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三千小世界中,怎麼會有仙器存在,咱們到底處於一個什麼樣的小世界中!」眾人失聲開口。

「受死吧!」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幾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便是聯合在一起催動起那黑色的小劍來。

「嗡……」黑色的氣息從小劍之中爆發而出,冰冷而有帶著威嚴,讓古天輸的雙眼微微一正。

「來吧!」古天輸看著那黑色的劍尖對準了自己,眼中升騰起一股戰意,潔白的衣袍無鳳自響,衣袍之上帶著斑斑血跡,彷彿一朵朵血色的梅花一般。

不等人們反應過來,黑色的小劍便是洞穿了星空,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拉碴……」一道道黑色的閃電,在古天輸的身前升起,長劍橫空,金色的劍身同黑色的小劍的劍尖碰撞在了一起。

「這都能擋下來!不愧是古天輸!」所有人心中都是驚駭起來,看著那被震退了幾步的古天輸。

「崩……」不過,隨後人們便是倒吸了口涼氣,古天輸手中那金色的長劍,直接在人們震撼的目光之下崩碎,華成一道道神則,飄蕩在古天輸的身前。

「噗……」黑色小劍去勢不減,朝著古天輸刺了過去,讓人們的心再次懸了起來。

電光火石之間,黑色的小劍便是朝著古天輸的小腹的小腹刺去,古天輸的嘴角流淌出了鮮血。

「死吧!」催動著黑色小劍的三名王族的第二世大能,眼中露出猙獰。

「停……」古天輸嘴角噴出鮮血,在那黑色小劍動的時候,便是硬生生的抓在了黑劍之上,阻擋在外。

「重創!」人們看著站在那裡,身軀筆直的古天輸,眼中露出震撼之色,沒想到那把黑色的小劍,都沒能要了古天輸的性命。

「給我滾……」古天輸大吼,一衫擺動,雙臂用力一拔,將已經刺進小腹之中的黑色小劍直接拔了出來。

「咳咳……」黑色的小劍,在古天輸的手中飛出,鮮血也是頓時從古天輸的腹部之中噴出,一道道黑氣環繞在猙獰的傷口之上。

「古祖!」洛天站在遠古天宮之上,眼角快要的滴出血來,看著白衣染血,但是身上依然散發出一股無敵氣息的古天輸,大吼起來。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動我弟子者死

「古祖!」洛天心頭一顫,看著依然站在那裡的古天輸,在洛天的眼中,古天輸一直都是無敵的存在,但是從剛才古天輸那決絕的眼神之中,洛天卻是看到了深深的擔憂。

「古天輸,你還承受住幾次?」看到一擊便將古天輸重創,幾人的臉上頓時露出快意之色。

「想當年,你們一人便是鎮壓的我們喘不過來氣,那是何等的威風,是不是沒想過自己會還有今天!」幾人暢快的大笑起來,這麼多年,他們做夢都想要看到這一天,終於實現了。

「殺……」另外一面,東伯新看到古天輸受到了創傷,整個人都是爆發出了驚天的煞氣,一拳一拳的轟出,將三名圍攻的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壓制下來。

「你也老實點吧!」看到東伯新發瘋,三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大笑一聲催動著黑色的小劍,朝著東伯新飛了過去。

速度突破了九域的極限,同樣也是一瞬間的功夫,黑色的小劍便是出現在了東伯新的身前,朝著東伯新的后心刺去。

在幾人催動黑色小劍的一瞬間,東伯新便是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狼狽的轉過身軀,被黑色的小劍洞穿了肩膀,透體而出。

「咳咳……」漆黑的傷口出現在了東伯新的肩膀之上,同時東伯的臉色也是蒼白起來。

「那是什麼樣的力量?」剛剛恢復了一些實力的貂元山等人一直觀察著戰場,看到古天輸還有東伯新兩人都是受到了創傷,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沉。

古天輸還有東伯新兩人在人族的地位至關重要,無敵的老祖,人族中如同定海神針一般的人物,人族的脊樑,在人們眼中古天輸和東伯新兩人絕對不會敗,只要有兩人在,那麼人族便不會被滅掉。

但是此時,九域人們心中無敵的存在,卻是在一把劍之下,沒有什麼反抗之力,直接被洞穿了身軀。

「想要阻擋他,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古天輸臉色蒼白,目光帶著堅定看向王族的眾人。

「那你就去死吧!」王族的人們臉上帶著快意,再次催動起黑色的小劍,朝著古天輸襲殺而去。

「噗……」黑色的血洞再次在古天輸的身上出現,讓古天輸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一分。

「古天輸,讓開吧!」王族的人們大聲開口,感覺到古天輸身上的氣勢有些萎靡起來,大聲開口。

「不讓……」古天輸雙手微動,一道道神則在出現在古天輸的身前,隨後沒入古天輸的身體之中,使得古天輸身上的氣勢再次升騰起來。

「仙氣……」看到古天輸身前的神則,人們臉上頓時露出驚駭之色,雖然只有幾道,但是古天輸打出的那幾道仙氣的氣息,竟然強大無比,絲毫不比剛才眾人仙氣對拼之下的仙氣差上多少,彷彿本質上的區別。

「這難道是他自己修出來的仙氣不成?」毒鴻禧等人由於跟蠻族還有星月神族的兩名大能對抗,聲勢驚天,但是卻異常的輕鬆,看到古天輸打出的三道仙氣,臉上露出強烈的震撼。

「我的天啊,三千小世界之中,竟然有人能夠修出仙氣來!」毒鴻禧等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

「什麼叫自己修出來的仙氣,難道還有別的仙氣不成?」伏蒼山臉上露出疑惑,開口詢問起來。

「仙氣,整個仙界的根基一般的東西,仙界的人都是靠著仙氣來修鍊,而有一些逆天之人,通過自己的努力,卻是自己修出來了仙氣,而自己修出來的仙氣,比起我們正常汲取仙氣煉化那樣得來的實力,強上不少。」

「這樣的存在,即使在仙界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據我所知,整個仙界,最有名的托天仙王,一身的修為全部都是自己修出來了,一點都沒有汲取仙界的仙氣。」毒鴻禧失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驚駭,他怎麼也想不到,沒有仙氣的小世界中,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

「托天仙王……這都是誰?」聽到毒鴻禧的話的人們頓時驚訝起來,毒鴻禧所說的人,他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反正就是能夠自己修出仙氣的人,都非常的逆天,在仙界的最後的成就最差都是真仙!」馬修真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讚歎。

「沒錯,這人若是在仙界,縱然仙王們都有可能要收其為弟子,為其逆天改命,成為天道境,踏上修行的道路,畢竟,這樣的人呢,將來妥妥的是個真仙,說不定,還會衝擊仙王境,也不一定,可惜,他生在了三千小世界之中,而且活出了第二世,最終只能悲哀的活到壽命的極限死去!」關雨信眼中也是露出感嘆之色,若是古天輸在仙界,那麼古天輸絕對是他們需要仰望的存在。

「嗡……」就在幾人震嘆間,那黑色的小劍便是殺到了古天輸的身前,同古天輸身前的一道神則觸碰在了一起。

下一刻,黑色的小劍,便是被無形的波動抵擋,黑色的劍身倒飛了出去。

「這……竟然抵擋住了下品仙器!」王族的人們臉上露出大驚之色,目光看向那再次飛回到眾人身前的黑色小劍,還有古天輸身前的三道神則,忍不住失聲開口。

「再來!」王族的幾人雖然顫動,但是隨後便是再次催動起了那黑色的小劍,朝著古天輸殺了過去。

「一劍……兩劍……」黑色的烏光,不斷的在古天輸的身前升起,而古天輸的身軀也是不斷的倒退著,倒退中口中的鮮血彷彿不要錢一般,在星空之下灑落。

「古祖……」人們看著更加狼狽的古天輸,此時的古天輸整個人都彷彿瘦了兩圈。

「沒有了!」人們看著古天輸身前的神則消耗完,眼中露出絕望之色,彷彿看到了一代無敵大能的落幕。

「死吧!」幾名王族的大能,臉上也是露出疲憊之色,顯然催動那黑色的小劍,讓幾人消耗也是很大。

「嗡……」黑色的小劍再次發出陣陣的嗡鳴,讓人們徹底絕望,想不出古天輸還能有什麼辦法抵擋下來。

「啊……」洛天仰天大吼,身上的氣血開始升騰起來,眼中露出瘋狂之色,一腳一腳的踏在金色的遠古天宮之上,開始燃燒起自己的氣血來。

「咔嚓……」強大的壓力,讓十八名無上的存在身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音,一時間被洛天佔據了上風。

但是,洛天想要解決掉這些人,終究短時間內,還是辦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黑色的小劍殺到了古天輸的近前。

黑色的小劍帶著驚天的氣息,瞬間出現在了古天輸的身前,而就在那黑色的小劍即將刺進古天輸的身體之中的時候,正在同十八名王者還有紀元之主對抗的洛天身上確實升起了陣陣的華光。

嗡鳴之聲響起,一道華光,自行從洛天的身上飛了出去,瞬間出現在了古天輸的身前,同那黑色的小劍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雷霆閃動,一黑一青兩道流光,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嗯?」古天輸眉頭緊皺,目光目光看向洛天的方向,而古天輸卻發現,洛天也是有些發矇的看著自己。

「天道雷霆劍!」洛天心中自語,剛才從他身上飛出的那道華光,正是天道雷霆劍,但是洛天卻不知道,天道雷霆劍為什麼要自己從自己這裡飛出去,去為古天輸抵擋那黑色小劍的必殺之劍。

;「什麼情況!」王族的人們有些發矇了,沒想到那在他們看來無敵的黑色小劍,竟然會被崩飛。

「嗡……」黑色的小劍回到了幾人的頭頂之上,不過,那黑劍身上的烏芒,卻是暗淡了許多,顯然剛才的一次碰撞,對黑色的小劍也是造成了一定的損傷。

「傷我弟子者!死!」冰冷的聲音響起,下一刻四道氣息衝天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一名身穿青袍的老者,雙眼之中帶著陣陣寒芒,手中握著一把七尺青鋒青鋒之上,四道雷霆符文環繞著,散發著強大的氣息,正是從洛天身上飛出的天道雷霆劍。

而老者的身旁,一個身穿藍袍的老者臉上帶著感嘆,目光看向同十八名無上強者對抗的洛天。

一個渾身金甲的猴子雙深邃,手中九天盤龍環繞的長棍,被猴子拿在了手中,身上泛著滔天的氣息。

而另外一個老者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神光,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手中拿著一把蒲團。

四人一出現,整個修羅域的天空便是被點亮起來,強大的氣息在四人的身上傳遞而出,讓所有人的臉上都是動容起來。

「他們是誰,人族怎麼會有這樣的存在!」包括人族的人們臉上都是帶著疑惑,唯有四聖星域的人們,眼中露出激動之色。

「父親!」正在同一名王者親子對抗的妖晨,看到四人中同他長的很像的那隻猴子時,臉上頓時露出激動。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張道天

四道氣息強大的身影,站在星空之下,整個星空都是隨著四人的出現而顫抖起來,就連洛天頭頂之上的猩紅色的雙眼也是微微顫動了一下。

「師尊!」正在同王族的天驕戰鬥的張子平等人,臉上露出激動之色,看著四人之中那個仙風道骨的身影,失聲大開口起來。

「父親!」妖晨臉上也是露出激動之色,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

「活過來了,終於活過來了!那四個老爺子,終於活出了第二世了!」天元大陸之上的人們失聲開口。

張道天,妖尊,向天明,尹天雄曾經天元大陸的功臣,以四人之力,抵擋住了冥域的入侵,此時終於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嗡……」金色的長棍,震天動地,砸穿了大片的虛空,朝著冥族的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狠狠的砸了過去。

張道天手持天道雷霆劍,彷彿真正的謫仙一般,雙眼之中爆發出無窮的殺意,目光看向那朝著洛天方向衝去的太古王族的人們,眼中露出無盡的冰冷,手中天道雷霆劍爆發出陣陣的華光,瞬間從張道天的手中飛出,化成一道寒芒,出現在了麒洪瑞的身前。

「噗……」血光閃動,麒洪瑞臉上帶著驚恐之色,隨後便是化成了一團血霧,飄蕩在了星空之下。

「一劍……就一劍!」所有人都是驚駭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星空之下,那星空仙風道骨的張道天。

「嘭……」另外一面,金色的盤龍棍,也是狠狠的掃在了冥族的那名強者的手中,那名冥族的強者也是直接被一棍,砸成了肉泥。

「我草,這特么是誰,也太猛了吧!」所有人都是臉上帶著驚駭之色,看向站在那裡的張道天還有妖尊兩人。

兩招,麒宏瑞還有冥族的那名大能便是化成了一團血霧,一個乾淨利落,一個將暴力上演到了極致。

「哈哈,這是我們天元大陸的大能!」鄭欣幾人臉上帶著得意之色,看向眾人,感覺張道天四人出場的的場面,實在是牛逼至極。

「兩位辛苦了!」張道天臉上帶著笑意,飛身站到了古天輸,還有東伯新兩人的身前。

「師傅……」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斷的踏出大腳,踩在遠古天宮之上,同時也是發現了張道天幾人的身影,心中也是狂喜無比,沒想到關鍵的時刻,四人竟然出現了,而且還是如此強勢。

「天元大陸,竟然還有這樣的大能!」太古萬族驚駭了,眼中露出駭然,看著眼中平靜無比的張道天四人,心中再次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不帶這樣玩的啊!」萬族的人們心中悲后,之前一次他們入侵人族,被古天輸三人鎮壓的跟狗一樣,如今比起當年來更加強勢,甚至連下品仙器都搞出來了,最終人族又蹦躂出來四位強大的存在,一出手便是讓兩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絲毫沒有反抗之力,便是被斬成了血霧。

「咔嚓……」四色的雷霆在張道天的手中爆發而出,瞬間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環繞在了麒洪瑞的血肉之上。

「救下他!」其他幾人看到那四色的雷霆,蘊含著的毀天滅的威力,臉色頓時一變,懸浮在幾人頭頂之上的那黑色的小劍爆發出陣陣的烏光,朝著那四色的閃電斬了下去。

「哧……」電光激蕩,黑色的小劍斬在了那四色的雷霆之上,頓時將那四色的雷霆斬斷,留下了那虛弱到極致,彷彿殘魂一般的麒洪瑞的神魂。

「才這會兒功夫,就差點將麒鴻瑞給煉沒了!」眾人心中驚恐到了極致,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所有人都是停了手,恢復到了各自的陣營之中,再次彼此對視在了一起,而太古萬族沒有一人,殺到洛天的身前,爭奪下那天道烙印。

「爹!」一向大大咧咧的妖晨,第一次露出激動的表情,說話音都有些輕顫起來。

「晨兒……」妖尊老臉之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站到自己身前的妖晨,隨後點了點頭。

「沒想到,我們父子竟然還有再見的一天!」妖尊輕聲嘆息,當年的那場最終的大戰,差點讓妖尊魂飛破散,後來機緣巧合之下,才活了下來,不過,記憶卻是被封印,成為了五行門的創始人妖尊,隨著活出了第二世,妖尊的記也是被徹底激活,上一世的事情,全部都想了起來。

「妖皇天,一位紀元之主!」人族的人們嘩然起來,目光看向妖晨對著妖尊施禮,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人們都知道妖晨乃是妖皇天的後人,而妖晨竟然管妖尊叫父親,那麼眼前這個看起來干吧啦幾,卻猛的一塌糊塗的猴子,不就是傳說中的妖主妖皇天么。

「原來妖皇天是只猴子啊!」

「你知道個屁,那是太古異種,斗戰聖猿!」人們議論著,雙眼之中帶著激動看向妖尊,畢竟,一位活著的紀元之主啊,誰曾見過。

「該死!」看到張道天幾人,王族的人們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眼下他們這邊,又變的有很大劣勢,那黑色的小劍雖然強大,但是他們想要催動也要耗費很大的心神,而且麒洪瑞還有冥族的那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顯然是沒有再戰之力了。

「都給我老實呆著,看我的弟子證道!」張道天冷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如既往的霸氣,雙眼之中帶著陣陣的寒芒。

「天道烙印,人人可得,我們爭過來,那就是我們緣分!」王族雖然現在依然處於弱勢,但是還是有些不甘心。

「呵呵……」張道天冷笑一聲,天道雷霆劍一揮,青色的雷霆劍芒便是從張道天的手中飛出。

「噗……」血光閃動,那名說話的渾天一族的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直接化成了一團血霧。

「我草,生猛,還是這麼霸道!」鄭欣幾人看著一言不和就出手的張道天,臉上頓時露出敬畏之色,心中沸騰起來。

「還讓不讓人說話了!」太古萬族的人們看到那個渾天一族的大能,只是說了一句話,便是被斬成了血霧,心中顫抖起來。

「聽說太古萬族尊崇強者為尊,現在你們就是弱勢,又有什麼資格同我們說話?」張道天衣袍激蕩,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翻,讓萬族的人們瞬間感覺到了無盡的森寒。

「嗡……」黑色的小劍散發出陣陣的烏光,懸浮在眾人的頭頂之上,讓張道天的眉頭微微一皺。

「你們不要逼我們!」剩下的幾名活出了第二世強者臉上再次露出了瘋狂之色。

「對,大不了魚死網破,與其讓那小子證道,然後再將我們鎮壓,倒不如殊死一搏!」一個個王族的人們低吼起來,聲音之中帶著憤怒。

「嘭……」就在兩方人對峙的時候,星羅域的星空之下卻是發出了滔天的轟鳴之聲,讓人們的視線轉移到了星羅域。

視線中,洛天彷彿蓋代天神,腳踏的著遠古天宮,金色的大腳不斷的落下,鎮壓在十八名無上存在的頭頂之上。

隨著洛天拚命,那十八名無上的存在畢竟不是全盛時期,只是演化出來的虛影而已,實力上要比真正的紀元之主來差上了許多。

「嘭……」洛天一步落下,終於有一個無上的存在承受不住洛天帶來的強大的壓力,轟然破碎。

「再來……」洛天嘴角溢血,那強大的反震之力,讓洛天氣血震蕩,但是卻依然一往無前,金色的大腳帶著強大的壓力,不斷的落下。

「轟……轟……轟……」隨著洛天不斷的落腳,一道道無上存在的虛影,在遠古天宮之下不斷的潰散起來,隨後化成一道道神則,飄蕩在遠古天宮的周圍。

「蠻神七踏,崩萬古!」低吼中,最後一道無上的存在也終於消散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咳咳……」而隨著最後一道身影的消散,遠古天宮也是隨之轟然破碎,化成一股恐怖的風暴,席捲在星羅域中,所到之處,星辰崩滅,整個星羅域,都是化成了一道真空。

「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來!」洛天大吼,大步邁出,目光湛湛的看向黑色星空下的兩隻猩紅的雙,彷彿與其對視一般。

「嗡……」下一刻,洛天便是來到了那另所有人都發瘋的天道烙印前,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

「不許煉化!」看到洛天朝著那天道烙印抓了過去,太古王族徹底坐不住了,臉上露出瘋狂之色。

「殺……」一道道身影,再次朝著洛天的方向沖了過去,聲之中帶著瘋狂。

「不長記性!」張道天冷哼一聲,手中天道雷霆劍轟然暴漲,朝著王族的人們掃蕩而去。

與此同時,妖尊,向天明,還有尹天雄三人也是紛紛出手,東伯新還有緩過氣來的古天輸也是站到進入星羅域的必經之路上。

「這是你們逼我們的!」王族的眾人看到六人的身影,心中升起一股無力之感,隨後相互對視了一眼,咬了咬牙,雙手再次飛動起來。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葬仙棺現

「逼你們又如何!」張道天等人強勢開口,面對氣勢洶洶的太古王族,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一劍斬出,兩名王族的天驕直接湮滅在了天道雷霆劍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