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武看着凌軒獨自走進了大樓裏面,臉上閃過一絲慌亂之色,來回的走動了兩圈之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希望那人能夠手下留情,不然老大就……”

楊武說道這裏的時候臉上露出焦急和後悔的表情,自己爲什麼要帶老大來這一個地方啊,自己真是該死。

凌軒走進大樓之後眼神裏面閃過一絲驚訝,這一棟有着高至少一百多米的大樓居然沒有二樓三樓,只有着第一層。大樓裏面沒有別的東西,除了在最中央的一個看起來十來米大的水坑之外就坐在水坑旁邊的一個人了。其餘什麼東西都沒有,簡直就是一塵不染。

臨官看着坐在水池旁邊那人的眼神閃過一絲凝重,他雖然沒有在那人身上感受到強者的氣息,但是他卻深深的在那人身上感受到一股致命危險的氣息。

“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啊。”

凌軒看着那一個輕輕的問了一句。

那人身上穿着一襲古代似的青袍,留着的一頭長髮散披於雙肩之後,眼神緊緊的盯着水坑。

“叫我無痕便可。

那人頭也不回的對着凌軒輕飄飄的說了一句。

凌軒不理會那人,直接掏出口袋裏面裹着碎肉的碎衣服,直接點了上去。

‘噗呲噗呲’

當打火機點燃碎肉,沒過一會傳來陣陣響聲。

那一個人轉過頭看着凌軒,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對着凌軒說道:“不要在這裏燒一些讓人噁心的東西。”

凌軒嘴角掛着一絲笑容看着面前的這一個男子。

“無痕?呵呵,我燒我的什麼時候輪到你管教了。”

凌軒說了一句之後直接把手上燒掉一般的碎肉扔在了地上,等它自己慢慢的燃燒,而他人則朝着水坑走去。

“還往前一步,死。”

當凌軒快要接近水坑的時候突然無痕伸出手攔住了凌軒,聲音一片冰冷之色。

“死?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讓我死。”

凌軒的話說完之後右手直接拍掉了無痕攔住自己的那一隻手朝前踏了一步,但是凌軒的腳步剛剛停下來無痕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凌軒的後背,身體緊緊貼着凌軒。

“我說過,再朝前踏一步,死。這次給你個教訓,不會要你的命。”

無痕的話剛剛說完,他的嘴角翹起一絲怪異的笑容,伸出自己那一雙好似藝術品般的手指朝着凌軒的胳膊抓去。

凌軒在無痕貼着自己身上的時候打心裏面升出了一絲厭惡之色,他最討厭的就是男人接觸到自己的身體,自己認可的親人朋友除外,但是不認識的人那麼不好意思了。

凌軒沒有朝前奔跑躲避無痕的攻擊,他甚至朝着倒去,當無痕的手指快要接觸到凌軒的時候凌軒右腿狠狠的在地上登了一下,然後直接從無痕的手臂下面躲避了過去,而人已經退到了無痕的背部。

凌軒嘴角掛起一絲妖異的弧度,直接跳了起來,然後右腿朝着無痕的頭顱踢去,威勢讓的無痕的臉上露出讚賞之色。

無痕伸出手,一拳迎合了上去。

‘砰’

拳腳相遇,凌軒和無痕都朝後各自退去,凌軒一個後空翻穩穩的站在了地上,而無痕退了兩步之後也止住了身形。

“沒看出來這裏居然有着一個高手,怪不等小武不敢進來。”

凌軒感嘆了一句,怪不等楊武剛剛看着這棟大樓露出憚忌之色,肯定是那小子原來在這人的手上吃過癟,所以不敢進來。他剛剛從無痕的那一拳裏面的力道就已經判定無痕的實力比楊武高,而且高的不是一點兩點。

“我想無痕不是你的真名吧!你這般實力早就可以橫行這個世界了。”

凌軒說完眼神裏面充滿了戰意。他雙腳一彈,直接彈射到無痕的面前,左手朝着無痕的眼睛插去,而右手直接朝着無痕的下體抓去。

無痕不慌不忙的退後了兩步,嘴角露出一絲高傲的弧度,這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高傲,這是強者的高傲。

無痕頭顱傾斜,而雙手則是朝着凌軒攻擊自己下體的那一隻手抓去。

“以爲我的攻擊真的那麼簡單就能夠讓你給破了?”

凌軒的語氣充滿了自信,而準備攻擊無痕雙眼的左手突然轉換了方向,直接一把抓住了無痕的肩膀,用力一拉,噗嗤一身無痕肩膀就出現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接從他的肩膀朝下滴。而凌軒的左手則是拿着一把藍色的匕首,人已經退後了兩步。

無痕看都不看一眼自己的肩膀,眼神略帶笑容的看着凌軒。

“看不出來,你居然有着這一般實力。” “實力是什麼?我不知道。”

凌軒冷哼一聲,嘴角扯過一絲怪異的笑容,讓後又朝着無痕衝去。

無痕甩了甩手,看着朝着自己衝來的凌軒,同樣朝着凌軒一拳轟去。

‘砰砰砰’

大樓裏面時不時的想起兩拳相撞的聲音,而二人交手的周圍沒有了一絲灰塵,全都被二人弄得到處紛飛。

‘砰’

又是一拳,凌軒和無痕都是各自退後了兩步。

“想不到居然超出了我的預算。”


凌軒的心裏面震驚無比,他沒想到無痕和他打了這麼久居然能夠與他不相上下,但是他也知道,要是再不把口袋裏面的透明芯片扔進水坑裏面可能等下自己承受的麻煩真的就不小了。

凌軒揉了揉自己那想的有些發痛的腦袋,嘴角扯個一絲怪異的笑容,然後直接朝着水坑跑去。

無痕沒想到凌軒居然會來這麼一手,他臉色大變,然後朝着凌軒追去。

凌軒還沒到水坑旁邊快速的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透明芯片直接扔了進去,然後轉過頭看着無痕。

“你仍的什麼東西進去?”

無痕見凌軒沒有靠近水坑旁邊他也停下了身形,雙眼緊緊的盯着凌軒的雙眼。

凌軒的雙眼沒有起絲毫的波動,他淡淡的說道:“也沒什麼,就是一個芯片而已。”

凌軒敢直接說出那一個芯片是因爲他知道無痕不會說出去,因爲他知道,像無痕這樣的強者都有着強者的尊嚴,你有時候不問他反而會告訴你,但是當你問了之後可能事情恰恰相反。

“芯片?我也不想知道你到底扔了什麼芯片在裏面,但是你現在給我馬上離開,否則我要認真了。”

無痕的聲音平淡無比,但是裏面充滿了一股殺氣。

凌軒點了點頭,然後朝着大樓外面走去,當他走到大樓門口的時候他停頓了下來,看了無痕一眼。

“希望我們還能夠見面,到時候我可是要好好的和你打一場。”

凌軒說完之後一刻都不停留的走了出去。

而無痕看着凌軒的背影透漏出一絲複雜之色,然後在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面的那一道長長的口子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居然被一個小輩傷到了,拿着匕首劃了一刀,下一次我也要動用武器了。”

無痕說完之後雙眼火熱的看着水坑,然後又站到了水坑的旁邊,眼睛都不眨的看着水坑裏面。

“老大,你沒事吧?”


楊武看到凌軒掛着笑容從裏面走出來的時候頓時走上前關心的朝着凌軒問道。

凌軒搖了搖頭,然後有四處張望了一下。

“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吧?”

楊武在凌軒身上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之後才送了一口氣。

“沒有,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半年都不會見到一個人影。”

凌軒點了點頭,然後看着已經快要黑掉的天幕,淡淡的對着楊武說道:“小武,走吧,我們現在就去逛紫禁城的夜市。”

婚法三章

“老大,那位前輩難道沒有傷害你?”

楊武朝着凌軒疑惑的問道,他可是知道那裏面那個人的實力,自己當初無意之間進去了一下,但是最後自己是爬着出來的,幸好是裏面那人沒有敵意,要不然自己早就死掉了。

“你說的是裏面那個身上穿着青袍的男子?”

凌軒早就知道楊武要這樣問自己,不過他裝作不知道楊武說的是誰,傻傻的問了一句。


楊武撇了撇嘴, 總裁爹地無下限

“是啊,就是那一個青袍人。”

楊武點了點頭說道。

“我一進去那個人就拉着我陪他喝酒,然後我們在一起喝了兩杯,最後我把芯片扔進那個水坑之後就走了出來,最後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凌軒對着楊武輕輕的說了一句,她也知道自己的謊話非常的假,但是他知道自己這樣一說楊武就絕對不會再問。

楊武聽到凌軒的話頓時沉默了起來,他知道凌軒這是謊話,凌軒既然不想說那麼自然有着他不想說的道理,而且自己就算問了也沒有意思,只要凌軒完好無缺的在自己的面前就行了。

“倒是那個青年人提起你心裏面有一肚子火,不管我怎麼問他就是不說,小武啊,你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凌軒猜到楊武肯定在青袍人的身上吃過癟,所以開始慢慢的套他的話。

誰知楊武卻是臉上一紅,支吾了半天都支吾不出來一個字,倒是讓凌軒無奈了半天。

“好了,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問你了。”

凌軒說完這句話後感到自己的背心一涼,讓他打了一個哆嗦,而跟在凌軒身後的楊武同樣也是感到自己的背上一涼打了一個哆嗦。

凌軒看着周圍那只有這寥寥幾家房子,再看了看周圍的數木,他感受到了道道陰森的氣息。


“小武啊,你有沒有感覺這個地方有一點怪啊?”

凌軒轉過頭對着自己身後的楊武問道。

楊武臉上有着凝重之色,嘴角扯過一絲難看的笑容。

“老大,這個地方好像就是當初二戰時候京都所以軍將埋葬的地方。”

凌軒身子一陣,眼神一縮。

“不會吧,既然這裏是那些軍將埋葬的地方怎麼會這麼的荒涼啊,按道理這裏應該和墓園一樣啊。”

墓園,裏面埋葬着全國各地衆多官員的墓園,裏面可以說就算是這個世界上一所宏偉的建築。

楊武撓了撓頭,然後有些不確定的對着凌軒說道:“聽我家老爺子說這個地方埋葬的是當初新中國成立想要謀反的那幾位的屍體,還有着他們的手下,而且還有着一個比那幾位更加牛逼的人的存在。”

凌軒眼神裏面閃過一絲精光,然後冷哼一聲。

“謀反?簡直就是他媽放屁。”

凌軒說完之後直接穿越過擋在自己旁邊的大樹,然後走了進去,而楊武則是沉默不語的跟在凌軒身後。

凌軒和楊武走過去之後眼皮一陣跳動,繞是他們的見識也是忍不住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映入凌軒和楊武眼睛裏面的是一片面積至少有着上千平方米,而且上面有着一個個大小凹凸不平的土包,而土包上面長滿了雜草,還有這一塊塊殘缺不一的木頭插在土包的面前。 “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