。

看來昨天,楊雪帆剛剛舉行了一個聚會,竟是最後一次,但是還是巨大的勢頭。

可是轉眼間,一個黑夜過去了,楊家……沒了。

清晨,這一消息傳出,徹底震驚了京城。

如果在此期間京城的風雨變化,讓許多大家族驚訝,冷家家族的家主之死,在他們心中相當於突然重錘!

讓他們更加警惕!

而這一次,楊家一夜崩潰,讓所有大姓家族顫抖。

尤其是那些偷偷做錯了很多事情,掌握了很多不義之財的人,他們非常恐懼,並且主動舉報自己,寧願受到嚴懲,也不願睡一天,再也醒不過來。

即使是楊氏家族,這麼大的家族,低調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誇張的家族,一整晚過去,他們還算什麼?

讓他們更加緊張的是,剩下的三個頂級家族似乎正在團結。

他們害怕什麼?

他們因爲害怕像楊家人一樣,一夜之間遭到破壞,所以他們選擇了聯手保護自己!

這太可怕了!

一會兒,整個京城,沒人敢亂成一團,彷彿進入一種特殊的狀態,到處都謹慎到了極點。

所有人也很清楚,現在的京城這三個最重要的家庭應該處於什麼樣的狀態。

冷家。

“公告下來,各行各業萎縮,現在的冷家,追求的不是發展,而是生存。”

作爲冷家的新家主,冷月心也不例外。

¤ⓣⓣⓚⓐⓝ¤¢〇

“在冷家的行業中,不允許有違法犯罪。否則,將會受到懲罰!”

她轉向冷學科,點點頭。

“只要下定決心,”他說。“我支持你。”

“此外,關於京城蘇氏集團的佈局,”

冷月心深吸了一口氣,說:“冷家人,支持!”

“是!”

坐在下面的十幾個冷家家族核心成員齊聲歡呼。

同時,高氏也在相應的部署中。

高天水毫不猶豫,他也不敢猶豫,一大早,就召集高高在上的核心成員,聚集在一起。

“從今天開始,高家和凌家是盟友。”

他說:“我們是一個共同利益的社區。”

“淩氏家族的興衰就是高氏家族的興衰。瞭解嗎?”

“是!”

“還有,關於蘇氏集團,高家各大行業,全力支持,一定不能錯!”

高天水環顧四周,斜視了一下。 確認了凌羽楓的身份,就是看到凌羽楓的實力,他很清楚,京城如果有國王,那就是凌羽楓!

但是凌羽楓到了京城,並沒有興趣。

憑藉他的地位,甚至至高無上的權力,都可以放棄,去京城,因爲什麼?

高天水知道,他想和凌羽楓做好朋友,很難,因爲他們不是一個水平的人,當朋友沒有基礎。

但是,只要他與淩氏家族有良好的關係,他就至少可以確保高家有幾十年的自由。

這兩個最重要的家族第一次做出了最重要的決定。


而凌家,自然不必多說。

凌元睡得很香,當他醒來時,高開心爲他做了早餐。

“夫人,早上好。”

他睜開眼睛。

高開心在他旁邊。

“早。”

高開心笑了。

她的嘴巴,有些瘀傷,但現在她沒有感到痛苦,只有幸福的心。

“我們一起吃早餐。”

凌元起身體,伸向高開心的嘴,輕輕撫摸,“還疼嗎?”

“不了。”

“嗯。”


他們十五年來第一次坐下來一起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