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空地之中,三丈多寬敞的的水潭,水潭之中被深藍色的水注滿,其中沒有任何生物,只有一池子的藍水。而葉清揚掉進來的時候就是通過這個水潭進入的。

“無力感~”葉清揚自嘲的一笑,他現在在這藍水的壓力下根本站不起來身體,全身的真氣和力量一股腦的消失在了虛空之中,就連尊皇也不存在了,當然戒指還是在手上的,只不過葉清揚爲了自己的穩定性沒有讓尊皇進入戒指之中。異火的收服雖然很難但是那是對於常人來說的而尊皇來說那實力足可以揮手散去異火用千年修煉出來的本心。

“你就是想要收服我的人吧~”一隻鯨魚從灰霧的天空之中游弋了下來,這鯨魚身材高大七八丈之巨,這鯨魚口吐人言,巨大的嘴巴之中強大的呼嘯着,這一口吸下去葉清揚絕對能被一瞬間吸進去,粉身碎骨。

“對,是我。你就是深海之炎的本心吧~”葉清揚毫無懼色,雙手撐在水潭的邊緣牆壁上,雙手散開樣子如同是一個正在泡着水池的大哥一樣。只不過現在這個落魄的大哥已經成爲了落湯雞的樣子。

“呵呵,葉清揚是吧,我很欣賞你。你的體質和潛力無一不是我們這些異火所期待的。”

“那你就跟我走吧,你迴歸回去,本心融合我就能夠得到你了,我會對你好生照顧的,你的前途也能看得見,我敢肯定在你輔佐我成就之時我一定會給你周遊的權利。”葉清揚現在一反往常的形象嚴肅的說着。現在的他不能將異火和常人一樣對待,在這裏一定要有一個君王的樣子,能夠駕馭在他頭頂上的樣子,要不異火絕對不會輕易的就服從葉清揚的願望。

“好主意,不過我們異火也是有尊嚴的。雖然你的潛力我已經看到了,不過要是沒有個測驗我還真的不能就這麼跟你走了,說出去我也是一個排名中游的異火,沒有點測試什麼的我也說不過去吧。”鯨魚口吐人言,可是,他也只是一個異火而已,葉清揚的潛力他還是嚮往的,作爲一個異火,他的主人必須能夠降服住他不然在今後的道路上,主人的身體和異火的能力都會不融合,對異火本心和修煉者的肉體都會有不可預料的損傷。

“當然了,考驗我肯定會接受,要不然在以後你在異火界的名頭也會有損的,作爲你以後的主人我有義務幫你。”葉清揚微微一笑,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一個混跡在場中的老手,但其實他也只是一個新手,一切都是幾個尊皇來教導的,現在葉清揚的內心那叫一個心花怒放,“咋個老百姓,今個兒真高興!”

“那就謝謝你了,異火界中雖然排名已經定下了好多年,要不然我在你的手裏估計還能會有位置的浮動的。”鯨魚遊弋了兩圈,海藍色的力量在在灰霧之中如同悶雷一般聚在了頭頂,如同倒刺一般在頭頂閃爍着。

邪魅總裁的獨愛狂妻 小兒,你要堅持住了!只要堅持住了,我也就能像異火界中認同了,深海之炎如同深水一般,深不可測。柔和似水其中卻是暗藏殺機,這水焰倒刺是由本心製造,力量如同我的混力一擊,雖然你潛力無窮但也要全力應付,你這畢竟也是元嬰期的實力而已。”

“我知道了,爲了今後也要搏上一搏。”

(回來晚了思密達~現在開始更新咩~從現在開始一個小時一更新,一共五個小時五章,謝謝大家的鮮花思密達~希望下週依舊給力~) 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火說

異火界,一個神聖的名詞。這不是什麼界限,而是一個榜單。榜單之中存在的便是世界上所有存在的異火,也可以稱作異火榜,而其中所有的都是異火所以又被稱作異火的界限,異火榜。

異火在現世存在的數量極少,總共也沒有超過三百,上榜的異火都是由當年的天道下發的排序,異火的表現也是由得到或是看到的人說出來的,編輯異火界的人早已不知道是誰了,當然這些野史也沒人來管,異火界的實力也是沒有在確定。

異火的存在都是由天地信息根據來的,自然異火的存在也是有一定規則的,異火的故事也在野史廣爲流傳,關於深海之炎的傳說也存在的。

傳說近萬年前,一處枯海。這片海域被稱作枯海就是因爲這裏根本沒有生物,外來的生物進入海域的第一反應就是逃跑,而在深一些進入就會變成乾枯的屍體。幾千年之間根本沒有動物進入過這片海域,飛鳥經過了也要繞着走。

就在這樣的海域裏面一顆深藍的火焰苗子生活在這裏,苗子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只知道自己生活在的海心之中充滿了力量,苗子舒服的在海心之中吸收着天地靈氣,身體上的火焰越發濃重,在海心之中很快就成爲了主導趨勢,只要海心以散發力量就會把自身的火焰力量帶了出去傳播在海水之中。

火焰苗子一點點的成長,他漸漸地成長起來,對海水之外排出的力量也漸漸變得暢快起來。在枯海之中的吸收讓他慢慢的增長,在三千年的時候終於長出了自己的靈魂。這是一隻鯨魚,巨大的鯨魚,佔據了整個海心,而海心的大小足有兩百多丈,即使是寬也有一百多丈。

鯨魚的個頭變得巨大,連同着他的實力也越變越大,釋放出的藍色火焰也變得強大起來,一年之中竟然就把整個枯海燒灼的下降了將近兩米。不要小瞧這區區的兩米,在正常的地方他可能只是一個壯漢的身高,而現在他代表的是整個枯海,苦海的半徑足有五千多公里。這兩米的下降到底有多少也是可想而知了。

鯨魚越發的變大,身體也日益膨脹。這不是力量撐起的肥胖,這是真正意義上的變大,不僅實力變大就連同自己的身體之中也被充斥的極爲龐大。具有智慧的火焰苗子已經變成了有了自己的形狀,他在枯海之中自封爲王,領地也不再渺小,從枯海出發,在周圍幾萬公里不停地爭取領地,如若不服的生物就要經過他的大嘴。

吸力強力的一吸,漫無邊際的生物就被吸入了嘴中。魚蝦蟹,各種魚類,各種妖獸都逃不過這一吸,而進入了大嘴之中就是強烈的火焰炙烤。一切進入鯨魚嘴中的生物沒有一個活口。就算你是中階的妖獸要逃不過他的大嘴。


這鯨魚也愈發的強大,身體也日進的精進。身體不停地縮小,而體內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身體周圍原本如水柔軟的力量已經變得暗藏波濤,深藍色的火焰力量也在身體周圍徘徊。而他也日漸明白,他的神勇和他的種族有着極大的關係。

異火界,這是他在海洋之中得到的信息。這世界上不缺少他這樣的物質,都是以一顆小火苗進化而成。而獨到的火焰之力和強勁的屬性力量就是他們最強大的象徵。

難道異火界是由混沌出生的麼?答案是肯定的。

異火的誕生是無人知曉的,他們的孕育是依靠着自然之力變化而成的。如果說真的是誰製造了他們只能說是混沌與天道了。

天道將他約束起來,讓他能夠在世間存活。混沌鑄造了他們的本體,這個本體可以讓任何一個人眼紅。鯨魚在探索之中也得到了自己的本名,“深海之炎。”依靠着深海的陰柔和天地火焰的熾熱強大鑄造而成。

深海之炎的存在不少,不過在這方界限之中只存在鯨魚他一個。鯨魚也從中知道,排名第九十七的深海之炎繁育力量極其低下。異火的繁殖本來就是要靠異火剝離自己的力量再造一個新的本心,而成功率也是極其低下。如果說異火也有不孕不育的病症的話,僅存的幾個之中深海之炎算得上其中一個。


將異火剝離本身就是一個耗費力量的活,而深海之炎出生的地方便是深海之中。這對於剛剛出生的新異火的本心來說無疑是一個致命的傷害!本身出生火焰力量就弱小的異火苗子又在極具危險性質的深海之中。那存活率無疑是被降到了最低最低。

鯨魚是一個具有母性的傢伙,他喜歡有同伴的感覺。從沒有感受過同類存在的他很像有一個伴和他能夠一塊生活着。這樣的話,在這個世界他也不會擔心孤獨了。鯨魚沒有名字,他只是一個異火。剛剛走出枯海的時候大家都願意叫做他鯨魚。久而久之他也習慣了這個稱呼。

鯨魚經過世間的傳說來自己孕育下一代。鯨魚的實力不俗,在第一次培養時就生下了五個新生本心。這些本心也只是用去了鯨魚一成的力量而已,只不過這第一次也沒有一個成功的,五個本心有三個在剛剛生下來的時候就破碎了,另外兩個在堅持了兩天以後也變成了死嬰。

鯨魚並不放棄,從此之後每五年他都會抽出不少力量孕育五個新生命來。每一次孕育之後他都會修養大半年,而五個新生生命也沒有一個存活下來的。二百多年來它孕育了至少兩百個新異火,但是都是存活不下來,最多的也就活下來了幾個月而已,而異火完成培嬰的過程也需要十個月。

時間匆匆,鯨魚已經是進行了三百多個新生命的孕育工作,只不過他每一次看見的只有興奮地誕生和短暫的生命和生命的結束。生命一個個 誕生又結束讓鯨魚很是鬱悶,而經驗也是一點點的累積了起來。

經過長時間的經驗累積和不停孕育的結果鯨魚也是在不斷的得到贏得的成果,自從改變以後孕育出來的幾個新生命的成活時間有所提升,就算是最低的一個也有近三個月的壽命。這無疑是給了鯨魚一個信心。

這一次,鯨魚滿懷信心的進行了孕育工作。這一次他講所有得到的經驗累積在了一起,而且這次使用的能量強度也極爲大。總共花去了鯨魚五成的力量,近一半的力量全部灌進了五個胚胎的身體之中。這五成的力量需要他恢復至少兩年,這一次的鯨魚已經算是下了血本。

而這一次也沒辜負他的期望,五隻新生生命在三個月之中安然的存活了下來。而鯨魚也在第四個月時睡了過去。這一睡需要兩年的時間,他懷抱着五個胚胎本心一起睡了下去。兩年的時間足夠五個胚胎的孕育了,如果能夠存活下來就能在海心之中成功的孕育,如果不能只能剩下一個空盒的藍色空殼。

伴隨着鯨魚的睡下是整個枯海的沉睡,五個藍色胚胎也在一起不停的吸收着海心的力量。一年時間匆匆過去,胚胎的樣子也如同自己的培育者鯨魚一樣,樣子如同一隻鯨魚,在圓形的本心胚胎之中慢慢的成型,日漸成長。

直至一年半之後,五隻小鯨魚終於成行。同爲鯨魚孕育的五隻小鯨魚在巨大的鯨魚呵護下不停地吸收着來自海心的力量。在半年之中也日漸的成長起來,而其中一隻小鯨魚卻是極爲頑皮逃了出去。

這隻小鯨魚走出了枯海,走出了一片大洋。而卻是沒有一個妖獸敢去抓捕他,因爲他的樣子和自稱爲王的深海之炎一模一樣。所有人都懼怕深海之炎鯨魚的力量,只得將這個頑皮的小傢伙一次再一次的放行。

並不是每一個異火出生的時候都有自己的形狀,而小鯨魚的形狀是由異火之魂孕育出來的。這力量乃是鯨魚依靠着近一成的力量孕育出來的,而小鯨魚也只是具有了一個雛形而已。十幾年裏小鯨魚一直在海洋中遨遊,異火的能力一次又一次的把他救了。

直到一次,在和一隻強大的妖獸戰鬥之時,拼着命殺掉了對手,而自己也是變成了重傷。他在奄奄一息的時候被一個仙子救了。隨後他被供養在了祠堂之中,祠堂之中的水潭連接着這一界的所有水之力量。

小鯨魚懷着感恩的心生活在這裏,他只知道自己身上那個自願烙下的烙印連同着的是他的生命。他也服從着這一界下的命令。而這一次他所承受的命令就是進入火山口,自己生長,小鯨魚在此被孕育。

而他也繼承着上一輩的力量沿襲了他的名字,深海之炎。

異火的故事在世間廣傳,一種異火有着不少的傳說。每個異火有靈魂的沒靈魂的都生活着自己的生活,他們可能等待着修煉者的收服有可能在等待着自己的蛻變,每個都有一個不同的說法,每一個也有着不同的故事。

這些野史的來歷已經毫無查證,不過那些當事者異火還在世間不停的變化着。

(第二更,還要三更~) 第一百四十九章 豬腳光環

鏡頭繼續回到葉清揚收服深海之炎的情景。

“啊!”鏡頭剛剛回到主唱就聽到我們豬腳光環強大到不能在強大的葉清揚嗷嗷嚎叫起來,從聲音之中和我聽到了撕心裂肺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葉清揚滿臉痛苦,一頭的汗水如同瀑布一樣流了下來,全身已經佈滿了創傷,這些傷口如同被針紮了一樣,而這傷口卻極爲具有力量使葉清揚身體之中的體力和力量不停地流失,鮮血卻是不在傷口之中流出來。

“忍住,這是最要命的地方,只要忍過去就好了。”鯨魚淡定的說道,身體卻在灰霧之中不停地搖晃着。好像很是放心一樣。

“我擦,這是什麼。不留血還這麼疼。 未來的1486種可能 。”葉清揚的身體在水中不停地抽搐着,全身快速釋放着能量,這話剛說完他就感覺到嘴巴的無力感,身體不停地向水潭底部滑動,幸虧鯨魚已經把水潭中的水流放幹,要不葉清揚早在那毫無重力的水裏溺死了。

“這就是水焰倒刺的威力。水焰倒刺在範圍攻擊上算是弱的,他的範圍極小。不過在刑法這條路上可是無可比擬的。水焰倒刺的形狀如同水藍色繡花針一樣,但實質上他是由我全身的異火製作而成的。”

“你可能不知道,深海之炎的威力除了表面的哪一些還有些不爲人知的力量,這些在你得到我之後就會一一清除。而這個水焰倒刺就是其中最爲強勁的一個!他不會如同大型的攻擊那樣將人攻擊的殘破身軀受到超大力量的攻擊。而他的攻擊更多的是如雨滴如繡花針一般。利用強大的力量與速度快速插入到敵人的身體之中,異火的力量在人的身體之間瞬間爆發,強烈的異火會瞬間把人體內的能量和精神力量蒸發出去,順着被炸出的毛孔流出體外,能夠抑制住的也只有自身的毅力。”

“知道爲什麼這麼多年以來進入深海之中的人有很多都沒有音信了麼?”鯨魚搖擺着身體,忽上忽下的看着那個顫抖抽搐的葉清揚,對於葉清揚的反應不作任何表示。

葉清揚也不說話,他的臉色蒼白心裏早已經暗罵那個水焰倒刺七八百遍了,聽到鯨魚說的話也不做表示只是眼睛像那面斜了一下表示不知道。現在他已經說不了話了,他也說不了話了,只得繼續抽搐着身體用精神抵抗着。

“嘿嘿,其實以前有三四個人來到了我的環境裏面。據他們說他們都是哪個哪個門派的長老神馬的,很牛掰的樣子。我看他們雖然白髮蒼蒼的年齡也沒有我大,也就不鳥他們。誰知道那些人都是一個德行,上來就讓我跟他走。我一個異火本心能怕事麼?來收服我可以,不過你在拿出本事。”

“幾個躺在水潭裏還狂妄的老傢伙,經過一波的水焰倒刺的洗禮就不行了。你是沒看見他流失力量的那個速度啊。就跟不要錢似的,嗖嗖的外放啊。沒過一分鐘就死翹翹了。唔~看見你身下的那塊水潭石頭沒?那就是其中一個老頭的骨頭磨成的,我看他也是個皇者兩重的樣子,就把他的骨頭做成了石壁了。”

“我擦!尼瑪!竟然讓我跟死人屍骨來了個親密接觸!”葉清揚臉蛋已經壓在了那塊石壁之上,那感覺雖然挺光滑的樣子,不過一想那是一個人的骨頭做成的他就有些犯惡心。論誰在不知情的時候跟一個死人的骨頭來個親密接觸都是難受的。

“我次奧!老紙認了!”只見葉清揚渾身不停抽搐着,嘴巴即將親吻上了那塊所謂的石壁。他已經控制不了自己身體了,雖然意識清楚精神還算堅定不過那身體肉體已經和他的神經沒有什麼相連的感覺了。

“啵~”葉清揚的嘴巴直接印在了在了那塊石壁之上,他剛纔感覺到了抽搐的身體有直接越過那塊石壁的可能,誰知道一股莫名其妙的推力將他推了上去。他是憤恨啊,眼睛超負荷的斜向旁邊,他分明看見了那灰霧之上的鯨魚正在憋着嗓音笑着。

“你給老紙等着!我要不好好收拾收拾你我就不姓葉!”葉清揚一陣犯惡心,身體抽搐沒有辦法組織而且意志力他也感覺到有一陣缺乏的感覺。不爽啊!不忿啊!

“哈哈!我就跟你鬧着玩的,其實那塊使用上好的玉石補上去的,親一下沒什麼的,還有活血通絡的功效呢!哈哈!你剛纔那樣子,真像一個受氣的小媳婦!”

“你特麼就笑吧~等會老紙讓你哭!”葉清揚憤恨啊,身上這水焰倒刺力量已經有些減緩了,這尼瑪都多長時間了,老紙要受不了了啊。

葉清揚的身體有些吃不消,他的潛力雖然很大不過不代表現在的實力。實力是由日積月累的經驗累積過來的。而葉清揚現在的修真層次也只在元嬰期而已,就算他的身體在好實力也比不過鬥皇吧,人家鬥皇都是要葬身在此的自己還…

“你小子別怕啊,這對於實力來說還沒多大作用,用得還是毅力的,怎麼說吧。你的毅力我還是信得過的,前面那幾個老頭子我能看出來,想要得到我的目的就是爲了長生不老而已,遇到了這樣的生死難關他早已經被麻痹全身的疼痛嚇掉了半條命。” “沒事,忍耐忍耐就好啦,這點小痛不算什麼,據說這個毅力散發的越強水焰的力量消散的越快,估計你在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恢復過來了。”鯨魚還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就好像一個什麼都不管不顧的流浪漢一樣,那表情,尼瑪讓葉清揚一陣鄙視。

“我操你妹!”葉清揚怒氣衝冠,一下子就站了起來。身上的抽出感覺直接被葉清揚精神力量的強力一擊擊潰殆盡。全身的力量又迅速涌回了體內,那水焰的力量已經在精神力量的排擠下變成了空氣排出了體外,就連那一個個的針眼口子也因爲葉清揚元嬰的恢復一點點的修復了過來。

“你是怎麼站起來的!”鯨魚本來滑稽的外表一下子變得震驚了起來,搖擺的身體也停了下來。原本不大的黑色眼球也變大了起來,這是震驚造成的瞬間效果,在一瞬間之後也就放鬆了下去又變回了那個黑漆漆亮閃閃的小眼珠。

“老紙在不站起來你就能站在我頭頂上作威作福了!”葉清揚如同擺脫了這天道的感覺,真氣快速涌回了體內,腳踏黑色的影子正是鬼影步的第二重,瞬間出現在了鯨魚的大嘴之前。拳頭如同一隻下山猛虎一般,衝撞在了鯨魚的臉上。

毫無花哨的一拳“金剛長拳”!

金色的真氣瞬間瀰漫上了葉清揚的整條胳膊,“吟~”的一聲拳頭的拳勁砸在了鯨魚的臉上,巨大的推力將這條巨大鯨魚推向了灰霧之下的地面。“嗶!嘯!”鯨魚嚎叫着,臉頰已經被葉清揚一拳轟的向回陷了進去。

而葉清揚根本沒有放過他的樣子,腳下的黑色影子瞬間瀰漫在了灰霧之下,彩色的力量如同掌印的形狀一般衝撞了下來,這一擊已經有破界限引來雷劫的可能了,只不過在這個受到天道保護的地方雷劫這種受天道管束的東西也不存在了。

“大威破勢掌!”葉清揚如同一九天戰神一般,手掌向下一按。七彩的真氣迅速凝聚出巨大的手掌形狀,一丈多寬長的手掌印了下去。空氣之中瀰漫着真氣割碎的聲音,周圍的空氣之中爆裂開許多黑色的小洞,在一瞬間又被那巨大手掌經過的真氣修復了回去。

這正是葉清揚的一個得力鬥技,地階中級鬥技-大威破勢掌。掌印沒有夾雜任何獸族的力量,全由葉清揚自身的力量凝聚而成。

這一張轟在了鯨魚的臉頰肉上,摧枯拉朽一般。巨大的轟擊力量將鯨魚硬生生的砸到吐血,鯨魚一次又一次的睜大了自己的那一對小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將自己打落,而且還是在自己的領域之中。

鯨魚無力的看着那一拳一掌砸在了自己的身上,沒有辦法。自己的實力沒有那麼強大,更多的是能量的發送,維持空間的力量就已經消耗的不少了,再加上自己得瑟的釋放力量和那水焰倒刺的威力,他的實力已經比不上葉清揚了。

鯨魚無奈,他想笑也想哭。想笑的是,能夠成爲自己的主人的葉清揚力量這般強大是自己願意見到的。而想哭的是,自己剛纔很傻比的調戲了葉清揚,這攻擊讓自己痛不欲生,雖然他知道這比不上水焰倒刺但也是讓他這個活在自己地域之中無比瀟灑的傢伙感受到了被欺負的痛苦感覺。

“你,你是怎麼衝破天道這層障礙的?”鯨魚大口噴出兩口血液,巨大的嘴巴吐出來的血液至少有二十多升。不過他還是想要問上一問。

“天道算什麼?只要他敢來我就敢殺!”

(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章 悶騷傻大個!

“不要亂說!會遭到天譴的,你的小命也會不保的。”鯨魚雖然已經將整個身體排在了地上,不過還是鼓足了力量說着,他可不想眼看着這個能夠將自己治的服服帖帖的強者因爲一句話被天道給擊滅。

“哼!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天道早已經不公平了,與其信封這個虛無縹緲不切實際的天道,還不如相信自己的潛力,去創造自己想要的一片天地。”葉清揚站在鯨魚的臉龐之上,俯視着他腳下的巨大鯨魚。鯨魚的心中有一股震撼的感覺,這原本陽光的少年在他的眼中已經變成了不可一世的強者。

只不過他還是繼續強調的說道:“你不要說天道,天道會聽見的。到時候你的性命可就不保了,拿什麼再去闖蕩出一片天地來。”他不想看到葉清揚在他的眼前活生生的被天道殺死,其一葉清揚的潛力極爲強大,其二再怎麼說這鯨魚的本心還是屬於琴界的,自然會護着自己的人。

“哼!天道也就這個時候能夠發揮點用處吧,當那些窮苦的大衆人民受難之時他在幹什麼?躲在自己的地方睡大覺?那些人民是因爲出生了就是賤民麼?往前數上幾輪,我們的家人也是和他們同樣的普通人而已。他們只不過是因爲錯過了時機罷了,卻被天道拋棄,如同一隻被拋棄的小狗一樣,生命垂危,只要在社會之中一個不小心,一輩子甚至一條命都會搭在裏面。他有什麼資格來管我?在我眼裏,天道只是一隻沒有本事的笨豬罷了!”

葉清揚的話語雖然傲慢,卻是字字句句的紮在了所有人的心房。是啊,難道那些山區或是農村的人民就改被當做賤民麼?城市之中的人一定是好人麼?天道他管不來這些東西,他能夠管理人界卻管不來所有事情。

人都是有骨氣的,精神、信仰、榮譽、嚮往,這都是骨氣。有了自己喜愛的東西並且不言放棄這就叫做骨氣!不是你說我打不過你,而我又想你低下頭就叫做沒有骨氣。那只是片面的~骨氣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只要你嚮往便就是骨氣,只要你有夢想便就是骨氣。

“笨豬…你的膽子太大了,不是我能夠比得起的。”鯨魚抖了抖身體輕聲細語的說道。他害怕天道的降臨,前文說過了,這裏是天道管轄的異火所造的幻境,不像是天地是由混沌孕育而成的,所以說這裏更受天道的管轄。

劇情發展到這裏應該有個常有的劇情點,說什麼來什麼!這不,這就來了麼~

“是誰在這裏撒野!讓我金烏戰將好好看看!”就在鯨魚說完之後,一隻巨大的手臂從層層的灰霧之中伸了出來,那幻境的天空之上一道金光閃過,一條巨大的口子就被拉了開來。手臂的主人也漸漸地露出了他的樣子。

看見的第一個詞彙就是“巨人”!這金烏戰將的個頭足有三丈多高,全身一身金甲包裹着。金烏戰將的一張國字臉上刻畫着是一副炯炯有神的面孔,粗狂的美貌,銅鈴一般的眼睛,巨大且有力的雙手抓着兩把巨大的金質錘子。

“吾乃天道之中三級大將,金烏戰將!是何人再次造謠生事!”巨人身軀一震,腳下踏着一朵白色的祥雲慢慢的下落。手中的兩個銅錘微微泛着金光,一雙銅鈴大的眼睛同樣的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唔!這不是深海之炎麼?你怎麼會被這個賤民踩在腳下!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賤民耍把戲把你打敗的,歹!小賊!快把你的臭腳拿開,這是我們的二級大將水準的深海之炎,你可知道你有多麼無理麼?限你三秒之內滾開,要不休怪我這銅錘無眼了!”

葉清揚無語了,這尼瑪就跟唱戲一樣。根本就沒讓自己兩個說話啊,這尼瑪你以爲你是名偵探柯南麼?在重重迷霧的背後,真相只有一個。你爲毛線要穿一身金甲?爲毛線不穿一個小皮鞋,一條七分西褲,一件深藍色西服,戴個沒有鏡片的眼鏡,在梳個大中分。

“你是二級大將?”葉清揚的力量早已經收了回去,鯨魚也在慢慢的將身體變小,到現在已經變成了兩丈多長的身體,臉上的血水依舊被異火的力量消滅的一乾二淨。準確的說那也不能叫血液,應該是吐出去的異火能量。

“嗯,天道的劃分級別很高。低檔的有五個檔次,從上至下的排序。中檔有三個層次,而上等也有三個,中等的也被叫做數字,而高等的卻不一樣,從下至上分別叫做通道,問道,天道。其實我這低等二級也只是掛名的,畢竟我們是由天地孕育而生的嘛,我們異火也都是掛名的而已。要真算起來實力,估計也有中等二級三級左右的力量。”鯨魚坐起身子來了,跟葉清揚輕鬆的說道。

“喲呵~不拿自己當外人了,也不知道剛纔誰嘲笑我捉弄我來着。”葉清揚把臉一仰跟鯨魚得瑟了起來。

“嘿~那不是考驗麼。再說了,你剛纔打得我差點死過去!我找誰算賬去。”鯨魚看着葉清揚心虛的說道。兩人根本就把旁邊的那個祥雲之上的金烏戰將涼到了一邊去,那傻大個也不多說話,就在那裏呆呆傻傻的看着。

“那個,那個是誰剛纔污衊天道的!”金烏戰將嚎着嗓音說道。


“嚎什麼嚎!就是你大爺我!你呢把我怎麼樣!”葉清揚趴在鯨魚的身上說道。樣子好像和鯨魚很熟的樣子。

“你這是赤果果的陷害啊。你這是要把我拉上統一戰線啊!”鯨魚表情藐視的一看說道。

“嘿~你這不是要成爲我滴異火了麼。這點小事還辦不成了?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怕什麼。咋倆誰跟誰啊,你說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