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元秋轉入正題:「這次戰堂派了一個整個分部過去江州,據說要準備將洗月谷一網打盡,封老怪之前也答應過本座可以讓你參與這次的行動,你如果確定你要去的話,今天就得出發去江州。」 「只不過,據說戰堂將這次的行動視作了一次對戰堂弟子的試煉,雖然洗月谷的宗主不用他們應付,但亦可能會有危險,你確定要去嗎?」刑元秋問道。

「弟子願去。」黃青抱拳道。

開玩笑,等的就是這次機會,怎可能不去。

「那好,今天你就出發,儘快趕到江州向梁朝道報到,接下來的行動你聽他指揮即可。」

「梁部首?他不是在燕州的嗎。」黃青微微一愣,居然是之前武威城見過一面的萬凰山的戰堂分部部首,梁朝道。

「因為上次是你們在燕州武威揭發洗月谷,並由梁朝道接手處理和上報此事,所以戰堂也就將這事交給了梁朝道處理,洗月谷宗主也會由他負責對付。」

刑元秋笑道:「那小子也是走運了,如果這次處理得好,估計他就可以升職了。」

黃青點了點頭,在他的印象中,梁朝道算是好說話的人,這次由他指揮也是好事。

時間緊迫,黃青見完刑元秋之後,就得立即出發。

……

江州,毗鄰江北城,連綿萬里的玉龍山脈邊緣某處,一艘中型戰舟秘密地停泊了在這裡。

這是一艘來自玄天宗戰堂的戰舟,今天才來到這裡。

一個營地依著戰舟建立起來,有陣法掩去了營地和戰舟的痕迹。

一個五人小隊伍的戰堂弟子奉命設立一個以營地為中心,直徑二十公里的警戒圈,確定這裡完全安全,並清除在附近活動的任何妖獸。

走到某處,五人之中的其中一個突然腳步一頓,他突然好像看到了前方有靈光一閃而過。

「怎麼了,甄平?」他的同伴問道。

「沒什麼。」甄平搖搖頭。

五人走多了其步,甄平突然又道:「我聽到了一下妖獸叫聲。」

「有嗎,我怎麼沒聽到?」其餘人神色疑惑。

「我肯定聽到了,我們分散找一下吧,如果沒有清理掉所有的妖獸的話梁部首責怪下來就不好了。」甄平堅持道。

眾人聽后,覺得有理,就四散開來,搜尋妖獸。

甄平目光閃爍,走向了他剛剛見到靈光的方向。

如果他沒有判斷錯的話,那是天材地寶的靈光!

所以他臨時找了個藉口,支開所有人,準備自己去偷偷將那寶物收走。

「嘿嘿……還好我運氣好,那四個傻子看不到靈光,不知是什麼好寶貝。」甄平走到一塊大石后,撥開了草推。

總裁的7日戀人 他沒有見到任何天材地寶,只有一個有著奇特紅色頭髮,渾身透著令人不舒服的邪氣的青年站在這裡。

紅髮青年嘴角微微揚起,對甄平露出一個充滿惡意的笑容。

甄平先是一愣,然後面色猛地一變。

不好,是那邪宗的人!

他的同伴現在離他有點遠,看不到這裡的情況,甄平剛想放聲求援,紅髮青年就一指點在他的額頭上。

甄平瞬間被他控制住,動彈不能,張開的口不能發出半點聲音,他眼中閃過驚恐之色。

這個紅髮青年的實力很強,最少是結丹期之中的實丹境界……不,很有可能是金丹境!

紅髮青年張開另一手,手心上有一條黑色的蟲形毒物在蠕動著,甄平看到這條恐怖的毒蟲,心中升起了非常不好的預感

紅髮青年沒有殺甄平,而是將這條黑色的蟲形毒物放進他的口中。

甄平只感覺到那條毒蟲沿著他的喉嚨眚爬進了他的胃中,非常噁心。

很快,甄平的神色就平靜了下來,平靜之中帶有一絲詭異。

紅髮青年收回抵著他額頭的手,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假裝一切如常地回去營地,然後一有重要情報,就找機會用信符傳信給我。」

「屬下明白。」甄平聲音平淡,不帶一絲感情。

甄平轉身離去,找回他的四個同伴。

「那隻妖獸可能走了,我們先回去吧。」

惡魔總裁契約妻 「真是的,我都早說了聽不到妖獸聲音。」他的同伴一邊抱怨,一邊與甄平走回營地。

邪王盛寵:王妃可鹽可甜 紅髮青年看著五人離去的背影,陰冷的目光之中有一絲得意之色。

「還好宗內有人見到了飛舟飛過,果然真的是玄天宗的人,一定是那群蠢貨在擄最後一個天陰體女子時被玄天宗發現了。」

「不過這樣正好,玄天宗的人一定想不到我放了一步暗棋在他們身邊,將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監視著。」

紅髮青年又想到了他剛剛用的那條奪魄幽蟲,感到了一絲心疼,那可是一條能夠控制結丹期虛丹境的神異之物,珍貴非常,只能用一次。

現在竟然用在了一個只有築基期的玄天宗弟子身上。

不過一想到如果能憑著這步暗棋,在撤離大周國前先將這次玄天宗派來的人全滅掉,也是值了。

就算是玄天宗,這樣的損失,也必定會十分心疼吧?

紅髮青年輕輕一笑,就轉身離開。

……

同一天,日落之前,黃青終於趕到了玉龍山脈,找到了營地。

「什麼人!?」兩個守在入口的戰堂弟子見到了有人突然輕易穿過了他們設下的禁制,緊張地喝道,準備好隨時出手。

「執法堂弟子黃青,來見梁部首。」黃青展示出自己的執法令。

見到了執法令后,他們還是不敢讓黃青進來,而是去通知梁朝道。

很快,通知梁朝道的戰堂弟子回到這裡。

「這位師兄請隨我去見梁部首。」

眾人放下了戒備,還真的是執法堂弟子呀。

奇怪了,戰堂的試煉任務怎麼會有執法堂的弟子參與到來?

黃青在營地中央最大的帳篷之中見到了梁部首。

「你來得很早嘛。」梁朝道見到黃青進來,笑著道。

他一早已經收到刑元秋的傳信,知道黃青會參與到這次行動。

「梁部首。」黃青抱拳見禮。

「不用這麼客氣,我沒那麼多規矩。」梁朝道親切地道。

這可是福星啊,就是因為黃青,他終於能離開萬凰山那個鳥地方,這次成功滅了洗月谷后,他還能調回戰堂總部呢!

因此對著黃青,他是怎麼看都十分順眼。

帶著黃青進來,此時站在一邊的戰堂弟子則神色震驚。

眼前這個臉都笑成一朵菊花的梁朝道,這真的是那個戰堂有著「鐵血戰將」外號的梁老魔嗎?

……

(PS1:說個事,昨天大日戰甲的那章作者解釋得有點不清楚,那每分鐘1000點太陽能量值不是系統要收的,而是大日戰甲需求的能量來源就是太陽能量值,因為增幅效果是由炎陽器靈帶來,而炎陽器靈要發動,則需太陽能量值,這不是一個系統加在主角身上的限制,作者已經修改了昨天那章的這段,解釋得清楚一點,不過大家看到這裡的解釋,就不用重看97章了。)

(PS2:今天中秋,祝大家中秋快樂)

(PS3:今天過節,家裡一直很吵很多事發生,作者實在很少時間碼字,而且接下來的劇情有點燒腦,作者有點小卡文,第二章寫了又刪又改,需要時間好好疏理一下,又不想水文水一章出來,所以今天只有一更,鞠躬道歉,非常對不起。)

(PS4:今天有這麼多PS讓大家看我說廢話,大家是不是很高興呢?各位晚安<3) 「你來的時間正好,我們明天正式開始搜索行動,你沒有錯過到什麼。」梁朝道說道。

「洗月谷的據點就在這片玉龍山脈之中?」黃青問道。

「沒錯,我能收到由他們據點發出來的信號,不過十分微弱,估計是因為在地底,而且還有很強大的禁制隔絕。

暫時只能肯定就在這片山脈之中,準確的位置我也沒有,所以要靠你們來找出信號較強的位置,然後我們才可以根據信號找出他們的據點。」

梁朝道說到這裡,將一個巴掌大的羅盤交給黃青。

「我已經每人派發了一個羅盤,明天開始你們踏進山脈后,如果信號出現,羅盤就會有反應,這是它在提醒你找的位置信號很強,是通往洗月谷據點的正確方向,到時再回來通知我。」

黃青有點驚奇,梁朝道居然有辦法得到來自洗月谷據點的信號,難道是派了卧底混進去嗎?

不過這事梁朝道沒說,黃青也沒問。

「對了,玉龍山脈是個好地方,這裡靈氣濃郁程度不低,因此孕育出了不少的妖獸,還可能會有些天材地寶,你們在玉龍山脈之中的收穫全都屬於自己的,不用上交。

不但如此,這次剿滅洗月谷據點后,寶庫內的東西宗門只要一半,餘下的會平分給所有參與行動的弟子。

另外,每擊殺一個築基期的邪修,獎勵一百貢獻點,結丹期的邪修,五百貢獻點。」

梁朝道拍拍黃青的肩膀,說道:「這些條件本來只是對戰堂弟子開放的試煉獎勵,不過既然你也參與到來,自然也算上你的一份,只要運氣不是太差,你這次也可以小賺一筆了。」

黃青瞪大雙眼,戰堂簡直業界良心啊,連寶庫都可以平分。

「弄這麼大動靜,不怕洗月谷察覺到然後跑掉嗎?」黃青好問地問道。

「放心,一旦他們離開了地底和陣法禁制,我接收的信號沒有阻礙,直接就能讓我得知他們的位置,他們現在是瓮中之鱉,跑不了的。」

黃青點了點頭,他現在更加確信,戰堂派了人混進去洗月谷的據點之中,不過因為地型限制,以及嚴密監視,那人暫時未能回來,只能以特殊道具發出微弱的信號,讓他們這邊找過去。

梁朝就又與黃青交代了幾句這裡的情況和要注意的事項后,黃青就告辭離去。

他今天晚上住的帳篷也已經安排好。

黃青踏出主帳后,走了幾步,發現竟然見到一個認識的人。

那個人顯然也認出了黃青,微微一愣,然後雙目之中冒出寒光。

「是你!?」穆真冷然道。

黃青自然記得這個當日在息陽湖邊,被天神峰精英弟子陸尊請來做後台的戰堂弟子。

「你來這裡幹什麼!?」

「關你屁事。」

黃青腳步不停,直接擦肩而過。

穆真聽到之後,表情相當精彩,先是難以置信,然後是滔天怒火。

這傢伙來到戰堂的地盤也敢這麼囂張!?

他轉身狠狠盯著黃青離去的背影,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首先這裡營地有幾百雙眼看著。

第二他清楚知道黃青是執法堂弟子,執法堂的人來此,可能是有公務在身,跟黃青動手可能會惹上麻煩,他才不傻。

黃青這樣光明正在的在營地里走來走來,必定有人知道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穆真決定先將這事打探清楚。

翌日。

搜索行動正式開始,營地內這次來了三百戰堂弟子,最弱的都是築基後期至圓滿,大部份都是結丹期的境界,人人手持一個羅盤,群空而出,踏進了玉龍山脈之中。

對於這次來的戰堂弟子來說,能不能找到羅盤信號並不重要,反正找到洗月谷邪修就殺了賺貢獻點,找不到的話……在這裡殺一下妖獸,找找天材地寶,也是可以的。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這只是一次戰堂的常規試煉任務而已,他們每年都會有好幾次這樣的常規任務。

但對黃青來說,殺妖獸和找天材地寶這些倒是其次,找到羅盤信號對於他來說才是更為重要的事。

除了梁朝道外,大概他就是整個營地三百多人之中,最重視這次任務的人。

梁朝道說過他估計洗月谷據點應該是一個地底之下建造的地宮,黃青也有想過用透視眼來找,但關鍵是玉龍山脈實在太大了,他就算開著透視眼跑上一個月,也只能跑遍山脈的外圍地方。

這種方法根本不會比找羅盤信號快。

所以現在黃青還是老老實實地一邊走,一邊觀察羅盤的反應。

黃青走到一片幽靜的山林之中,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我都獨自在這裡走了十多公里,你究竟要不要出手?」

黃青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之色,察覺到穆真跟著他后,他都特意走到這邊沒人的地方,穆真都還不出手。

黃青耐性耗光了,要是穆真現在都還不出手,他只好先將他抓出來暴打一頓,這樣浪費他的時間,不打一頓狠的,出不了氣。

還好,穆真似乎也覺得這裡是個絕佳的位置,走了出來。

「真不知道你那來的自信。」穆真冷哼一聲。

「我可是問清楚了,你是跟我們一樣參與這次試煉任務的,雖然不知道你一個執法堂的弟子為什麼會參加戰堂的試煉任務。」

「但我們戰堂有戰堂的規矩,無論是什麼原因,你既然參與了戰堂的試煉任務,就代表你也得遵守規矩,試煉之中,技不如人,被人打了,也沒有地方可以投訴。」

「所以這次,你的執法令可保護不了你。」

黃青點了點頭,說道:「戰堂作風果然粗暴直接,我喜歡。」

看來與內門弟子在清微域的規矩一樣,打架可以,不能下死手。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當初我第一次見你時,已是築基期八層,現在緊已經突破到築基期十層,難道你以為你能贏我?」見到黃青聽完之後,沒有半點驚慌失措的樣子,穆真冷笑起來。

「媽的,你廢話真多。」黃青腳掌一踏,身形朝穆真暴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