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青峰臉色一變:「壞了,熱成像!快跑!」

作為世界上最先進的直升機,阿帕奇裝備了什麼先進設備都不稀奇,機載紅外熱成像能發現幾百米外灌木叢里藏著幾個人,那就更不稀奇了!

張青峰根本沒多想,蹦起來舉槍對著外面幾個巡邏的鬼子兵就是一梭子,將其擊倒同時撒腿就跑!

與此同時,尼摩也大叫了一句什麼,再次掏出獸皮小袋兒,一仰脖直接將裡面的藥粉全部全部倒進口中,然後一個猛子扎進水中。

即便聽不懂土著語,張青峰也知道他肯定是在讓自己幾個人馬上朝著密道跑,而他則是準備再次控制巨型水蛭為自己爭取時間!

此時也不是客氣的時候,幾十米說起來近,但跑過去最起碼要好幾秒,中間還得經過一大段空地,有阿帕奇在,沒掩護的根本跑不過去!

而且阿帕奇的火力跟黑鷹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尤其還有集束炸彈這種大殺器在,尼摩就算變了水蛭怪也頂不了多久,想跑就得儘快!

兩排機炮濺起的煙塵柱在張青峰兩側劃過,張青峰貓頭猛跑,隨即身後水蛭怪那種獨特的吼聲響起,煙塵柱消失,張青峰頓時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將將跑進密道,身後的機炮轟鳴已經連成一片,期間夾雜著火箭彈的爆炸聲。

龐大海拖著百武直美氣喘吁吁的追進,問:「瘋子,你猜友軍這次還頂得住不?」

張青峰扭頭瞥了一眼,兩架阿帕奇正盤旋著用火神炮掃射,水蛭怪的個頭比上次更大,但被打的也更慘,不過即便支離破碎了,依舊全力凝出觸手向空中揮舞,好在這次尼摩沒敢把本體露出來。

估計他也知道,新來的這兩隻鐵鳥比之前那兩隻厲害太多,敢自爆弱點誘敵深入,下場估計就被直接打碎了!

張青峰說:「我猜你買了個表!趁著追兵沒來,趕緊跑吧!」

按尼摩說法,密道是蟒蛇洞,比礦洞大了不少,此時張青峰只能慶幸有這麼一條密道在,要是沒這種地方,還想當攪屎棍?直接被人剿了還差不多!

繳獲來的裝備里有熒光棒、有戰術手電筒,倒不用黑燈瞎火一抹黑。

身後的追兵沒這麼快追進來,三人逃進密道后便放慢了腳步,想到外面的情景,龐大海似乎有些不落忍:「我說瘋子,你說老尼這麼仗義,咱把人自己扔那兒硬剛倆阿帕奇,不太合適吧?」

張青峰說:「那你有轍?再說人家老尼又不會真死,實在沒轍了往水底一潛,溜到個沒人地方睡一覺又是一條好漢,你比的了嗎?」

龐大海摸摸鼻子:「這倒是。」三人邊說邊往前走。

走了沒多遠,身後隱隱有喧嘩聲傳來,不用說,追兵也跟著進來了,三人再次加快腳步,龐大海一馬當先,百武直美中間,張青峰斷後。

跑了沒多遠,前面亮起兩個黃色的大燈籠,龐大海舉著手電筒一照,驚道:「卧槽!老尼不說這裡沒蛇了嗎?丫忽悠咱們?」說著舉槍瞄準。

張青峰也嚇了一跳, 總裁豪寵666 ,倆蛇眼跟車燈似的,吞個人根本小菜一碟,而且這種大傢伙子彈未必有用,他趕忙說:「別開槍!這蟒蛇明顯是吃過隕落之苔變異的,只吃同類,咱不惹它沒準它也不會搭理咱們……」

還沒說完,巨蟒突然大嘴一張,對著他們吐著信子「嘶嘶」幾聲,猛然向前躥出,張開大嘴就想咬龐大海!

好在洞里不高,蟒蛇沒法揚起頭部,所以速度不快。


對方先下嘴,龐大海也顧不得張青峰那套「同類相食」的推測了,後退的同時揚手就是一梭子!

巨蟒中彈行若無事,對於這種大傢伙來說,5.6毫米的子彈殺傷力果然沒啥用。

好在倆人撿的M4A1下面都有榴彈發射器,立馬兩發槍榴彈打出去,稍稍阻礙了一下巨蟒的攻勢。

然後仨人邊退邊打,但洞穴空間被巨蟒佔了將近一半兒,誰都不敢冒險從它邊上衝過去!

而且此時身後也有燈光閃爍,兩名AW的突擊隊員端槍衝出,張青峰早有準備,對方還沒來得及舉槍,他回頭就是一梭子,當前一人應聲而倒,後面的人也趕忙卧倒滾了回去。

隨後一個聲音大喊了幾句英語,雖然聽不懂,但意思肯定是讓他們馬上投降,否則就先奸后殺之類的。

被AW抓住肯定死路一條,投降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此時前有巨蟒後有追兵,三人完全陷入絕境,不投降,唯一的下場似乎就是死的壯烈點……

PS:求收藏 想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衝過去,畢竟幹掉一條巨蟒的難度遠小於幹掉數十全副武裝的追兵。

此時三人可供活動的空間無比狹小,龐大海對付不了巨蟒,張青峰乾脆一把將他拽到後面,吼道:「你擋住追兵!」

吼完對著蟒頭便猛衝過去!

蟒類主要攻擊方式是纏,但纏之前還有個預備動作,那就是咬,見張青峰靠近,巨口一張,上下顎之間的距離比張青峰身高還大,六排森森巨齒粗若兒臂,彈簧般朝近在咫尺的張青峰撲來!

張青峰對著蟒嘴便是一發槍榴彈!

之前龐大海已經試過,槍榴彈炸不死巨蟒,甚至連重創都做不到,因為巨蟒的鱗甲太厚,槍榴彈爆炸的威力不夠!

唯一能重創它的辦法就是把榴彈打到它嘴裡,但這事兒難度太大,因為蛇嘴並不是一直張著的,而是咬人的一剎那才會張開!

所以張青峰這次根本就是在玩命,他是靠到最近,引巨蟒張嘴后才開火的,幾乎是緊挨著蟒嘴!

這樣做的下場就是,他很有可能被巨蟒咬住之後,槍榴彈才從它口中爆炸,即便運氣好,躲開了巨蟒的撲擊,槍榴彈的爆炸他也躲不開,榴彈爆炸的衝擊波必然會對他造成致命傷害!

不過他現在根本顧不得這些了!

槍榴彈完全在巨蟒口中炸開,張青峰射完后便往後撲,他轉身比龐大海快,這也是他選擇自己涉險,而不是讓龐大海來的原因!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感到五臟六腑似乎都被震錯了位,身體跟敗絮似的直接被掀飛,蟒嘴破碎的血肉糊的他滿身都是,甚至有幾枚破碎的蟒牙擦著臉邊射入身邊的岩壁!

暈暈乎乎的,他感到有人拖著自己往前狂奔,但走了沒幾步便被什麼東西撞上的洞壁,緊接著又被拖著往前進。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半小時,也許只有半分鐘,他隱隱感覺有人在扇自己的臉,同時聽到龐大海在他耳邊大吼:「瘋子,我去救直美,你在這等我!」

張青峰晃了晃頭,視線恢復時看到龐大海已經向回跑,而兩人過來的路上,一條巨大的蟒身正發狂般扭曲著撞擊洞壁。

不用說,自己那一發確實重創了巨蟒,然後龐大海趁機拖著自己沖了過來,但他一個人沒法照顧兩個,只能把百武直美先留在了那邊。

眼看著龐大海被完全失控的蟒身撞的跟麻袋似的摔上洞壁,張青峰很想阻止他回去,但他說了也白搭,而且現在完全幫不上忙,只能祈禱龐大海能活著回來。

緩了幾十秒,他已經恢復行動能力,掙扎著起身。


槍榴彈是高爆彈,主要靠衝擊波殺傷,張青峰被轉世果改造過的身體耐艹的很,恢復速度也堪比小強,足以震死普通人的爆炸,這麼一會兒好像除了頭暈就沒什麼感覺了!

而就在他起身的同時,也看到龐大海拽著百武直美踉踉蹌蹌的從巨蟒身邊衝過來,張青峰頓時有些驚訝:龐大海把百武直美一個人扔那兒居然沒被AW抓去?

不過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也許是AW也被這發瘋的蟒蛇嚇住,暫時沒敢衝出來。

龐大海過來一屁股坐倒在地:「撞死海爺了,渾身跟散了架似的……瘋子,你沒事吧?」

張青峰搖頭:「沒事,趁著追兵沒法過來,趕緊走!」

三人再次上路,少頃,身後響起步槍的射擊聲,受傷的巨蟒反而成了他們阻擋追兵的屏障。

蟒洞並非一條直線,中間有無數岔路,按照尼摩的話,三人見岔路靠右走,很快,身後的追兵便被徹底甩開,大約五個小時后,前方隱隱出現亮光,出口到了。

龐大海長吁了一口氣:「終於不用鑽洞子了,海爺我現在除了游泳以外最恨的就是鑽山洞!」

出去后,張青峰四處觀察了下,和尼摩之前說的一樣,出口是一條峽谷,不長,只有數百米,兩側是刀削般的山壁,由於陽光無法直射,峽谷內並沒有高大的樹木,而是雜草叢生,遍布一人多高的灌木叢。

由於他們所處的地勢較高,可以隱約看到峽谷外面,出了峽谷就是一片熱帶叢林,按照尼摩之前說的,聖地的大門就在那片叢林里,金沙河的起源也在那裡,也就是說他們離目的地不遠了。

連逃帶跑N久水米未進,幾人又累又餓,龐大海看看已經面色煞白的百武直美,心疼道:「瘋子,咱休息一會兒,弄點兒吃的再往前走。」

張青峰點頭同意。

吃的倒是不缺,繳獲的東西里有壓縮乾糧,三人胡亂填飽肚子,百武直美第一個吃完,起身說:「不好意思,我去方便一下。」

張青峰看了她一眼,說:「大海,陪著你媳婦去,這地方毒蛇多,別被蛇咬了屁股。」

龐大海本來不想去,聞言怕真出事兒,趕忙起身陪著百武直美去解決生理問題。

過了幾分鐘,兩人回來,張青峰精力充沛,並不需要休息,起身說:「你們倆休息一會兒,我去下面看看。」說罷朝灌木叢走去。

這裡到峽谷外的叢林雖說不遠,但沒路,遍布叢生的灌木和荊棘,想直線前進並不容易,很多地方都得繞個大圈子或是乾脆得開路過去,張青峰身上只有繳獲的刺刀,開路不好用,他走了半個小時,左繞右繞,也就剛走出了幾十米。

剛繞過一叢荊棘,張青峰隱約聽到前面有樹枝摩擦的聲音,他第一反應就是有什麼動物,然後不想驚動對方,趕忙停步蹲下,同時扒開草叢往前望,。


然後他就看到,前面不足五米外的灌木叢突然被撥開,探出一個頭戴戰術面罩的腦袋,對方也同時看到了張青峰,倆人大眼瞪小眼,都是一愣!

AW的人!

張青峰反應極快,舉槍抬手就是一個三發連射,開完槍后往後一撲,側滾躲進一側的灌木叢!

既然是AW的人,那就肯定不止一個!

對方大叫一聲向後撲到,果然,張青峰判斷準確,開路的AW隊員被擊倒后,他身後迅速衝出三、四名同伴,邊救助同伴,邊舉槍對著張青峰的方向開始掃射!

好在張青峰根本沒在原位呆著,邊逃邊摸出兩枚手榴彈向後甩出。

扔完以後根本沒看效果,貓著腰繼續跑!

原路返回,跑了沒多遠就看到來接應他的龐大海,張青峰連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他趕緊撤,邊跑邊說:「是AW的人!先退回密道里再說。」

龐大海臉色一變:「AW?他們怎麼知道咱們在這?」

張青峰說:「不知道,先逃再說吧!」邊說邊從口袋裡掏出個東西,隨手扔進一處灌木叢中。

兩人回到原地,百武直美臉色有些慌張,問:「海哥,怎麼回事?」

兩人也沒多想,拽著百武直美就往回跑,龐大海說:「AW的人。我就納悶了,到哪兒都能遇見他們,真特么邪了門了!」

一聽這話,張青峰心中一動,隱隱覺得有些不對,不過此時來不及細想,先逃命再說!

將將跑到密道入口,還沒等三人進去,幾隻黑洞洞的槍口探出,一隊全副武裝的AW突擊隊員直接從密道內衝出,虎視眈眈的將他們圍住,同時用英語厲聲喝道:「不許動!舉起手來!」

軍用術語張青峰和龐大海都學過,能聽懂,一看對方這架勢,張青峰最後一絲僥倖直接破滅,舉手投降,同時苦笑道:「得,大海,咱倆都被你媳婦坑了。」

龐大海也是識時務的人,根本沒頑抗,不過邊舉手邊納悶道:「被我媳婦坑了?直美?關她啥事?」

幾名AW的人過來將兩人武裝解除,直接按倒上了背銬。

然後龐大海驚訝的發現,張青峰好像又說對了,百武直美非但沒被抓,帶頭的AW小隊長還過來跟她開始對話,語氣還挺客氣,只不過兩人說的都是英語,聽不懂。

兩人被押著站到一邊,張青峰無奈的解釋道:「咱倆就是豬!早就應該想到的,這麼快就能找到咱們,肯定有貓膩……咱倆肯定不會通敵,那就只能是你媳婦了唄……哎,又被女人坑了。」

龐大海還是想不明白,這時百武直美過來,龐大海趕忙叫道:「直美,你跟這幫哥們認識是怎麼滴?趕緊說一聲,咱自己人啊!」

百武直美瞥了他一眼,冷笑道:「龐桑,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那個叫安琳的女人說的沒錯,我確實是AW的人。她很聰明,聰明的讓我不得不設計逼她離開,可惜你們兩個蠢得就跟豬一樣!」

龐大海已經懵了,張青峰卻是想通了就沒那麼驚訝,聞言諷刺道:「我們確實是豬,那你還不是讓豬騎了,還是被最笨的一頭……」

百武直美怒道:「八嘎!」抬手就想扇張青峰嘴巴。

張青峰趕忙喊道:「士可殺不可辱啊!你敢打我,那圖騰石板你就甭想要了!」

百武直美臉色一變,扭頭說了一句英語,估計是讓人過來搜身。

果然,一名AW隊員過來粗暴的將兩人按倒,仔細搜了一遍,一無所獲。

百武直美拔出張青峰給她那把P220,「咔嚓」一聲推彈上膛,頂著張青峰腦袋逼問:「你是什麼時候把石板藏起來的?藏哪了?」

張青峰說:「你猜?」

百武直美大怒:「八嘎呀路!」

張青峰說:「八嘎你妹!給我放客氣點,再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你這輩子就甭想拿到那石板了。」

百武直美深吸一口氣:「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張青峰說:「我他媽能有什麼條件?我都不知道你們他媽到底想幹嘛呢!你丫莫名其妙把我倆卷進來到底想幹嘛?我們哥倆哪兒惹到你們了?」

PS:求收藏 百武直美沒直接回答張青峰的問題,而是轉身走遠了一些,似乎在自言自語,說的是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