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下風,他們沒有後援,下面的化境惡魔都陷入絕境,接連滅亡,他們想逃也是難逃,戰場早已混亂不分你我。

老惡魔首領依然兇猛,一人可擋所有,但他也被兩大高手阻住,一時難以逆轉什麼。老惡魔大吼,臉色都很猙獰,他的隊伍竟然全滅了,怎麼也沒想到是被這些土著滅的,這窮山惡水的土著,他憤恨。

「全部該死。」老惡魔發狂,殺的兩大高手吐血翻退,還無情轟擊下面,千星他們都擋不住,波及很多人死傷。

「哼。」晉城老祖低哼,使出禁忌手段,戰劍都化作金色,更加霸道迅疾,連續轟擊,終於在老惡魔身上留下一道血痕。

不等老惡魔怒狂,後來的老者也使出底牌,一道拳印符憑空出現,轟然聲起,直直把老惡魔從虛空砸落下去,轟入地下。

兩人都是臉色蒼白,氣息也不穩,來不及衝殺。

他們來不及,千星意識卓絕,人槍合一流星划落,拳印剛消失,千星也殺過去。

轟! 霍三爺,寵妻請克制 地面轟隆,千星被轟飛出去,羽翼都凌亂散落很多,一口血噴出,而老惡魔顫悠出來,他的肩側也有一個血洞,這個是千星造成的。

****** 「吼……」老惡魔抬頭大吼,鬼哭狼嚎的陰冷,深深的看千星一眼,還有晉城老祖兩個,兩人已經再次拼殺過去。

老惡魔又晃悠一下,咬牙切齒,接著卻是轉身逃了,魔氣一閃,已經消失不見。

撒嬌影後分外甜 晉城老祖還有拳印老人落地,沒有追趕,氣勢一松,自己也差點沒站穩,都已快到強弩之末。

老惡魔都逃了,剩下還有兩三個二重天惡魔都嚇壞了,再也沒有戰意,快速向遠處逃去。

晉城老祖兩人穩住身形,齊齊追殺過去,一人一個。

這些惡魔沒有千星的速度和意識,兩人追擊幾千里,滅掉對手,最後一個也被樵夫刀客兩人攔截追殺,但這個惡魔還有底牌,最後逃了。

晉城老祖他們再返回也追不上。

千星在狼煙滾滾的空中翻飛,翻出很遠,見戰事基本結束,他也沒有停留,直接遠去,消失戰場。

很快的,戰場平靜下去。

人們沒有勝利歡呼,這不長的時間,死傷太多,遍地屍體,這是一場劫難,忽如其來的,戰場一片沉重。

那些虛天也都返回,已經沒剩幾個,個個都很凄慘,還要數晉城老祖他們兩個三重天最慘,不但渾身傷痕,還有魔毒。

他們很複雜,無敵這麼多年,原來也是很渺小。

「那個人呢?」有人問道。

其餘人看去,千星早已走了。

責怪千星之前亂殺,以至於他們不佔上風嗎?好像沒有臉說,之前是他們先出手圍殺千星的。

還有後來,千星第一個殺向惡魔,實力不是最高,卻能控制戰場,他們中每個人幾乎都被千星救過不止一次,不論是直接或是間接,若沒有千星,他們估計都已經死了,是千星一個殺了半數的虛天惡魔。

之前還被此人追殺,現在揭過了嗎?有人反而鬆口氣。

新來的幾人都知道千星,之前消息早已傳開,剛剛見識過,也是頗為佩服的。

「這些惡魔是什麼怪物,怎麼冒出來的?」有人問道。

晉城老祖輕嘆,「我聽祖上說過,這類惡魔侵略性極強,驕傲自大,睚眥必報,要麼被滅,要麼被奴役,他們族群確實也很強,奴役過很多地方。」

「祖上?」有人驚呼,晉城老祖都存在這麼多年,他的祖上豈不是在傳說中的那片祖地生活過。

他們說的祖地正是古老地球,這是放逐地,他們的祖上可能是犯了大錯,被放逐到這裡的。

晉城老祖點頭,「只是不知道這些惡魔怎麼突然出現的。」

「這些惡魔確實難善了,何況已經殺成這樣,我們都先養傷,那個惡魔逃了,還有一些逃掉的惡魔,還會有戰鬥的。」

其餘人也都點頭。

戰場混亂,蔓延很大,化境的速度也都很快,早已殺出無邊戰場,後來發現不對,很多惡魔都開始逃了,虛天惡魔有逃掉,那些化境破鏡惡魔已經逃掉一些,有的很擅長逃命手段。

有逃往大陸各方的,還有逃往天坑深處的,總之一旦逃開,有的惡魔也會掩飾氣息,並不容易追殺。

還有一個虛天強者混戰中逃跑的,但也有虛天惡魔尾隨追殺,他們說不定還在某處戰鬥,虛天追逃起來,一旦飆升到極速,瞬息千里,很快都能殺到幾萬裡外。

千星離開,他傷勢不輕,不過對如今的聖體來說,要不了多久便能痊癒。

與那些人沒有什麼可說的,一起戰鬥是因為來了惡魔,這些惡魔才是他最痛恨的。

這些惡魔怎麼來的他也不知道,但絕對不是他的原因,不是跟著他過來的,先不說他過來的方向,這些惡魔都沒認出他。

他想到一些可能,還待驗證。

消息傳遍大陸,震驚天下,人們這才發現,早有城市已經完全覆滅,是惡魔順手殺的食物。

人們憤怒,天下追殺漏網惡魔。

同時千星之名也傳遍天下,魔翼槍王千星。

這是無敵之姿的高手,也是挑釁規則成功的人,還殺戮惡魔最多,不止那些虛天,很多參與過戰鬥的化境破鏡高手都能看出,若非千星,他們想勝出還真很渺茫。

他是最年輕的虛天,十分強悍。

總之千星人氣極高,虛天都很老實的讚譽。

普通虛天完全不是對手,三重虛天也拿不下他,三重虛天都活了很多年,壽命都快到大限。

這不是打破規則,這是要制定規則嗎?

燭龍谷哭了,再也沒有囂張,他們的虛天真的掛了,一個被千星所殺,一個被惡魔轟殺,現在更害怕那個無敵的人找來。

人們期待,議論,崇拜,觀望,千星都沒有出現,還有那些人的害怕,他也沒興趣。

紅蓮宗是趁他實力弱,一次次派高手追殺他,非要逼他,燭龍谷出手,他已經成長起來,之前還收穫極大,惡魔來了之後,心早不在這裡。

各路高手追殺惡魔,大陸無處不戰火,有的惡魔也是暴戾,肆意吞噬提升自己,但惡魔大勢已去,還是在快速覆滅。

千星也在追蹤,他循跡那個三重天老惡魔,已經捕捉到一些痕迹。

老惡魔不甘心,傷勢不輕,不敢留下拚命,怕再有底牌把他留下。

最後晉城主人禁忌拚命,那個老人底牌殺器,讓他重傷。

「千星,真是你。」他也聽到傳言,終於想起千星是誰,不是死了嗎,怎麼到了這裡,還成了虛天,那羽翼太小,也不太像。他目中無人,開始一直都沒認出,他們是有千星簡單情報的。

「回去報告魔祖,這裡真有路,此子竟然沒死,還到了這兒,正好從這裡殺過去。」老惡魔眼底凶光,也不停留,潛行離開。

他帶的隊伍全軍覆沒,不過這次找到道路,還發現千星,魔祖最痛恨此人,分身就是被此人殺殘,才被一群螻蟻覆滅的,他也是將功贖罪。

他想過回頭殺掉千星,但只剩他一個,還受傷了,他不敢冒險,涉及那個古大陸有關的,都太邪乎,一些禁忌底牌他都扛不住,先前被驚到了。

回去報信,無數惡魔降臨,根本用不著他拼。

老惡魔重傷,悄然逃跑,也沒大肆發泄露面,憤怒過後,平復下去,他已經底氣不足。

大陸的某處,千星站在高山上,遙看遠方。

時間緩緩,走過很多地方,千星也知曉很多。

這片大陸是傳說的放逐地,並不是域外大世界,小飛不在這裡,都沒聽說過,天使惡魔也都沒有,這些惡魔應該還是誤入這邊的。

遠古盛世,修者高手無數,一些罪惡之徒沒有被殺,都是被放逐到這裡的,在這枯竭之地,也是罪惡之地。

久了也有很多,都是兇徒,資源又有限,搶奪更厲害,延續了兇悍的作風。

****** 如今這些都是後人,他們是無辜的,但還是多彪悍。

對於他們大多人來說,這裡就是他們的家。

其實地球還在復甦,遠不如遠古靈氣濃郁,地方廣闊,目前很多還不如這邊的,唯一的就是那邊很多傳承還在。

不是域外大世界,還能回去嗎?千星也在探索,好像沒有出路,沒人知道,他尾隨那個惡魔。

這些惡魔是後來的,應該知道有路。

他也已分析的差不多,這是放逐地,估計距離家鄉星域沒有多遠,這些惡魔十有八九就是侵略地球的那些惡魔隊伍,只不過通道被他毀壞,一時難平靜,他們過不去,這是在尋別的路?

很多地方都很相像,太多巧合,他不得不狐疑。

若是這樣,那還有很多惡魔在盯著他的家鄉?還真是執著。千星殺心很足。

他決定尾隨摸過去,到底是怎樣,有機會全破壞了。

看樣子老惡魔是要逃出去,一路都沒有作惡,千星沒有襲擊,並沒有信心擊殺,這個老惡魔哪怕傷了,他也難殺,他是能夠保命,想殺三星還差不少,他也不想打草驚蛇。

他還有底牌,無名師傅給他的道符,他希望威力夠,但無名師傅只是一念靈身。

不管怎樣,千星沒有猶豫,沒有見到天使,還有惡魔可殺。

隱婚520天 回頭看去,千星輕呼一口氣。

他要走了,這個他來了八年,卻只生活幾個月的地方,其中兩個多月還在小星辰內修行。

一些故人,算是故人嗎?

老馬洞村,白爺爺,小虎子,老村長,還有白芷小丫頭,想起小丫頭,千星露出一絲溫和。

他答應過小姑娘回去看她,當時是客氣,但還是有些不忍。

他只是一個過客,總是太多不詳,還是算了。

距離太遠,哪怕他虛天,若是走了,都可能失去老惡魔蹤跡。

「再見了。」千星輕語。

這片大陸發生太多,他也獲得很多,不會忘記。

老馬洞村,他們都聽說了,天下傳言太多,千星人氣無與倫比,以往的虛天強者都是老輩,現在這個年輕瀟洒,更是年輕人的偶像。

白爺爺他們一些老輩都還在發懵,天下第一人,殺戮惡魔的英雄……傳言很多。

白芷丫頭最開心。

千星走了,短短時間,留下無數傳說。

事後也有人看到他追殺老惡魔遠去,從此再也沒有回來,老惡魔也沒回來。

……

前面峽谷是大陸的一處絕地,老惡魔徑直入內,消失在裡面。

沒多久千星出現峽谷前面,看了幾眼,閃步入內,一樣消失不見。

這裡也有著規則風暴似的,很不穩定,虛空多處扭曲,甚至有地方都出現虛空裂痕,十分瘮人,捲入其中絕對有死無生。

追尋前面的足跡,若是老惡魔看到,絕對會驚呼的,千星根本沒有看他怎麼走,走的路線卻是一樣,兩人一前一後相隔很遠,虛影飄忽卻幾乎一樣。

這可是那些虛天都不敢進入的地方,幾次都很危險,千星及時躲過,那些虛空裂縫有的一直存在,還有忽然就會凌亂出現。

呼!千星衝出,小心感應,老惡魔已經離去。

再看後方已經很模糊,模糊的時空,周圍都是一樣,若不是他親自過來的,他都難分辨什麼。

腳下是一條古樸的道路,還有著破損,周圍都是模糊,有白霧,寂靜的很,像是在走黃泉路。

千星沒有猶豫,快步跟上,老惡魔的氣息還在。

走了很久,終於走過這段路,又是經歷一段混亂地帶,然後又是炙熱荒蕪地,乾枯的很,接下來又走過漆黑的空間,這和曾經他經歷過的小星辰那邊都頗像,千星眼神微閃,在這裡他未必就不能殺掉重傷的老惡魔。

最後他沒有出手,還拉近距離,他怕遠了自己也會跟不上,太黑暗了。

老惡魔沒有停下療傷,不知是覺得這裡不太平,還是擔憂別的,來時他們是有惡魔堡壘的,堡壘幻化,有他們在內加持,防禦還是很強。

他們是太自信,都出去殺敵,堡壘沒有高手控制,後來去的三重天老者還有中年人兩個強勢轟掉。

老惡魔陰沉著臉,不斷趕路,幾次風暴路轉,不同曲折星路,千星都感慨這些傢伙怎麼找到那片放逐地的。

遠古聖者把那裡當做放逐地,就是相信一般人都出不去,算是對罪惡的懲罰。

時間久了,星路還多有破敗,才有的路,還是什麼別的原因。

不管怎樣,這若不是憑至強實力找到的路,絕對是誤打誤撞的。

走過很多奇異古怪地方,唯有的相同就是這些破敗像是古老戰鬥留下的,和天坑包括詛咒地等都很像。

千星追蹤氣息手段厲害,不然還真可能跟丟。

前面一個不算大的大陸,千星進入,臉色很不好看,同時閃身消失原地。

「嗯?」老惡魔皺眉回頭,有些疑惑,並沒有看到什麼。

「首領。」前面有一小隊惡魔,是個一重天中年惡魔帶隊,恭敬行禮。

「嗯。」老惡魔點頭,「隨我回去。」

惡魔們見首領心情不好,還只有一個回來,也不敢多問什麼,一起極速遠去。

千星緩緩出現在後面,這片大陸竟然也有人,看樣子是一個部落,人數不算多,卻全部死光了,都是惡魔殺的,地上還是骨頭。

看這些人樣貌,與放逐地那邊的無異。

他剛剛殺意難忍,才差點被老惡魔發現,他反應很快。

千星繼續尾隨而去。

漆黑宇宙深處,一座惡魔堡壘懸浮著,它比周圍不少星辰都龐大,森然詭異,魔氣讓周圍更加漆黑。

堡壘裡面卻是一片光明世界,什麼都有,有個惡魔坐在深處大廳的主位,千星若在就會認出,之前正是此人的分身,他差點滅了,卻沒有滅掉,後面他還不知道。

「魔祖,出去探路的隊伍差不多都回來了,有的還有些收穫,不過都沒找到什麼道路,就剩枯骨老魔那一隊,他們難道找到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