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北辰宇體內的能量已經消耗一空,不能再待下去了。跳下圓台,北辰宇發現周圍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滿是驚詫。

無視了這些人的目光,北辰宇便要向外走去。就在他出了時光洞穴不遠,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就是北辰宇?」

聽到聲音,北辰宇轉過身去,只見開口的是一名女子。這名女子身材火爆,惹人遐思。北辰宇眉頭一皺,這些人他沒見過都是中位,不知道找自己有什麼事情?

「你們是?」北辰宇開口。

「嚯嚯嚯……」火爆女子掩口嬌笑,上下打量著北辰宇,「姐姐叫魅姬,支持新皇的人!」

看到臉色一變的北辰宇,魅姬又繼續開口,話語間滿是誘惑和挑逗,「我是他們的隊長哦!北辰來我們這邊吧,姐姐把自己送給你當禮物!」

北辰宇聽到對方是新皇一派的人,頓時臉色大變。

當魅姬後面的話出口之後,一道聲音從幾人側面傳了過來,「哼!魅姬你還是這麼不要臉!」

聽到這話,魅姬毫不在意,反而開口挑逗,「雲軒哥哥,人家好久沒見你了!」

北辰宇轉頭看去,只見另一個小團隊走了過來,領頭的是一名青年。

這名青年的眉宇間滿是硬朗,掃了魅姬一眼,便走到了北辰宇的面前,「北辰宇兄弟吧?我們是皇后一系的人!我是隊長,雲軒!」

「雲兄好!」北辰宇打了一個招呼,既然是皇后一派的人,那就是自己人了。

北辰宇注意到,皇后牌和新皇派的雙方之間很是仇視,從他們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

「姐姐先走了!」魅姬充滿誘惑的看了北辰宇一眼,「以後可以隨時來找姐姐哦!」說罷,魅姬拋來一個飛吻,咯咯嬌笑著帶著隊員們離去。

北辰宇和雲軒小隊的人都認識了一下,北辰宇可以看出,雲軒他們因為皇后弟子的身份,對自己帶著幾分尊敬。

當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北辰宇的天賦。作為新一屆的弟子中僅有的四名兩道高等至尊力,北辰宇的名字已經被天空之城的大部分人所知曉。

「好了!北辰宇小兄弟!」雙方交談了一會兒,雲軒開口,「我們要為一段時間之後的試煉做準備,先走了!在天空之城內,你有什麼事情可以通過通訊玉牌給我們發訊息。」

說著,北辰宇和雲軒等人互相在玉牌之上留下神念烙印。這和天空城主給北辰宇的令牌不同,北辰宇的那個更為高級。

做完這些,北辰宇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傳送進神國。只需要每個月都在分殿那裡簽一下到就可以了,其他時間,天空之城的弟子可以自由支配。

剛剛回到神國,北辰宇就聽到了師父給自己的神念傳音,讓神仆帶著自己前去星河之畔。

令北辰宇訝然的是,晴荒竟然和神仆玩的很開心,亦師亦友。北辰宇對此很是開心,神仆雖說是師父的僕人,但是也是強大的聖域,對晴荒來說,也是一場造化。

看到北辰宇來了,神仆帶著他向著星河之畔而去。這還是北辰宇第一次出神殿,頓時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

只見神殿高高的懸浮在天穹之上,飄蕩在星河之間。

眼前是流淌的星河,由成千上萬顆星辰組成。星河之下,便是神國中的眾生。

這些星辰從無盡遠處而來,蔓延想無盡遠去,每一顆都散發出驚人的威勢。每兩顆星辰之間的距離都很遠,這些星辰都散發著蒼涼孤寂的氣息。

北辰宇感覺,即使是王境強者和這些星辰對上,也是死路一條。每一顆星辰給北辰宇的感覺,都不次於一名皇者。

即使是自己前世最強的時候,身上的能量威壓也就和這裡最龐大的星辰差不多。

如果是現在的實力,北辰宇敢保證,只要一離開神殿的庇護,這些散發著蒼涼氣息的星辰威壓就會將自己碾碎。

神仆散發出能量,帶著北辰宇向星河之畔飛去。聖域強者不懼這些星辰,甚至能夠玩弄星辰。

只見神仆一路上都在採集著一些星辰,將這些星辰從成千上萬里大小煉化為彈珠模樣。北辰宇看到這一幕,疑惑的開口,「神仆,你弄這些做什麼?」

神仆露出微笑,只不過眼中卻帶著淡淡的滄桑,「我當年有一個女兒,和晴荒一樣活潑,可惜卻坐化在了時間的長河中。」


頓了頓,神仆又繼續開口,「當年女兒便說,要我給她拿天上的星星做一條項鏈,可是如今……」

「看到晴荒,我就忍不住想到了曾經。現在我有能力了,就送給晴荒吧!」神仆說著,繼續採摘著星辰。

聽到這話,北辰宇點點頭,心中不禁湧現出幾分慨嘆。時間無情,縱使能夠登臨大道絕巔,也無法挽回昔日那些容顏。

或許,自己也會死在永生路上吧?到那時,自己將會化作一堆枯骨,空活一世?即使自己能夠登臨那絕巔,回首前塵,只怕昔日的人和事也都消散在那時間的長河中了……

不斷地拷問著自己的內心,北辰宇的心境彷彿被觸動了一些。回過神來,已經快要飛出星河。

星河之畔,天空城主已經褪去了朦朧的光輝,露出真容。此時的天空城主獨立在星河之畔,俯視著神國中的眾生萬象。

神國之中,眾生上演著一幕幕愛恨情仇,悲歡離合。

「覺塵覺塵,即使醒悟了這凡塵,卻依舊難以忘卻。」俯視著神國中的一切,天空城主輕輕嘆氣,「何時能夠包容這萬象,無視這凡塵種種,我也便能夠踏入那主宰之境了。」

「可是那樣就要徹底放下他。」一雙美麗的眼睛中星輝閃動,帶著陣陣凄傷,「縱使明了了這一切,可又怎能忘卻?」

素手輕輕揚起,流淌著的銀色星河之中飛起數顆星辰。這些星辰都被天空城主煉化,在她晶瑩的指掌間升起又落下。

北辰宇在神仆的帶領下,很快便飛出了星河。出現在北辰宇面前的是一座摘星台,上面星輝流轉,絢爛中帶著幾分清冷。

將北辰宇帶到了這裡,神仆便轉身離去。北辰宇沿著階梯而上,向著摘星台上走去。

摘星台不大,方圓一丈。沿著高高的階梯而上,北辰宇出現在了天空城主身後。

「徒兒見過師父!」北辰宇行了一禮,看向天空城主。

天空城主沒有動,依舊凝視著下方。

北辰宇的目光落在了天空城主的身上,頓時呼吸一滯。

天空城主還是少女的模樣,她獨立在那裡,白色長裙加身。

一條星光流轉的束腰扎在少女神靈的細腰上,將姣好的身段完美的襯託了出來,說不出的飄逸。

如同瀑布般的銀髮垂落腰際,上面有著點點星輝閃爍,優雅而又神秘。

摘星台下星河流淌,星辰旋轉著。在星河的襯托下,少女神靈美麗無比,散發著令人窒息的魅力。

北辰宇出聲之後,便在天空城主身後靜靜地等待著。

蔥白色的晶瑩玉指輕輕一捏,數枚星辰便直接破滅。天空城主終於緩緩轉過身來,一雙星眸與北辰宇的目光相接。


她的臉頰完美無瑕,皮膚晶瑩中透著紅潤,紅唇粉嫩,美麗的大眼睛中有著日月星辰輪轉,帶著浩瀚和深邃。

當看到少女容貌的一瞬間,北辰宇的腦海中瞬間變得一片空白,數千年前的那道身影瞬間湧入腦海。 有些人,就是屬於欠揍型的,好言相商他們聽不進去,如今小黑出手教訓洗浴中心的護衛後,坐檯的小姐也變得乖巧起來,利利索索就準備好了包間。

“去幫我們準備幾套衣服,順便還將最好的髮型師找來!”衆人離開前,小黑丟下一塊靈晶十分牛逼的說道。

“我們趕路餓了!有什麼大魚大肉都給小爺端上來。”葉壯也開口,道出了此時衆人的心聲。

叮咚…

靈晶撞擊瓷磚發出的脆響,震聾了洗浴中心衆人的耳朵,小黑他們說的話已經不重要了。

洗浴中心的人全都死死地盯着地上那塊靈晶,就算“昏迷”的先天武者也醒了,盯着靈晶的眼神如餓狼,恨不得立即撲上去。

不過理智告訴他不能這麼做,眼前這羣人太恐怖了,而且那個嘿呦大漢絕對是先天巔峯。這樣的人在郡城都是頂尖強者,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而那坐檯的女人也是如此,盯着靈晶眼睛都紅了,更是感覺難以置信。

“窮鬼!”走在最後的葉灸看着洗浴中心這些人不堪的模樣,低頭鄙夷的罵了一句,隨後甩頭離開。

那女子承認自己眼拙了,這哪是鄉下來的土鱉?那些鄉巴佬能毫不在意丟下一塊靈晶?


“這羣人一定是七王城出來的弟子!不然不可能如此富裕…”看着葉銘等人登上電梯的身影,洗浴中心所有人這般想到。

七王城是古城,不是現代化城市,裏面的居民也是身着古裝。但他們可不是鄉巴佬,反而是帝國上流人士,是他們需要仰望的人!

不過這些人也疑惑,七王城的人怎會來此?在他們眼中,二級城市也不過是窮鄉僻壤,根本入不得眼。

不過這些事不是她一個小小的坐檯該管的,她只需要知道自己可不能再得罪這羣人了!

雖然收費高了點,但這洗浴中心還真不錯,葉銘等人將整個三十一層都包了下來。

一大羣人泡在熱水中,感覺骨頭都軟了,舒服得不得了,這全是因爲他們趕了一天一夜的路,中途只有殺戮,根本就沒休息過,早就疲憊不堪了。

至於倩竹這丫頭,進城後就不知跑哪去了,不過葉銘他們倒是不擔心,在這,那丫頭比小黑還熟悉…

一大池熱水,清澈無比,不過等衆人泡幾分鐘再出來時,這池熱水立即就變得渾濁無比,而且還充滿惡臭。不過衆人身上的血污倒是洗乾淨了,他們也立馬感覺神清氣爽許多!

隨後衆人換個澡池繼續泡,就算葉銘也是一臉享受的躺在熱水裏,不願動彈,他不得不感嘆“泡澡果然是消除疲憊的最好方法!”

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隨後一羣身着惹火撩人的女子端着果盤走進來,多時間吸引衆人眼球。

“這些是本店最漂亮的小姐,老闆特意讓他們來服侍各位大人!”領頭略顯年老的女人開口,裝腔的嬌媚聲讓葉銘感到毛骨悚然,十分不舒服。

這讓他不禁想起姬雪,同樣的嬌媚,姬雪的聲音是自然誘人,聽着撩人心絃。而面前這個卻是裝腔尖銳,可以說是不堪入耳,讓人毛骨悚然渾身不舒服…

葉銘受不了,到其他人卻是眼睛都直了,看着那一羣年輕美麗女子,各個像是餓狼似的,恨不得直接撲上去將其就地正法。

說到底這羣人還只是未經人事的半大小子,人生閱歷不夠,金銀珠寶或許很難誘惑他們,但異性的別樣誘惑卻是難以抵擋!

“你們好好玩,我換個地方繼續泡!”葉銘搖頭無奈離開,當然離開前還是帶走了一份果盤。

整個三十一層都被他們包下,澡池有不少,也有單人間和臥室,葉銘不想和這羣小子“同流合污”,所以就換了個較小的單間獨自泡着。

女色對於葉銘來說早已看破,雖然兩世都還沒有嘗過女人是何滋味,但他心中也不曾好奇與念想。

洗完澡,葉銘他們順便把頭髮也剪了,既然來到郡城,他們當然也得好好體味一下郡城的風格與時尚。

髮型師都是郡城最好的,工具他們都自己帶來,因爲有納戒,所以攜帶方便而且十分齊全!

至於服裝,洗浴中心自己就有,服務員將衣架車推進來,任憑葉銘他們的喜好挑選。

最終一套整下來,葉銘形象也是大變!

齊肩的長髮飄逸瀟灑,被造型師精心修理過的額前留海更顯英俊優雅。


而且葉銘臉戴墨鏡,身上襯衫套風衣,給他平添一股神祕霸氣之感。

反正如今葉銘形象大變,原本就高大魁梧英俊的他,如今更是帥得沒邊,他照了下鏡子,感覺如今的自己比葉俊還帥氣。

這還真對應了那一句話,人靠衣裝馬靠鞍!

葉銘走出房門,而其他人早就在休息間等他了。不過葉銘看到他們的樣子時立即傻眼了…

他原本感覺自己的形象已經算是變化大了,當看見其他人的造型後,他才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多麼幼稚!

若不是相處很久,葉銘絕對認不出葉壯他們了。

這羣小子穿着短袖T恤或是背心,光着一雙大膀子,好一點的還披了一件黑皮外套,頭髮也染得五顏六色,整得奇形怪狀。一眼望去,都TM的是羣地痞流氓…

就阿福還好一些,穿的西裝革履,還有點“人摸狗樣”的味道。反正是這夥人站在一起,別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東西…

“你們這樣子,回到葉家長老他們不收拾死你們?”葉銘白眼,感覺自己帶他們出來好像就是個錯誤。

“沒事!我們早想好了,等離開時,我們都剃個光頭,這不就沒事了…嘿嘿。”葉壯笑得給狡猾,其他人也跟着陰笑起來。

葉銘無奈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們,最後只有選擇裝作啥都不知道。

“對不起了,我用的時間久了些。”就在葉銘無奈時,身後傳來葉俊的聲音,而他還看見葉壯等人全都呆若木雞,愣愣的看着自己…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