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奪天少爺,則是帶著阿摩修以及三千萬惡魔大軍,前往了中域,是要把炎陽宗圍住,將葉陽逼出來。

就在盤魔地獄里的數億頭惡魔大軍降臨神州大陸的時候,葉陽還在神州大陸的邊緣地帶,對閻羅之水進行吸收。

他並不知道外界所發生的事情,心神全部沉浸在了修鍊之中。


一斤斤的閻羅之水,快速被葉陽煉化著。

時間一晃,已經到了兩天之後。

轟隆隆,九十九萬斤的閻羅之水,終於被葉陽全部煉化。

他並沒有突破到奪生死的境界,不過遠古巨龍之力達到了八十八頭,也算不錯。

他現在距離第九奪奪生死的境界,只有兩步之遙。

別看只有兩步,但他所需要的能量是前面蘇醒的微粒加起來的總和。

葉陽總共從閻羅殿得到了一百萬斤閻羅之水,修鍊用了九十九萬斤,還留了一斤用來對龍王塔進行修復。


一斤完全足夠了。

「閻羅之水,太乙真石,洪荒之心,萬年寒髓,全部被我得到了,現在只差菩提之珠這最後一種材料,我就能將龍王塔進一步修復!」

葉陽並不激動,知道尋找菩提之珠十分困難,短時間內想要尋找到是不可能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在神州大陸的邊緣地帶,有一座山脈,名為洪荒山,是洪荒時期大戰遺留下來的山脈,聽說那裡出現了很多奇迹,不知道有沒有菩提樹的蹤跡?」

葉陽身軀一動,人就消失在天邊,是前往了洪荒山。

只要能找到菩提樹,就算菩提樹沒有開花,沒有結果,他也能憑藉龍王塔的能力,讓菩提樹快速開花結果,最後輕鬆就能得到菩提之珠。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得找到菩提樹才行。

洪荒山,距離葉陽所在的地方並不遠,他用了數十個呼吸,就來到了一片荒涼的深山中。

洪荒大戰雖然過去了上百萬年,但洪荒山還遺留下來了那種時期的硝煙氣息,壓抑的氣氛幾乎要令人發瘋。

不過葉陽進入洪荒山如履平地,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他將靈識放射到極限,最後一臉的失望,雖然他在洪荒山之內感應到了很多稀有的天材地寶,甚至還有一些強者遺留下來的洞府,但是他想要的菩提樹,連半點影子也沒有。

「總不可能偌大個大陸連一株菩提樹都找不出來吧?」

葉陽皺起了眉頭,知道再這樣尋找下去也不是辦法,只能發出天價懸賞,看有沒有人手裡有菩提之珠了。

「少宗主,不好了,好多,好多惡魔殺上門來了。」

就在葉陽一臉失望的時候,一個驚恐的聲音突然從他身上的傳音玉簡里響起。

「怎麼回事?」葉陽一把將懷裡的傳音玉簡取了出來,聽到裡面弟子說話都在顫抖,炎陽宗遇見了好幾次被圍攻上門的事情,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門下弟子這樣驚恐過,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此時此刻,炎陽城外,出現了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的惡魔大軍,足足三千萬,將炎陽城天上地下四方八方圍了個嚴嚴實實,每個方位都有長生境坐鎮,儼然將炎陽城包裹的水泄不通,就連葉陽來到這裡,也沒有絲毫接近的可能。

此刻的炎陽城裡,一群群弟子望著天上那黑壓壓一片的惡魔大軍,臉上都出現了驚恐之色,彷彿見到了末日的來臨,一名弟子手裡拿著傳音玉簡,近乎絕望的道:「少宗主,三千萬,我們炎陽宗被三千萬惡魔大軍包圍了,是奪天少爺,還有南宮月,是這兩個人帶著惡魔大軍殺回來了。」 轟隆!

聽見傳音玉簡里炎陽宗弟子傳出來的驚恐聲,葉陽整個人頓時如五雷轟頂,這一連串的話語對他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他實在沒有想到,敗在他手裡的奪天少爺,居然短短不到一個月又殺回來了,而且還帶了三千萬惡魔大軍。

就算是整個神州大陸,也沒有如此數量的惡魔,奪天少爺是從什麼地方找到這麼多惡魔的?

一種不祥的預感,悄然在葉陽內心升起。

他來不及多想,連忙將龍王塔祭出來,而他自己則是鑽入了龍王塔深處,要憑藉龍王塔在空間里跳躍的能力,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炎陽城。

他要看看,到底奪天少爺是從什麼地方弄來那麼多惡魔的。

嗚嗚嗚。

就在葉陽快速接近炎陽城的時候,神州大陸的南域已經徹底淪陷,在幾千萬奪天境的惡魔大軍下,加上一頭長生境第五劫超凡劫的惡魔出手,整個南域就算有再多的隱藏勢力,也沒有半點反抗的可能,輕輕鬆鬆就淪陷在了惡魔大軍的手裡。

與此同時,有更多的惡魔大軍源源不絕的從盤魔地獄里湧現出來,如潮水般湧向四面八方,令得整個天地都變得暗淡下來,見到這一幕的萬千生靈,都知道末日到了。

「惡魔,好多惡魔。」

「這麼多惡魔,是從哪裡出來的?」

「難道又有地獄進攻我們大陸了?」

見到天穹之上黑壓壓一片的惡魔,不管是人類還是妖獸,臉上都顯現出了驚恐之色,這種場景他們實在太熟悉了,以前天魔屍度進攻大陸的時候,就有數之不盡的煞魔憑空出現,而現在更是出現了數億頭惡魔,只要是個人都知道肯定是地獄里的惡魔進攻了。

短短半個時辰之內,盤魔地獄進攻大陸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神州大陸。

就在人人自危的時候,葉陽已經回到了炎陽城。

嗖。

他從虛空中跳躍出來,還在百里之外,就看到了將炎陽城裡裡外外天上地下包圍得嚴嚴實實的惡魔大軍,足足三千萬惡魔大軍,清一色都是奪天境以上,長生境的惡魔都有好幾十頭,肉身劫,元氣劫,血魄劫,靈魂劫,超凡劫。

當看見那頭站在奪天少爺不遠處,擁有三頭六臂的惡魔阿摩修時,葉陽的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難看,「超凡劫,長生境第五劫超凡劫的惡魔,這種境界的惡魔都出現了,我怎麼抵擋?」

葉陽如今只有奪混沌的境界,神魔煉體也只是入門級,對付血魄劫都已經是他的極限,遇見靈魂劫再強的手段都要飲恨,更別說超凡劫。

超凡劫,一旦渡過這個劫難,就意味著徹底擺脫肉身,成為了超凡脫俗的存在。

在這種境界面前,如今的葉陽完完全全只有一個死字。

不過葉陽並沒有任何退卻,身軀一閃,便降落到了三千萬惡魔大軍外,用面無表情的目光牢牢將奪天少爺鎖定,他冷冷的道:「奪天少爺,你這麼快就捲土重來,實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很好奇,這麼多惡魔是從哪裡出來的,為什麼會聽你的命令?」

「葉陽!」奪天少爺並沒有說話,站在他身旁的南宮月開口了,南宮月滿臉淡漠的看著葉陽,「你其實內心已經有答案了,何必多說廢話呢?你猜的沒錯,這些惡魔是盤魔地獄里的惡魔,盤魔地獄的通道已經被我們徹底打開了,現在數億的惡魔大軍進攻神州大陸,神州大陸淪陷那是遲早的事情,葉陽,你現在還有機會,就是自刎,只有自刎才能解救你背後的炎陽宗,否則今天不僅你要死,你背後的炎陽宗也要遭到滅門。」

「小賤人。」葉陽怒喝道:「你為了對付我,居然打開了盤魔地獄的通道,和惡魔做交易,難道你就不管大陸的死活么?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難道你不是人類?你要看著大陸上的人類葬身在惡魔手裡?」

「只要能殺死你,我才不管什麼人類的死活。」南宮月一臉從容,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葉陽,廢話少說,你到底是主動自刎,還是死在惡魔的手裡?」

黃泉宗宗主突然站了出來,用殘忍的目光盯著葉陽:「主動自刎,你還能死個痛快,要是落在惡魔手裡,你想死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黃泉老兒,鎮魔海的妖魔被我剿滅后,你不是收到消息躲藏起來了么,怎麼現在又敢出現了?」

葉陽冷冷一笑:「黃泉宗宗主,你以為有惡魔大軍在場,我就拿你沒辦法?」

轟隆隆!

一條魔神之手突然猝不及防的從虛空中探出,帶著鎮壓一切的氣勢,擒拿向了黃泉宗宗主。

黃泉宗宗主臉色大變,知道就算自己突破到了奪生死境界,在葉陽這招魔神之手下,也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葉陽,到了這個時候不好好受死,還敢反抗,就因為你的舉動,你今天就算投降,你的炎陽宗上上下下也要被滅門。」

轟隆,一條潔白的手臂探了出來,似乎要對葉陽的魔神之手進行阻攔。

是上帝之手。

奪天少爺出手了。

他兩隻手同時一抓,一隻手演化出了上帝之手,去攔截葉陽的魔神之手,另一隻手則一把抓住了黃泉宗宗主的身體,對黃泉宗宗主進行拯救。

砰!奪天少爺雖然將黃泉宗宗主拯救了下來,但是他的上帝之手連豆腐都不如,一下就被葉陽的魔神之手破壞,而他整個人在魔神之手的猛攻下,也連連後退。

「奪天少爺,你就算捲土重來,也是我的手下敗將,手下敗將就是手下敗將,為了對付我居然不惜打開地獄的通道,你已經發瘋了,給我死。」

葉陽乘勝追擊,魔神之手帶著滔天的混沌氣流,一下破開虛空,將上千丈的距離拉近,就要落到奪天少爺的腦門前,一把將奪天少爺抓在手裡。

「大膽!」

一個震怒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是那名三頭六臂,達到了長生境超凡劫的惡魔阿摩修忍不住出手了。

他大口一張,一道烏光從嘴裡噴射出來,這烏光如刀如劍,如鬼如魔,只一劈,葉陽的魔神之手就被劈了個粉碎,而奪天少爺也安然脫身。

「不可能,本少爺潛心修鍊了一個月之久,已經成功渡過了肉身劫,為什麼還不是這個葉陽的對手?」

奪天少爺見到自己連葉陽一招都擋不住,氣得幾乎快發瘋:「為什麼,為什麼短短一個月不到,這小子比之前又強了好幾倍?」

「你就是葉陽?」

惡魔阿摩修一臉淡漠的將葉陽鎖定,「你就是奪天少爺要我殺的人?在殺死你之前,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是不是有個師妹叫方妙音,她現在在哪裡,讓她主動現身把玄府交出來,否則不僅你要你不瞑目,你那個什麼師妹也要死不瞑目。」

「我師妹已經離開這個大陸了,想要她的玄府,我看你還是省省。」

葉陽陰沉著臉,目光在炎陽城周圍來回掃射,在尋找三千萬惡魔大軍之中的空隙,看怎麼樣才能殺出一條血路,殺進炎陽城裡。

「葉陽,炎陽城已經被包裹的水泄不通,拋開三千萬惡魔大軍不說,就說八個方位的八頭長生境靈魂劫的惡魔,就能讓你永遠也不能接近炎陽城,你想殺進炎陽城解救你的弟子,然後再帶著他們離開,哪有那麼容易。」

南宮月露出了高高在上的冷笑,「葉陽,你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說出方妙音的下落,然後主動受死,否則這座炎陽城,立馬就會變成一座死城。」

「小賤人,奪天少爺,你們兩個是不是以為帶著惡魔大軍把我的宗門圍住,就能讓我投鼠忌器了?」

葉陽冷冷一笑,滿不在乎的道:「動手吧,有本事你們就動手,看這麼多惡魔大軍,這麼多高手,能不能傷害到我炎陽宗弟子一根毫毛?如果能破開炎陽城的防禦,你們早就動手了,何必這樣浪費時間?直接將所有弟子抓住當人質用來威脅我,不是更好?」

「小子,你以為你的宗門有太乙乾坤大陣守護,本帥就拿你的宗門沒辦法了?太乙乾坤大陣的確強大,但在這麼多惡魔手裡,又能堅持多久?被攻破那是遲早的事。」

惡魔阿摩修冷哼一聲道:「既然你冥頑不靈,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了,把你鎮壓從你口裡逼迫出方妙音的下落也一樣,小小的奪混沌境界,要捏死還不像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轟隆隆!阿摩修一出手,頓時風雲震動,周圍的虛空產生了一連串的大爆炸。

他身軀高大,更是擁有三頭六臂,演化出來的各種手段也有一種神魔的感覺。

葉陽一看,就知道這頭惡魔體內流淌有神魔的血脈,不過十分稀疏,只有一絲,還沒有葉陽身上的神魔血脈強烈。

但是阿摩修為長生境第五劫超凡劫的高手,在整個神州大陸幾乎已經無敵了,出手之間葉陽就有種靈魂被鎖定,無論如何也不能逃脫的感覺。

是被阿摩修的某種術法鎖魂了。

就在他即將被阿摩修鎮壓的時候,唰,一對十丈寬的潔白羽翼,出現在了他的背後,是天使之翼。

「奪天少爺,南宮月,還有黃泉宗宗主,你們這些人都給我等著,如果我炎陽宗弟子少了任何一根汗毛,我要你們所有人死無葬身之地!」

葉陽長嘯一聲,然後天使之翼猛地一晃,身軀在閃爍間,人就消失不見,消失的速度快到阿摩修這個長生境元氣劫的人也難以捕捉。

「可惡,實在是可惡,居然被一個螻蟻一樣的人類逃了。」

阿摩修發出了憤怒的大吼,「所有惡魔都給我聽令,用盡各種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將守護這座城池的陣法破了,先把這個炎陽宗滅了再說,再去滅殺那逃跑的葉陽,神州大陸也就那麼點大,他能逃到哪裡去?奪天少爺,暫時想殺葉陽是沒有可能了,你作為我們盤魔地獄進攻大陸的先鋒,就帶領一千萬惡魔大軍,讓中域的人類投降,還有南宮月,你們也各自帶領惡魔大軍去讓大陸上的人類歸降,敢反抗的,一律殺無赦!」 嗚嗚嗚。

萬米高空中,一道身影閃現出來,是葉陽。

此時的葉陽臉色有些難看,奪天少爺捲土重來對付他也就罷了,居然不惜打開盤魔地獄的通道,讓惡魔大軍降臨,完全不顧大陸的危險,似乎人類滅亡也要把他殺死。

經歷了一系列的事情后,葉陽其實懶得管大陸的生死存亡,大不了帶著炎陽宗離開這個位面就是了。

可是眼下他的炎陽宗被足足三千萬惡魔大軍包圍,其中長生境高手也一抓一大把,更是有一頭超凡劫的惡魔坐鎮,就算是他,也難以衝破惡魔大軍的防鎖。

「怎麼辦,太乙乾坤大陣雖然固若金湯,但是圍攻的惡魔這麼多,等能量消耗一空,太乙乾坤大陣遲早會被破。」

陣法一被破,那整個炎陽宗算是完了。

葉陽自然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他要在惡魔大軍攻破炎陽城之前,擁有擊退惡魔大軍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