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劍魚眼見一次沒有擊中,有些惱羞成怒,急速後撤50多米,加了速度再次衝撞過來,儼然就是不要命的主。

古晨剛剛修復好的防護圈再次被刺了一多半,劍魚無休無止開始一次次衝撞,防護圈開始有些鬆動起來。

古晨知道再這樣下去,早晚會被劍魚攻破的。他再次運功,將真氣凝聚成更加厚實的防護圈之後,整個人來到最邊上,等著劍魚再一次的衝來。

那劍魚瘋了一般又一次衝撞而來,古晨躍起,同時念起咒語,將手中木劍激發的錚錚直響,狠狠對準劍魚巨大堅硬的上頜砍了下去!

擦——

無比銳利的木劍直接將劍魚的上頜砍了下去,但巨大劍魚由於用力過猛,無法收回力量,整個頭部直接撞在了古晨建起的防護圈之上,發出嘭嘭巨響。再看時,原本就紅色的河水,更加濃了許多。

那劍魚搖頭擺尾,翻起十幾米高的浪花,弄得附近的河水更加翻滾不已,同時不斷有更加血紅的顏色滲入河水中。

古晨用木劍射出道道白光打向劍魚的兩隻眼睛,本就暴躁不安的劍魚被徹底激怒,再次撞擊過來,它似乎忘記了上頜已經被砍斷的事情,這一次竟然把整個頭都撞扁了。

古晨手持木劍順著劍魚的嘴角直接拉了下去,劍魚的下半個嘴無力地耷拉下來,血更加濃了。


古晨從劍魚身上跳回原來位置,看著偶爾掙扎一下的劍魚,怎麼也想不到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竟然如此容易對付,只幾下就死了。

再看苗若嫣用她的七彩捧月神功祭出數道顏色不同的真氣帶,將另一巨大劍魚緊緊纏住,使其不得隨意行動。

古晨跳過去,按照經驗,直接用木劍將劍魚上頜砍下,又沿著劍魚嘴角一路割下去,劍魚開始流血,很快就不再掙扎了。他們四周血水紅得更加令人不敢直視。

最後,兩個人來到老頭跟前,看著老頭不知道用什麼法術困住的劍魚,古晨道:「師傅,你早搞定它了也不來幫幫我,不幫我也就算了連你孫女都不去幫。」

老頭一笑:「這是歷練,懂不懂?」

老頭剛說完,腳下的巨大怪物突然開始動了起來,而且速度奇快,帶著他們奔一個方向就下去了。

三個人也不知要到哪裡,只能疑惑地等著結果。離開原地約三十里后,後方突然響起巨大的轟隆之聲,三個人回頭看去,就看見剛剛離開的地方,有十幾條巨大的黑色鯊魚還有各種奇形怪狀的怪獸在搶食搏鬥,弄得水浪高起十幾米,慘叫聲不斷。

… 「幸虧我們走了,不然都要喂鯊魚了。」古晨道。

老頭拍了拍腳下的怪獸:「這次多虧你了,那些劍魚的血引來不少嗜血的怪獸,要是沒有及時離開,我們就都危險了。」

苗若嫣這次終於相信腳下是一個活物了,問爺爺:「爺爺,它到底是什麼啊?我們救了它,它又救了我們,好聰明啊。」

老頭道:「大千世界,聰明的怪獸多的是,通靈的都有,有的甚至比人類還聰明許多,所以,千萬不要小看他們。」

古晨突然好像想起什麼:「走,我們四處走走,看看這傢伙到底是什麼。」

三個人開始在巨大怪物身上來回走動,以求能夠整體把握怪物的體型來判斷這到底是個什麼。

攀上他們認為是第一個小山峰后,發現後邊還有一個,再上去后,發現後邊還有一個,一共三個巨大的山峰凸起,老頭驚訝道:「哎呀,莫不是傳說中早已滅絕的三峰駝龜?」

我的冷豔總裁房客 ,閃爍不已,令古晨和苗若嫣都有些意外。

古晨和苗若嫣可都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名字,古晨道:「三峰駝龜?是一種烏龜嗎?」

老頭身形極快在幾個駝峰之上再次跳躍一番回來后,更加確定道:「果真是三峰駝龜,果真是三峰駝龜啊。本以為早就滅絕的神龜,想不到居然在這裡出現,還被我們遇上,真是太有緣分了。」

古晨認識老者以來,從未見他對任何事物表現出過如此大的興緻,問道:「師傅,你該不是想要殺了他助你修鍊吧?」

老頭一聽,幾乎帶著教訓的語氣道:「胡言亂語,不得對神龜不敬,你懂什麼!」

老頭聲色俱厲幾句話,令古晨和苗若嫣更是對這三峰駝龜充滿了好奇,苗若嫣就問:「爺爺,到底是怎麼回事,第一次見你對一個事物這麼看重,到底是什麼原因啊?」

老頭看了看孫女,又看了看古晨,道:「你們可知這七血河最可怕的是什麼?」

二人搖頭。

老頭繼續道:「其實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七血河最可怕的是這河水。這河水就連鵝毛放在水面之上,都會沉底,更不要說我們做的那些木筏了。」

兩個人一聽,同時瞪大了眼睛,驚愕不已。

古晨道:「可是師傅,那我們不是用木筏走了很遠嗎?」

老頭道:「可是不是還沒有走多遠,木筏就開始下沉了嗎?你們要不是憑著仙衣早就被這河水吞沒了。而我們的木筏,其實我一直在運功靠著功力撐著,要是再晚些找不到你,只怕我們想安全返回都是難事。」

苗若嫣這個時候才明白為什麼爺爺一開始反對大家渡河,也明白爺爺為了她的要求,簡直是豁出去了。不禁看向爺爺:「爺爺,我、我要是知道有這麼危險,我就不要求你——」

「哎,說什麼呢。」老頭道,「就算不是為你,我也要來救他,誰叫他是我寶貝徒兒呢。」

古晨聽得心中暖暖的,眼眶有些發熱:「師傅,我差點害了你們。」

老頭道:「不過現在好了,有這神龜,我們就不會沉下去,不管距離陸地多遠,都不用擔心,現在我們也算幫了它,我相信它會帶著我們到達安全之地的。」

幾個人說著,三峰駝龜卻一直沒有停留,一直帶著他們游向更深處。

走著走著,前方紅色水面之上,出現一道道黃-色的水域,看上去十分離奇。

古晨就聽見心中一個聲音道:「小子,注意點,我聞到聚魂符的味道了,看看四周有什麼變化沒有。」

古晨將所見說給王聖手聽,王聖手語氣有些激動起來:「小子,快用我教給你的收符大-法將那些黃-色水域攏起來。」

古晨見王聖手如此急切,也不敢怠慢,也不多問,施法開始收攏那些黃-色水域,就感覺自那些水域之中竟然暗藏著不少的孤魂野鬼。

受到驚擾,周圍那些黃-色水域開始從四面八方圍攏而來。

苗若嫣一見,不知又要出什麼問題,對著爺爺喊道:「爺爺,你看,那些黃-色的都是什麼,靠著我們來了。」

老頭看了看,道:「黃-色的應該是天地造化而成的聚魂符,這裡孤魂野鬼太多,如果沒有這些聚魂符把他們聚集在這裡,只怕他們就會進入內陸擾亂人們生活。」

「聚魂符?」古晨聞聽,大喜。這不正是王聖手要找的嗎。

苗若嫣道:「天地造化而成,那應該比人造的聚魂符厲害多了吧?」

老頭道:「凡是能夠來這裡的人,哪個會是凡人?一般的聚魂符又怎麼能將他們收服在這裡。可能這裡魂魄太多,所以天降聚魂符將他們鎮壓在水域之中,以確保天下太平。」

古晨收攏著聚魂符,突然問道:「師傅,那要是我收攏這些聚魂符,會不會讓這些魂魄得以逃脫危害人間啊?」

老頭道:「有這個可能,天降聚魂符我也只是在傳說中聽說過。說是魂魄能量大到某種程度,天界覺得可能非人力所控可能會給人間帶去巨大災難之時,就會降下聚魂符將魂魄鎮壓。」

古晨等人一邊說著話,那些巨大的黃-色水域已經到了近前,不斷有孤魂野鬼的鬼哭和嚎叫之聲,還有不斷從黃-色水域範圍內跳起的魂魄,張牙舞爪,猙獰可怖。

嚇得苗若嫣驚叫著躲在爺爺身後,老頭對古晨道:「你收集一個就足夠用了,餘下的別貪心,否則惹來大禍就得不償失了。」


古晨問王聖手一個夠不夠,王聖手道:「兩個保險一些吧,來七血河可不是每次都這麼順利的。」

古晨跟師傅說了需要兩個,老頭道:「那我們盡量要護住神龜,不要讓失去控制的魂魄傷害到神龜,否則,不但神龜不高興,就連我們自己的小命可能都葬身於此,流為這些孤魂野鬼中的一個。」

三個人互相安排了重點,古晨施法將兩道黃-色水域同時籠起,三個人就看見兩道黃-色符咒自水中躍起水面七八米之高,同時,本來黃-色的水域顏色變得淡了起來,漸漸成為了清色,繼而又開始慢慢被四周的紅色水浸透過去,顏色開始慢慢變紅。

… 「快將兩符咒收了,全力對付放出來的野鬼!」老頭大喊一聲。

古晨按照王聖手傳授的功法,將兩道聚魂符濃縮收進了黑暗之門中。忽然想起黑暗之門中的噬魂獸,噬魂獸不是專門吃這些野鬼的嗎?

於是,古晨將噬魂獸放出,黑霧過處,噬魂獸出現在虛空之中,對著水中嚎叫的野鬼張牙舞爪。

老頭一見道:「差點忘了這傢伙,不過,這裡的魂魄可能都是修真高手前來尋寶葬身於此的,所以,這些魂魄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古晨一笑道:「聚魂符已經到手,我們安全撤走就可以了。」

苗若嫣看著四周黃-色水域已經將三峰駝龜牢牢圍在當中,有些擔心道:「招來那麼多野鬼,就算被聚魂符鎮壓著,可他們阻擋在四周,三峰駝龜怎麼出去啊?」

苗若嫣剛說完,就聽見巨大嚎叫之聲,再看噬魂獸已經開始吞噬那些不斷攻擊而來的魂魄。

古晨在一旁祭起木劍,斬殺那些野鬼。老頭也開始用真氣守護起三峰駝龜,並開始尋找突破口。

三峰駝龜體型之大,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力不從心。老頭真氣全部封住三峰駝龜,過於分散,所以,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野鬼闖入。

古晨影子中的王聖手也不敢閑著,盡量聚自己所能,將老頭真氣薄弱環節補充再補充。

兩道聚魂符鎮壓的魂魄不下幾百個,這麼多個野鬼剛剛擺脫鎮壓,積怨很深,此刻,一個個肆意攻擊著,幾個人顯然有些不好招架。


噬魂獸自從進入黑暗之門被古晨用地火鼎馴服之後,除了吃掉一個蛤蟆眼的魂魄,再沒有進食過。雖然說餓不死,但能量不增長,修為就會慢慢降低。

如今一見這麼多質量比較高的魂魄,一開始很激動興奮,但它吃魂魄跟人吃飯一樣,再餓也有吃飽的時候,所以,吃掉幾十個魂魄之後,它就吃不下去了。

噬魂獸開始撕碎那些攻擊而來的屍體,又是吃又是撕這種恐怖的手段令那些魂魄一開始都遠遠躲避著噬魂獸,但有些暴躁易怒的魂魄聚在一起,突然發力,從不同方向撲向噬魂獸,又是抓又是咬,貪婪吃飽之後的噬魂獸行動有些遲緩,身上開始被抓傷、咬傷。

噬魂獸暴怒,長嘯一聲,身形頓時擴大三倍有餘,伸出巨大的手掌,將那些魂魄從身上抓下,狠狠撕碎,一個個魂魄化為一團煙霧,頃刻間消失。

看到噬魂獸的厲害,古晨頗為意外,想不到噬魂獸對付魂魄還真是有一手。

很多魂魄開始不再攻擊噬魂獸,而是圍在三峰駝龜周圍不斷攻擊,很明顯想要上來殺人。

老頭和王聖手用真氣守護了這麼久,由於真氣太過分散,所以,已經顯出力不從心之相。

古晨正打著,就聽見王聖手在心中道:「黑暗之門現在雖然無法攝入太多魂魄,但收幾個還是沒有問題的,把上來的收進入,用地火鼎直接煉得魂飛魄散,震懾其餘的那些魂魄,他們可能就會退走了。」

古晨還沒有應答,一個野鬼就突破真氣防護上來了。缺口一旦打開,那些野鬼蜂擁而至,猶如開閘的洪水,不可阻擋。

老頭和苗若嫣還有古晨成三角形,對外防禦,老頭因為真氣消耗過大,已經有些微微喘息。

苗若嫣:「爺爺,你沒事吧?」

老頭強笑一聲道:「沒事,我還支持得住。」


古晨覺得師傅能用真氣防護這麼大的範圍這麼久,實在已經不容易了,便道:「師傅,你進入黑暗之門,我讓噬魂獸守著你。」

老頭道:「現在情況危急,我們並肩才能防備它們攻擊。」

苗若嫣突然好像想起什麼:「古大哥,你不是天官嗎,我們把神衣弄出來看看有沒有效果。」

三個人只顧打鬥,早把這茬給忘了,此刻經苗若嫣一提醒,三個人同時召喚出身上的仙衣等,發出淡淡的光芒,果然,那些魂魄漸漸有些安靜下來。

「看來有戲。」古晨輕聲道。

重生之嬌妻在上

古晨剛剛的僥倖沒有了:「連神仙也打,你們真該下地獄!」

不過三個人感覺到,雖然看似很兇惡的野鬼,攻擊上來之後,力量減緩不少,三個人頓時有了信心,一次次擊退那些野鬼的攻擊。

等老頭累得終於快支持不住的時候,攻上來的最後一個野鬼也被古晨用木劍砍為幾段,化為一股輕煙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老頭坐下休息,呼呼直喘,苗若嫣在一旁守護著。古晨見老頭沒什麼事,走到一側觀察,發現還有不少野鬼在周圍嚎叫不肯離去。

不過,好在一些黃-色水域開始慢慢飄散開去,再等一段時間,徹底閃開了路,大家就可以逃出這裡了。

古晨看著看著,就看見一具棺材飄在水面之上,很是詭異。師傅不是說什麼材質都無法在七血河漂浮而行嗎,這棺材是什麼材質的?

他為萬年不死人 ,飄飄蕩蕩,最後靠在了三峰駝龜旁邊。古晨來到停靠地點,用力將黑色的棺材拖了上去,發現棺材四周很是乾燥,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在水中游過一般。

已經休息差不多的老頭也過來仔細看了半天,也猜不透棺材到底是什麼來頭。

「要不我們打開看看?」古晨道。

老頭看了看四周漸漸退去的黃-色水域,道:「等等,讓我想想,可能這些野鬼退走跟這棺材有關。」

「有什麼關係?」苗若嫣好奇問道。

「可能這棺材給它們下達了撤走的命令,不然它們為什麼同時開始各自退後了呢?」老頭道,「我們先不要動這棺材,等離開這裡再說。」

幾個人都覺得有道理,黑色棺材靜靜放在那裡,裡面什麼聲音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