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依先生所言,先將我妻子藏起來一段時間,對外宣稱,她遭逢不測,等謀下下邳城,再行將她接回。」一番話脫口,呂布如釋重負…

「好!」陳宮頷首…

唉…他的心頭長長的嘆出一口氣,這一刻,他竟有些佩服曹操,做個冷血無情的壞人…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呂布朝身旁的親衛使了個眼色,他們勒轉馬頭,怎麼做…他們很清楚。

卻就在這時…

「噠噠噠…」

不遠處飛沙走石,塵煙漫天,一隊騎兵呼嘯而來,遙遙望去,為首三人格外顯眼。

卻不是劉備、關羽、張飛…還能有誰?

而呂布派去的信使張遼也在其中…如此興師動眾的趕到下邳城邊境處,那麼…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迎接呂布!

呼…

呂布長長的呼出口氣,又是一番如釋重負,總算是不用再過風餐露宿,四海為家的日子了。

同樣的,他也意識到,新的戰鬥開始了,要準備策馬向前…

陳宮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奉先,千萬記住,對劉備一定要十分恭敬…」

「知道了。」呂布答應一聲,當即翻身下馬,步行去迎劉備的到來。

劉、關、張也翻身下馬,呂布拱手一拜,「敗軍之將呂布拜見下邳城太守劉玄德!」

「哪裏的話,劉備翹望已久,終於把奉先和公台盼來了。」劉備拱手回禮。「今日相會令人無限歡喜,快…快隨我進城,我為溫侯,為陳先生接風洗塵!」

劉備在演,演出一副求賢若渴;

呂布也在演,演出一副衷心歸降,狼子野心。

兩人的演技均格外的精湛,他們是天生的演員,若不是出生在這個時代,他們一定能聯手寫出一本鴻篇巨著——《論演員的自我修養》!

兗州,濮陽城。

明日曹操就打算率軍撤回陳留郡。

大旱的日子再多一天,曹操的心頭就擔憂一分。

如今的他心繫的唯有那數千畝稻田的栽種,陸羽推廣的旱稻、水稻…是七月絕售後,兗州、徐州最後的希望!

而太壽河距離陳留郡不遠…曹操不親眼看到池塘中的水稻、梯田上旱稻的栽種,心裏不安。

呼…

在衙署中,隔着窗子,曹操靜靜的望着天,眼眸不自覺的眯起,似乎進入了一種全新領域的冥想。

感受着風聲中帶來的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波瀾…這樣的日子,激情澎湃,讓他曹操享受其中。

「踏踏踏…」

腳步聲猛然傳出,曹操的眼眸也「嗖」的一下睜開。

「大哥,徐州城飛鴿傳書!」說話的是夏侯淵,他剛剛接到徐州的飛書。「呂布已經抵達了下邳城,劉備熱情的款待了他…如今算上下邳城、廣陵城、呂布的兵馬,劉備手上有不少於三萬甲士,算是東南方一股不小的威脅了!」

言語間,夏侯淵的眉頭高高的凝起,似乎…頗為擔心劉備慢慢做大。

「哈哈,妙才?這有什麼好怕的。」曹操卻是絲毫不以為意。

「大哥,不能小覷他劉備呀!」夏侯淵提醒道…

曹操則是擺擺手。「劉備此人我從未小覷過,近幾個月來,咱們在徐州、兗州兩地浴血苦戰,花費了幾十萬的糧餉…除此之外,若非陸羽,若非文若,已經不知道兗州現在都改姓什麼了,也不知我曹操是生是死?如此費力,咱們也不過才打下了徐州四郡之地。」

「可劉備此人,不費吹灰之力,從平原趕來時不過兩千兵馬,現在搖身一變,坐擁兩郡之地,麾下三萬甲士,更是有關羽、張飛、呂布這樣的猛將,陳宮這樣的謀主!這樣一個人,我曹操敢小覷他嘛?」

講到這兒,曹操頓了一下,感慨道。「依我看,劉備此人是忠厚其表,奸惡其心,表面上仁人君子,但他大智若愚、大偽似忠,厲害呀!非但我不敢小覷他,倒是他,還在內心裏小覷我!哈哈…」

別看曹操把劉備捧的這麼高,還琢磨著被他給小覷了。

可實際上,曹操始終在笑,像是一種譏笑、戲虐的笑,更像是在笑劉備終究難逃他曹操…啊不,準確的說,是難逃羽兒的算計。

「大哥並未小覷劉備,卻為何一直發笑呢?」夏侯淵忍不住問道。

「妙才啊…」曹操揚起手掏掏耳朵,顯得很輕鬆。「曾經陸功曹告訴我一句話,我至今想想,如沐春風,十分陶醉!」

…一句話?

夏侯淵這下好奇了。「大哥?陸功曹告訴大哥什麼?」

「哈哈哈…」曹操一邊笑,一邊走近夏侯淵,拍拍他的肩膀。「下邳城,這裏面的水很深,他劉備把握不住,哈哈…哈哈哈哈!」

「咱們走着瞧吧,他劉備與呂布鬧騰的地方還在後頭呢,下邳城必是一山難容二虎,劉備、呂布…哈哈…」

「他們一個貪而好勇,一個虛偽自恃,早晚會爭起來,再加上袁術,二桃殺三士!等他們三敗俱傷的時候,就輪到咱們把他們給一鍋端了!妙才,這話你記住咯,這可是陸功曹與我曹操一道說的!保管應驗!哈哈哈…」

爽然的大笑,曹操笑的格外的開懷。

夏侯淵敲敲腦門。

被曹操這麼一提醒,他想到了,前幾天議會時,陸羽提到的一個點…

似乎是說,這下邳城,若是呂布不去還好,若然真去了,那就是三個「女人一台戲」。

那時候夏侯淵聽得雲里霧裏的,今兒再回味一下,結合曹操方才說的話,似乎…能聽懂一些了。

可中間的彎彎道道太多,他腦子轉不過這個彎兒來,還是有些雲里霧裏…果然哪,這些動腦子的事兒不適合他!

比起這個,他夏侯淵更喜歡在戰場上馳騁,用絕對的速度打敵人個措手不及。

「陸功曹這幾天在幹什麼?」

提到了陸羽,曹操好奇的多問了一句…作為一個老父親,時刻關心的不就是兒子的動態么?

夏侯淵略作思索,當即回道:「今日,荀司馬去尋陸功曹,似乎要與他一道商量未來戰略方向的問題。」

聽到這兒,曹操當即點了點頭,荀彧與陸羽都是心思縝密的人,若新的戰略構想並不完善,他們是不可能講述給曹操聽的,先議論出個大抵思路…很符合荀彧的做事風格。

曹操心頭還是頗為高興的,行軍打仗有戲志才、荀攸的臨陣部署,宏觀戰略有羽兒與荀彧的全盤衡量,呵呵…看似危機四伏的曹營,曹操心頭竟莫名覺得——穩得一逼!

「對了…」夏侯淵猛地又想到了幾點兒,最近有一樁關於陸羽的事兒,讓他覺得有些詭異…「大哥…這幾天,元讓總是去尋陸功曹…」

…聞言,曹操轉過身,夏侯惇去尋陸羽,這不很正常嘛?

陸羽在濮陽城救過他,又設計攻下了濮陽…雪了夏侯惇的恥辱,兩人關係好,走動密切…很正常啊!

剛剛想到這兒,夏侯淵的聲音再度傳出。

「這本沒什麼,只是…元讓張口閉口對陸功曹的稱呼改為了賢弟,我特地去問了下元讓的副將,這才知道…元讓竟在三日前與陸功曹義結金蘭,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啊…啊…

此言一出,曹操整個人都傻了…

他的眼珠子徒然瞪大,「咕咚」一聲…一口口水咽進肚子裏。

苦,好一股苦澀的味道呀!

「咕咚…」又是一口,這一口口水更苦了。

他的羽兒竟…竟與他的族弟夏侯惇義結金蘭…

曹操的心頭頓時有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你大爺的…剛剛平息了丁夫人的亂點鴛鴦,差點就讓他兒子娶了他女兒…

現在,又…又…又是兒子與族弟義結金蘭!

防不勝防,真的是防不勝防啊!

頓時,曹操感覺自己的心很累,怎麼…怎麼總是有人惦記着他的羽兒呢?這一刻,曹操感覺,他也是醉了!

月入眉梢。

濮陽城,距離衙署附近的一處驛館。

一壺熱茶,兩枚小碗擺放在桌案上,桌案的兩邊分別坐着陸羽與荀彧。

「荀司馬,喝茶!」

陸羽主動幫荀彧斟茶,斟到多半杯的位置,茶盞收起…所謂酒滿敬人,茶滿欺人。

荀彧也不客氣,緩緩提起茶盞,品了品,微微有些苦,不過…很提神兒!

放下茶盞,荀彧開口道。「陸功曹,恭喜恭喜啊…」

「何喜之有呢?」陸羽被問懵了。

荀彧一縷鬍鬚,一邊開口,眼眸中還帶着幾許羨慕。「陸功曹這麼小的年齡卻能與夏侯將軍義結金蘭,難道不值得恭喜么?」

這個呀…

一聽到這兒,陸羽感覺頭有點兒暈,跟夏侯惇結拜倒是沒啥,可特喵的,幾乎…夏侯惇手下的百夫長、牙門將的一個個的來找陸羽敬酒…

有曾經的,有現在的,陸羽感覺自己的肝都被喝傷了,跟別人結拜最多要錢,跟夏侯惇結拜要命!

唉…無奈呀!

「荀司馬取笑了…」陸羽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旋即回道。「我才十六歲呀,夏侯將軍都三十多歲了吧?若要依著『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那估摸著,我得少活二十年了,何喜之有啊?哈哈…」

說着話,陸羽笑了出來,荀彧也是朗聲笑道。「陸功曹別這麼說,你可知道…整個咱們曹營的官員、將士們都羨慕你呢?夏侯將軍與曹公什麼關係?能與他結義,那在曹營里無異於一道免死詔書了!」

呵呵…

陸羽就「呵呵」了,要不是因為夏侯惇的能量,他才不跟夏侯惇結拜呢,現在想想…肝疼!

「荀司馬深夜前來,多半不是為了羨慕我吧?讓我猜猜…」

與荀彧接觸的次數多了,兩人看似差著年紀,可實際上攀談起來,早就像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這還用猜?」荀彧反問。「我這臉上不都寫滿了嘛?」

他來這兒的目的自是為了討論曹營下一步的戰略規劃,而這…似乎擺明了,沒必要猜!

哪知,陸羽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我猜的是,這下一步的戰略規劃,荀司馬多半是想——迎天子以令諸侯吧?」

因為是與荀彧交談,陸羽刻意的把「挾天子」改為了「迎天子」。

荀彧可謂是大漢的死忠了,倘若這話,換作對曹操私下裏講,直接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

干就完了!

很明顯,當聽到這一句「迎天子以令諸侯」時,荀彧的瞳孔明顯的收縮了一下,眼眸中更是多了幾分驚詫之色。

這個想法在他心頭許久了,他反覆推敲,反覆醞釀…

但…明明…明明沒有講述給別人過呀。

「不愧是陸功曹,荀某心頭想的逃不過你的眼睛啊!」荀彧感嘆道…

陸羽擺擺手,「我哪能窺探出荀司馬想的呀,只不過…誠如曹公提到過的,如今咱們身處兗州、徐州,四面都是敵人,唯一的破局方式便是把天子握在咱們的手裏!」

此言一出…

荀彧眼眸微微一眯,看起來…的確還是陸羽與他想到一塊兒去了。

不過,他沒有說話,而是讓陸羽接着講,他想聽聽,陸羽的論斷…是否與他荀彧的一模一樣!

若然一抹一眼的話,那這方略的可行性無異於大大的增加。

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

「荀司馬大才,儒家那套高義、大道、大德之類的,我就不詳加闡述了,我只說一點,那就是天子的能量!」

提及天子,陸羽緩緩起身,清了清喉嚨,負手而立。

「天子…這可是曾經統轄華夏數百年的至高存在!」

「誠然,如今的他被李傕、郭汜挾持,實權式微!卻毋庸置疑的是他的虛名猶存!且這個虛名…深深鐫刻在底層百姓、中層門閥、高層諸侯的經驗世界裏。」

「對抗諸侯,是爭霸,勝負無非常事,可對抗天子,則是叛臣,敗者身傢俱焚!」

「曹公如今的實力不算弱,但比起袁紹、袁術等人…還遠遠不夠,可…若是用他的實力套上天子這個持續數百年的神聖價值,二者互為表裏,即便諸侯不服這份戰略,但…世家子弟也難以忤逆這份功德,底層民眾更是容易跟隨這股順流!」

「通俗點兒講,若然天子在曹公的手裏,那振臂之下,周圍的弱小勢力必定臣服,那些大的諸侯也不敢輕易對抗…更別說是主動進攻,畢竟,進攻曹公,那就是對抗天子,會引得天下人群起而攻之,更會引得其內部土崩瓦解、支離破碎!如此這般,只要天子在咱們的手裏,曹公身處的這四戰之地反而是亂世中最安全的所在!」

講到這兒,陸羽回過頭詢問荀彧。「荀司馬?這些淺顯的道理,我能看破,荀司馬必然也能看破,而荀司馬之所以沒有向曹公提議,所擔心、所顧慮的唯獨是…」

提到這個最、最、最關鍵的點兒,陸羽的眼眸猛然望向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