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雄死也想不明白。腦海之中飛速地思考著破解小世界陣法的辦法,但凌世雄很快就放棄。因為他不得不蒼白無力地承認,這並不是自己所擅長,整個都追求的是強橫的攻擊和隱匿刺殺之法,唯有少數幾位長老精通陣法,卻根不在這裡。就在這時——

那一團沸騰猶如孕育這怪物的霧氣終於轟地一聲破碎。那龐大的身軀再度出現,遮蓋了上空的光線,在地面留下大片的陰影,天空之中那四個昊日一般的煞氣光球,化作流光合在一處,沒入到了巨大的掌之中,一閃消失不見。凌雄瞳孔驟縮。

他的目光, 凡塵霸主 。他看到了兩具屍體。尉遲金寶和潘人美的帶著血跡的屍體!他們像是死狗一樣躺在那白色鋼針一樣的硬毛密布的掌上面,已經失了生命力,夏葉掌輕輕一翻,兩具屍體直接掉在了地面上,轟隆一聲在地面砸出兩個深坑,像這樣的強者即便是已經死,的堅韌程度也堪比金石!那巨大的砸地之聲,彷彿是響起在每一個人的心中,令他們心驚肉跳。殺……殺了?!

真的死了?!這才不過不到一盞茶的時間而已,兩個剛突破虛靈境界的強者,就這樣隕落了?雖然潘人美和尉遲金寶都只是剛踏入虛靈境界不久,只是低階水準,但那也算是貨真價實的虛靈境強者啊,擁有千年壽命,除非擊碎心臟或者大腦,否則即便是被肢解也可以復生,生命力堪比神魔,這樣的存在,居然就在不到一盞茶的時間被斬殺了?到底在那小世界霧團之中,發生了什麼?夏葉的中,到底還掌握著什麼樣的殺鐧?沒有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從這一刻起,自己再也不能真的將眼前這個少年,當成是誤打誤撞開墾了的幸運小子了,就算是運氣逆天的人,也不可能在正面對決兩大虛靈境界強者的時候,卻的如此完勝!

這不是運氣所能解釋的了。

是實力!從這一刻起,這個少年算是真正踏入了巨城至強者的行列!這不是因為開墾而博來的看似繁花似錦的虛假名氣,而是真真正正用長劍一寸白骨一寸血打出來的威望和地位,兩尊虛靈境界強者成為了踏腳石,新王登基,腳下布滿了血與火,一個不可挑釁存在,在這一刻正式確定了自己的地位!

凌雄心中也在懊悔嘆息。在這一刻,他也很清楚,此刻的夏葉大勢已成,想要扼殺這個天才,單單依靠自己的力量,已經做不到了,他自問要在一盞茶的時間裡擊殺潘人美和尉遲金寶兩尊虛靈,也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好狠的心,夏葉,他們兩個是我人族的精英武者,你居然如此殘忍虐殺!」凌雄義憤填膺地道:「你這個殘殺同族的屠夫!」

「精英武者?他們?如果我落在你們的中,難道你們會放過我?你們殺我,心安理得,我殺了你們,就是殘殺同族?」夏葉不屑地冷笑。

「我們只是要擒下你而已……只是要給你這個部分尊卑的小子一點兒教訓,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殺人!」凌雄冷笑著大聲道。

「哦,是嗎?原來你們還這樣好心……不過,呵呵,我就是殺了他們,你現在又能拿我怎麼樣?不服來戰!像是這樣的敗類,被我遇到,一個也別想活!」夏葉化身的屹立在天地之間。他依舊保持著三頭六臂的形態,聲音從三張嘴巴里同時傳出來,彷彿是天空之中響起了滾雷一般,兇悍的氣勢,震得周圍一些實力稍低的凶獸族和人族武者眼冒金星,臉色蒼白地還然後退。凌雄微微一窒。沒想到夏葉居然如此霸道強勢,根就是懶得和自己爭辯。

「你……」凌雄不知道該什麼好,明的陰的都不行,碰上這樣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的對,他向來倚勢凌人、佔據到的制高點的陰險段,完全行不通了,因為對方根就不在乎。

「我不止殺了他們,還要殺你!」夏葉中六柄巨刃在陽光下反射著森森寒光,齊齊指向凌雄,殺機盎然地道:「勾結魔族,你罪該萬死,像是你這樣的種族叛逆,有何德何能,擁有一角神秘遺址的地圖?老老實實交出那一角地圖,給你一個痛快!」

「信口雌黃!我什麼時候勾結魔族……」凌雄氣的七竅冒煙。這個夏葉,居然將主意打到了自己中的那一角地圖上面,真是狂妄瘋狂,自己之前過的話,他現在原封不動地還回來,這分明是羞辱自己,可恨啊可恨!

「眾目睽睽,你施展魔功,事實俱在?還想抵賴?」夏葉不屑地微笑道:「我看你與魔人勾結,便是事實,地圖到底交不交,我可沒有多少耐心?」

「你這是找死!」平日里對付別人的伎倆被施加在自己身上,凌雄快要出離憤怒了。

「哦,既然這樣,那你就死吧!」夏葉出劍。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陣法光華閃爍,只見青城劍派的宋青山等人,潮水一般湧出來,在跑的滿身大汗,老遠沈不回的帶領之下,正通過區域中心的傳送陣法來到了,為首那大胖子宋青山就扯著嗓子大喊道:「誰敢對夏葉不利,老子就和他拼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675章

一些人捂住了眼睛,滿額頭的黑線。噢,這個瘋狂的胖子現身了。局面徹底亂了。

沒想到局面會朝著這樣的方向發展!砰!凌雄倉促之間雙手一推,一掌擊在劍巨刃的刃身,整個人直接被擊飛。身形像是炮彈一樣重重地撞在遠處一座石塔上,整個石塔瞬間崩潰傾塌,碎石飛濺煙塵衝天而起。夏葉化身斗戰勝猿.抬腳直接朝著碎石堆踩了下去。轟!凌雄破土而出,怒容滿面,避開這一腳,怒喝一聲,黑色光華在背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魔焰王座,分開虛空,光華如潮,無盡的墨色流光疾風驟雨一般席捲向夏葉,展開了反擊。

「劍湖孕青蓮,青蓮無華!」

夏葉面色肅穆端莊,輕唱口訣,劍光升華,一化作無盡滄海之潮,水氣迸發,潮聲漫天,一化作無盡蓮華,一株株白色蓮花幻化出現,花瓣伸展,形成一片花海,水聲漫過蓮花,猶如一面永恆之牆一般。這是夏葉在劍樓學到的融合的劍法。滄海劍主水行,蓮華劍主木行,五行的玄元力量之中,水之力和木之力乃是相生相長的力量,兩相疊加,威力暴漲,且夏葉修鍊.無名仙經.到了第三層,體內九色皆可化作五行元氣,是以激發這等招式,只是在一念之間而已。


轟轟轟!墨色流光轟擊在蓮華上面,猶如雨打沙灘,激起一片坑坑窪窪,卻盡數被擋在了外面。這一番戰鬥如同神魔之爭一般,虛空之中極盡燦爛美麗,幻景重重,看的周圍許多尊者境界的強者們瞠目結舌,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虛靈境界的強者之間的戰鬥,居然是如此絢爛恐怖。

下一瞬間,墨色光團消失,滄海蓮華幻象也消失。夏葉的身形激進,六色劍光,華璀璨奪目,六種劍意漫漫,無聲無息,犀利無常,如同無數星辰驟然從虛空之中隕落一般,從四面八方向著凌雄逼近。凌雄渾身黑色光焰大作。無數個墨色光球在他身邊湧現凝聚,高速環繞,猶如光球一般不斷地吸收著劍心之力。吞噬魔煞.!

凌雄第二次施展.黑煞們.的鎮宗絕技之一,他一張臉已經完全被黑色光華瀰漫,唯有一雙墨綠色不帶絲毫感情的眸子雪白猶如鋸齒一般的牙齒露在外面,整個人的身體彷彿是要化作永恆的黑洞一般,不斷地吸收劍心之力。夏葉彷彿是沒有差距到對手的招式一般,手中劍劍依舊不斷地斬下去。似乎是想要在對手蓄力完成之前,斬破這墨色光環。

「呵呵呵,哈哈哈哈……你永遠都不知道,真正的超級大派的底蘊,給我死……」凌雄瘋狂地地大笑,感覺到墨色光球之中的能量已經積累到了一個無比可怕的地步,他瘋狂地大笑起來,然後能量迸發,渾身告訴旋轉的光球驟然一頓,就要出招……

就讓這一招,徹底結束這荒郭的一切吧。徹底將這個未來有可能對.黑煞們.星辰威脅的絕世天才永遠消失吧!凌雄翻手提元,就要出招……

但是卻在這個時候,對面那漫天劍光一斂,一絲光線一閃而逝,穿過了他的心臟,一絲微微的涼意,讓他的身體不由自動住地一僵,凌雄眼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絕望光芒,他緩緩地低頭看去,卻見自己的胸部不知道何時,已經破開了一個碗口大的血洞……

「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知道的?」

凌雄難以置信地看向對面的夏葉。黑煞們.的鎮宗絕技.吞噬魔煞.的確是非常變態的殺招,是.黑煞們得以縱橫東荒域的底牌之一,雖然蓄力的過程稍微長了一點,但是蓄力過程之中,黑色光球對於施招者的保護極為強大,不斷汲取對手力量的恐怖之處,足以承受任何的攻擊。但是它卻有一個唯一的破綻——

在.吞噬魔煞.完成與發招的之間,也就是那麼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有一個輕微的停頓,在這一瞬間,施招者的視線和感知都會降低到極點,失去對於外界的感知。

凌世雄曾經施展過無數次.吞噬魔煞.。以他虛靈境界的實力,施展的時候,足以依靠強大的氣息將這個破綻掩飾過去,很多時候別人就算是發現了也無法利用,但是這一次……


夏葉不但發現了這個破綻,更是秒到毫巔地加以利用。一擊絕殺!凌雄死也想不通,為什麼夏葉會發現這個秘密。他逐漸失神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夏葉。夏葉化身的斗戰勝猿逐漸地縮小,銀針一般的毛髮縮回到了皮膚之下,身體變回了正常人大小,六柄巨型劍劍從空中落下來,整齊地插在地面上,夏葉的身形下落,踩在.上邪.的劍柄上,看著凌雄,淡淡地道:「這麼快就忘記了?你之前施展過一次,任何招式,不要對我施展第二次,否則它會失去作用!」

凌雄瞳光渙散,表情更加地震撼。是的!在之前和潘人美、尉遲金寶合圍夏葉的時候,他的確施展過一次.吞噬魔煞.。他做夢都想不到,這一次施展鎮宗絕技,居然成為了自己的催命符。夏葉這個不知道從哪裡走出來的年輕人,太可怕了,危險性還在他的預料之上,難道真的如同他所說,任何招式看一眼就可以發現其中的破綻,那豈不是天下無人可以制衡於他了?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凌世雄隱隱想明白,到底潘人美和尉遲金寶到底是怎麼死的了。下一瞬間——

轟隆!攜裹著凌雄的墨色光團終於爆發開來。失去了凌雄的控制,這一團墨色光華成為了無主之物,錯亂碰撞,猶如核彈一般爆發開來,無盡的衝擊波讓周圍數十個.黑煞們.和凶獸族的強者被波及,瞬間就碾成了粉末消失,周圍數十幢石塔、石樓和各色建築,也如同颶風之中的沙堡一樣成為顆粒飄散!

一尊虛靈初期境界的至強者,隕落了!一直到看著那一團墨色光華在虛空之中爆炸,空間壁障直接破碎,一個巨大的空間缺口出現,像是巨獸之口一般將所有剩下的能量餘波都吞噬其中,然後在法則之力的作用下空間彌合,一切都消失,看著凌雄的屍體在爆炸之中化作一片血霧,一直看著……

所有人才清醒過來。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再看向夏葉的時候,再看向這個雲淡風輕地站在十幾米高的白色巨劍劍柄上,猶如君王一般俯視周圍所有人的少年的時候,沒有人敢於直視,也沒有人敢和這個青袍少年的目光對視。一日之間,斬殺三尊虛靈境界的強者!而他表面上的境界還只是一個尊者初期而已。

去他媽的尊者初期吧,這個傢伙一定是在扮豬吃老虎,他的真正實力一定早就達到了虛靈境界——至少也是尊者巔峰境界,這傢伙實在是太壞太惡趣味了,身為一尊高手故意裝菜鳥有意思嗎?誰見過哪個尊者初期能超越近乎於量小境界,一個大境界斬殺對手?被眼前這一切震撼的有些麻木的武者們,心中頓時憤怒羨慕起來。虛靈殺手!這傢伙絕對是一個虛靈殺手!片刻的寂靜之後——

「走!」「撤!」「速速離開!」

「以後凡是我族成員,不可輕易招惹此人!」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圍攻.天雷王朝和天香閣四五個凶獸族勢力,第一時間猶如潮水一般紛紛後退,不敢再停留下去,這個時候再也沒有敢將夏葉之前放出的狠話當做是耳旁風了,各大凶獸族勢力的至強者,也只不過是虛靈境界而已,和凌雄差不多,既然夏葉可以斬殺凌雄,那也可以斬殺他們!起碼在如今的.戰場.,似乎已經沒有人能夠單對單地挑戰這個橫空出世的少年劍客了。

一些凶獸族至強者還在思考,等到出了.戰場.之後,一定要好好調查一下,這個野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什麼實力可以培養出如此驚世駭俗的少年劍客!其他幾個人族勢力的人馬,也紛紛第一時間往後退,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676章

領隊著臉上帶著尷尬的神色,一個個面露苦笑,今天的決定真是失誤,被那.黑煞們.的凌雄慫恿挑撥來圍攻.雷州三王.,原以為是小事一樁手到擒來,沒想到居然惹到了這樣一個煞星!必須得趕緊想辦法彌補和夏葉之間的關係了。

「哈哈,小夏子,你小子太牛.逼,一口氣掛了三個虛靈,這下想不出名也難了,我的心中就像是一萬頭髮情期的草泥馬呼嘯而過啊……我勒個去,哥我都要給你跪了!」宋青山趕過來興奮地哈哈大笑,身形一閃跳到了劍柄之上,像是大量怪物一般上下打量著夏葉。夏葉額頭上黑線一排排。

這個宋青山的確是個瘋狂的胖子,前幾日和自己吹牛聊天的時候,自己無意之中爆出了一些前世地球的『感嘆語』,想不到這個胖子居然記下來了,不過大哥你這用法也差的太遠了吧,還是回頭好好再學學吧!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這個死胖子還一本正經的樣子,說起話來咬文嚼字,一副高手風範,誰知道熟悉了之後,立刻就變成了一個呆逼二貨,身為.青城劍派.這樣超級宗門的未來領軍人物,滿口的老子你大爺,口吻簡直就是一個鄉野土匪頭子一樣,真的是令夏葉大跌眼鏡。

「小夏子你太猛了,老子早就想要掛掉凌雄和潘人美這兩個爛貨,卻沒有機會,想不到今天居然被你做到了,哈哈,這下子.黑煞們.的那些宗門長老們估計要哭了……」

宋青山笑嘻嘻地拍了拍夏葉的肩膀。夏葉身形微微一晃,臉色變了變。宋青山頓時察覺了什麼,伸手摟住夏葉的肩膀,一副勾肩搭背的樣子,然後對身邊其他人吼道:「他媽的還愣著幹什麼,不是天雷王的人,趕緊給我滾,不怕擺明了告訴你們,我青城劍派和小夏子的人結盟了,以後夏葉就是老子的親兄弟,誰他媽的不長眼,我宋青山就親自問候他的宗門長輩!」

周圍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有些猶豫。他們需要在這個時候第一時間彌補和夏葉之間的關係。可是卻也沒有人敢上前來靠近。沒辦法,站在夏葉身邊的那個胖子實在是太可惡太變態!很多人都曾在背後猜測,為什麼這胖子叫做宋青山,後來許多人達成了一致——絕對是因為這傢伙太缺德了,背後有青城劍派.這樣的超級宗門撐腰,個人的實力又讓人莫不清楚深淺,誰都敢挑釁,一路戰績驚人,脾氣上來的時候,做事也沒有下限,是許多老一輩超級強者都極為頭疼的對手。

「夏兄,今日之戰,你一戰成名,關於.天雷王的事情,其實全都是誤會,我等在此道歉了!」

「是啊,我們是受了那凌雄等人的蒙蔽!」

「我鯨魚門.此後絕對不再與夏兄為敵!「

「夏兄一戰絕對名揚天下,未來荒武星至尊之位,絕對有夏兄一個名額!」

「說實話,我等也從未見過,有人能夠將劍法演繹到這種程度,同時掌握多種劍意,絕對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啊,只怕從戰場.之中出去以後,夏皇天宮必然會大力招攬夏兄啊!」

「若是能夠進入天宮,身份地位絕對可以一飛衝天啊,就算是超級大派也要俯首!」

「哈哈,聽聞夏兄你早就有.雙劍神尊之美譽,今日一見,果然是見面更勝聞名,盛名之下無虛士,從此之後,雙劍神尊足以踏入東荒域年青一代巔峰級別!」

「夏兄多多保重,改日我溫天晴一定帶禮上門賠罪!」

許多參與了這次圍攻.天香閣.的人族強者們,站在老遠紛紛出言恭維,有人拍著胸脯保證從此之後將會和夏葉同進退,也有人為了表示誠懇當場要向夏葉謝罪,還有人願意加入.雷州三王.組織的勢力,與夏葉結為同一陣營,效鞍前馬後之勞,協助夏葉尋找神秘遺址……

「好了,廢話說完了吧,都給老子滾,老子要和小夏子單獨聊聊!」

胖子宋青山臉色冷了下來。周圍眾人見狀,也只好拱手告辭。轉眼之間,周圍四五百米之內的人族強者們也幾乎全部都撤退。放眼看去滿目瘡痍,倒塌的高樓和石塔無數,碎石亂堆,血流成河,一些還堅持留下來的武者,渾身浴血,刀劍折斷,傷口觸目驚心,他們都是.天雷王朝.的弟子和一些.雷州三王.之前已經拉攏的一些武者,雖然個個身上都帶著嚴重傷勢,但是這些人看向夏葉的目光和神情之中,卻充斥著狂熱和崇拜!

是這個紫衣少年,一人六刃,力挽狂瀾,徹底扭轉了局面。尤其是那些.天雷王朝.之外追隨.雷州三王,在剛才的襲擊之中死戰不退的武者們,他們知道,自己這一把真的是賭對了,開墾了.紅塵劍樓.的夏葉果然不是徒有虛名,連斬三位虛靈級別的強者,這下子等於是徹底穩定住了局面。從今往後,相信在.神龍教遺址.之中,再也沒有人敢挑釁.天雷王這一勢力。在加上一角地圖,自己等人算是終於在各個頂尖級別的勢力之中站穩腳跟了!從天香閣之中衝出來,.雷州三王.激動地渾身發抖。

他們之前的行事也有些冒險,差一點兒招致殺神大禍,好在夏葉的逆天級別的表現,扭轉了這一切,現在回想自己等人遇見夏葉的過程,還真的有一點兒不打不相識的緣分在裡面,.巨人城.下發生的事情早就拋在了一邊,.雷州三王.覺得夏葉簡直就是上天賜給他們的保護神。

「夏大人,我們……」.雷州三王.激動的都快不會說話了。要不是當初簽訂了那個.玄霜契約.,他們現在什麼都不是,夏葉有地圖,有實力,找誰合作都可以,自己等人就算是被踹掉也沒辦法……簡直是太賺了!

「哼,你們幾個,倒是走了狗屎運!」胖子宋青山冷眼瞪了這三人一眼。剛才激戰之中,雷州三王固然因為實力太低,沒有辦法插足虛靈之戰,但是他們一直死守在天香閣之中沒有出來幫忙,這讓宋青山看三個人極為不順眼,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是夏葉的盟友,只怕宋青山早就破口大罵了。面對宋青山的詰難,.雷州三王.面露赧然之色。宋青山的身份要比他們高了許多,就算是被指著鼻子罵一頓,他們三個也不敢有什麼反應,誰不知道這個胖子是出了名不按規矩出牌喜怒無常的角色啊?

「我和小夏子還有要事相商,你們三個被在這裡假惺惺地作態,立刻去負責善後,按照之前夏兄弟所說那樣,趕快組成勢力,尋找神秘遺址一事,只怕三兩日之後就要開始了!」宋青山吩咐了幾句,和夏葉兩人勾肩搭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遠處,天羽找上了天軒。

「兄弟,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吧?哈哈,不如一起去喝幾杯怎麼樣?」天羽臉上帶著微笑。、夏葉一戰成名,天軒也沒有差太多,他之前為了營救夏葉發狂,錘殺十大凶獸王,幾乎將.萬凶獸谷.的中層高手打崩,也算是進入了如今.九重天.一流高手的行列,沒有人敢再小覷這個體修者。天羽曾經敗在天軒的手中,引以為恨,不過此時,他倒突然生出了一種好好了解一下夏葉和天軒的衝動,他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和機緣,創造了出了這樣兩個怪物,一個劍三虛靈,一個錘殺十凶獸王,都是越級挑戰,變態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小哥哥他……」天軒皺了皺眉。他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擔憂。因為在剛才的一瞬間,他以.龍象法發現夏葉的氣息似乎是在急驟地衰弱著,彷彿是受了重傷一般。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677章


所以幾乎可以肯定,夏葉的真正情況,絕對不像是看上去那麼簡單,連斬三個虛靈境界的強者,就算是同級別的高手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何況夏葉封印兩個境界。天羽擠了擠眼睛,笑道:「咦?你也發現了?不過放心吧,我大哥在,不會出什麼問題。」

天軒低下頭認真地想了想,還是搖頭拒絕道:「不了,我還是先回去看看小哥哥!」天羽無奈地搖搖頭:「好吧,隨你便!」

「噗……」紅塵劍樓門口的帳篷裡面。夏葉緩緩地坐下來,終於面色一白,張口噴出一道血箭。

「怎麼樣?」宋青山胖乎乎的臉上露出一抹擔憂,忍不住責備道:「你小子也真是的,只需要拖住凌雄等人,等我趕來,我們兄弟並肩戰鬥,害怕弄不死那幾個殺才?偏偏要逞能,一個人解決問題,現在受了這麼嚴重的傷,死要面子活受罪!」夏葉微微一笑:「想要得到,就必須親手去取,如果藉助他人之力,終究會被看輕。」

宋青山呆了呆,輕輕搖搖頭,也就不再說什麼。的確,夏葉如果今天只是拖住凌雄等人,藉助青城十二秀.的力量擊敗對手,那也只能算是露了個臉,或許也會讓別人記住他,但是想要如現在這樣,讓整個九重天之內無人在再敢小看他,即便是至強者們也紛紛為止側目,那是絕對辦不到的!想要得到,就必須親手去取!

看來這個出身邊荒的少年,對於這個冰冷世界的法則,看的很透徹啊!

「那就好好養傷吧,估計再有一兩日,手握地圖的至強者們,也都要聚集謀划探索神秘遺址的事情了,你會受到邀請,在那之前,你必須恢復到正常的戰力,否則此一行,福禍難料!」

宋青山留下一些青城劍派的療傷聖葯,轉身離開。夏葉靜靜地坐在帳篷之中,運轉玄功,調息體內暴亂的元氣,整整一盞茶的時間,才算是稍稍穩住了傷勢,起身離開帳篷,回到了紅塵劍樓.之中。宋胖子的確夠朋友。夏葉也曾說過,如果宋胖子對於紅塵劍樓.之中的東西感興趣的話,可以自己進去看看,不過這胖子當真是個妙人兒,似是沒有一點兒的好奇之心,言道自己並不修鍊劍法,且有著自己的武者之道,婉言拒絕了。緩緩地走進.紅塵劍樓.大門,夏葉忍不住身形又晃動了一下,只覺得體內有無數細密鋼針在飛竄一般,有一種鋼劍刮骨一般的劇痛。

「葉哥哥……」碧悠然第一時間沖了出來,扶住了夏葉。

「沒事,放心吧,丫頭。」夏葉微笑著,動作極為溫柔地將美少女披在肩頭的黑色長發,輕輕地攏到腦後。悠然沒有多說話,只是輕輕地扶著夏葉,緩緩地扶他上樓。看著兩人的背影,田越、李廷玉等人臉上也帶著憂色,夏葉臉色蒼白氣息紊亂,身形也搖搖欲墜,誰都能夠感覺的出來,這是受了重傷的表現,發生在.五重天.的事情還沒有傳回來,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還以為夏葉在戰鬥之中吃了虧!

過了片刻,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卻是天軒和沈不群兩個人回來了,都是渾身浴血,如同剛剛從血海之中游出來的一般,連頭髮絲裡面都嘀嗒著血水,走過的路,留下一片血腳印,看起來無比駭人……

「小哥哥呢?」天軒第一個發問。田越忙道:「李姑娘扶著上樓了。」

天軒二話不說,直接上了二樓。田越等人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到了沈不群的身上,焦急地問道:「老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哥他的情況似乎不太妙啊,難道.五重天的戰鬥輸了……」

沈不群身上有不少的傷勢,好在並不致命,他神情暢快,仰頭哈哈大笑:「怎麼可能?主人他怎麼會輸?哈哈,你們幾個別瞎想了,這一回咱們真的是要揚名立萬了,說出來不怕嚇死你們,主人孤身一人,先是敗了.萬凶獸谷.的一位至強者,然後擊殺潘人美、尉遲金寶和凌雄三大虛靈,以一人之力橫掃群雄,所向披靡,無人敢擋,如今已經是威震.九重天.,嘿嘿,從今天開始,咱們幾個就算是橫著在這.九重天.巨城之中走兩圈,也沒有人敢說什麼了!」

「什麼?」

「擊敗.萬凶獸谷.至強者?」

「斬殺三位虛靈強者?」


李廷玉田越等人驚呆了。雖然夏葉給他們的印象一直是深不可測,但是這樣的戰績也太過於驚人了吧?太過於驚人,莫非是這沈不群在有意誇張,反正這小子平時一直表現的不怎麼靠譜。就在這時——

「哈哈哈,何止是揚名立萬?夏兄這一戰,只怕是註定要震動整個荒武星呢,如今消息還未傳出去,等到眾人離開.神龍教遺址.之日,就是夏兄名揚天下之時,只怕連高高在上的夏皇天宮,都要專門做出回應,特別嘉獎夏兄了,一個侯爵職位還算是小的,若是操作得當,夏兄甚至可以成為一州巡察使,或者是神殿的一殿之主了!」

同樣是一臉興奮的沈不回從外面大踏步地走進來。成為巡察使?神殿的一殿之主?到底葉哥哥今天幹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啊?田越李廷玉等人都呆了。緩緩地檢查了自己體內的傷勢,又服下一些自己煉製的療傷丹藥,夏葉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今日之戰,也算是有驚無險。一開始擊敗那.萬凶獸谷.的至強者,也沒有費太多力,只是在小世界陣法之中擊殺潘人美和尉遲金寶,為了速戰速決,夏葉不惜以傷換傷,的確是受了不輕的傷勢,被潘人美戰矛刺中了腹部,又被尉遲金寶的判官筆點中了後背兩處穴竅,異種元氣爆入體內,一直到夏葉和凌雄交戰之時,依舊還在不斷地摧毀著他的身體。而和凌雄一戰,夏葉是取巧才贏的。之前在凌雄第一次施展.吞噬魔煞.的時候,夏葉依靠第六感.衍生.級別的神魂和直覺,就已經捕捉到了.吞噬魔煞.的破綻,所以在從迷霧小世界之中出來的時候,夏葉故意以劍齊出擊之,果然誘使凌雄再出.吞噬魔煞.,早有準備的夏葉一擊必殺成功!

這一戰,卻是勝在心機和謀划。

否則,以夏葉當時的狀態,雖然身體表面上的傷勢癒合,但是體內異種元氣亂竄,創傷了元氣通道和筋脈,如果硬拼凌雄,只怕不免要落入下風,一場敗仗是難免的,畢竟此人乃是.黑煞們.這樣超級宗門的年青一代領軍人物,不論是實力還是底蘊,都非同小可!

「我沒事了,你們放心吧,最多兩日,就可以徹底痊癒!」看著碧悠然和天軒兩人擔憂的目光,夏葉微笑道。兩人這才放心一些。頓了頓,夏葉又道:「我體內有傷勢,天軒你也受了傷,這血腥之氣,內蘊殺氣陰煞之力,對於師侄女的身體不利,我去劍樓三樓,天軒你也不要留在這裡,去金垂閣繼續修鍊吧,相信這一戰,你也大有收穫,準備準備,最晚三四日,我們就要離開九重天.了。

天軒點點頭離開。夏葉又叮囑了碧悠然一些事情,這才起身,在美少女的攙扶之下,上了劍樓三樓。三樓是空曠至極大廳,裡面別無一物。只有大廳最中央的一個破爛蒲團。碧悠然扶著夏葉上來之後,就轉身離開,她知道夏葉要運功療傷,不能打擾。輕輕呼出一口濁氣,夏葉緩緩地來到蒲團跟前,想了想,乾脆一屁股坐了下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678章

整個三樓也只有這裡可以坐了,只能湊合一下,這還是他第一次坐在這個破破爛爛的蒲團之上。誰知道這一坐下去,頓時眼前景色一變。原白色的石樓牆壁和窗口外面那紅色的星燈,在一瞬間毫無徵兆地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無盡虛空。眼前一切彷彿是茫茫宇宙黑暗空間一般,沒有上下左右之分,也沒有天上地下之別,一顆顆看似閃亮但是卻無比遙遠的星辰,綻放出絲絲縷縷的星光,無窮無盡的寒冷黑暗,讓夏葉情不自禁地產生孤獨寂寞的錯覺!

「這是怎麼回事?」夏葉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突然眼前的黑暗空間里,那遙遠無比的無盡星辰,都開始悄然地變化起來,絲絲縷縷的星光幻滅重生,將看似無比漫長應該在無數個紀元之中才會完成的變化過程,在一瞬間演繹完全,一顆顆星辰的更替隕落重生成長,都在夏葉的眼中一一發生!

一種語言難以形容的感覺,在夏葉的心中瀰漫。他似乎是抓住了什麼。卻又完全沒有絲毫的頭緒。就在這時,變化再出。無盡遙遠地方的一顆星辰,突然閃電一般地朝著夏葉靠近過來。只是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這顆星辰就已經來到了夏葉身前,原一顆小小的光點,此時遮蓋了視線所及範圍之中的一切,給人一種瞬間被碾壓的錯覺,等到夏葉回過神來的時候,不可思議地發現,自己又從那無盡黑暗空間之中,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

一個風和日麗、綠草如波的奇異環境之中。清風拂面,青草的氣息甜美無比。這是春天的氣息。萬物生機勃勃,一種濕潤卻不燥熱的氣息包裹著夏葉,一切都欣欣向榮。夏葉心情莫名地好了起來,正要俯身撫摸地面的柔嫩青草,卻在這個時候,眼前的一切漸漸地開始失去顏色,就好像是一張正在飛速褪色的畫卷一般,目光所及的青草一顆顆開始枯黃變得灰暗,最終徹底成為了銀灰色金屬一般的光彩!

「那是……劍?」

夏葉瞠目結舌地發現,原來之前組成無盡草原的每一株小草,居然都是一柄柄極為精緻纖小的利劍,密密麻麻地擺列組合在一起,配上那青嫩的綠色和那無盡的生機之力,就變成了以假亂真的草原。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啊?夏葉驚嘆之間,卻見那一柄柄的小劍開始緩緩地放大,最終完全超過了自己的身高,化作了幾百米長的巨型大劍,如同劍之森林一般,將自己徹底淹沒其中,抬頭看去,肉眼可見之處,儘是銀灰色的長劍,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劍與劍之間的縫隙!

幻陣!

自己一定是進入了某個幻陣之中!夏葉瞬間做出了判斷。應該是由那個破爛蒲團引發的一切!莫非那蒲團之中,蘊含著某種自己之前未曾發現的力量?像昆木蒲團一樣?想來也是,自己之前雖然多次研究過這個破爛蒲團,但是從未有一次真正地坐在上面運轉仙經,這次是因為受傷才坐在其上調息,卻遇到了這樣詭異的事情……

「不要亂想,仔細看那劍之森林!」

耳邊響起了殘劍顫抖的聲音。夏葉心中一驚,下意識地運足目力看去,最近的幾百柄巨劍劍身微微地顫抖,一股奇異的氣息從劍身之中瀰漫出來,忽而那青嫩綠色重新泛起在劍身,一股奇異的波紋蕩漾開來,夏葉只覺得眼睛一花,眼前的劍之森林一瞬間重又變化成為了一株株綠草。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突然之間縮小了無數倍,站在一片小草森林之中。不過這一次夏葉卻已經顧不上去思考其他。因為他已經發現造成一切改變的原因。那是一種對於他來說熟悉而又陌生的力量。劍意!是一種奇異的劍意,在不斷地衍化改變著這一切。說熟悉,是因為夏葉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劍意。而說陌生,是因為夏葉從來沒有意識到,原來劍意居然還可以超脫簡單的攻擊殺傷加成增持的範疇,擁有這種簡直堪比造物主造物一般的威力神通。驚訝之餘,夏葉全力催動神魂來感知這種.生之劍意.。

自古以來,劍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能否掌握劍意,全靠個人的機緣和那靈光一現之間的領悟,有無數虛靈級別的絕世強者,終其一生都無法掌握劍意,而也有尊者之下的普通武者,在機緣巧合之間,也能一窺其中奧義。像是眼前這種,如此近距離觀感揣摩一種劍意,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難得的機緣。

夏葉乃是殺心神體,又自創無名仙經.這樣的絕世功法,天生對於劍法、劍意有著超凡入聖的理解,又有無比恐怖的武道直覺,在劍祖和血魂的記憶片段的指引下,獲得劍意,此時面對著不斷變換的.生之劍意.,逐漸捕捉到了其中真正的奧義妙處。

眼前無盡的劍之森林和草之森林不斷地變換。一絲絲唯真意蘊流轉,彷彿是呼吸的空氣一樣,一點一滴地滲入到夏葉的身軀之中,融入夏葉的靈魂之中,那奧義烙印,也逐漸在夏葉的心中明了!夏葉緩緩地閉上眼睛,不再去觀看景色表面上的變換。他開始用心捕捉那流溢在虛空之中的劍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夏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那無盡的劍之森林已經消失不見。他重新回到了那無盡冰冷黑暗的虛空之中,沒有上下左右之分,亦無天上地下之別,放眼所見皆是無盡黑暗虛空和一點一點閃爍的星光,時間和空間在這裡彷彿都沒有了概念,宇宙洪荒,天地玄黃,獨一人而悠悠。

夏葉卻彷彿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變化。他微微低下頭,雙手掌心向上攤開。心念一動,左右手掌各自一柄纖巧的銀色小劍,緩緩地從皮膚之下生長出來。這小劍緩緩地轉動,瀰漫著一縷奇異的波紋,等到小劍徹底形成之後,突然又是微微一顫,接著從劍尖一直到劍柄,被一抹青嫩的綠色浸染,化作了一株綠幽幽的小草!一股難以遏制的勃勃生機,在這株小草上瀰漫開來。生之劍意.!

夏葉已經掌握了生之劍意.。彷彿是反哺一般,小草上瀰漫出來的勃勃生機,順著夏葉的雙手,一點一滴地湧入皮膚之下,湧入元氣通道之中,修補著夏葉被異種元氣重創的傷痕,猶如濃濃春雨,潤物細無聲,只是幾息的片刻,夏葉的傷勢便恢復了許多。

「天下之大,武道之神,千變萬化,人力總是難以窮盡,我原來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劍意,現在看來,真的只是井底之蛙,坐井觀天而已,這劍意之道,不僅僅是增加攻擊力,更可以衍化天地萬物,既然有.生之劍意.,那這個世界上,應該還有.死之劍意,陰陽劍意,四季之劍意,甚至一年二十四節氣,都可以衍化劍意……」


夏葉心中略有明悟。意著,便是意念。意念一動,心之所至,可以千變萬化。所以劍意亦可以變幻萬千。紅塵劍意,應該也是如此。在這一瞬間,夏葉覺得面前有一扇自己從未意識到的大門,正在徐徐打開,一個充滿了無限可能的世界,正在向自己緩緩地敞開懷抱!

就在夏葉還想繼續揣摩這.生之劍意.的時候,星空之中變化再生。無盡的遙遠之處,又是一顆星辰綻放出璀璨的光輝,如同回應夏葉的感悟一般,然後幾乎是電光火石的瞬息之間,就來到了夏葉的面前,夏葉的視線再一次被這碩大無朋的巨型光球所覆蓋,逐漸失去了視覺能力,一切都無法辨識。等到夏葉再度恢復視力,眼前是一個新的世界。一個夏意濃濃,烈日炎焱,綠樹蒼翠,樹蔭美妙,空氣炙熱的環境。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一點靈光在夏葉的腦海之中閃過,當他定睛仔細去看的時候,一切開始變換。身邊的綠樹枝葉、天空之中的一輪紅日,遠處的偏偏樹葉,地上的深青草木,全部都是一柄柄大大小小不同的劍組成,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形狀尺寸,散發出來的奇異波動,奪天地之造化,瞞終生之感觀,形成了這個奇異的環境!

「這一定就是烈火之劍意.了!」這一回夏葉不用殘劍再去提醒,立刻全心全意運轉.衍生境界的神魂和武道直覺,去捕捉這片天地之間的那種意蘊,閉上眼睛,整個人徹底進入了空明狀態之中。有了之前第一次領悟.生之劍意.的經歷,這次夏葉很快就進入狀態之中。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等夏葉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果然又回到了冰冷黑暗的空間之中。他依舊盤膝坐在虛空之中,身形彷彿是在隨波逐流一般,不斷上下漂浮。

心念一動,攤開手心。這一回先是一株青嫩的小草在手掌之中生長出來,然後小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大,逐漸衍化成為一株鬱鬱蔥蔥的大樹,枝葉繁茂,在風中輕輕飄擺,幾乎是在三四息的時間裡,夏葉的手掌就經歷了四季的歲月變化!

一股濃烈炙熱的暖意,順著夏葉的手掌湧入身體之中,又開始修補夏葉體內元氣通道之中的的傷痕,所過之處,一陣暖意,那劍割一般的痛處逐漸消弭。夏葉抬頭,再度看向遠處的虛空。彷彿是心生感應一般,又有無盡遠方的一顆星辰綻放璀璨光芒,閃電一般朝著夏葉飛射過來,轉眼已經到了眼前……

不知道多長時間以後。夏葉再次睜開眼睛,掌心緩緩地攤開,依舊是那一柄小劍,滴溜溜地旋轉著,然後幻化為一株小草,緩慢地化作青嫩的草苗,繼續生長,化作了參天大樹,枝葉繁茂,然後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花,一株株紅色的果子在樹枝上結出來,濃濃秋意瀰漫,彷彿可以收穫一切……

夏葉已經掌握了五種劍意。雖然只是初級程度很粗淺的掌握,雖然夏葉還沒有想明白怎麼樣將這五種劍意運用到實戰之中,但這已經是跨越式的進步了,夏葉心中很是明白,這對於自己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如果可以將四季。五形劍意九種劍意完全貫通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