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青苔說的沒有任何的問題,事後秦沫語也從系統哪裡得到了答案,那就是秦沫語永遠都不會受到鮫人的傷害,要是有鮫人想要對秦沫語做些什麼的話,很快所有的鮫人都會回到幼生的狀態,忘記一切。

這一點秦沫語倒是可以接受,首先不說自己創造出來的生命為什麼要傷害自己,單單是回到幼生狀態秦沫語就覺得不算是太大的事情。

幼生狀態之下就會想秦沫語當初的那個樣子一樣,就算是被帶出鮫人城也會有一個安全的生長環境,等待時機成熟了的話還是能夠回到鮫人城之中的。

所以最後秦沫語還是選擇了將鮫遺載入在系統之上成為一個鮫人子系統。

很快系統就開始了破解鮫遺的過程,這個過程時間有一點點長需要三天的時間,但是對於秦沫語來說三天並不是什麼很長的時間。

這個時候秦沫語才開始真正的梳理自己接受的傳承之中的知識。

雖然說之前秦沫語就能從傳承之中得到一些自己需要的只是,但是這些知識還是非常雜亂無章的擺放在秦沫語的識海之中的。

就好像之前秦沫語的時候沒有經過玉良的整理的時候的那個樣子,而且經過這一次傳承之後秦沫語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識海產生了新的變化。

但是到底自己的識海變成了一個什麼樣子,秦沫語還一直都沒有時間去看,現在正好安排的差不多了。 這一次進入到自己識海之中的秦沫語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自己的識海竟然變成了自己完全都不認識的樣子。

首先就是重巒疊翠的山峰,這讓秦沫語有一些摸不到頭腦,自己接受的不是鮫人的傳承的,本身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秦沫語這個時候因為自己的識海之中不是水晶宮的話怎麼也是一個鮫人小島才比較符合。

「難道我真的得到了一個假的傳承。」秦沫語自己一邊嘀咕著,一遍看著那丘陵山峰開始快速的向著那裡進發。

要知道識海之中行進的速度本來就是極快的,要是下一次進來的話秦沫語就不會像現在的這個樣子還需要行進。

只不過識海經過改變之後很顯然秦沫語對於這裡的情況不太熟悉,其實只要是秦沫語在自己的識海中央找到中心點的話很快就會將識海的情況摸得清清楚楚。

就好像之前墨帶著秦沫語走到識海中心的那棵月桂樹一樣,

秦沫語之前的識海之中其實就是墨湖,只不過當時玉良已經幫秦沫語全部都整理完畢了,根本就不需要秦沫語自己在煉化。

只不過現在很顯然玉良沒有辦法隨時進出自己的識海了,甚至就連進出召喚寶典都有點費勁,但是還是為了安全起見。

現在秦沫語看著自己的識海,也終於明白了到底什麼叫做鮫人,其實鮫人本身並不是生活在海水之中的。

但是到底生活在那裡卻沒有人知道,在大家的意識之中鮫人在海水之中才叫做真正的鮫人。

諸天我最兇 但是早以先的鮫人就是生活在大山之中的泉水溪流之中的,準確的來說就是那種大型湖泊還有溪流。

鮫人的生活是離不開水的,但是只要是能夠及時補充水分還是可以在岸上停留的,甚至像是李茹霜兄妹二人,就是通過秘法之後完全的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行走在陸地之上。

但是代價就是要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這對於李茹霜兄妹二人來說早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在鮫人族之中還有一種血脈能夠正常的行走在陸地之上,那就是聖女的血脈,但是這樣子行走在陸地之上也是有一定的缺點的。

聖女的後代身體之中有一個專門儲存淡水的穴竅,只要這個穴竅之中的淡水沒有枯竭,那麼就可以一直站立在陸地之上不需要補充淡水。

只不過一定到時時刻刻的關注這個穴竅,要是沒有辦法及時的找到淡水的話,到時候反倒會比尋常鮫人似的更加的慘厲。

現在秦沫語的識海正中正在將這些屬於鮫人的知識飛舞在識海山谷的正中央。

這個時候秦沫語發現了之前玉良整理出來的墨湖以及石林並沒有消失只不過是多了這個山谷而已。

很顯然這裡的環境和鮫人識海之中的環境非常的相似,所以才會出現了保留原有的環境的樣子。

秦沫語還是非常高興自己的識海之中竟然能夠出現環境融合的狀態的,隨著秦沫語只是儲備的增長秦沫語已經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像是現在識海之中出現的狀況就是非常罕見的融合現象,一般要是出現了新的傳承的時候為了建立新的識海,更多的時候會出現場景的戰爭,最好的結果就是像是墨的識海之中那種場景分立的狀況。

像是秦沫語這種在識海之中傳承完全契合的樣子簡直就是非常的罕見,甚至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之前的時候還有玉良幫助秦沫語整理識海之中的知識,讓之前的傳承梳理成了應有的石林的環境,現在就只能靠秦沫語自己的能力來梳理自己的識海。

要說之前玉良做的事情還是非常的牢靠的,就是因為玉良整理出來的識海,現在秦沫語竟然很多的東西都不用梳理了。

直接分門別類的放在墨湖之中就可以了需要的時候直接在腦海之中回想就可以將這些只是調閱出來十分的方便。

而且就算是在識海之中的墨湖裡面也不會出現傳承混亂的現象,秦沫語發現就是因為玉良之前的整理現在整個識海之中非常的融洽。

關於自己《靈光蝶羽經》的傳承以及知識,都是光蝶的形象,想要調閱的時候直接從光蝶之中查找就好。

關於鮫人的傳承的話已經完全的變成了墨湖之中的魚,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鮫人在識海之中的魚都是金魚,反正秦沫語識海之中完全都是金魚的形態。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開始梳理自己得到的傳承。

首先就是鮫人歌。

秦沫語這個時候才知道鮫人歌竟然是鮫人族的一種戰歌,鮫人歌並不會直接攻擊到敵人,但是卻不會妨礙歌者。

甚至歌者鮫人歌練到熟練的時候完全可以一邊唱歌干擾敵人,一邊將手裡的法術釋放直接攻擊敵人。

而後就是鮫人族的一些術法,秦沫語之前的召喚師術法一直都沒有精進,僅僅只有靈力蝴蝶一直在修鍊。

並不是秦沫語不努力實在是有點時候秦沫語根本就揣摩不出來召喚師的技能,反倒是鮫人族的術法秦沫語能夠看得明白一些。

秦沫語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自己到底能不能修鍊之前記載的聖女血脈關於儲**竅的術法,要不然的話秦沫語就真的只能夠在鮫人城沒完沒了的生小鮫人了。

鮫人城本身就是水晶宮,所以有著充足的水源,就算是變成飛舟的話也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要是秦沫語離開鮫人城或者是將鮫人城收起來的時候,要是沒有淡水的話,對於秦沫語來說無疑是一種挑戰。

雖然秦沫語可以像是李茹霜那樣承受秘法的折磨,但是要是可以的秦沫語還是想要正常一些。

要不然每日都像剝了皮行走在鹽粒之上的滋味,秦沫語真的一點點都不想嘗試。

很幸運的是秦沫語在傳承之中找到了關於儲**竅的術法,只不過現在的秦沫語根本不用修鍊這個術法,甚至可以說,秦沫語本身就會這種術法。 其實這種穴竅術法的修鍊秦沫語以前就已經修鍊過了,沒錯就會靈力蝴蝶的修鍊方法,只不過這個穴竅在鮫人尾部的一個穴竅之上,修鍊的方法就跟靈力蝴蝶相差無幾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秦沫語這個時候也明白了所謂的穴竅其實就是隱脈的另外一種叫法,一下子也就放下心來,畢竟修鍊過這種術法之後秦沫語心裡還有有底了的。

這個時候秦沫語開始修鍊術法,但是第一步就是從識海之中退了出來。

秦沫語這個時候也褪去了自己人類的外形,變化成為了鮫人形態,要知道秦沫語也是第一次顯露出來自己的鮫人形態,可以說這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鮫人尾是什麼樣子的。

秦沫語現在變成的鮫人和李茹霜兄妹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的,李茹霜兄妹二人的鮫人尾都是淡藍色有一點點偏青色的那一種顏色。

但是秦沫語身上則是海藍色戴上了一點點其他顏色的點綴,如果要是形容的還其實更多的時候更像蝴蝶身上的色彩一樣。

像是秦沫語鮫人尾的兩側依次是紅黃綠青藍紫點綴,然後尾尖還是粉色的。

感覺光光看上去就是十分的華麗,這個時候秦沫語也沒有過多地欣賞自己的魚尾,而是趕快的尋找自己需要尋找到的那個穴竅。

秦沫語這次要衝開的是兩個名為池谷的穴位是鮫人獨有的穴竅,處於隱脈的兩側,秦沫語先要衝開隱脈然後再一次沖開這兩個穴竅才算成功。

其實這兩條隱脈根本就算不上隱脈,因為這就是鮫人尾上面的側線,秦沫語稍稍用力就將這裡沖開了。

但是接下來的池谷卻是讓秦沫語十分的吃力。

並不是因為這裡的穴竅十分的緊密,沒有辦法沖開,實在是每當靈力從側線經過的時候就有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像是電流一樣的從尾骨上面一直鑽到秦沫語的心尖兒上面。

瘙癢的不行,其實這也不管秦沫語,因為秦沫語接受傳承的時日不多很多的時候對於鮫人的身體構造還是有一些不太熟悉。

這側線本身就是鮫人感測水流的時候的一種器官,十分的敏感,再加上秦沫語的側線完全是新生的,根本就沒有使用過。

這一股股的靈氣觸碰到的時候,那簡直就是要了命了,秦沫語好幾次都差點岔氣將靈力輸送到別的地方。

萬幸到最後成功的沖開了左邊的池谷,但是右邊的池谷秦沫語是說什麼也不想沖開,反正池谷只要衝開了就可以儲水。

只不過是儲水量的大小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秦沫語還是能夠忍受的,大不了到時候多喝一點水不就行了。

這個時候墨正好過來了,看著秦沫語大汗淋漓的坐在一邊,想要上前將秦沫語抱起來,但是現在的秦沫語臉上因為沖開穴竅的時候帶上來的潮紅還沒有褪去。

墨這麼一抱本身就渾身十分敏感的秦沫語這個時候更應嚶的一聲。

這倒是讓墨有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但是接下來很快就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雖然墨這個時候想的有一點點的歪。

秦沫語這個時候也是感覺十分的羞恥,自己怎麼就喊出來了,不對是這個時候墨怎麼會到這裡來。

很顯然這個時候的氣氛十分的尷尬,秦沫語低著頭都能感覺到墨十分炙熱的目光正在盯著秦沫語。

這倒是讓秦沫語本身是藍色的鮫人尾竟然隱隱的有點泛紅的跡象。

這個時候秦沫語又想起了之前墨和自己僅僅只是牽手的尷尬,心裡默默的念叨了一句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但是身體的反應是極其誠實的,秦沫語還在思考的時候,自己之前低的死死的頭已經緩慢的抬了起來,並且和墨四目相對。

只不過和墨炙熱的眼神不一致,秦沫語的目光柔情似水,好像下一刻就會有什麼感情滿溢出來一樣。

墨緩緩的地下了自己的頭,秦沫語好像已經知道了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一樣,非常害羞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可是就好巧不巧的在這個時候后,一聲嚎叫把兩個人直接全部驚醒了過來,但是兩個人很明顯想要當做剛才那一聲叫聲不存在一樣。

一秒。。。。。。

兩秒。。。。。。

三秒。。。。。。

兩個人十分尷尬的看著對方三秒鐘之後都感覺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

甚至還能從對方的眼睛之中看到人生三連問。

我是誰?

我在那?

接下來該怎麼辦?

也沒有人說過被打斷了該怎麼辦啊。

兩個人就這樣眨巴眨巴眼刻著對方。

這個時候另外一聲叫聲直接傳了過來。

這回再也不是從別的地方傳過來的了,而是從兩人的身旁,兩個人機械的轉過頭來看見一隻黑白色花紋的死狗正在十分猥瑣的挑著八字眉毛。

看起來就是十分欠揍的樣子。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顧不得什麼氣氛尷尬了,直接拔出了靈藥匕在墨的翅膀尖端的牙齒形狀的骨刺上面欻欻的磨了磨自己的匕首。

然後直接用著自己的鮫人尾以游泳的姿勢從了故去。

你還別說這鮫人尾游泳的速度還真的挺快的,直接就出現在了皮總的身邊,然後就看見十分血腥的一幕了。

往日這是一個十分經典的傳統項目,但是今天秦沫語大膽的加入了創新的元素,之前都是非常枯燥的拿著匕首使勁折磨我們皮總疼痛的神經。

但是近日秦沫語用自己還不是那麼熟練的鮫人尾,竟然無師自通的領悟了鮫人的武技,時不時地拿著自己的尾巴在匕首揮動的間隙啪啪啪的打著皮總那張看似像狼的狗臉。

很快皮總的臉上就多出了很多魚尾的印記。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好像出氣了一樣然後頭也不回的十分瀟洒的就走了,但是看著秦沫語的背影怎麼看都好像是逃走的。

這個時候其他的召喚獸也都從角落裡邊出來了,很顯然皮總的出現並不是偶然。 「那個什麼,今天天兒不錯啊。」

「是啊,陽光剛剛好。」

默看著這個本身就在地下的鮫人城有些無語的看著這些召喚獸同僚么,著實有些無語。

甚至就連萌萌的巢穴之王現在都在用自己的兩個螯鉗擋住自己的眼睛,雖然螯鉗真好有個關不緊的縫隙讓巢穴之王能夠看見前面的路。

這個時候墨也不好多說也只好搖著頭笑著說:「你們啊。」

而另外一邊秦沫語也回到了鮫人城的主府之中隨便找了一個房間整理自己的心情。

「怎麼就這麼巧呢!」秦沫語紅著臉家微微有些急促的喘著氣說到。

也不知道說的巧合到底是皮總的出現呢,還是墨的出現。

這個時候系統也開始出現了緊急的提示音。

「警告!警告!有大量規則正在入侵系統,主系統智能已經戰敗,正在被同化之中。」

「警告!警告!有大量規則正在入侵系統,主系統智能已經戰敗,正在被同化之中。」

「警告!警告!有大量規則正在入侵系統,主系統智能已經戰敗,正在被同化之中。」

一連三遍警告。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顧不得之前的事情了,雖然說秦沫語對於系統的使用並不是很多,但是很多時候都是系統給秦沫語帶來的希望。

現在很顯然系統直接陣亡了,這讓秦沫語有點悲傷。

這個時候青苔直接出現在了秦沫語的身邊,要說這裡面所有人之中對於系統最親近的不是秦沫語而是青苔。

要知道系統是一個悶葫蘆,和秦沫語這個宿主溝通的次數並不是很多,但是青苔可是系統精靈,平日里和系統說話的次數是最多的。

誰也沒有想到系統竟然直接就被同化掉了。

要知道之前系統都是在和天道玩躲貓貓的,這也是秦沫語平日里接任務比較少的原因,實在是因為天道看的太緊了。

青苔輕輕的拍了拍秦沫語的肩膀沒說實話自己的心裡也不是那麼舒服的。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非常悶騷猥瑣的聲音又出現了。

「有沒有很懷念我!雖然僅僅只有十來分鐘。」沒錯就是系統的聲音。

「你不是~」

「你不是~」

這個時候青苔還有秦沫語異口同聲的問出了一樣的疑問。

「沒錯,我已經轉編製了,之前打工的那一家老闆太黑心了,於是我就跟天道混了,而且之前那家老闆的東西我都合天道昧了下來,日後只要你們能夠完成天道的任務照發不誤,有沒有很激動。」

「沒有!」X2

「趕緊說有什麼變動沒有。」 我的右眼變異了 這是秦沫語不耐煩的話語。

「當然有了,既然跟著天道混了,那麼日後就不能在干擾你們的活動了,有沒有很開心。」聽著系統的聲音秦沫語總感覺自己的面前有一個油膩膩的大叔正在擠眉弄眼十分的難受。