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羅剎府這個殺手團,果然擅長追蹤之術。別的武道聖地都失去了我的方向,唯有你們還能追上來。」

鹿羽冷笑的說了一聲。

雖是被三個主宰人王給盯上了,但是他並沒有任何的畏懼。

「鹿羽!我們少府主死在你的手裡!我們羅剎府很多人也都因你而死!這筆帳,我們必須要和你算清楚!」

范成激烈的叫道。

當初,他們羅剎府和名劍宗的人利益熏心,去入侵丹神谷,最後被出關的左玉谷主給一掌擊潰。那時羅剎府隊伍中大部分的人都死在了丹神谷。

雖然說是被左玉谷主給殺的,但是范成他們很自然的將這筆帳也記在了鹿羽的頭上。

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鹿羽幫助了丹神谷,他們的人根本就不會死。

此時新仇舊恨都要找鹿羽算。

「快傳訊出去!府主得到訊號之後,馬上就能從魔樹那邊趕過來!」

古馳對陶旭命令了一聲。

目前,他們的府主凌無殺也已趕到了這邊的戰場。只要是得到了一個訊號,確定了鹿羽的方位,馬上就能殺過來。

「是!」

陶旭當下就施展刺客秘術,有一連竄的小光劍從他的手中催動出來。

由下至上的衝擊,十多柄的小光劍連成了一條線,「唰唰」的飛射。

那光電縈繞的力量,那飛舞狂閃的電力,都代表著一種速度的極致。

當射向天際之後,將產生比煙火還要顯眼的效果。

但是這些小光劍還來不及射到高空,忽然就被一道道強勁的拳勁給轟滅了。

是鹿羽的南無歸天拳!

這一門拳法在鹿羽手中施展出來,可不止是力量的強大那麼簡單。

還帶著自主的追蹤性。

那些光劍雖是四散飛射,拳勁都能鎖定。一道道的轟滅,不留任何的蹤跡。

「混蛋!」

陶旭氣急敗壞的叫道。

他好歹也是主宰人王,並且這傳訊秘術乃是他們羅剎府的絕學,誰想到剛剛施展,就讓鹿羽給轟滅了。

這讓他有一種很強的挫敗感。

古馳喝道:「無妨!就算是不傳訊召集人前來,我們三人要殺他也足夠了!更何況,他已被我們標記!無論鹿羽他逃到哪裡去,我們都能找到他!」

古馳對於自己「俊采星馳」這秘術非常的有自信。

畢竟是羅剎府的高等秘術。

他們這些高級殺手要殺誰,還從來沒有失敗過。

「就憑你們也配標記我?」

鹿羽在冷笑中再出手。

身體縱起,一掌擊天。

法則大道,衍化一切!

那無盡的夢幻泡沫,直接將上空一大片空間都給籠罩住。

然後衍化的力量激發,那本來不可能被抹除的標記小光劍,也讓鹿羽給抹除了。

「你……你怎麼可能抹除我設下的標記!」古馳駭然的叫道。

鹿羽冷笑道:「我之法則大道的力量可以衍化一切,你這殺手的標記秘術,在我面前,又算得了什麼。還想要標記我,真是不自量力。」 法則大道代表著新生的力量,和代表著毀滅的奧義力量,乃是兩個終極的彼端。

如果用一般的攻擊力量,的確是難以化解那特殊的標記,但是在法則大道這種衍化新生之下,可就不成問題了。

「沒工夫和你們在這裡耗著,我當去找鳳情宮的人算賬。」鹿羽沉聲說道。

「偉大的寶聖女皇已現,鳳情宮的諸位大人正在寶聖女皇的統領下!鹿羽,你真是大言不慚,居然還說去找鳳情宮算賬!你也佩和鳳情宮挑戰!」

古馳等人對於鹿羽的說話嗤之以鼻。

根本就不屑一顧!

鹿羽沉聲說道:「魔樹乃是你們寶聖女皇開啟的,此事毫無疑問。你們到現在還不知,鳳情宮乃是我們人族的叛徒。洛姬她實力滔天,就讓你們臣服了嗎。就沒有人敢找她算賬了嗎。你們對付其他同道的那種狠勁到哪裡去了?在你們的眼中,就只有欺善怕惡嗎?」

鹿羽這話針針見血,每一句都直接戳中了古馳等人的內心。

鳳情宮勾結了魔族,如今這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

按照道義來說,他們的確是要去征伐鳳情宮。但是鳳情宮勢力太強,寶聖女皇洛姬又是神一般的存在,大部分人是沒有這個勇氣的。

鹿羽的話,讓古馳等人直接看到了自己內心的怯懦,如此的醜惡。

他們馬上是惱羞成怒。

「鹿羽!你休要胡說!寶聖女皇這般做,肯定有其他方面的考慮!是你自己太過偏激了!具體真相如何,我們也會進一步的查探清楚。」范成厲喝道。

鹿羽冷笑說道:「行了,少在那裡自己騙自己了,欺善怕惡就是欺善怕惡,何必還給自己找借口。你們這些人,根本就不配為人族!」

鹿羽沒工夫和他們廢話,下一刻,鹿羽已是踏空而起,直朝遠方奔去。

「哪裡走!」

奔在最前面的古馳,對著鹿羽打出了一招截殺。

唰!

那強大的准仙器,一柄飛蛇般的靈劍,直接鎖定了鹿羽的後背。

如此霸道的攻擊!

果然不愧是羅剎府的金牌殺尊,這一出手,不僅是兇狠,而且迅疾到了極點。

讓人根本都來不及反應。

放在平時的時候,古馳這一殺招,足夠在瞬息間取上百人的性命!

不過可惜,他面對的是鹿羽。

「你是主宰人王又如何!」

鹿羽的身上閃現出一道血厲的身影。

是元神出擊!

不過他的元神乃是血厲的元神,手持著一道血色巨斧。

重重的劈砍而下。

嘩!

這一斧直接迎向古馳的准仙器。

轟隆!

炸出一道有如天滅般的巨大光暈,那血色的光芒不退,直到准仙器疲軟之後,才正式收回到鹿羽的身體中。

「什麼!」

古馳大驚,對於這一次的結果,他感到很是難以置信。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這個時候他的准仙器也已縮回到他的手中了。

「鹿羽這個大成人王居然能硬憾主宰人王!」

范成和陶旭也都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之前在天驕大戰的時候,他們便看出了鹿羽的超常水平。

但是如今親身再試,又是不一樣的震撼。

剛才轟出的巨大光暈持續的爆開,遮掩了他們的視線,當他們再次鎖定鹿羽的身影時,發現鹿羽已是在非常遙遠的地方了。

「快追!」

三位殺尊全力追擊鹿羽。

這個時候沒有了小光劍來標記,他們如果是追丟了鹿羽的話,後面還能不能鎖定,可就難說了。

所以要快速追擊!

他們身為職業的殺手,身法一直是他們的強項。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的話,他們絕對是可以拉進和鹿羽之間的距離的。

但是前方,鹿羽忽然是乘坐上了冰麒麟。

跑開一條冰霜大道,鹿羽的速度可就不一樣了。

「我主人可沒功夫陪你們這等貨色。」

身為坐騎的冰麒麟居然還能說人話,並且十分的流利,這給了古馳等人更大的衝擊。

轉瞬間,冰麒麟那優美的身段一甩,打出自己的超強戰技。

冰天雪地!冰河裂谷!

連續的冰雪衝擊,將群攻和主體攻擊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雖然說冰麒麟的攻擊,不可能對古馳這些主宰人王,產生真正的威脅。但是毫無疑問阻礙一下,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讓鹿羽的奔行更加的從容了。

颼!颼!颼!颼!

這一帶,四道身影在前後快速的飛奔。

鹿羽在前,古馳、范成、陶旭三人在後。

鹿羽一直在追隨著那隱隱的直覺,想要探究鳳情宮等人的蹤跡。

而古馳、范成、陶旭三人也是緊追不捨,就這麼盯死了鹿羽,死都不肯放棄。

羅剎府作為大陸上威名赫赫的殺手團,也的確是有著過人之處。

雖然說一直沒有追上鹿羽,但是這麼一路追下去,幾天幾夜的,也都沒有將鹿羽給追丟了。

「殺!」

古馳、范成、陶旭三位主宰人王,不時低沉的叫吼一聲。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並沒有疲軟,反而心中的殺機越發的濃重。

他們奔行的路線,是位於幾個天域的邊界一帶。

不知不覺中,已是穿梭過了好幾個天域。

這一路上,鹿羽親眼見證著生靈塗炭。

魔樹在龍釗天域升起,似乎給整個天武大陸都帶來了影響。靠近著龍釗天域的幾個天域,土地變得荒涼起來,很多樹木和植被枯萎而死。它們的屍體上滲透出一股股的魔氣。

大地上居然也出現了龜裂。

天地靈氣變得十分的不穩,個別地方甚至是狂亂的。

各地的人心已是浮躁,所有武者都感受到了強烈的不安,他們迫切的想要將這股不安放下去。

蓬!蓬!蓬!

在各個地方上演著激烈的一幕幕。

武者之間的仇殺和爭鬥,明顯的在加劇。

有爭鬥的地方,就有鮮血和血腥。那殘酷的一幕幕,是鹿羽這一路上所看到的。

「所有關於魔的一切,都是邪惡的!都是要來禍害這片世界的!」

鹿羽緊緊握緊了拳頭。

這次還是有龍族去牽制了魔樹,如果沒有龍族,任由魔樹正常發展下去的話,此時的各大天域怕是要徹底淪為末日景象了。 要徹底的覆滅魔族,才能消除所有的禍端!才能永遠還世界一個太平。

這個時候,人族應該團結起來才是啊……

但回頭一看,古馳、范成、陶旭這些人族的強者,依然為追殺同族而激動,全然沒有和魔族抗爭的覺悟。

怒其不爭!

「鹿羽!別想跑!」

因為鹿羽這麼一停頓,古馳三人猛地拉進了一些距離,他們齊齊再出准仙器。

正在這時,冰麒麟驚聲叫道:「主人!小心前方!」

在另一邊,有一支隊伍也正朝著這邊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