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向東,那天珠小姐與那鸞峰一定就是向西了。現在,我們抓緊行進,轉回去,說不定還能找到小姐。

創浪師兄,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好,就按創弟師弟所言,我們掉轉回去,加快速度。」

創浪也是暗覺不對,心想,可不能讓天珠小姐被那野小子拐跑了,那樣不但自己和創弟回到創家要遭到懲罰,就是創海天說不定也會暴怒的。

說罷,兩個人驅使禿魔鷹掉轉頭去,向西直追,速度也是加快了幾倍。

……

一條小山道之上,三個身影緩緩行著,倒是有說有笑。

「鳥山,這次真的是險中又險啊,要是那李山窺破了你的手段,恐怕倚仗他的實力,想將我們幾人都擊殺,也是很有可能的。不過,還好此人已死。」

夏瑛笑著道。

「嗯,沒錯,靈魂體的確是不好對付。」

鸞峰也是笑著回應, 重生之軍長老公框框的

「不過,李山是解決了。恐怕今後我們的麻煩,還會不小的。」秋水眨著閃亮的眸子,道,「要知道你可是拐跑了北域創家的大小姐啊。」

說到這裡的時候,秋水的臉面之上一片羞紅。


「那是啊,但是你說錯了,不是我拐跑的,而是那大小姐自願追在我後面,死纏爛打的。」鸞峰笑得更甚,伸手將夏瑛和秋水都攬入懷中,一陣親昵。

「時間已經不早了,天頭也是快要黑了下來,我們還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夏瑛看向秋水,並提醒道,「還有就是,你們創家的人,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啊。我看鸞峰身上的秘密也是不少的,還是不要惹上你們創家人為好,要不然,以他現下的實力,就算是再強,也是寡不敵眾的。」

夏瑛有些不安起來,說到這裡,秋水的也是沉著片刻,而後道,「是啊,我父親的性格你們可能還不知道,他為了追求強大什麼事情都可能幹得出來的。

雖然現下在北域他已是達到了龍祖的境界,但是,我聽他說過,這實力還是遠遠不夠的。 絕品高手

不過,我想這龍星上面世事難料,詭譎萬變,我們還是小心為好。」

「嗯。」

鸞峰點頭道,抬頭看到前面有一棵樹冠茂盛的鱗木,就笑著道,「不管如何,以後的事情,有我就好了!走吧,我們先在那樹下休息一晚上,說來時間已是不早了。」

「好。」

夏瑛和秋水兩人點頭,三人步行到那鱗木樹的下方。

幾近黃昏,天空慢慢地暗下。

鸞峰找來了附近的一些枯朽的鱗木枝,生了一堆火,還從附近的林子之中打來了兩隻野兔。

兩隻野兔十分肥大,在火上面烤起來,油光鋥亮,看上去就十分的有食慾。

「喵。」

小小這些日子十分的貪睡,鸞峰也不知道是何故。但是,一說到吃的,這小小可就是精神了,從鸞峰的衣間鑽了出來,就輕聲叫喚起來。

「看來,這小傢伙可能是餓急了,要不然,怎麼如此貪睡呢!」

秋水拍了拍小小的腦袋,笑著言道。

鱗木柴火燒得劈啪作響,火星在火苗之中不斷地涌動,熾熱的溫度散波出來,給人一種無限度的溫暖。

「好暖和。」夏瑛將兩隻手分開,烤著火。 「嗷嗷嗷。」

小小望著木柴火上面烤熟的野兔,叫喚個不停。

看到火中的野兔烤熟了,鸞峰也是取下一把小刀,從野兔的身上,片下來很多的肉片,在荷葉上擺好,遞到夏瑛和秋水的面前,道,「兩位小姐,都嘗嘗本人的烤野兔吧!很不一般的,可是佐加了我私人配製的上等香料。」

說來,在龍星上面鸞峰的燒烤技術可謂是大大增強了,不但從森林之中找到了不少的香料植株,更是將其晒乾並研磨成了香料粉末。這香料的品質比地球上的香料,要強上很多倍。

接過鸞峰切成片的兔肉,秋水放入口中,一邊咀嚼,一邊稱讚道,「嗯,不錯,好吃。」

「是啊,我從來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烤兔肉,不錯。」

夏瑛也是附和著道。

聽著兩女的褒獎,鸞峰也是心中一陣歡騰,道,「好吃,就多吃點。」

「嗯。」

影愛 嗯」

兩女都點頭道,「好」。

旁邊的小小也是看不過去了,心想怎麼還不給自己,於是,趁鸞峰不備,伸出爪子就抓了一隻野兔的大腿,並吃得津津有味。

鸞峰雖是看到,也只是覺得好笑。

不多時,小小就將兩隻野兔大部分的肉,都吃到自己肚子裡面去了。


看著夏瑛和秋水手中的肉片,小小也是一陣吧唧嘴,饞得哈喇子都流了出來。

鸞峰看在眼裡,假裝生氣,道,「小小,你天天睡覺,起來就吃,這可不行啊。要是想吃,自己去弄一隻過來,我可以給你烤著吃。」

說著,鸞峰臉上又再度露出笑容,旁邊的夏瑛和秋水也是一陣竊笑。

小小聽明白了鸞峰的意思,「吱吱嘎嘎」地手舞足蹈起來,不知道在幹些什麼。

看鸞峰不搭理它,只顧哄著兩個女孩開心,小小也是氣惱惱地轉身就向叢林之中奔去。

三人嘻嘻哈哈地說笑著。

不過,半柱香的時間,小小就奔了回來。

而令鸞峰和秋水、夏瑛三人瞠目結舌的是,在小小的身後,竟然被它拽過來一隻長達幾丈的大東西。

那東西身上覆著毛茸茸的羽毛,身形若雞,爪子短小,看上去肥嘟嘟的。

「蓯蓉雞。」

秋水見多識廣,說出了那魔獸的名字,滿臉的驚愕,道,「不是吧!小小打來了一隻蓯蓉雞。

你看這蓯蓉雞短腳上面,都還長著灰色的亮片,估摸著已是達到了二級魔獸的成熟階段了,而且實力已是相當於人族的大龍師級別了」。

「現在的小小都這麼厲害了嗎?」

面對著眼前的蓯蓉雞,秋水不知道說什麼是好,滿眼地驚訝地看著小小。

聽秋水一說,鸞峰也是沒有想到,走過去俯身扒拉著那早已是死去多時的蓯蓉雞,看了看,道,「確實是死了,而且腳上面也的確是長了一排亮片,還真的是二級的魔獸啊。」

之後,鸞峰不懷好意地看向小小,沉聲道,「你想讓我給你烤蓯蓉雞,那不是想了累死我嗎?!再說,你自己不是會烤嗎?」

但是,小小卻是一副委屈的模樣,看了也是讓人憐惜。

不過,就算是秋水和夏瑛會上它的當,鸞峰也決然是不會的。鸞峰對著小小的腦袋上面拍了一下,道,「老實從寬,說,這是你打的蓯蓉雞嗎?」

看到鸞峰臉上露出慍怒的表情,小小也是鬼靈鬼怪地搡著腦袋,「嘎嘎」地笑了起來,卻是一指一指身後的一處灌木叢中。

「什麼,你還有幫手不成?」

看著小小指著後面的樹叢方向,鸞峰也是心中一緊,心想,能夠擊殺二級魔獸,也定然是了不得的御龍師或者魔獸。

而就在鸞峰剛要走過去的時候,卻是聽到那樹叢之中,那生物緩緩地叫出了聲音,之後,從那樹叢之中竟然慢慢地走出來一隻龐然大物。

這隻龐然大物,羊身虎頭,毛似鋼針,腋下兩眼,頭大嘴大,十分駭人。

「饕餮獸。」

鸞峰一驚,下意識地向後退去。

夏瑛和秋水也是防備起來,生怕那饕餮獸對三人發動攻擊。

但是,那饕餮獸此時好像是並無攻擊的意願,伸長了脖子,嘴巴張開吐露著舌頭,看著鸞峰。

那一副充滿期待的表情,就是連鸞峰也是匪夷所思,再看小小的時候,小小抬著爪子指著那死去多時的蓯蓉雞,又是「嘎嘎」地笑個不停。

這下鸞峰算是知道了,怒聲道,「好啊,小小,你竟敢偷了我的饕餮印。」

但是,說到這裡的時候,鸞峰卻是心中一緊,心想,小小就算是偷了饕餮印也不可能召喚出來那饕餮獸啊。

難道其中有異,但是心下一想,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著那饕餮獸可憐巴巴地望著眼前的那死去多時的蓯蓉雞,嘴巴上面還流出了唾液,鸞峰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道,「饕餮,你要是聽話呢!我就給你烤這隻蓯蓉雞,但是,你要是為所欲為,我可就為難了。」

說著,鸞峰搖了搖頭。


好像是聽明白了鸞峰話語之中的意思,那饕餮獸竟然伸著舌頭,大腦袋晃了晃,一副委屈的模樣。

鸞峰三人都被那饕餮獸貪吃的模樣給逗笑了。

說到做到,鸞峰又找來很多的鱗木,搭成了一個大大的火堆,之後,架上架子,大有大幹一番的態勢。

一切準備妥當,在夏瑛和秋水驚異的目光之中,鸞峰去除刀子,手法嫻熟,如刨地解牛一般,將整隻蓯蓉雞不過十幾分鐘的功夫兒,就處理得乾乾淨淨。

然後,塗上秘制的香料,加上食鹽等等重要的佐料,開始為眼前那翹首以盼的小小和饕餮準備起事物來。

不過多時,那蓯蓉雞的香味就飄了出來。

肥美的蓯蓉雞,被烤得鮮亮,油光閃閃,讓人看了就有食慾。

刀子一揮兒,切下了那蓯蓉雞的一個大腿扔給了小小,小小伸手就將其接到了手裡,嘴上也是合不攏地在笑,接過那蓯蓉雞就是開啃,狼吞虎咽。


旁邊的那饕餮獸看小小吃上了那蓯蓉雞,也是溫順地「嗷嗷」叫了兩聲,眼睛可憐巴巴地向鸞峰和秋水、夏瑛他們這邊望來。

鸞峰會意,無奈地搖了搖頭,也是切下一條蓯蓉雞的大腿,扔給了那饕餮獸。

這饕餮獸倒是有意思,將那蓯蓉雞抓在手裡,本來一張大口一下子就能給將其徹底地吃掉的。

但是,卻是有模有樣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起來。

吃食的時候,還不時地抬腦袋,側著身,盯著鸞峰看,就好似自己吃了這蓯蓉雞的雞腿后,就再也沒有了一般。 「哈哈,這饕餮獸實在是太有意思了。」秋水笑呵呵地說道。

夏瑛接過話來,道,「你可別小看它啊,現在的它十分的溫順,我記得在那右柱峰的時候,那可是相當暴戾的。要不是鸞峰還有成前輩倚靠那窮其獸,還有施加了一點小手段,恐怕它也不會這般順從的。」

「這樣啊。」

秋水覺得不可思議,再看那饕餮獸的時候,那饕餮獸竟然已是吃得滿嘴是油水了。

秋水側身看向鸞峰,滿是好奇地問道,「你們用的是什麼小手段啊?」

夏瑛不答,也是望向鸞峰,鸞峰聽了也是有點不好意思,尬尷地道,「就是個小計謀,給這饕餮獸扔了幾千枚丹藥,沒想到它還真的貪吃,立馬就不打了。

最後,還鑽回了那石印之中。

說來,上次也是僥倖,要不是它心甘情願地歸順,恐怕也是個大麻煩啊。」

說著,鸞峰又切了一大塊的蓯蓉雞的胸脯肉,扔給了那饕餮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