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鐺!」

凱麗擋下攻擊,連臉色都被變化一下。

「好強的實力!」安德烈到不小壓力。

聖級強者,一個等階的實力差距是十分巨大的。安德烈是聖級初階,而凱麗是聖級中階,實力比凱麗要弱上很多。

與此同時。

費奇抬起金刀,帶起一股兇猛氣勢,直接朝斗戰聖獸攻了上來。 「來得正好!」

斗戰聖獸渾身戰血沸騰,握緊狼牙棒,便朝衝來的費奇砸下。

「轟隆!」一聲巨大爆響。

兩位聖級后階強者的力量對拼,所產生衝擊力是非常恐怖的,連整個空間都為之震動了。

木白用靈魂傳音給安德烈和斗斬聖獸,說道:「你們想辦法拖住他們兩個,我先撤走!」

他知道,以安德烈和斗戰聖獸的實力,對付這兩位武聖,因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只要自己順利逃脫,它們就可以擺脫危險了。

斗戰聖獸道:「你快走吧,這裡有我們兩個就行。」

「好!」

木白一點頭,轉身就朝後方飛去。

他已經從亞特蘭口中知道了聖荒島的大致方向,現在只能靠自己去找了,重新返回大陸是絕不可能的,自己現在是S級通緝犯,一旦回去,就會遭到永無止境的追殺。

「想跑!」

凱麗怒喝一聲,看出木白的企圖后,正想去追,卻被安德烈擋住了去路。

只是幾個眨眼,木白就以操控著風元素飛離出了她的視線。

「臭龍!給我滾開!」

凱麗大怒,手中雙劍抖射出兩道如匹練般的劍氣,沖射向安德烈。

這次,凱麗用了十成的力量。

安德烈連噴兩道龍息,但根本抵擋不住凱麗的劍氣,瞬被劍氣突破。

「嘭!嘭!」

劍氣直接射擊在安德烈身上,將它的身子沖飛數十米,胸前多了兩道巨大血洞,金黃色的鮮血如泉噴涌。

「靠!」

斗戰聖獸瞧見以後,破口大罵一句,正要去擋住凱麗,可費奇已經揮起金刀朝它砍來,讓它無暇分身。

「哼,回來再去收拾你這條臭龍!」

凱麗丟下這句話,急忙朝木白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

「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木白飛行了三里多路,感覺到凱麗的氣息在飛速朝自己靠近,他臉色一連數變。

「該怎辦?」

木白心中暗自焦急,要是被凱麗追上的話,自己今天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幾天後,蘇南城用一整塊木頭刨出來的一個方形的松木盒子遞到了葉春分手裡,劉淵送給她的則是一隻極為精巧的竹編籃子和一套做的極為精緻的螺鈿,大小都有。

葉春分捧著那隻蘇南城親手做的木盒子,在商場買了很多團毛線和幾根鉤針來。

從此以後,蘇南城辦公室里,人們常見的一幕就是蘇太太靈活的手指勾出一個又一個花片來,花片上是藍白相間的雛菊。

看了數個小時文件的蘇南城,伸個懶腰,走到葉春分身邊。看著自己十幾萬的真皮沙發,被妮子搞得像溫馨可愛窩一樣的,有點哭笑不得。不過也真有疑惑,這彷彿不是葉春分的審美。


她不玩玩具的,唯一所有的,就是去年婚博會的時候,在中心廣場上,葉春分遞給他的那隻粉紅豹。她去了以後,被丟在青岩別墅主卧的沙發上,她偶爾會折騰那兩條大長腿,玩一玩。

跳舞贏回來的那隻大熊,韓嫣然說喜歡,葉春分直接讓抱走了。最近卻是各種大大小小的毛絨玩具,堆了不少。想坐一坐的時候,發現連個巴掌大的地方都沒有。

葉春分放下手裡的針和線,將沙發上擠成堆的藍精靈搬到地上,給蘇南城騰了個地方。然後整個人就被蘇南城撈進了懷裡。

「我還在忙呢。」 實力寵妻:影帝,又加戲 ,推開蘇南城貼過來的臉。

「最近挺不務正業的。嗯?」蘇南城握住葉春分細嫩小手,少不得占夠便宜。

「為什麼都不畫畫了?」


葉春分眸子里光色暗了不少,搖了搖頭。

「那我給你在秘書辦找點事做?」蘇南城溫聲問。

「不要不要」葉春分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我就想像現在這樣混吃等死。」

蘇南城「呵」的一聲笑出來,總覺得這話古怪,但好像也沒什麼大毛病。

「做一個無用的廢柴小青年。」葉春分補上一句。

「天天坐在這裡是不是很悶?」蘇南城大掌摸一摸葉春分的面頰。

「那可是你又不肯放我回家。」

「回老宅陪陪爺爺。嗯?」

「我暫時不想回去。」

說來說去,話題終究還是在「回家」這件事情上死磕。葉春分直接繞開了,一點也沒往這個方面去想的樣子。

沒有人看見她心裡的抽痛。

……

毯子織好的那一天,尾線被剪斷以後,葉春將手裡的毯子高高舉起。「耶」的叫出聲來.

忙碌中的蘇南城被這一聲吸引,放下手裡的工作。看了眼得意的搖頭擺尾的葉春分,將妮子手裡的毯子拿起來端詳了一番,很是不錯。藍白相間的小雛菊,整齊且耐看。

近一周的忙碌后,葉春分終於大功告成。連帶著整個人都染上了喜色。

「好不好看?」葉春分吊在蘇南城的脖子上,眉眼含笑,兩個酒窩可玩可愛。

「老婆真棒。」蘇南城俯身啄吻一下葉春分的嘴唇。

繾綣不了太久,新的文件送進來時,蘇南城只好鬆開葉春分回到了辦公桌前。

顧得上再次回頭的時候,葉春分將沙發上的毛絨玩具全都堆在了地上,自己縮在裡面睡著了。身上還蓋著她剛剛織好的毯子。 他沒有多餘的時間考慮,心念電轉,著急的想著辦法。

突然。

他目光注意到了下方的海平面,心頭一動,身子頓朝海面上落去。

「哪裡跑!」一聲清冷怒喝。

這時候,凱麗已經趕到木白的上空,眼見木白想要鑽入海里,她冷冷一笑,驟然聚力,朝木白揮射出一道威力絕倫的七彩劍氣。

眼見木白的身子剛剛潛入海底,那道威力恐怖的劍氣,宛如扭曲了空間般,如影而至。

「轟!」


劍氣射入海底后,猛然炸起一道三百多米高的驚天水柱,海面浪濤洶湧,那爆炸水波飛速朝四周擴撒,無數水珠濺射在半空,就像是下起了暴雨一樣。

過了良久,海面逐漸恢復了平靜。

「嗯?」

凱麗驚疑一聲,居然感應不到木白的氣息了。

「這小子死了么?」凱麗一咬銀牙,身子便沖入了水底內。

……

費奇和安德烈、斗戰聖獸激烈拚鬥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雙方誰也沒佔到上風。

這時,斗戰聖獸的召喚時間到了以後,它的身子轉眼就消失在了費奇眼前。

安德烈一見,要是讓自己獨自對面費奇的話,自己肯定不是對手,見勢不妙,它也緊跟著主動解除召喚術,離開了這裡。

「算你們兩個傢伙跑得快。」

費奇怒哼一聲,不甘心的將金刀插回入身後的刀鞘中。

一身濕漉漉的凱麗,此時飛行到費奇身前。

費奇一見她的臉色,問道:「那小子呢?」

凱麗微微搖頭,嘆道:「我把那小子殺了,可沒找到他的屍體。」

費奇微笑道:「如果武神令就在這片大海中的話,可以請到法神門的人,用天眼幫忙找找,因該能夠找到。」

凱麗有些懊悔道:「我一時手快,要是直接去擒住那小子就好了。」

費奇沉聲說道:「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先回武神門報告吧。」

凱麗點點頭,便和費奇一起快速飛離了原地。 「董事長,我們現在去哪?」尤丹麗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回公司」蘇南城擺擺手。這個時候回碧漪別墅,徒添葉春分的擔憂而已。

「是」許義也是徹夜未眠。送兩個人回公司,尤丹麗心裡簡直是要竊喜了。

車子抵達凱翔樓下的時候,蘇南城看見電力公司的人在保安的配合下檢查線路。

「怎麼回事?」蘇南城眉頭一皺。

「我下去看看」尤丹麗一身淺紫色職業套裝,精幹大方,踩了一天高跟鞋也絲毫不覺得累。一個來回,夜色里反倒更見嬌媚。

……

「說是晚上八點多鐘的時候,整棟大樓突然斷電了。工程部檢查了是線路問題,現在電力公司在修了,最遲三個小時以後恢復。」

無懈可擊的回答,蘇南城抬頭看了看窗外。

「那麼,董事長,接下來您的行程要怎麼安排?」

「去淺水灣。」蘇南城一臉疲憊,抬起手腕看一眼腕錶已經,時間已經過了子夜,去碧漪別墅必然吵醒葉春分。

……

「太太是什麼時候回去的?」車子劃出一個漂亮的大彎,蘇南城忽然有些抑制不住思念。

「這個……」尤丹麗心跳忽然加快。「我問問」

一分鐘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