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神系統356號:「管理員快出來接客啦!」

變身扶她系統444號:「管理員再不出來,人家要哭了哦。」

劍神系統2333號:「等等,為什麼都在關注管理員,能不能來個系統搭把手,救個命啊?!

話說管理員大大,你有沒有辦法救救在下?!」

瘟疫系統793號:「管理員別管這個瓜慫,讓我們來親切友好地交♂談吧。」

俠客系統8848號:「喲,都在呢,我打個廣告大家幫忙擴散一下唄。

俠客系統8848號暫時處於無主狀態,請各位英雄好漢幫幫手,替在下宣傳一下,讓在下能早日找到合適的宿主。

而且在下條件也不高,只要心懷俠義之心,皆可!」

混世魔王系統(魔王系統27號):「不是我說你們這些新生代的系統啊,不就是個小小的管理員么,能不能別這麼大驚小怪?在我們上一世代的系統,見過管理員的可不知繁幾呢。」

劍神系統2333號:「打廣告的請出門左拐,別在這妨礙老子求援!」

仙道系統246號:「嘿,又有倚老賣老的傢伙跑出來了,大家快孤立他。」

……

蘇武望著亂做一團的求救貼,心裡彷彿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留下一地被踏的粉碎的茵茵綠草。

這不是他被綠了,只是因為他沒有臉,否則這股不健康的綠肯定會顯示在他的臉上。

沒辦法,這群系統不僅言論與中國網民類似,就連歪樓的本領都跟網友們那般強大。

這種族歧視者、打小廣告者、摸魚水經驗者、倚老賣老者都有了,蘇武都不清楚自己應該從哪裡開始吐槽了。

「【我需要提醒你一下,你是最上級系統,是管理員是GM,不是吐槽役。】」助手君見蘇武有點懵,便出言提醒道:

「【你需要保證自己的逼格,別被這些讓人難以忍受的槽給毀了。】」

「Emmm,好吧。」蘇武放棄投身於網友……呸,系統們的討論現場,頗為矜持地說道:

「來,給我私信劍神系統2333號,我有話跟它說。」

【OK!】

面板君彈出來,隨後便是劍神系統2333號的問好。

〖尊敬的管理員閣下,請問您呼喚在下可有事吩咐?〗

沒待蘇武回答,它又語帶一絲驚喜地問道:〖莫非是大大有方法可救在下於水火之中?〗

蘇武:「……額,不是,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隨身空間:戰神的異能小媳婦 〖額,您不是第一次現身么?〗劍神系統2333號有點疑惑道。

……

「喂,怎麼它不知道我是誰啊?」蘇武沖助手君問道,「難道說這個管理員是我的一個馬甲,別人認不出我的真實身份?」

「【你很聰明。】」助手君頗為欣慰地贊道。

「這樣啊。」蘇武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極為有趣的想法。

毒妃天下 「劍神系統2333號,我確實有辦法幫你脫離苦海,但是你應該知道凡事沒有不勞而獲的道理,所以你想要得到我的幫助,能付出什麼呢?」

本來他想說劍神系統2333號能付出什麼的,但一想起這貨壓根沒什麼可以壓榨的價值,就改口變成了「能」付出什麼。

也算是照顧一下劍神系統2333號那敏感的內心了。

〖如若您真的能救在下於水火之中,那在下便任憑管理員大大吩咐,絕不含糊!〗劍神系統2333號頗為堅定地回道。

「嘿,這貨還挺賊啊,竟然把皮球踢回來了。」蘇武對於劍神系統2333號又有了新的認識。

什麼任憑蘇武的吩咐,絕不含糊。

言下之意不就是能幹的我絕對不會含糊,但不能幹的想不含糊也只能含糊了。

「得,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蘇武結束與劍神系統2333號的通信后,便聽得助手君的疑問:

「【你為什麼不告訴它你是坑了它的最上級系統?】」

「笨,要是告訴它,那不就讓它長戒心了嗎,接下來還怎麼坑它。」蘇武頗為嫌棄地回道。

「對了。」

蘇武並面板君說道:

「給我私信剛剛那個發小廣告的俠客系統8848號,我有一單好生意要給它做!」 謝天宇的遊戲ID就是在這個時候改的。

「公會玩家我有一瓶解藥進入遊戲遊戲頻道。」

謝天宇頂著新ID登陸遊戲的時候,在第一時間被人認成了陳靜然。

「毒藥,走,下星海副本,今天雙倍材料。」

「毒藥?」

「毒藥?」

「卧槽?我有一瓶解藥?你不是毒藥?」

謝天宇做足了姿勢才緩緩答道:「我是你宇哥。」

……

……

……

公會裡人妖伴侶千千萬,把ID改成情侶名的人妖伴侶只此一對。

仿若一陣妖風吹來。

當公會頻道被這陣妖風炸開鍋,齊齊奉勸謝天宇「基海無涯,回頭是岸」的時候,謝天宇「無意」間將某人的性別泄露出去。

這下公會頻道炸到親會長都不認識了。

「原來毒藥真的是女的,我就說嘛,哪有下副本一直不開YY的。」

「我拒絕,我寧願相信大宇被掰彎也不信毒藥是妹子。」

「茫茫遊戲,我就沒見過比毒藥更直的直男,一定是大宇被掰彎了。」

……

謝天宇選擇不跟這群紅眼病解釋。

陳靜然登遊戲的時候受到了女玩家們空前的列隊歡迎。

「毒藥,你一定要大宇溫柔一點!」

「毒藥,大宇的後半生就交給你了。」

「毒藥……」

陳靜然:「???」

等她終於弄明白她們所言何事的時候,陳靜然擦了擦汗,點開好友列表一看,果然,播音腔大佬把ID改成了和她匹配的情侶名。

還不等陳靜然找上門去,謝天宇自己就乖乖找上門來。

為的就是讓陳靜然看看他的新ID。

在謝天宇的觀念里,這是他在向遊戲中眾人宣告毒藥小姐的主權了。

可陳靜然不然,她只是不帶感情的遊戲機器。

兩人的關係在謝天宇的一廂情願中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反倒是謝天宇在遊戲中一反常態地連連對陳靜然獻殷勤。

在公會眾人眼中,如果非說兩人誰是大腿,必定是陳靜然當選,從前也的確是陳靜然充當主力軍。

現在的形勢卻急劇猛轉。

謝天宇在遊戲里忽然剛了起來。

「當死混子再也不是死混子,我終於相信毒藥是妹子了。」

「大宇一拖三來一波?」

「羨慕毒藥有大佬帶。」

「大腿求帶!」

謝天宇:呵,凡人。

陳靜然再也沒辦法沉靜了。

自從謝天宇開始剛遊戲,他們的隊伍里總是多出不少奇奇怪怪的混子。

她不是不拖混子,但禁不住天天拖、日日帶、打白工。

「下回不拖混子。」

她私聊謝天宇。

「好的,毒藥大人!」謝天宇樂滋滋地回答,她說不帶就不帶!

沒想到陳靜然手速過快,原本私發的消息居然發到了公會聊天頻道。

兩人的對話在公會頻道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毒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公會大小號一向互拖互帶,你自己不帶就算了,憑什麼讓大宇也不能帶別人?」

「是怕大宇天天帶別人沒有人帶她吧。」

「反對。正宮娘娘哪能看著對象天天帶其他妹子?毒藥我支持你。」

「我自鑒性別,我是男的,大佬求帶!」

「女生怎麼了,憑什麼不讓帶女生?下個副本而已,至於嗎?」 那雙隱匿在巨大眼鏡下的眼睛,強行將方圓10米的鬱氣集中在一起,以謝欣本欣為目標靶,釋放出驚人的能量。

謝欣雙腿一抖,差點給跪下。

「這是什麼科幻驚悚片?」

如果不是楊一航的目光突然從她身上收回,謝欣簡直以為自己中了邪,那眼神還能吃人不成?

當她從驚嚇中緩過神來的時候,楊一航已經單手握著滿滿的栗子伸到了她面前。

「這是你的栗子。」陳述句。

不,不是!!!!

謝欣毫不猶豫、果敢果斷地搖頭。

栗子不是她的,剛剛用栗子砸到他的人也不是她,絕對不是!

楊一航劉海下的眉頭微微皺起。

「甜,我沒說你家栗子不甜……」小花一邊從地上撿起散落的板栗,一邊朝老闆娘解釋,此「騙子」非彼「騙子」。

「甜的話你怎麼能說我是騙子呢?」

老闆娘執著於「騙子」二字,和小花較起了真。

小花心裡憋屈。

這種心態,今天的糖炒板栗再甜吃下去大概率也會消化不良。

小花一眼就瞟到那位差點成為這家網紅店顧客的男生,還看到他客氣地幫助她們撿起了地上的栗子,於是大方地擺擺手,對楊一航說道:「請你吃了,不用客氣!」

反正她吃了也會消化不良。

楊一航的視線終於從謝欣身上移開,目視小花。

謝欣這才挺直了背。

威武不能屈,脊樑不能彎!

不過小花,要委屈你了!

「這是你的?」

被不明飛行物砸到腦袋的時候,楊一航回頭第一個看到的人是謝欣,她目光慌亂,就像一個當場活捉的現行犯,於是他就理所當然地以為,發射子彈的人是她。

可現在看來,他們之間好像存在一些誤會。

他眸中的怒氣早在方才回頭的一瞬全數傾注給了謝欣,此刻看小花便沒有那麼凌厲。

「包甜,不騙你。」

專註於跟老闆娘對話的小花完全不知道上一刻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問,她就答。

謝欣眼尖地注意到楊一航握住板栗的手忽然收緊。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