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

蘇紫陌漂亮的鳳眸眯起來盯着地面,寒光湛湛。

“陌兒,你在湖底遇到了什麼?”

“我只是根據四色錦的指示找到了九曲太乙呀!除了遇到那隻魔獸,並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東西。”蘇紫陌揣着複雜的心思,怎麼這麼驚悚的事情都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會不會是跟那九曲太乙有關係?”

“可能吧!師公讓我得到九曲太乙以後就收起來,不能讓庚樂羽發現。”

蘇紫陌在退了幾步,腳下依然是同樣的反應,那可是對付庚樂羽的法寶。

不過這冰似乎不會對她造成什麼傷害,蘇紫陌微微思忖,緩緩合上眼睛,試着用意念來控制這些冰。

左手愛,右手恨 “陌兒,和九曲太乙契約。”

蘇紫陌腦海裏突然響起了南司前輩的話。

蘇紫陌心神移動,用意念逼出一滴血和九曲太乙契約。

契約瞬間形成,蘇紫陌心裏默唸收。

她睜開眼眸一看,腳下的冰消失了。

“果然是九曲太乙。”

“這九曲太乙真是神奇,這玄器怎麼會是冰呢?”

沐雲軒驚訝之餘,卻也慶幸,這次尋找九曲太乙還算順利。

只要對陌兒有幫助就好!而這九曲太乙也算是逆天玄器,日後對陌兒一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現在你不用擔心了。”

蘇紫陌挽着他的手臂。

沐雲軒寵溺的颳了刮她的瓊鼻,“陌兒是想玩一下還是回去?”

“這魔獸都跑了,現在這迷幻森林裏正以一種詭異之態發生着變化,你說,這個時候能走嗎?”

蘇紫陌對着他眨了眨大眼,現在可是找靈草和靈藥的時候,怎麼能回去呢。

這裏已經是迷幻森林中央了,魔獸基本都走完了。

“好!那我們就四處去轉一轉。”

沐雲軒薄脣輕啓,聲音霎是好聽。

“雲軒,回去以後,等你孃親生辰以後我們就去接馨兒回來,馨兒從來沒有離開過我,這分分離離都有好幾個月了,都說這女兒要富養,你看看馨兒這幾個月,我這做孃的看着就心疼。” “好,等過了孃親的生辰以後,我們就去接馨兒回來。”

沐雲軒刻意去忽略心裏那痛心疾首的感覺。

這些無心的傷害,總是無時無刻的出現。

四個月的時間,他希望是四個世紀那麼長。

“不過這裏怎麼靜悄悄的?”

蘇紫陌有些疑惑,樹林裏似乎有白霧在緩緩升起,若不是被魔獸踩得亂七八糟的,此刻應該會很漂亮。

“魔獸都出去了,陌兒,不過這周圍的玄氣變強了很多。”

“這些白霧很奇怪!”

蘇紫陌挑眉,看着白霧越來越濃。

魔獸爲什麼會跑出去,這魔獸潮一百年一次,魔獸都往邊緣去了,那就是說,這迷幻森林的中央,一定會有魔獸懼怕的東西出現。

只是沒有人能說得清楚,迷幻森林裏會發生什麼事情。

因爲從來沒有經歷過。

只是這一次……。

蘇紫陌笑了笑,她和雲軒可以見證一下了。

“陌兒,你笑什麼?”

沐雲軒低頭,正好捕捉到那抹笑意。

“能見證歷史性的一刻,你不激動嗎?而且看這附近,似乎只有我們兩個人。”

看着她如此開心,沐雲軒深邃的眼底一點點的呈現出笑意。

沐雲軒擡眸,一臉慵懶,突然看到兩個白影。

“陌兒,看來不止我們兩個人。”

“轟……!”

空氣中震出一股玄氣的波動,剎那間,花草樹木飛濺,萬物似乎都在躁動起來!

一股強大得力量卷席而來,直逼蘇紫陌和沐雲軒。

蘇紫陌眸光瞬間移動,看向那不斷騰昇起來的力量,瞬間變得恐怖起來。

“陌兒,走。”沐雲軒擁着蘇紫陌回到半空。

看着下邊的變故,蘇紫陌目光幽遠。

“雲軒,會不會是這些白霧有毒?”

“陌兒,應該不是。”

沐雲軒皺眉,白霧越來越大,已經看不清楚下邊的事物了。

正在二人疑惑之際。

有兩個白影懸空在他們不遠處。

沐雲軒一看,是剛纔他看到的兩個白影,是一男一女。

“師兄,你看,那邊有兩個人。”

女子的聲音很甜美,蘇紫陌尋聲看去,兩人並肩站在一起,一身白衣,仙姿飄逸,男的很俊,女的很漂亮,給人一種不讓塵世的感覺。

正在蘇紫陌看向對方之際。

兩人已經來到了她們面前。

看到他們速度驚人,沐雲軒皺了皺眉頭,這兩人身份不簡單。

“二位也是來觀看魔獸潮的嗎?”

那白衣男子一開口,聲音如沐浴春風,聽着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跟着一起沉淪。

“二位知道這裏會發生什麼嗎?”

蘇紫陌反問道,卻猛然發現,那白衣女子緊緊的盯着雲軒看。

那美眸裏的驚豔!恨不得立刻奔到沐雲軒的懷裏。

“這位姑娘,我們也是第一次來,不過聽老一輩的人說,魔獸潮的時候,迷幻森林的中央玄氣很濃,在地底下的靈草和靈藥會在這時破土而出。”

這男子五官很立體,特別在他笑的時候,露出一排整潔又潔白的牙齒,很是迷人。

蘇紫陌收回心神,“這樣看來,那些魔獸是因爲承受不了這濃郁的玄氣纔會逃到邊界去的。” “這位姑娘說的很對,那些魔獸就是是因爲承受不了這些濃郁的玄氣纔會跑出去的,同樣的,人類若不是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依然承受不起這股濃郁的玄氣的。”

那男子細心的爲蘇紫陌解釋。

他剛剛探測了一下他們的修爲,兩個人都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

“多謝公子相告!”

蘇紫陌微微一笑,一身紅衣映襯下,那笑意驚豔絕絕!

那男子瞬間失神,這女人是誰?這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五管絕美,目光顧盼生輝,那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那一臉自信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獨有的氣質非常的迷人。

沐雲軒不着痕跡的把蘇紫陌擁入懷裏。

看着沐雲軒的動作,男子目光閃了閃。

那看着沐雲軒的女人也瞬間驚了驚!

“請問二位是哪裏的?”

那回過神來的女子,漂亮的容顏上還有一着淡淡的紅暈。

“我們是皓月國人。”

蘇紫陌知道沐雲軒的脾氣,索性都自己回答。

不過這二人的修爲也都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

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二人的年紀看着和她們差不多,卻已經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了。

“我們來自一個叫世外桃園的地方,在下莫白,這是我的師妹香凝。”

“世外桃園?”蘇紫陌擡眸看着他,看來不是受四國管轄的地方。

“我叫蘇紫陌,他叫沐雲軒。”

契約小萌妻 禮尚往來,蘇紫陌也自我介紹了一下。

不過沐雲軒對她的介紹很不滿意,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她應該還要加上夫君二字。

“那二位是什麼關係?”

香凝笑看着沐雲軒,這沐雲軒一身氣概盡萬里,如鬼斧神工雕刻的五官迷人得讓她移不開眼,她第一眼看到他,第一感覺就是她香凝要嫁給這樣的男子,只有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她美貌。

不過看着他們兩人這般親密,她的心裏非常的不爽。

“香凝姑娘難道沒有看出來嗎?”

蘇紫陌沒有過多的解釋這香凝乍一看,仙姿出塵,可細看之下,那眼底涌出的情緒和她這張驚豔的臉有些不相符合。

“蘇姑娘,香凝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香凝眨了眨大眼,含情脈脈的看向沐雲軒。

只是沐雲軒連正眼都不看她。

“告辭!”沐雲軒不想和不相干的人有太多的交集,而且那莫白看着陌兒的眼神讓他想揍人。

“二位請等一下。”

沐雲軒剛要走,立刻被莫白叫住。

“二位,現在下去很危險,必須等着這一陣白霧過後,有一柱香的時間我們可以採取周圍的靈草靈藥,還會有難得一見的千年血靈之出現,現在下去,會被濃郁的玄氣反噬的。”

“哦!多謝!”

蘇紫陌眼眸看向沐雲軒。

“雲軒,我們在等一會。”

沐雲軒點了點頭,伸出白皙的大手,輕輕撫摸着她白皙的臉龐,微微有些涼意,他眉頭微蹙。

“陌兒,冷嗎?”

我真是風水大師 “有點,這傍晚風大,還有真有些冷了。”

蘇紫陌衝着他笑了笑。 沐雲軒嘴角微微上揚,從空間指環戒裏給她拿出一件紅色的大氅給蘇紫陌披上。

“你怎麼連這個顏色的大氅都帶着?”

蘇紫陌微微驚訝!他真是越來越細心了。

“自然是給你準備的,每個顏色都有,不過你喜歡的紫色要多一些。”

他爲她披上,輕柔的颳了刮她的瓊鼻。

兩人溫馨又相愛的互動,讓香凝和莫白看着羨慕不已。

莫白深深的看着沐雲軒一眼。

此人氣度不凡,卻能對一個女人百般呵護,簡直讓人難以想象。

而香凝的眸子裏,呈現出一股強烈的怒意和妒意。

若是自己也能被他如此關懷備至就好了。

這個男人她第一眼就看上了,和她以往見到的其他男人給她的感覺都不一樣。

“這樣暖和多了。”

蘇紫陌看向天邊,天色將晚,一輪殘陽如火焰般穿梭在狼狽雜亂的迷幻森林裏。

沐雲軒垂眸,看着她望着遠方的眸子,那裏邊跳動着晚霞的火焰,似乎燃燒着萬道霞光。

他的心瞬間如似水的心田。

擁着她的長臂不由得又緊了幾分,這樣的落日,卻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落日。

“二位此刻看着就像一對神仙眷侶,羨煞旁人。”莫白忍不住出聲,目光卻看着蘇紫陌。

她那繾綣的目光,此刻就像染出了一抹幸福的霞光,能讓周圍的寂寞的情緒一掃而空。

“我們本就是夫妻。”

沐雲軒薄脣裏迸出短短的一句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