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道靈實在算作是一個好老師了,一點一滴的給秦偉講述了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當然對於皇極經世這本道家至寶更是推崇備至!

只是這實在是有些苦了秦偉,聽着這晦澀難懂的經文,秦偉差點想罵娘了,只是鑑於道靈的淫威實在是敢怒不敢言啊!

“嗯?你說這可以用來修煉是什麼意思?”

突然聽到道靈說經書內藏天際,是修煉大道的捷徑頓時來了興趣,連忙仔細的詢問了起來。

道靈一樂,哼,就怕你不問呢?

“皇極經世不僅是治世之道,更兼修煉長壽之密。只是世人只知道經書有天道,卻是沒有機緣得到天道,而我道靈就是萬道之祖道法鼻祖!”道靈得意洋洋的說道,像是在說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秦偉不由得翻了一下白眼,忖道:“真沒有見過這麼自戀的人啊!哦不,是自戀的道靈!”

道靈此時竟然沒有生氣,興奮的應道:“呵呵,你還別不信!現在塵世靈氣缺失修煉難度本來就不小,而現在就更大了。要不是時間久遠,我道靈早就肉身自塑飛昇離去了!”

望着一直哭喪着臉的秦偉,雪兒實在是不忍心,默默擦掉了眼角的淚花問道:“秦大哥,你今天是怎麼了啊?看你一直濛濛不樂的樣子,你可知道雪兒的心裏也很難受啊!”

“呃?”

秦偉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楞了一下之後才發現雪兒情緒似乎有了波瀾,頓時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

緊緊的從後面摟抱住雪兒的腰肢,秦偉輕輕說道:“對不起,是我的錯啊,想事情想的走神了啊!”


雪兒強忍着心裏的悲傷,淡淡說道:“是嗎?”

“肯定啊,要不然你以爲是什麼呢?呵呵,雪兒告訴你個好消息啊!”

雪兒心一沉,心想難道真的要發生了嗎?

PS:衰哥與世家以及和女友之間的裂隙已經出現,甚至還有可愛的道靈小爺、、、精彩內容已經開始了!大大們你們還能HOLD?趕緊給點票票支持一下,老酒會將更加精彩的內容獻給大家哦!老酒哭着說:“木有花花,木有妹紙!” 雪兒心裏七上八下的,對於秦偉將要說的話甚至有了離開的衝到,因爲她怕自己聽到最難以忍受的消息,而對於這樣的消息她是無法接受的!

秦偉顯然不知道雪兒的心思,自顧自的說道:“雪兒,你體驗過大學生活嗎?”

“嗯?”雪兒一愣,一時間沒有明白秦偉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和我有關麼?”她不由得子問道。

秦偉還以爲雪兒是因爲自己說的話而沒有反應過來,於是接着說道:“從今天開始咱們就一起體驗一下大學生活吧!”

這次雪兒終於明白了,心裏的石頭也總算是落地了。

頓時樂開了花,說道:“好啊,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麼都可以!”

聽着雪兒如此貼心的話語,秦偉的心裏甜滋滋的,世界上也只有聽到自己最愛的人親口說出相互的愛戀纔是最開心的事情!

緊緊的抱着雪兒,秦偉使勁的吮吸着她那烏黑秀麗的青絲散發出的淡淡清香,陷入了深深的迷戀之中,人生能得此知己夫復何求啊?

“好!以後我們永遠不會分開的!”秦偉輕輕的說道,卻是沒有注意到雪兒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行清淚慢慢的滑落消失不見。

是啊,永遠不分開!可是我能等到那天嗎?

雪兒想起慈厄上人說的話,心裏一陣撕裂的難忍。

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之後,秦偉緊緊的將房門鎖在了一起,昨晚的時候他也做了一個決定。

再不離開怕是自己連骨頭都剩不下吧?

秦偉這樣問着自己,結果自然是肯定的,尤其是想到王姐那雄偉的身體,秦偉覺得自己小腿就開始打顫了。

“哎?秦大哥,你這是幹什麼啊?”雪兒看着收拾房間的秦偉,很是不解禁不住問了起來。

“咱們搬家啊!”

“搬家?爲什麼啊?”

“當然去學校了,不是說了嗎咱們一起體驗大學生活,自然需要住在學校了。”

“哦!”雪兒恍然大悟的應道,開始幫着收拾了起來,雖然心裏還有一些迷惑,只是看自己的男人不想過多解釋她也就不再詢問了。

還接的前幾天看過的一本書上說,男人就像是捏在手心裏的沙子,你握得越緊他溜走的越快!

對於這些秦偉自然不會知道,一想到要回到學校回到119,他就頓時來了精神。

好久沒有看到大鵬,大海和老畢,秦偉還真的有些不習慣。

這到不是說他的性取向有問題,只是畢竟呆在一起一年多了,室友之間的友誼還是很深的,尤其是現在自己有了雪兒大家聚聚的機會就又少了不少,如果自己在不回去看看他們,估計那些牲口怕是要拿刀砍自己來了!

和他的繁忙不同的是,泉城市委大院裏面此刻早已是劍拔弩張。

張宏義靜靜的坐在會議室的第二把椅子上,看着首位的齊書記,一臉的安靜。

心想,今天又齊書記坐鎮看你們還能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和張宏義不一樣的是,嚴鬆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本來按照自己的部署,還有一天就可以開始自己的計劃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誰也沒想到齊天明會臨時取消了一個省委的會議,提前回到了市委!

這對自己來說無疑不是一個很糟糕的消息,要知道按照計劃裏面,齊天明可是很重要的一環。

如果不能很好的處理這事,自己的副市長之位可就堪憂了!

不過有些不快也有些高興的事情不是?兒子嚴鳴在昨天就已脫離了生命危險,他這做父親的當然會覺得高興了。

齊天明放下手中的茶杯,清了清嗓子說道:“同志們,在泉城發生這樣的大事,是我們**在瀆職啊!”


會議室裏面十三個市委領導大氣也不敢出,對於齊天明一開始就將這事定性爲市委的責任衆人還是有些不服的,畢竟出事之時你齊書記可是不在市委,那豈不是說這責任要我們這些人背了?

“當然了,一些人爲的因素也不可避免。但是,同志們啊。咱們是人民公僕,所有的一切都要將社會安定放在首位不是?”

“可是咱們都做了什麼?啊?老王啊,市廳的工作失誤很大啊!”

齊天明直接點出了市委公安廳廳長王栓,不瞭解內情的人還以爲真是這樣,但是作爲在市委工作了至少三年的老油條,大家可是知道這王栓不是市委書記的人!

王栓睜開了眼睛,坐端正身體誠懇的應道:“齊書記所說的沒錯,這次卻是是市廳的工作疏忽,我願意接受任何處分!”

會議室裏面頓時炸開了鍋,人家給你潑髒水你怎麼還能直接接住嗎?

衆人紛紛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這老王今年已經54了,也算是公安系統的老人了,這政治智慧怎麼會這樣缺乏啊?

齊天明也是一愣,不過幾十年的政客修養沒有白費,只是略帶深意的瞅了一眼王栓接着說道:“老王啊,咱們既然知道了錯誤那就應該及時的補救上去不是?下次常務會議希望能看到市廳的工作調整報告!”


聽着齊天明這樣欺負一個老人,而且還是自己陣營的人,嚴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齊書記這事也不能全怪市廳的吧?”

“嗯?嚴市長有何高見啊?”齊天明聽着嚴鬆的陰陽怪氣,一陣厭惡的反問道。

“大家應該知道市廳的每次打黑都很賣力,而且還收到了很大的成效,這次的事情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漏洞吧?”

齊天明啪的一聲敲了一下會議桌,沉聲問道:“那照嚴市長的意思,市廳一點責任也沒有咯?”

“呃?”嚴鬆沒有料到齊天明是鐵了心要整王栓,一陣失憶過後才吞吞吐吐應道:“也不是啊!這問題沒有齊書記說的這麼嚴重吧?”

“什麼叫沒有我說的這麼嚴重?嚴市長不會想說我沒在市委,就沒有發言權了吧?”

這次輪到其餘市委領導吃驚了,這齊天明不是明顯在給嚴松下套嗎?這麼小的事情至於這樣山崗上線嗎?

只是他們始終政治智慧缺乏了,政治上沒有人情大家都知道但是不知道的是,落井下石纔是前進的階梯!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的啊!”嚴鬆趕緊鬆了口,這事再繼續糾纏下去自己可就陷進去了啊。

齊天明卻是不打算就這樣放棄如此好的機會,接着說道“同志們啊,我很寒心哇,泉城市委在我的領導下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你們讓我怎麼和省委交代啊?”


“雖然這次田佬做的有些過頭,但是大家也該體諒一個老人對親人的愛惜吧?咱們是人民公僕,連人民的安全都不能保證,咱們這頭上的帽子戴着還有什麼用處啊?”

聽着齊天明鏗鏘有力的話語,雖然很多人覺得無恥,但是他說的也不無道理!

“我提議咱們今天全都辭職回家去好了!”

整個會議室落針可聞,明亮的窗外沒有給裏面帶來一點溫暖。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求花花票票。 雖是第二次進入山大校園,但雪兒臉上表現出來的興奮依然像是第一次入學的學弟學妹一樣,一切都顯得如此新鮮那麼的好奇。

秦偉直接帶着雪兒走到了招生辦辦公室,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會再次碰上了昨天撞到的那個女人,只是穿着職業裝的女人多了幾分嫵媚,成熟女人的韻味兒更是十足,難怪韓平會禁不住誘惑直接在大白天的就幹(表說老酒無恥,乃們懂得)起來了。


韓平望着秦偉,心中的恨意更甚,只是畢竟是有把柄在手的人,他總不能直接下黑手,不過偶爾的刁難一下應該沒事兒的吧?

這樣想着,韓平將文件袋丟給了秦偉,熱情的說道:“哦,是秦偉啊!還說怎麼這會還不到,正打算給你打電話的啊!”

秦偉一陣鄙夷道,打你妹兒啊?裝個毛線啊,你知道勞資的電話?去你媽的,要不是找你有事老子纔不想來呢!

“哦,麻煩韓主任了啊!我也是想着這麼早,再打擾了韓主任的好事我可是不敢啊,呵呵、、、”

已經升起的搗亂的心在聽到秦偉的話語之後,韓平氣得牙齒咬得咯嘣直響,心裏那是恨透了秦偉,要是能目光能殺人的話估計秦偉早就被刺死了N多遍了!

“呵呵,怎麼會呢?其實招生辦還是很清閒的嘛,一般都不會有什麼事情做的啊!既然來了,那就在文件裏面有空的地方填一下走走過場吧!”

秦偉將文件袋遞給雪兒,輕聲說道“裏面你自己填吧,填完了你可就是山大大一的新生了哦!”

“啊?真的嗎?我真的還能上大學嗎?”

雪兒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怎麼也想不到竟然能有機會和同齡人一起坐在窗明几淨的教室裏面學習,這是在天宮基地裏面怎麼也想不到的,當然也是不敢想的。

直到秦偉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韓平才恨恨的一腳踹在了辦公桌上,罵道:“你個小兔崽子,別太得意了!以後有你好受的時候!敢惹我韓某人,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嗎?”

看着雪兒一臉的開心之色,秦偉心裏也很甜蜜,說道“雪兒,怎麼樣?要不先去教室看看去吧?”

“恩呢。”雪兒頭點的像撥浪鼓似的,顯然是早已等不及了。

感受着被雪兒拉住的手臂,秦偉輕嘆道:“小妮子,至於這樣高興嗎,以後你可是要再山大呆五年的嘛,還怕沒有時間看哇?”

李晚晴今年22歲是港師大畢業的高材生,因爲祖父母是東山的窮苦人家子弟,這不畢業之後就辭掉了師大的挽留毅然回到了自己的第一故鄉。

早上接到了系主任的電話說是自己班上會來一個學生,讓自己好好看着給安排一下。

雖然李晚晴剛畢業也沒有帶教經驗,但是出身書香門第的她很早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學問,這不到了山大直接就帶上了12級公管新生80人的小班兒。

爲了讓雪兒能儘快適應大學的生活,秦偉帶着雪兒走到了教學樓下之後就獨自一人去了自己的教室。

雪兒擡頭看着公管1班的門牌,心裏緊張了好一陣才輕輕的用纖指敲響了教室的大門。

正在講話的李晚晴看看時間知道可能是那個新來的學生到了,對着門口說道:“請進!”

正在推門而進的雪兒顯然沒有想到教室裏面的反響會這般大,看着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童鞋,雪兒秀臉微紅望着李晚晴說道:“老師好,我是新生楚夢雪。”

整個教室裏面鴉雀無聲落針可聞,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雪兒的身上,甚至她還聽到了一陣陣巨大的吞嚥吐沫的聲音。

看着教室門口這個身穿白色連衣裙,腳蹬紫色水晶涼鞋,頭髮披散的靚麗女孩兒,即使是見過諸多美女而且自身也是美女的李晚晴也不由得驚豔了一把,這還是人嗎?

分明是誘惑人的妖精啊!

李晚晴吸了口氣,笑着說道:“哦,是楚夢雪同學啊!趕緊進來吧,以後你就是公管1班的一員了哦,同學們大家掌聲歡迎楚夢雪同學加入咱們這個大家庭吧!”

只是李晚晴的話還沒有說完,教室裏面已經響起了雷霆般的掌聲真個是經久不息,興奮到極點的男性牲口們不少直接吹起了口哨,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他們知道幾年這屆的校花榜又要重新來排了,只因爲自己班上來了這樣一個絕色美女,什麼方沁潔,羅熙,黃怡心、、、都統統往後靠邊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